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另一个世界保护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另一个世界保护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长安寒夜长著

另一个世界保护你

作者:长安寒夜长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漆黑的夜,斑驳的月光,近乎惨白的面庞加上漠然的眼神,在阴霾密布的这座城里,夹杂着太多关于他的爱恨情仇,然而曾经的他不过是踏入鬼门未入轮回的区区秀才,不过是不想堕入没有你的深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种善因,

得善果。

前世因善缘,

今世缘善果。

秀才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慢慢的睁开眼睛,仿佛这一切都是做梦一样。但这里是真真切切的地府,他没有做梦,这一世他也不能再以肉身之躯重现于世了。看着空荡荡的地府,到处都是冒着青光的彼岸花,那青光就映在即将转世的现世鬼身上。现世鬼有的是经过十殿的审判,早已不成人样,消瘦的脸,深陷的眼窝,暗哑无光的眼睛,对于这些,秀才早已麻木。暗无天日,朦朦胧胧,到处是惶惶不安气氛的地府中,秀才刚举起的双手又沉沉的倒了下去了,闭上了眼。

孟婆看到了秀才颤巍巍的双手举起,又看到了他浑浑噩噩的倒在了地上,“哎,天若有情天亦老,可怜痴情一书生呀,人又何必如此执着,说不定前世的红颜早已嫁入别门呢”,孟婆也不再管这书生,只是兀自的分着孟婆汤给即将转世的现世鬼,说着旁的话:“世人只道孟婆守忘川,阴差渡亡灵,判官决生死,既知这天命难违,命数已到,何必有如此执念呢,倒不如饮了我这碗良药,入了轮回重新做人。呵呵”。

……

“孟婆婆,你有前世吗。”秀才不知道何时醒来,有气无力的问道。

“你说什么?”孟婆怔了怔,却不在往下说,不过换了个话题,“呵,做得了人,不一定就能做得了鬼差,鬼差鬼差最重要的就是公正,所以人的七情六欲断不可取。”

“人生在世,若没了这七情六欲,尽数去学了那和尚,今世苦修,只求来世,那人间还能称得上是人间吗,那又和这地府有何区别。冷暖自知,若让我摒弃世间的情感去当那无情无义的鬼差,我自问做不到,哈哈......”秀才苦笑了两声。

孟婆也不回话,生了气,本身孟婆也是在阴间当职,说阴差无情无义,岂不是在说她,便不再理那秀才。

……

“好了,既然知道了地府的规矩,那便送你去见十殿阎罗,看他们如何对你处置。”牛头将那紫衣女子抬起,拖着她前行,从遭受四十大板的伤口处流出的鲜血顺着大腿流到了脚跟,在地上拖行出两条长长的血路,牛头马面少见多怪,自是不心疼。

“我说牛头啊,看这羸弱的女子,走的是中桥也不是下桥。为什么还是被第二殿楚江王历召见呢,看着也不像大奸大恶之徒啊。”马面有此疑问。

“少掺和这种事情,咱们只是负责执掌刑法,让这些小鬼老老实实遵守地府规矩便是了,旁的莫管。”牛头回道。

马面频频点头表示认同。

地府有十殿,前世作恶行善不同,所分殿审亦不相同。而紫衣女子,前世虽是错杀秀才,毕竟也是犯了杀戒,所以由司掌活大地狱的楚江王历来殿审。

牛头马面,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的前往楚江王殿。

楚江王殿周围寒冷至极,百丈冰凌遍地纵横,万里长空凝结着惨淡的白晶,紫衣女子虚弱的喘着粗气:“呵,莫不是让我受这寒若刺骨的苦?若是能洗刷我的罪恶,罢了......”,破碎的衣服耷拉在如玉脂光滑的皮肤上,紫衣女子本来身如轻燕的身体现在却显得极其单薄。她拖着的两条血腿上面的血迹已然被冰封住,棍棒造成的伤口却仍皮开肉绽的晾着,甚至又被地上的冰凌割开一道又一道的伤口,深可见骨,但伤口未流一丝血迹,不知是刚漏鲜血便被这极寒的环境冻住,还是她的血早已流干。皮开肉绽的下肢时不时还掉落下连接不到骨头上的碎肉,与冰面稍一触碰的皮肤被拖拉开的瞬间就会被撕裂,此时的紫衣姑娘,极其痛苦。就这样,紫衣姑娘一步一步的被牛头马面拖向楚江王殿。

楚江王历坐于殿堂之上,脸短却有一张虎口,头上戴一顶玉冠,身着长袍,左手持笏,右手执笔,默默写了几个字。

紫衣姑娘被带入了殿堂上,桌子上有四个签筒,每个签筒上都写有一个字,其中一筒为捕捉令,筒的前后写着“执”字,白头签的签筒写着“法”字,黑头签的筒上写的是“严”,红头签的签筒上则写着“明”字,这几个竹筒合起来便是“执法严明”。

楚江王历在笏写完几个字后,给旁边的侍从看了看,侍从便退了下去。楚江王看向了堂前跪着的西紫衣姑娘,随即大手一挥,原先紫衣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瞬间恢复了原样,但看其脸色仍是痛苦万分。

地府为何不似仙界那样布置,想必也是因为这地府处处都是痛苦,即便地府装扮的像人间的世外桃林,在这些鬼魂眼中也不及在地狱所受痛苦的万分之一真实。

楚江王历头也不抬,低声问道:“阳间几时因何而死?姓甚名谁?”

紫衣女子刚想回话,牛头上前一步说道:“回楚江王,阳时显庆元年,因利剑割喉而亡,姓韩名散雪。”

楚江王又问道:“前世可有未了心愿?可否记得前世所做之恶?”

韩散雪怔在原地,也不言语。马面看着韩白雪不说话,轻轻踢了一脚。韩白雪此时才缓过神来,该她回话了,连忙回到:“民女前世却有心结未了,所做之恶更是谨记在心,错杀无辜,荒唐至极。”散雪皱着眉头,手虽是无力,但仍然努力攥着,仿佛攥的力大点,内心愧疚就能减几分。

“显庆元年......”楚江王历看向散雪。

    显然十殿阎罗都有洞若人心的本领,随即扔下四十只白签全部扔下,牛头马面见状称了称“是!”便又将该女子置于刑凳之上,撩起长袍,剥下裤子,棍棒与这肉体之间的碰撞,结果可想而知,但这次要比在刚来时那牛头马面的小狱里好很多,虽有血渗出,但大都是皮外擦伤未伤及内骨。

“我确有痛改之心呀,难道这阴间的官差也如阳间的衙门般是非不分吗,若我不诚心知错,何必在你殿外的极寒之地没有一丝反抗,又何必在此地老老实实呆着,再怎莫说阳间的本侠女也是武功了得,光明磊落,到了地府怎么就成了知错不改的宵小之徒呢。”散雪这样想着,满眼气氛,瞪着楚江王历。

最后韩散雪竟笑了起来:“哈哈,都说官差多是一些不分青红皂白之人,呵,到了地府我才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阳间阴间一个样。”

“姑奶奶,你可别说话了,这四十个白签字,算是这里最轻的刑法了,可以说是恩赐,若殿主大人不是看在你诚心悔过的份上,那黑签子,红签子,一个怕是你也挨不住。”马面好心提醒道。

楚江王历显然听到了韩散雪的话,便随口问道“你可是贞观十二年三月一日生人?”

“是。”显然散雪也知道了这十殿阎罗中的二殿殿主并未为难于她。

“那便是了,若你诚心悔过,所言非虚,便不用受那拔舌诛心的苦了,挨完板子投胎去吧。”楚江王历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时的韩散雪更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二殿殿主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这样,不明觉厉的韩散雪挨完四十个板子后直接走出了这楚江王殿,而殿外也不再有之前那种极寒透骨,冻得身体四分五裂的那种感觉了,反而周围环境银装素裹,给人心旷神怡之感。

牛头马面在前面带着路,没走几步便出现了一个结界,外面又是那奈何桥与忘川河......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