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落难王爷彪悍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落难王爷彪悍妻》梦中的芸著_落难王爷彪悍妻全文章节目录

落难王爷彪悍妻

作者:梦中的芸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她,未穿越之前是特殊情报组一员,异能是控制动物,能指挥动物行动。只是有局限性,精神力越高的动物越难以控制。穿越之后成为云家三小姐,不受宠,十分胆小懦弱。母亲是海外一个小岛教众的圣女,偷偷跑到中原乔装农妇,意外邂逅当今圣上,产下云可薇。云可薇的养父云瑞也喜欢云可薇的娘亲,为了报复皇帝抛弃云可薇娘亲,隐瞒了云可薇的身份,收做自己的女儿,而云可薇的娘亲在云可薇五岁的时候病逝。云可薇大病一场,忘了很多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在哪?!给我找出来!找不出来你们都得给我掉脑袋!”

云可薇屏息凝神,生怕再触碰机关惹人注意。

突然,一只手将云可薇的口鼻捂住,云可薇心底一慌,为何自己未察觉到有人跟踪,下意识她抬肘朝朝身后人的胸口怼去。

“呃……”身后男子吃痛低语:“别动,是我。”

云可薇一愣,如此熟悉的声音,是东方翊。

她刚想说什么便听见侍卫大喊一声:“去看假山后面!”

云可薇拍了拍东方翊的肩,“你快走,你我要都死了得不偿失。”

东方翊却一言不发,只静静地搂着云可薇的腰,目光死死盯住假山前那一片阴影。

脚步声逐渐逼近,云可薇闭眼,仅凭听觉去判断方向,近了,只有一步之遥。

“喂!”忽然有人喝住,“别往前去了,前面可都是暗器布阵!”

云可薇的紧迫终是一松,但她还是不能动,“你听到了,我踩中机关,你先走吧,我总会有办法的。”

可东方翊却半点也不听,将她环抱而起,纵身一跃翻墙而出,随后便听见无数声利箭穿风而过的响声。

他的身手十分利落。

逃离险境,回到王府,东方翊将云可薇放下。

她身上淡淡的栀子香离他远去,月光下,她抬首看着他,开口:“王府的确有异,文王府内有大量孩童的衣服,且遮遮掩掩,这很难不让人生疑,还有,我有拿到一件衣服,衣服上有图腾,看起来像是家徽,一会儿我画下来。”

东方翊听着她详尽谈述,顿了半晌,却道:“你没有什么同我说吗。”

云可薇微微一怔,卷翘浓密的睫毛忽扇,皱眉看着他,“还有什么?你若怕我隐瞒,不如去问陈安,除了方才我被困之时,他一直在我身边。”

东方翊敛眸,神情看不出喜怒,望了一眼当空明月,月满西楼,他道:“好,你回去吧。”

夜风微凉,阵阵风中还夹带着些许花香,萦绕于鼻尖,云可薇转身离开时,口中喃喃一句:“多谢。”

虽然声音极轻,但东方翊还是捕捉到,他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书房里,烛火摇曳,烛油燃烧灯芯发出的噼啪声愈加凸显房中的寂静,陈安立在东方翊身侧。

“云姑娘的确一直被云家苛待,她母亲身份不详,据说是云大人出访江南时带回来的,听说在云姑娘还未记事时她母亲便因病去世了,此后云家人便越发不待见她,云大人常年在外,故而……”

深宅家院里的事,与宫中那些争风吃醋的手段一般无二,东方翊太清楚内宅里明争暗斗,且不论云可薇,便是连他自己也是如何艰难才活到今日。

见东方翊不语,陈安又忍不住发问:“二殿下,您为何对她如此信任呢,倘若她有二心……”

“我用她,并非觉得我信任她,而是她为可用之才,何况你已查过,她并无可疑之处。”

“是。”

东方翊提着湖笔,在烫金宣纸上书写,又道:“她给你的图腾,你可有头绪。”

“卑职正要提起此事,那印着图腾的衣物是郊外军营的童子兵的,郊外军营里的确又发生童子兵失踪之事,且……”

“且那城西军营在文王掌控范围。”东方翊一语道破,文王在朝堂中与他争锋相对,论起辈分,文王是皇叔,可这皇叔野心从来都不小。

“所以卑职想,这些失踪的孩童是否和文王有关。”

东方翊沉思不语,有些事假他人之手他终是看不清,总得自己一探究竟。

翌日清晨,明媚的光照进屋内,透过镂空莲花纹样的轩窗,落在地上一片细碎。

云可薇换了身衣裳便起身,来这地方也有三日,若是能回去,早也就回去了,好在她心态尚佳,既来之则安之,她只想着好好活下去。

“云姑娘,早膳送来了。”敲门的婢女端着几样清粥小菜进来。

松仁玉米,佛手瓜炒虾仁,香芹牛肉粥,最后还上了一碗蜜桃鲜贝杏仁盅,菜式虽简单,却是样样精致。

云可薇不上心吃食,只道:“你们主子呢?”

“您说二殿下啊,二殿下一早便进宫了,虽然殿下在宫外有别居,但定时还是需要进宫请安。”

云可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知昨晚之事她同陈安说了之后他可有上心。

“云姑娘不必担忧,我倒是觉得二殿下对您很是关切。”

“嗯?……”云可薇惊然抬首。

婢女又是一笑,开口道:“您是第一个留宿在别居的姑娘,二殿下早起时也嘱咐了奴婢好生伺候,所以姑娘大可放心。”

东方翊本就该好生照顾她,昨也她可是为他出生入死,但似乎这府里的人误会了什么。

“二殿下与我清清白……”

“奴婢不会妄议,奴婢先告退了。”那婢女带着笑慌慌张张地离开,云可薇还想解释些什么,却都被噎了回去,只能无奈。

她帮东方翊并非想着攀龙附凤,她只想活着,原主的记忆里,云家就是龙潭虎穴,唯一对她稍有关怀的,只有那个巡访未归的父亲,但也只是浅薄的爱。

夜深十分,云可薇洗漱之后换了一身薄衫,今日她在府内一整日,也未见到东方翊,想来恐是宫内诸事缠身,她也打算着明日之后便回云府,毕竟碍于身份,她不好在外久留,何况那日管夫人替她撑腰,云府一众人看在眼里,也不会说些什么。

心中想着,云可薇倚着窗边,暗红漆木的窗框上落了许多尘埃,这房子看来是刚腾出来不九,还未细致打扫。

“扑通。”

院里传来一声闷响,像有什么东西撞倒在地。

云可薇心怀疑惑,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打量四周,云可薇发现围墙下的草堆边有个黑色身影,看身形轮廓很是熟悉。

凑近几步,云可薇方才看清,倚着墙壁走路毫无气力的人,是东方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