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相思催人暖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相思催人暖》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南姑北居著

相思催人暖

作者:南姑北居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民国旧影

1923年,方煖出生,上有四个哥哥,家中算是最得宠爱的。但没多久东北三省迅速沦陷,二哥失踪,方煖随父母到南京省亲。一场宴会,方煖与南京城的高岭之花梅九爷结了亲事,梅瑾荣为摆脱父亲在部队的控制,与方煖私下协议,答应定下婚事,而方煖则希望梅瑾荣能帮自己找到二哥。梅瑾荣心思缜密,感情上却十分迟钝,方煖年龄尚小,又逢家中频频变故,二人的感情一直朦胧不清。南京大屠杀,方煖再次亲眼见识到战争的残酷,繁华的金陵古都,一时间血流成河,八年抗战,看着方、梅两家的变故,就像是见证着一个民族的涅槃重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方煖起身将帘子打来帮大哥准备教案,头天晚上母亲说姥姥捎了信过来,询问这里的境况,并提出希望有可能的话尽量搬去南京同她和舅舅同住。母亲祖籍苏州,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私塾先生,老太太虽是绣娘师傅,却也是钟鸣鼎食之家出来的小姐,少时饱读诗书,一生强势。后来舅舅工作去了南京,老先生离世后,舅舅将老太太也接到了南京。

老太太信中询问了战后一家人的生活情况,吃穿用度,并催促孟小慧尽快搬去南京。方情礼和母亲商量了一下,不放心学校,也担心母亲一人,决定将学校暂时交给老大,方兴国身体孱弱,于是决定只带方煖会南京省亲。学校里的低年级许多课程,比如诗文、算术都是方煖在代课,这一去便是半个月,方煖只得将课件整理好交给四哥,望他代为授课。

“四哥?你在休息吗?”方煖轻轻敲了下方兴国的房门。

“煖煖吗,进来吧。”

“四哥,这是教案,我都整理好了,很简单的,就是小孩子可能要费些心力”方煖将装订好的一打宣纸放在桌上。

“你自己不也是孩子,咳咳。”方兴国听着妹妹老成的话,笑得连着咳了几声。

“四哥,你可以吗,不行我就不去了。”

“几节课而已,你四哥还是可以的”方兴国拍了下妹妹的头。

“那行,四哥,我回来给你带咸水鸭和回卤干,上回舅舅带来的可好吃了,可惜都被三哥给抢走了,你放心,这次我给你多带些,都给你。”

“行,那你多带些,别路上又嘴馋吃完了,我可盼着你的咸水鸭呢。”

“切,我哪里有你说的那样贪嘴。”

“煖煖,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再过两个时辰就走了,你快着些,别缠着你四哥说话了”孟小慧在院子里喊着。

“唉,来了,四哥,拜托拜托。”方煖一边朝方兴国作揖,一边退出房间。

“娘,我好了”方煖喊着朝堂屋跑。

“就戴这点东西”孟小慧看着闺女的小包袱。

“恩,不就去几日嘛,带那么多干嘛,多累赘。”

“也对,你那袄子都厚了些,到南京也穿不着,到那娘再找铺子给你做两件好看的,长个了,该做衣服了。”孟小慧看着方煖比了比,点着头,心理盘算著给做几身衣服。

“行,娘,我爹呢?”

“去给你姥买打糕去了,马上就回,再想想还有没有落下什么,你爹回来咱就走了”孟小慧叮嘱闺女,方煖虽脑子好使,学习也是顶尖的,但时常在一些小事上犯迷糊,丢三落四也是常有的。

“呀,之前答应给乔落拿书,忘给她了,我上去拿,娘亲,咱走的时候,拐一下可好。”方煖抬头朝她娘笑。

“迷糊蛋,还不快去拿,一会儿又不知道忘哪去了。”

“得类!”

方煖抬了一摞书,都是她许久之前看的,早已背熟,放在书架角落里许久,之前看乔落在抄书,询问下说是隔壁裁缝铺老板儿子的书,她借来腾抄后还要归还回去。虽说在莫家做事,但也只有白日偷闲时主人家特许她翻两眼少爷的书,她自小谨慎惯了,自是不敢大大方方看,何况白日更是没有时间。后来听说隔壁裁缝家的儿子也在上学,这才大着胆子去借来看,更是不敢逾期不还。

方煖得知后看了一眼乔落桌上的《史记》,变告知乔落之后会送书给她看,并且不必急着归还,类似《孔子》《孟子》《史记》《战国策》之类的书,幼时父亲便已让她熟读,现今除了文史,算术,她还会时不时托大哥在外留学的同学带些外国小说的译本来。

车子停在刘萍萍的香料铺门口,方煖朝孟小慧和方情礼说了一声,就抱着书下了车。

“刘婶,乔落在不在?”

“在的,你这是?”

“这是之前答应借她的书,我一忙就忘了,今天我就要和爹娘去南京看姥姥,我顺道给她送来”说着方煖将书放在桌子上,甩了甩胳膊,朝刘萍萍笑着。

“行,我喊她,真是谢谢你了,那孩子平日就爱读书,煖煖有心了。”

“无妨,不过是些书,等她读完了我再送些来。”

“哎,真是好闺女,落落,煖煖来给你送书了,快出来。”说着,刘萍萍朝里屋喊了一声。

不多时,乔落出来了,今日太阳出的好,温度高些,乔落穿了件对襟的短衫,下面时帆布的半身长裙,围了个枣红围巾,看着格外清秀好看。

“煖煖,多谢你来,还特地送来,累坏了吧,快坐下,我给你倒杯水喝”乔落声音和他的人一样,许是南方长大的姑娘都格外的温柔,像水似的。

“不了不了,我爹娘还等我呢,对了,我这一去可能就是半月,这些书中有些还是挺晦涩难懂的,若是实在不懂,你可以去学习问我四哥,我都和他说好了。”

“行,谢谢你来,煖煖。”

“客气什么,那我先走了,刘婶再见。”走到门口,方煖又转身看了一眼乔落:“落落,你今天可真好看,嘿嘿。”说完,迈着大步子朝车子走去。

“这丫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皮,一点没变。”刘萍萍看了眼方煖的背影。

乔落被说的脸通红,抱起书低着头朝刘萍萍说了一身就进了屋子。坐在矮凳子上,看着小方桌上一摞的书,又看着窗户外头的阳光,这是南方少见那种艳阳天,乔落罕见的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这里虽然天冷,但人心暖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