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牵根红线寻君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牵根红线寻君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陈清一夏的小说

牵根红线寻君去

作者:陈清一夏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玉宸,你说你以后遇到爱的人会怎样”“我不会留下遗憾,我会一直去寻她”可是事与愿违,醉逍楼初遇....寻欢坊后暗生情愫....升仙大典后的一切...没想到一身傲气的我,会为了你去死....”芸儿,当年那个问题,我前半段答错了,后半段我希望我答对,我留下遗憾了,但我还是会...步步风里寻芸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响午

逍遥客栈一房中,芸霜乌丝凌乱,双目紧闭,整个人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而宣瑶早早就醒了,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许久,看到芸霜酣睡如泥,一早叫醒她,有些于心不忍。

正当芸霜还在熟睡中,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原本坐在凳子上的宣瑶闻声而起,一开门,便看到了白羽吊儿郎当的侧身靠在门外,对着宣瑶挑了挑眉,说道:“宣瑶姑娘,随我们下去就食吗?”

宣瑶涨红了脸,低下了头,思虑了一会,头往后看了一眼芸霜,再转过头微笑的对白羽说着:

“我师妹还没起床呢,你自己去吧。”

隔壁房中,玉宸用手推开了双门,脚慢慢踏出房门,面色冷清的看着宣瑶和白羽说道:

“她不醒,我自有法子让她醒。”

玉宸微微抬起了手,运转着身体里的灵力,手中出现一道类似云絮的光芒将芸霜整个人卷起,芸霜就这样在睡梦中被悬空了,但是下一秒,那些带着光芒的云絮却突然消失不见,芸霜脸着地的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芸霜在睡梦中惊醒,许是摔的有点疼,缓了一会,才单手叉腰扶着床边站了起来,她揉了揉自己被摔的最重的脸,转身一看,看到那三人站在门口,她生气的双手握紧拳头,绷直了身体大声的说:

“你们三个,是谁害的我?气死我了,老娘这花容月貌的脸都差点被摔坏了。

玉宸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对着芸霜说:“是我。”

芸霜看到他欺负自己,竟然还没有一丝悔改的样子,脸渐渐变了颜色,眉头拧在了一起,眼神变得如刀般锋利,用手指着玉宸,大声的呵斥道:

“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捉弄我?“

玉宸嘴角微微上扬,没作回应,他再次运转着体内的灵力,手里又出现那一道类似云絮的光芒,还没等芸霜反应过来,她和霜樱剑就被那股灵力从房中直接拉到了房门前。

宣瑶想着芸霜等一下肯定要对玉宸动手了,用警告的眼神瞥了芸霜一眼,再用力拉着芸霜的手,对着白羽和玉宸礼貌的点了点头之后说:

“不好意思了两位公子,我师妹怕是昨日过于劳累,贪睡了一会,让两位公子久等了,怕是你们也饿了,我们下去就食吧。”

客栈下,汇集了五湖四海的江湖人士,除芸霜外的三人经历了昨天被来历不明的女子追杀后,都眼神带有警惕,身子挺直的坐在客栈内最角落的座位上,只有芸霜一人,腿架在板凳上,身体松懈,用手大力撕开桌上的烤鸡,毫无吃相的在吃着,玉宸看她这样,眼神中闪过一丝嫌弃。

就在这时,后面有位男子口中带着口水,面带色心对着他那桌人说道:

“兄弟们,我跟你们说我们镇上的寻欢坊来了位顶级的舞女,昨日我有幸大饱眼福,那身段跳起舞来,像极了天仙下凡,你们若是有空,今儿个一定要去仔细瞧瞧,哎哟,昨日一看,今日真让我意犹未尽。”

芸霜听此话,放下手中的鸡腿,抬起头,面带坏笑的对着桌上的三人笑着,正当她准备开口时,宣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立马制止她说:

“不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身为一女子怎可去那种地方,醉逍楼你还不够丢脸么?”

芸霜觉得师姐真会戳她心事,师姐一提起醉逍楼,芸霜就想起自己在玉宸面前丢脸,玉宸又刚好坐在自己旁边,师姐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芸霜都不敢反抗她了。

只好继续吃她的鸡腿,又偷偷的抬起眼皮偷看了玉宸一下,想看看他听到醉逍楼的反应,可他面无表情,正在淡淡喝着杯中的茶,芸霜心想:

“没反应最好!没反应最好!就当我们忘了醉逍楼的事吧,哈哈!”

少顷,玉宸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芸霜,语气依旧是那般淡淡的对着芸霜说:

“无妨,你想去就去吧,醉逍楼内有我护你周全,寻欢坊我也定能护你周全。”

芸霜突然被呛到,她拍了拍自己点胸口,发出咳咳的声音,硬是把肉吞下去之后,对着玉宸说:

“老娘在醉逍楼那是意外,意外懂么,再说,早上你那番捉弄我,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还指望你会护着我,还是算了吧。”

玉宸微微一笑道:

“哦!是吗?我们不陪着你,你师姐会放心你去吗?”

芸霜看了一眼宣瑶,宣瑶摇了摇头,表示他不陪同,她就不会同意自己去的意思,芸霜心想,玉宸这招真狠,明明知道自己最听师姐的话了,偏偏就拿师姐来威胁自己,没办法,只好不屑的对玉宸说道:

“哼,让你陪就让你陪,赶紧吃完走吧。”

寻欢坊外,可谓是车水马龙啊,大家伙怕是都为了这舞女而来,芸霜越发的想看这舞女到底有多迷人,有没有师姐迷人,芸霜和师姐怕自己女子的装扮,太过于引人注目,所以换成了男装,跟随着玉宸和白羽两人直接走进了寻欢楼里。

走进寻欢楼内,只见坊内金丝楠木为梁,纱帘低垂,歌舞升平,仙气弥漫,营造出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舞台上地铺着白玉,玉上凿着莲花,花瓣活灵活现,连花蕊也清晰可遍,似真的一般。

芸霜等人坐在离舞台最前方的位置上,随着娓娓动听的箜篌声而起,诸舞女挥着长袖翩翩漫舞的从舞台两旁出来,无数娇艳的玫瑰花瓣轻轻翻飞于舞台中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台下人迷醉。

此时箜篌音调骤然转急,众多舞女中,有一美若天仙,身材曼妙的白衣女子,随着玫瑰花瓣,优美的落在了舞台上,步伐轻盈的舞动着,右手兰花指状捻着舞裙左边长袖半遮面,只剩一边脸的眼神中露出妖媚,台下众人齐声叫好。

芸霜并没有沉浸在其中,她看着这女子身段有些眼熟,并且她右手在微微颤抖,定是有伤,她对着那三人挥挥手,示意挨她近一点,怕人多口杂,对着他们轻声的说:

“你们看,台上那舞女像不像那天想害我的人。”

说罢,白羽和宣瑶眉头紧皱的盯着台上的舞女,可玉宸倒是看起来淡定自如的坐着,芸霜觉得奇怪,疑惑的问他:“玉宸,你是觉得不像么?”

玉宸回应道:“像,只是现在还不能动手,等她跳完这舞再和她一探究竟。

箜篌声停,舞尽,众舞女缓缓下场,四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绕过其他宾客的位置,直接走向后门里,四人在众舞女中,看见了气质于常人不同的白衣舞女,他们直接走进来,其他舞女都觉得不好意思,纷纷逃出后台,芸霜心急,想讨个说法,走在最前面,玉宸怕她出危险,直接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白羽和宣瑶则紧跟其后,白衣舞女从镜中看到四人在靠近,眼神中闪着杀气,拆下头上的步摇,白色的纱裙飘荡起来,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笑容,手中的步摇变作利剑,如闪电般跃过玉宸,向着芸霜刺了过去。手腕怕是上次被玉宸拧伤了,转动的没有上次那么敏捷,芸霜轻易的就躲了过去。

白衣舞女有些恼怒,停了下来,一声嘶吼,眼中的黑瞳中有一丝红气,她的功力瞬间大增,体内的邪气都汇集在了脚底下,像黑色的云层一般,感觉她已经被邪气控制的失去了原本的心智,一点都不像在台上那个翩翩飞舞的舞女。

宣瑶看见这舞女凶狠的样子,对着芸霜叮嘱道:”师妹,一定要小心。”

突然,舞女好像在与自己挣扎一般,她双手抱着头,身体在不停的抽搐着,邪气又逐渐消退了,她张开口,像对着体内的某些东西说道:“放过我,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没过多久,邪气再次弥漫出来,黑瞳中又闪过了那丝红气,她再次拿着手中的步摇向芸霜刺过去,奇怪的是,这次她手上的伤似乎一下就好了,又变回了昨日的那般快速。

白羽看着那舞女就想杀芸霜,疑惑道:“芸霜,怎么她就杀你啊?”

芸霜自己也好奇,但她也不知道,还摆出委屈的样子对白羽回应道:“我也想知道啊!!我太惨了!”

芸霜觉着,这舞女本来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既然如此,那她也只好大开杀戒了,正当她准备从剑鞘中拔起霜樱剑时,玉宸走过来拦住了她的手说道:“不需动用霜樱剑,一切有我。”

芸霜和宣瑶听到他说霜樱剑,心里觉得惊讶,因为除了三清内人,没人知道芸霜手中的拿着的剑叫霜樱剑。

当芸霜和宣瑶还在怀疑玉宸的身份时,玉宸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白如羊脂的玉如意,如意上还散发着金光,他轻轻的将那把玉如意推到了舞女的头上,禁锢住她,舞女面色狰狞,想要挣脱出玉如意的禁锢,却也无计可施。

过了许久,舞女身上的邪气都回到了体内,可她眼神呆滞,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像极了一条早已死绝的死尸,玉宸收回玉如意,舞女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宣瑶略通一些医术,她走到那舞女身旁,拉开她手上的衣袖,伸出自己的修长手指,进行把脉......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