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入梦不醒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入梦不醒》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文小盲著

入梦不醒

作者:文小盲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女主救了个公子,却不想给女主的族人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公子不但让她孤苦无依,还将她囚禁了三年,让她亲眼看着自己和别的女人成亲。女主自杀了,公子却痛不欲生,带着前世的记忆找了她三生三世,却只找见她的一缕魂魄。公子好不容易求来的一世,却被她冷眼相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过了多久,仍在角落里的离姝睁开眼,她便看到风尘仆仆,略显疲惫的羌齐煜站在院子里,阿瑶站在他的身后,低着头,一脸自责,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

他面前跪着的正是那日将院子里弄的狼藉一片的齐王妃和两个婢女以及几个家丁。

离姝听不到他们再说什么,但却清楚的看到此时的羌齐煜脸上是那副只在战场上才出现的神情,眉头紧蹙,双眼如铜铃般,眸子里杀气浓郁,周身寒气四溢,紧拽的拳头已经在尽力的克制了,离姝知道,他真的生气了。

此时的齐王妃完全没有那日嚣张的气焰,她极力的为自己辩解,向羌齐煜求饶,跪在地上的双腿不住的颤抖着,直抖的身后的婢女家丁胯下热乎乎一片,匍匐在地的婢女和家丁不停地对着羌齐煜磕头,一如那日阿瑶那般磕头,直磕的地上染上一层血迹。

一旁的管家佝着身子,见羌齐煜阴郁非常的脸和欲杀人的眼神,这是他在王府干了四十多年第一次见自家公子发这么大的火,只因为一片杜鹃花。

当管家听见羌齐煜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许踏进我这后院,如今你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既是如此,你我夫妻情分便到此。”

身子抖了抖,这可关乎王室和相府两家的颜面哪!若是王妃就这样被赶出府,羌王那里如何交代,相府又该如何?

“夫妻情分?”王妃扯了扯嘴角,忽的将低垂的头抬起来,对上齐煜铜铃般的大眼,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惧怕和颤抖,大声冷笑道“王爷何曾与妾有过夫妻情分,你只给了我妻子的名分,何曾对我行过夫妻的本分,王爷宁愿住在一个死人住过的屋子也不愿来找妾。早知今日,当初何必要答应娶我。您知道这些下人在后背都是怎么评论我的吗?说我不过是仗着相府千金的名头才能进这王府,说我连个山中野蛮女子都不如,说我一定是上辈子做了许多恶事,才要守活寡。”

羌齐煜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愧疚的神色,这三年多以来,若不是她打了这杜鹃花的注意,自己倒真是忘了自己还有位夫人,但是,“你既嫁进了王府,就得守这里的规矩。”

管家双眼不住的往院子里门口望去,希望下一刻齐夫人便出现在门口,在如此下去针锋相对下去,后果真会不堪设想。

果真齐夫人还真就如了管家的愿,一脸焦急和担忧的出现在羌齐煜的面前。

齐夫人见羌齐煜这一脸的怒色,自知王妃不占理,但王妃可不是说废就废的,况且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三年了,难不成要为她守一辈子吗?

荒唐!

且这门亲事可是羌王和相爷亲自点头的,也是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羌王点头的。何况,相爷这头亲戚可是大有用处的。

齐夫人一脸盛怒又带着威严对着齐煜道“她已经死了三年了,这个才是你的妻子,为你持家让你安心朝政的女人,愿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你,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你,难道还不如那个日日都要暗杀你、要你死的女人吗?你要守着这片杜鹃过一辈子是不是?”

齐夫人气绝,指着齐煜愣是好久才缓过来继续说道“我以为你总有一天会醒悟,可你如今是越发的糊涂了,你若是喜欢杜鹃,再种就是了。就你这个样子,又有谁愿意再入你的王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说完又亲手将王妃扶了起来,好生的安慰了几句,便对着齐煜甩了个冷哼哼的白眼,道“你自己好好想想。”

得了齐夫人的一通训斥,羌齐煜不语,但脸上依旧阴郁非常。

齐夫人拉着齐王妃便往前院而去,羌齐煜站在原地,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满地的狼藉,心痛的抽了起来,像是缺了大块一般,喘不过气来。

管家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腔处,他默默的退了出去,只留得阿瑶仍在那里默默的收拾着。

站了半晌的羌齐煜觉得很累,他的母亲,齐夫人,羌王十几个妃子中的一个。在羌王年少出宫游玩时被羌王看中,便被强行带进宫中,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分道扬镳,再不曾见过。

碍于羌王一国之主的身份,和娘家众多人的性命,她只能委屈求全,居于宫中。

对于羌齐煜,在羌齐煜认识离姝之前,齐夫人见羌齐煜的次数少之又少,羌齐煜能这么顺利到成年,全是奶娘和管家的功劳。

她从不会像羌王其他的妃子那样,百般的为自己的孩子牟利。也从不知羌齐煜的喜好,甚至从没有问过齐煜有什么喜好。

羌齐煜有时候看着他的兄弟身上穿戴着母亲亲自做的长袍,便不断的问自己,“为什么母亲从不给我做,是她不会做吗?”齐煜摇着头,他找不到答案,他也不敢去问齐夫人,甚至,他连见齐夫人一面都觉得是奢侈。

可三年前,羌齐煜的母亲,齐夫人,不知怎的,突然间醒悟过来了似的,对于羌齐煜的婚事异常的关心。

见来过齐王府两次的相国千金对羌齐煜甚是倾心,她便极力的戳成这门婚事,费尽心思的讨好相国,又想尽办法让羌王答应这门婚事,甚至以离姝的性命相逼,逼着羌齐煜娶了相府千金。

对于自己的父亲,羌王,羌齐煜更是想,若不是自己年少时因孤独而喜好兵法,遂成年后屡立战功,才稍稍引起羌王的注意,而得了这个齐王的封号,赐了这座府邸,同意了与相国府的婚事。

如果没有那些战功,他是不是也会如母亲般,忘记了他还有个儿子?

不过正是多亏羌王的遗忘和齐夫人的漠不关心,羌齐煜自小才没有受到其他兄弟的排挤与不安好心的人的暗算,才得以安然无恙到成年,不然就凭管家和奶娘,他怕是早已死了百回了。

想起年少时的种种,羌齐煜的脸上落下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后院里只留了阿瑶仍在默默地收拾,她已经收拾了好几天了,后院里又重新种上了杜鹃,只是却没有了往日的那般灵气逼人。

羌齐煜躺在小屋的床榻上,枕着以往离姝枕过的枕头,环视了一圈这屋子的周遭,心中又是思绪连连。

他的那颗孤独寂寞冰冷的心在离姝出现后,便变了,身上的血似乎热了,眼神也不在冰冷,连眉间那抹冰霜也不见了,嘴角时常向上弯弯的翘着,尤其是见到开的火红的杜鹃,便会摘下一簇带回府中,让阿瑶插在竹筒里,细细的呵护着。

再然后,齐府的院子里,不管是前院,还是后院,除了杜鹃,再无其他花色。

自此后,他便有了喜怒哀乐,情仇忧虑。

可是那时他或许是因一时的快乐,忘记了他接近离姝的真正的目的。

他是去查探敌方地势被发现了,与人搏斗一番后,寡不敌众,才受的伤,恰巧离姝经过,便救了他。倘若没有遇上离姝,原本离姝所在的寨子暂时是不在他的计划之内的。

后来他上山后,发现离姝所在的寨子地势特别,易守难攻,且山上土地肥沃,若是动手开荒,可自给自足,根本不用受外界的威胁。难怪他的哥哥柳芜不管朝中大使如何劝说,都不肯归顺。

于是他便假装在寨子里养伤,观察地形,夺得离姝的欢心,取得离姝哥哥柳芜的信任,暗里却悄悄和长泽联络。

在与离姝相处了一年后,在离姝和她的家人们寨民们完全信任他,想要真正将离姝交给他的时候,羌国将军,长泽来了。

长泽说,时候到了,一切都安排好了,伏兵也安排好了,寨子里的那些领头的情况都摸清楚了,只等选个日子,趁他们放松戒备时,一举端了它。

所以羌齐煜在许诺离姝十里红妆的日子里,在离姝带着羞怯充满期盼的那日里,在离姝着了一身大红喜服、头上盖着大红盖头、手中带着那串按了两只铃铛的红绳坐在床头正满目柔光的等他来接自己上花轿的时候,他给离姝带来的是三千精兵和埋伏在暗的弓箭手。

那日,寨子里到处都是血,是那些寨民们的,是她的父亲和两个哥哥的,他用最疼她的人的血染了条十里红妆。

他给了她最美好的期盼,也给了她最残酷的绝望。

他仍然记得,那日,离姝的眼里除了绝望便是绝望,她举刀自杀,被长泽夺下。于是他将她困在身边,日夜不离的看着她,怕她寻死。他怕自己一个不经意间,看到的便是她的尸体。

他将她带回王府,要阿瑶跟着她,又叫表妹小刀跟着她,甚至,自己上战场时也带上她,只为能日日见到她,只怕她一不小心便被王府的规矩给要了性命。

他知道离姝恨他,因为只要离姝找着机会,便是想要了他的命。他知道,离姝自知死不成,便将杀他作为目标,所以,他放任着离姝想尽办法刺杀自己,可又不会让她得逞。

因为他还不想死,他还想再看她几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