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刀光剑影惊红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刀光剑影惊红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笔下琳琅著

刀光剑影惊红颜

作者:笔下琳琅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刀光剑影惊红颜》讲述了一千两百多年前,发生在一座古老城市里的爱恨情仇,侦破故事。两夜之间典当铺里的贵重稀有物品名剑名刀不翼而飞,紧接着大大小小的盗窃案,谋杀案接踵而至。刺史等朝廷命官对侦破刀剑束手无策,对谋杀案六神无主,绞尽脑汁也一无所获。为此,皇上派大理司直等人前往案发地协助刺史破获名剑名刀,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谋杀案,情杀案,大大小小的盗窃案。碰巧大理司直久别重逢初恋情人,得知初恋女友与几位出类拔萃的男子间,发生了一系列感心动耳,荡气回肠的情感纠葛,从而衍生出惊心动魄的争风吃醋,离愁别绪。同时激发出初恋女友侦破刀剑的非凡智慧,以及不破刀剑终不还的誓死决心。令人忍不住发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依消得人憔悴”,“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无限感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寒东琅为期一年的闭关修炼终于圆满结束了,带着寒晨星,急急忙忙地离开穹隆谷,直奔穹隆城采购土特产糕饼,新婚衣服和日用品等东西。并将寒晨星领到新娘化妆店打扮一新后,策马扬鞭,兴高采烈地回到了长安府邸。

寒东琅抱着寒晨星下马,寒晨星站在一座单门独院的房子前面,围墙足足有三米高,墙里古木参天,不知名的树枝条伸展到墙外来了。

寒晨星紧张地问:“夫君,如今一路过来,发现里坊是居民住宅之所,士庶第宅房舍的建造,确是长安城内的一道风景。我们转了一圈,看见长安城内的通衢大街两旁,尽是王公贵族的朱门大楼。而你停留在这家向坊外临街开门的朱漆大门前不走了,莫非这里就是你老家的府邸?我仰头扫视了一眼,感觉蛮气派的房子庭院,面积好大噢,里面少不了花草树木,馨香四溢吧!我仿佛闻到了各种花香的味道,好想立刻见到鲜花,可惜大门紧闭哦,外面没有落锁,里面总有人吧?”

寒东琅扶着她的肩头说:“我在穹窿谷里已经飞鸽传书了,家人肯定知道我今天回来的,也许在膳堂里忙着给我们接风洗尘吧!有些事你有所不知,顺便解释一下。我虽然是从六品上 ,但属于‘坊内三绝’者,故此我家大门可以向坊外临街开门的。至于长安住宅建造的形式,特别是贵族官僚的宅第,多采取具有明显的中轴线和左右对称的平面布局。有在两座主要房屋之间用具有直棂窗的回廊连接为四合院,也有房屋与门置不完全对称,用回廊组成庭院。房屋的朝向多采用南向,以便冬季阳光入室内而抵御严寒,夏天又可以利用东南风取凉。建筑多用较厚的外墙和屋顶,建筑外观庄重、朴实、宏伟。待会儿你进入我家里后,你便可以看到我家的建筑是独具一格的,在别处是根本看不到的。”

“喔,听你讲了那么多,脑子还是稀里糊涂的,进去看了便知道你这个曾经从六品上的官员,住宅待遇如何喽。”寒晨星兴致勃勃地说着。

寒东琅正想去敲门,寒晨星突然拽住他的手说:“且慢,你在穹隆谷对我说已经辞官还乡,行迹江湖,劫富济贫,孤身一人住在穹隆城里了的,长安是你祖上的房子,来这里看看而已,待游览完整个长安城后,顺便带些祖上送给你的值钱物品,回到穹窿城里去安居乐业。准备开一家专卖女红的店铺,让我经营店铺打带织布,穿针引线绣花,你来锄地种田养活我,自由自在地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怎么刚才又说自己是从六品上的官员了呢?且说话闪烁其词的,这到底是啥意思啊?”

寒东琅抽回手拍拍她的肩头说:“待进家门后,便真相大白了,我会告诉你这里的一切。至于穹隆城,你慢慢会知道我对你说的都是真话,我爱你也是情真意切的,迟早会带你回到穹隆城定居,只是时间而已。”

寒晨星连忙推开他的手说:“下山时约定,你先送我去新家惊鸿街的,怎么跑到你家雁鸿街来了呢?既然你将至关重要的大事瞒着我,起码的信任度都没有了,那房里就不用进去啦,一亩三分地那么大的院子里,说不定藏着天大的秘密,给我来个措手不及,猝不及防。我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起,而影响了腹中的胎儿,做不了母亲,要么立即掉头回穹窿城里去,要么去我的新家惊鸿街住几天,游览遍长安有名的景点后,马上回去,怎么样?”

寒东琅有苦难言,避开她专注的目光说:“两个家距离不远,先去我家熟悉一下环境,明天去你家也不晚喔。你听我的没错,我都是为你着想的,即使有什么地方瞒着你,那也是暂时无奈的善意谎言,到时请你理解喔。”

寒晨星耷拉着脑袋说:“甜言蜜语道尽上百句,还不如情真意切的行动表达一次。”

寒东琅点点头说:“那也是,现在随我进家门,以后的事情我会慢慢向你解释的。即便你看到的情景与我所说的不一致,那也请你暂且容忍委屈一下,一切艰难都会过去,光明就在不远处。只要你我携手并肩,大步朝前,不论遇到什么阻力,绝不退缩,胜利终将属于我们的。”

寒晨星感觉他话中有话,睁大一双困惑的眼睛,惊异地问:“今天到了你老家门前,瞧你有点紧张兮兮的模样儿,说话也是怪里怪气的,令我捉摸不透,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瞒着我,抑或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啊?我都被你说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哩,如今已是胆战心惊了,你不怕殃及我们的孩子吗?甭吊着我的胃口了,干脆趁没进门前,一股脑儿的道来听听,让我权衡一下,到底该不该跨进这道神秘的门槛。”

寒东琅微笑道:“没什么秘密,你多心了,先去我家,明天去你家,我去敲门喽。”

寒东琅言罢,靠近大门便想高喊开门,突然朱漆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忽见一位贵妇人打扮的女子来开门,寒晨星浑身一震,忍不住问:“她是谁呀?”

贵妇人怒视着她问:“你是谁呀?怎么挽着我夫君的臂弯呀?”

“哎,姐姐,她是谁呀?好陌生哟,夫君从哪里带来的小贱人呀?”紧接着又过来一位挺着大肚皮的,打扮超凡脱俗的娇艳女子。

寒晨星的心里一沉,转过头注视着寒东琅问:“你有几个内人呀?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爱人吗?怎么现在看她们的装束,你有妻子和小妾了呢?”

寒东琅拉着寒晨星的手说:“我先给你们互相介绍一下吧!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名叫寒晨星,临街最后一幢房子的主人寒威颜的令爱,这次外出闭关修炼,刚巧遇见她,便顺道带她回家了。”

贵妇人突然惊呼道:“真是老天有眼哎,寒家总算还留下了一条命,要是她这次没有外出,说不定也成了刀下鬼了哩。寒晨星真是福大命大哩。寒家有血脉可以繁衍喽。”

寒东琅听得浑身一震,拉着她的手退到一隅问:“夫人,你这是什么话呀?出了啥事哎?”

寒晨星追过来问:“怎么啦?干吗避开我说私房话呀?寒东琅,你心里有鬼,不敢当着我的面介绍家属,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啊?我这就回穹隆谷去。”

寒东琅连忙拦住她说:“我家的事儿尽可一股脑儿的倒给你,你且仔细听好记着,别急着回去。”

寒晨星紧盯着寒东琅问:“那就当着大家的面说,何必鬼鬼祟祟的躲到墙脚来呀?”

寒东琅拉着贵妇人退回到大门里,伸指戳着手边的贵妇人说:“我的妻子妙灵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爹娘给我找的原配。站在身前怀孕的是我的姨表妹,名叫卓燕萍,并非我想娶的小妾,没有办过任何仪式。三年前,由于姨夫姨娘和两位表哥外出有事,而表妹不想出去,便来我家蹭饭吃。”

寒晨星狐疑地问:“蹭饭吃蹭出感情来了,便纳妾啦。”

寒东琅摇摇头道;“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儿,我没那么随便。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表哥他们在山路上行走,突遇狂风暴雨,山体滑波,一家四口人葬身山上了,卓家转眼间只剩下表妹一个人了。由于表妹暗恋我多年,家人遇难后就长住我家,深得我娘的疼爱。她将卓家所有的财产变卖后,不论银子铜钱金银珠宝,悉数交给我娘保管,我娘便要我娶她为妾。”

寒晨星急忙伸手打岔道:“你便立即应允了,求之不得了吧!”

寒东琅愁眉紧锁道:“你且耐心听我说完吧!某一天的元宵节之夜,全家人坐在院子里赏月品茶,娘趁我与人对月吟诗,在茶杯里动了手脚,我喝完茶后便想睡觉,脑子迷迷糊糊的,分不清东西南北,我娘叫表妹扶着我回房。表妹帮我洗漱更衣,随后混里混沌的搂着表妹上床睡觉,将她当成了妙灵香,不知不觉间生米煮成了熟饭。具体的事情日后会跟你解释的。先进房里去说吧!”

寒东琅松开妙灵香,继而拉着寒晨星的手朝里走去。卓燕萍慌忙拦住他说:“你刚才说顺便带她回家的,应该送她去后街,怎么带到我们家里来了呢?瞧你看她的眼神,脉脉含情的,分明又娶了一位小妾,干吗藏着掖着,不敢承认呢?”

“谁又娶了一位小妾,东琅吗?没有取得娘的同意,随便带女人跨进寒府大门,休想!赶快滚出去。”一位中年妇女一边走,一边伸指戳着寒东琅,大声嚷嚷的靠近了。

寒晨星定睛细看,心里琢磨着,来者不善的令尊吧!打扮与众人不同,彩绣辉煌,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玳瑁光,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耳著明月珰,腰若流纨素,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裙边系着墨绿宫条,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外罩织锦羽缎斗篷。足下蹑丝履。双眸透出犀利的寒光,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更能洞察人的内心世界,不用介绍,便知这位咄咄逼人者是寒东琅的母亲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