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者魔子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仙者魔子》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灵魂离体中的小说

仙者魔子

作者:灵魂离体中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师尊为爱堕魔,仙门各派其力在白山之巅绞杀昔日众人敬仰的于渊仙者。他被掌门师叔困于净心峰,无能为力。师尊留有一子,他必找到护他周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听马犬嘶鸣声,洛清欲循声望去。只见那马高大威武,马身黑的发亮,鬃毛柔顺至极,马的眼里充斥着桀骜的狂躁,马头上佩戴的是用黄金打造的辔头。

这是一匹上好的黑鬃烈马,极其难训。那马的狂躁中带着怒火,桀骜中带着被凌辱的气息,显然是没有训好便骑上集市,如今马匹失控怕是要伤及无辜。

洛清欲飞身而上,一脚将马背上的华衣男子踹下去,夹紧马肚,抓紧马缰极力控制这匹失控的黑鬃烈马。

待马安静下来后,周围不知是谁带头大喊一声“好!”随后升起手掌的拍打声,可是这中间却被一男子傲慢无礼的声音打断:“喂!你给本太子下来!谁让你多管闲事,竟然敢踹本太子?不想活了你!”

洛清欲翻身下马。眼前男子捂着胸口,满脸怒容,眉宇之间尽显骄矜傲慢。洛清欲微微蹙眉,并非因为男子无礼之举,而是眼前十五六岁的男子自称“太子”。

要知道,师叔起次叫他前来一是寻找师尊;二是皇族要把他们的太子殿下送到庐山派学艺,让他此次下山顺便将“太子”接上去。

可眼前这男子骄矜成性,傲慢无礼。除去身上贵气,丝毫没有一点皇室该有的样子,简直......一言难尽。

周围之人,听到眼前之人自称“太子”个个心惊。皇城内谁人不知太子“宫赋”盛宠不衰,自小被养的横行无忌,霸道非常。无论是王宫大臣还是兄弟姐妹没有一个能奈何这位小太子,首先在他那吃亏不说,还有可能被皇上降罚。各各都说这大皇城要灭在小太子手里,可谓是有苦难言。

宫赋看着眼前人先是审视再是失望的眼神,不耐道:“你是何人,为何多管闲事。”

洛清欲失望归失望,但是师叔所托之事还是要照做的。洛清欲道:“这马性子桀骜狂野还未驯服,太子还是别骑出来的好。”

宫赋瞪了他一眼,怒道:“要你多管闲事,谁说本太子训不好。”

洛清欲还想说什么,谁知小馒头从身后冲了上来,满脸担忧的将他来来回回看了一遍,满是关心的道:“小清,可伤到哪里了。”

洛清欲稍有愣神,从小到大师尊都没有这么关心过他。

洛清欲摇头,道:“并无。”

听着洛清欲并未受伤,小馒头提着的心也是落了下来。可尽管如此还是对着洛清欲一阵念叨:“你怎能这般冒失,这马如此危险万一受伤可如何是好,等你师傅回来叫你师傅解决啊。你可真是吓死师娘了。”说着眼中噙满泪水,欲落不落。

洛清欲手脚一阵僵硬,这般责怪的担心他是生平第一次遇到。眼前女子泪眼涟涟,虽是魔族却丝毫没有传说中魔族刁钻古怪凶神恶煞无恶不做的样子,倒是有一种乡间女子温婉中带着护短的刚硬气息。

洛清欲轻轻点头道:“嗯。”

身为太子,宫赋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今日被踹了不说好被如此忽视,被落了面子的宫赋怒从心口。对着洛清欲就是挤兑:“怎么?这是一个没断奶的小娃娃,骑了个马还要师娘呵护一下吗。”

小馒头刚才在外并未知晓眼前人是太子,只知道马匹失控发狂是野性依在,并未驯服。

直接对着宫赋怒道:“这位小公子,怎能如此任性骑着为驯服的马在集市横冲直撞。”

宫赋不可思议,双手环抱神色冷冷的道:“乡野村妇,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教训本太子。”

“你......”小馒头妄想说什么,却被宫赋一声冷“哼”打断。宫赋指着小馒头身后的洛清欲昂首命令道:“你,给本太子出来。”

周围人私语,语气怜悯:“这小公子得罪了这位小太子,怕是要倒大霉了。”

“谁说不是呢,小太子霸道管了,谁沾谁倒霉。”

“你可小声点,要是被听到了小心诛你九族。”

“也是,也是。还是闭嘴吧。”

要说宫赋听到的是一阵吵嚷议谈的声音,那么洛清欲是听得一清二楚。毕竟修仙练道,感官是比平常之人要敏锐的多。

洛清欲微微蹙眉,他是真没想到大皇城太子竟嚣张跋扈到人人皆知,简直不顾自身与皇室的体面。语气中带着烂泥扶不上墙的意味道:“太子还是先顾及自身,大庭广众如此失礼简直不成体统。”

宫赋眼中两簇火焰,对着周围人怒吼:“胆子大了,竟敢在此议论本太子。还不快滚!”

周围人见怒火牵及自己,急忙散去。毕竟还是小命重要。

此时,一太监手拿拂尘搭在臂弯处,正疾步走来,对着怒气正盛的宫赋哀道:“哎呦~,我的个小祖宗!刚刚侍卫来报你又在宫外闹了事。赶紧的吧,皇上正找你呢。”说着,还要上手着宫赋往前冲。

宫赋蹙眉,甩了甩手。不耐道:“张公公,你放开我,我自己走。”

宫赋面对张公公的拉扯,没有面对洛清欲时的傲冷跋扈,反而有一种孩子对母亲的管束的叛逆与交纵。

宫赋被张公公拉扯几步,忽然回头,对着洛清欲抬腿虚空的踹了一脚。不甘道:“没断奶的小娃娃你给本太子等着!别让本太子见着你,负责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公公不知说了什么,宫赋气败的垂头。若要被宫赋所欺的王公大臣看到定要惊到不少人的下巴,没想到‘区区’一个太监竟能管住天不怕地不怕的太子殿下。

小馒头看着被拉走的宫赋,蹙眉,有点怀疑人生。宫赋的声音再次传来:“张公公,我的马!我的马!”

张公公催促:“我的太子爷,这时候你还管什么马,皇上正在气头上呢。”

宫赋声音隐隐怒气和任性:“他生气生气,管我什么事?我要我的马!”

“好好好......一会宫人给你牵过去。”

小馒头眼神带点疑惑的看着洛清欲。洛清欲只是事无关己的道:“该走了。”说着转身离去,小馒头跟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