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前任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前任先生:余生请多指教》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木子奇著

前任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作者:木子奇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如果真的爱我,你会这样轻易错过吗?这是他心里的疑惑,也是她的。误会八年,重逢也解不开彼此的心结,于是,他们在情侣、朋友、夫妻的角色里分分合合。直到她的身边出现一个心怀叵测之人,将俩人世界的平衡彻底打破后,她不再是那个躲在龟壳里逃避现实的可怜虫,他也不再是高冷不善表达的孤傲男。改变后的他们,还会是彼此心里放不下的那个人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朝曦顶着一头蓬松的乱发,身上穿着一件超大的黑白竖条纯棉T恤。说是T恤,却长过她的膝盖,索性就做了睡裙。

朝曦有一个说不上是好还是坏的习惯,她喜欢真空穿睡裙。此刻空荡荡的T恤挂在身上,将她本就瘦弱的身材衬托得更加缺料,如果不是胸前那两个略微凸起的点,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要去换衣服。

今天是合同生效的第一天,根据雯经理的安排,昨天她已将手上所有工作交接给了莫馨。

莫馨一脸哀怨,连青春飘逸的过肩短发都感受到了主人的不满,乱糟糟的全飞了起来,朝曦无辜的耸耸肩:“对不起呀,莫馨,我也没想到……”

莫馨当然明白,这是个典型的佛系女人,哪会有这些花花肠子。但理解归理解,困难还是困难呀。

“不管,你得补偿我。”

莫馨嘟起嘴,跟个哭着要糖吃的孩子般理直气壮的说道。

朝曦点点,对莫馨的难言之隐深表同情。

不知道是哪个脑子短路的家伙想出来的烂章程,严禁办公室恋情。最令人气愤的是,一经发现,不讲理由,立即开除。

真是没天理。

骂归骂,却真没人敢带头违规,当然这绝对不包括莫馨与老钟。

这俩人,同事五六年,你不惦记我,我不记挂你,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到退休,却突然在三个月前,因为一场话剧,产生了化学反应,成了心心相印的恋人。

真是一场躲不过的劫。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觉他竟是这么有魅力的男人?”

朝曦傻傻一笑:“缘分未到呗。”

“小曦,我们昨天去看电影了,他提前十分钟到,我戴着假发,好刺激。”

“你知道我和老钟昨天在咖啡馆碰到谁了吗?安雯,那个变态无敌老女人,差点就让她逮着了,还好我机灵,让老钟去男厕所躲到她离开才出来。”

听着他们的故事一路走来,朝曦当然很过意不去,便无条件妥协:“要不这样吧,你如果真的很为难,就把做不完的工作送到我家,我在家里补偿你。”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莫馨笑得双肩抖个不停。

怎么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朝曦呵呵陪着笑。

雯经理说她有选择去或是不去公司的权利。

这种事何必选择,直接行使权利便好,果断选择了不去。

她决定放几天假,把自己呵护成一个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的职场精英,再去合同上提到的那个地方。

如此,再见,她才不会显得很糟糕。

只是未来的精英现在看起来却比昨天还不堪。

朝曦光着脚走下床,胡乱的从梳妆台上拿出一个橡皮筋随手将一头长发束在脑后。

肚子有点饿,绕道去了厨房,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转身在上排的橱柜里翻出一包方便面,取下厨壁上的一只小锅,接上小半锅水,拧开灶台开关,噔的一下,一簇蓝色的火苗就窜了出来。

趁着这个功夫,她弯腰将下排橱柜整理了一番,然后拿出一双筷子,水正好开了。扯开方便面袋子,将圆形面饼放进去,点上几滴香油,放了一小勺盐,筷子一拌,面就熟了。

啪的一下关掉火,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她已经在美滋滋的吃第一口面了。

这才一个晚上,莫馨怎么就找上门来啦?

朝曦心里嘀咕着,嘴里含着刚沾了点面汤的筷子,手忙脚乱的跑过去,门一开,人就傻了。

来者也是一惊,一双锐利的眼睛从她的脸一路往下,最后停在了她的胸前。

顺着对方的目光,朝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啊”的一声尖叫之后就是嘭的一声重响,直接将来者关在了门外。

五分钟之后,朝曦换了件红色的棉质T恤,下面是一条黑色网纱长裙,这次她没有忘记把Bra穿在T恤里面。

重新将门打开,她不敢看时木南的眼睛,干脆将整张脸都藏在了长发里:“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时木南知道她一向迷糊,只是没有想到,30岁的她竟然还跟20岁一样。好看的嘴唇抿了抿,语气里听不到多余的温度:“我们要这样聊吗?”

这才记起他是客,不是若干年前,那个敲开她的房门,一脸不情愿给她送早餐的小学弟。

侧身让出一条道,时木南走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打量这套一室一厅的房子。

只一眼,他就彻底放心了,没有嗅到雄性荷尔蒙的气息。

六十不到的面积,客厅与餐厅之间局促得连个隔断都没有,还少了她喜欢的大阳台,紫色的窗帘从边侧的顶一直垂到了地板上,那面向阳的墙果然被遮得严严实实。

“等我们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我要在客厅向阳的那面墙上挂上紫色的窗帘。”

20岁的朝曦笑得眼睛直接眯成了一条缝,19岁的时木南有点少年老成,摆出一张冷漠脸,目不斜视,泼了她一盆冷水:“我不喜欢紫色,你自己看着办吧。”

“紫色是高贵、典雅的象征,与你的气质最吻合。”

她一头浓密的短发不依不饶的骚扰着他的视线,这个比他高一届的学姐似乎比他挨了不止一个头。

他直接绕过她,加快脚步,她果然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赔礼道歉:“知道了知道了,在紫色与你之间,我选你。”

此刻再看,时木南有点小失落: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紫色。

靠门的那扇墙放着一张红色的双人沙发,两只米色的抱枕起到了很好的中和作用,一张与沙发齐高的米色三角小桌上什么都没有,她一向是懒惰的,所以喜欢空着所有能空的位置。

“这样一来,即算我不收拾,屋子也不会显得紊乱。”

她贼笑的样子仍是那么显目。

时木南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胖女孩,直接伸出手指重重戳了她脑门一下,再三申明自己的立场:“我不喜欢屋子里空荡荡的,更不喜欢懒虫。”

朝曦瘪瘪嘴一副委屈的样子:“时木南,为什么你总是不喜欢我喜欢的生活?”

时木南撑着脸颊,低头继续看书。

朝曦自讨没趣,好在她抗打压能力强,特别是对时木南,又眯着眼睛笑道:“没关系,只要你喜欢我,我就可以改掉你所有的不喜欢。”

时木南的失落又添一笔:总是这样,光说不做。

左手边是装着上下两排红色壁橱的开放式小厨房。

她喜欢红色,这点仍没有变,连冰箱都买了一色红。

紧挨着水槽的墙角放着一张直径不超过50厘米的正方形小桌,只有一把椅子。

提到桌子,时木南不得不佩服她对红色的执着,这张已经看不出原色的桌面被人为的漆成了红色,侧边与桌腿上还残留着这个漆匠技术不佳的证据。

此刻红艳艳的桌面上放着一碗已经泡发的方便面,他皱着眉,不明白她对自己为什么这么不用心。

“就吃这个?”

语气里带着呵责。

朝曦的脸微涨,他打量着她的房子,她却在后面打量着他。

八年不见,她竟产生出他长高了的错觉。

记忆中的他,已经有了改变,正式交往时她20岁,他19岁,G大金融系大二的高材生,皮肤白净,与传说中一米八的长腿大帅哥形象十分贴切,腿长身材也好,堪比衣架子。一米六二的她走在他身边却丝毫找不到小鸟依人的意思,谁叫她胖呢。

那个时候她每天都要顶着无数恶毒的目光,怀揣着不同分量的自卑,故作无所畏惧,带着一脸嘻嘻哈哈的走在帅气的王子身边,暗自下决心:我要减肥。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她节食,运动,尝试过所有科学的偏方的法子,可惜,最后均以失败告终。那次离开之后,她告诉自己今后再也不为谁减肥,却意外的瘦成一道闪电。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没有道理,当你卯足劲不顾一切想为自己争取一个与付出相等的结果时,往往很难如意;可当你不再执着真正放下时,那个曾让你心心念念的回报却又意外降临了,只是此刻的你,早已不是当初的你,这份回报也就算不得是回报了。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