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小淑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我的小淑女》全文在线阅读_讴长歌著

我的小淑女

作者:讴长歌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恋爱

老婆要从小养起的甜甜纯爱修真文(无雷)放心食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屋内,两股威压互相碰撞,掀起的气流将整洁的房间毁的一片狼藉,气流将书架吹的前后摇晃,放的稍高一点的书被气流晃下,落在地板上,书页被掀开吹的“哗啦”作响,窗帘如同置身于暴风之中,被掀起的气浪高高的扬起,在半空中被肆意摆弄着,纸片在房间里满天飞舞这,书台、桌椅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簸箕。

就算这样二人也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躺在床上的老者注意到了床头柜上的玻璃瓶轻微碎裂的细痕和李禹尧的异动后,率先收手,这才为这场闹剧话下了句点。

老者收手后李禹尧觉得身体一轻,也立马收了手,对撞的气流也随之消失,屋内的情况也渐渐恢复先前的平静,只是相比先前凌乱了许多就是了。

李禹尧在门外稍微捋了捋起皱的西服外套后才进的门。

一进门,李禹尧便不顾老者的问候径直走到床前,将身后靠墙的木椅拉近,坐下,放下行李箱,伸出右手不由分说的夺过老者的右臂,将其死死的钳住,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并拢放于手腕内侧,将一丝真气探入老者体内,几秒过后,李禹尧双手放开,阴沉着脸,死盯着老者质问道:“李兄!你这用来护心的真气怎么都散的差不多了?还有你的脉象为何如此紊乱?你的体内又怎么会留存着这么大量的寒毒?你这幅身子骨哪里有个大成大能者的样子?你可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和一个风年残烛的老人别无二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对李禹尧连珠炮弹般的质问,李国华并没有对其进行依依作答,只是欣然一笑便想一概而过,而李禹尧自然也不会同意顿时就急了眼:“李兄!虽说你我之间的契约早已名存实亡。”说着李禹尧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自责但很快又振作起来,眼神坚定的接着说道:“但是!汝与吾辈还有着那17年前定下的约定啊!吾辈也以剑身起誓,护汝等一族之周全,此时吾辈若是连汝这一人都守护不好又怎样去守护汝的族人,又更谈何爱屋及乌这一说?”语毕,李禹尧与李国华二人平目而视。

短暂的沉寂后李国华挪开目光,目视着洁白的被单,微声叹气道:“我将这条老命赌给了未来,李家的未来!我这番说辞尧兄可能接受?”

听了李国华的回答后李禹尧接着问道:“那颗果实?”

李国华不语只是微微的点头,目光依旧死盯的被单,沉寂了会后,他猛的抬起头,转过去看向身旁的少年,苍老的面庞微微抽搐,似乎是为自己的不争而感到羞耻,枯枝般的双手紧攥着被单,一番抗争无果后双手渐渐放松,用着一副认命的表情对李禹尧说道:“尧兄...说些掏心窝子的话,这17年来是我李国华对不住你,我李国华活的这大半辈子有八成都是尧兄为我争来的,没有尧兄就没有我李国华这般逍遥快活的日子,我一直在想着报答尧兄,直到...”

说着李国华顿了一下,枯枝般的双手再度攥紧,神情也变得激动起来,几番调息后接着说道:“直到我偶然间得知尧兄的心愿后,心想着,做成这事或许能报答些尧兄对我的恩情,能让我轻松点,能让我在尧兄面前能稍微抬起些头来...,一想到这,我便不顾后果私自发动禁术,行逆天之事,这才落得现在这般田地,折了一个儿子,赔上了我的妻子,没了大半辈子的寿元,这些本该是我应得的!应得的啊!”

李国华边说边摇头,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可是!我见尧兄获得肉体后的那般雀跃,我这个没脸皮的竟一时脑热,与尧兄定下守护李家这种荒唐的约定,说白了!我这个人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家伙!看上了尧兄的强大!害怕尧兄离去后的未来会变得何等的艰辛!明明一切都是我欠尧兄的啊!利用了尧兄的忠义,换取了李家17年来的安稳,说实话我李国华有没有资格称前辈一句兄弟我自己都说不上来!而这次!我这个活了两百来岁的小辈又想舔着老脸请求要前辈一件事...”

说着李国华放下左手握着的手机起身下床,走到李禹尧身旁后撤一步“扑通”一身跪下,连着三个叩首后将头死死的抵住地面后腔口周正的说道:“还请前辈代替小辈守护小辈的三孙女,那女娃苦啊!小小年纪没了父母,而这正是小辈造的孽啊!这一切都是小辈欠她的!小辈自知命数将近,活了这么久也算值了!可是小辈是值了!这没错,可是那女娃怎么办啊?小辈走了那就只能留她一人在这世上孤苦伶仃的活着了!小辈于心不忍啊!所以...所以!小辈斗胆请求前辈再完成小辈的这一心愿!”

说完,李国华想再扣首却被弹身而起的李禹尧拦下,他拉起跪着的李国华,将双手轻搭在李国华那干瘪的臂膀上,几乎是贴着脸对李国华恨恨道:“汝这厮可知吾辈活了多久?汝等全族上下加起还不如吾辈的一个零头的,若不是吾辈想做,就凭汝的一番约定便想圈住吾辈十七载春秋?可笑至极!”

:“可...可是!”李国华想说些什么却被李禹尧厉声打断:“没有什么可是的!吾辈在这无尽的旅途中,也跟随了不少的人,也救了他们无数次,可是这些只是在履行契约罢了!换句话这便是吾辈必行的义务,在吾辈契约的这些人之中,像汝这样想着报答吾辈的笨蛋不在少数,但!汝是这些人中最笨的一个!只有汝不只是想想而已!只有汝付诸了行动!所以!吾辈才会想要帮你,汝并没有亏欠吾辈些什么,反倒是吾辈亏欠了汝!吾辈只是奉行契约之事,而汝却做了契约之外的蠢事,是吾辈亏欠了汝。”

李国华低垂这头,摇着说道:“可是!那都是小辈自作主张的啊...”

:“那又如何?吾辈确确实实的从中受益了!虽说是强制的但吾辈就是受益了!这是无可厚非的事。”说完李禹尧看着面前一脸低沉的李国华嘴角微抽,双臂微微发力,一脸不悦的推开李国华。

李国华向后倒退两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周身迸发出惊人的气势,猛的一抬头,目露凶光的瞪着李禹尧,气势汹涌的说道:“啊?前辈这么做是想干一架咯?”

李禹尧看着这样的李国华微微一笑,摩拳擦掌的回道:“那就来吧!”不过话音刚落李禹尧便泄了气,做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要是李兄在年轻那么五六十年,我还真想这么说,不过现在还是算了吧。”

语落,李国华也收了架势,一屁股做回床上,看着面前李禹尧感叹道:“是啊,岁月不饶人啊,真想在和尧兄干上一架啊。”

李禹尧看着独自感伤的李国华噗呲一笑:“就是嘛!还是热血笨蛋这一性格适合你!先前的那些对话是个什么玩意?吞吞吐吐跟个便秘似的。”

李国华老脸一红支吾的反驳道:“啊!前辈好过分!那些好歹也是我经商多年,摸爬滚打悟出的为人处世的方法,竟然被前辈就这样扁的一文不值?”

:“还在前辈前辈的叫?”李禹尧对着李国华粲然一笑,李国华一愣,双手一拍腿打着哈哈回道:“尧兄!”二人相看一眼,随即又笑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后,二人都冷静下来,话锋一转切入正题开始谈论写立遗嘱之事。

半个小时过去后,遗嘱的事宜已经处理完毕,李禹尧捻着遗嘱的大纲与李国华确认着事项:“大体就是将财产分为三分你大儿子李国辉一份,你二儿子李国庆一份,还有给我的一份。”李禹尧将双臂挽起,前屈看着李国华:“给你儿子这没问题,但是你分给我作甚?”

李国华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李禹尧,眼神里有种不可撼动的执着。

看着他这样一副模样李禹尧叹了口气,道了声:“无趣。”后接着说道:“将你的三孙女移除户籍,划入我的户籍内,我也从此退出李家,我与你的三孙女李昕瞳从此与李家再无瓜葛。”说完李禹尧放下大纲看向一脸不舍的李国华无奈道:“既然你这么不舍那就把那娃子在放在自个身边几年不就好了?”

李国华听后,直摇头:“不了,该放下了,话说尧兄!你是不是还忘说了件事?”

李禹尧一听,想了想:“我是一点问题没有就是了,就是担心那孩子能受的住我么?”

话音刚落,李国华便拍着胸脯打着包票回道:“没事的尧兄!我相信那孩子!那孩子的坚强是我看在眼里的!”

:“坚强啊...”李禹尧瘫软着身子倚在靠背上,脑海里浮现过桥时与三小姐相遇的般景色,以及少女那脆弱的身姿,神往了会后,歪头,对一旁疑惑的李国华说道:“坚强是好事...但是我觉得这份坚强在她现在这个年龄是多余的。”

听了后,李国华想了想说道:“这句话尧兄四年前也好像说过。”

李禹尧坐起疑惑着看着他:“有么?”

见李禹尧这番反应,李国华大笑起来:“这才隔了四年啊,尧兄这就忘了,看来这些年尧兄也老了许多啊!”

李禹尧白了他一眼说道:“就算这样,按你们的年龄来算我也才17岁呢,你就羡慕着吧!”

李国华听后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起身下床,在书架前摆弄一阵后,拉开一本书,伴随着轻微机械声,书架一分为二,渐渐朝两边打开,露出里面振金材质的保险箱,李国华输入密码后打开,偌大的保险箱内只放着六样东西,两张身份证、一本崭新的户口本、一份律师资格证、律师执业证、两袋密封的文件以及一把入鞘了的长剑,李国华将其通数拿出,交于李禹尧之手。

李禹尧率先接过长剑,右手持柄,拔剑出鞘,刹那间屋内寒光乍现,剑长三十二寸,刃宽九分,剑锋薄如纸片,剑体通银无饰,剑柄与剑身连接处由一条四爪黑龙吐出,剑柄便是黑的半身,剑鞘大体为黑,其上有丝缕暗色金丝做饰,李禹尧右手持剑,左手中指与食指并拢,在其上摩挲好一阵后这才不舍的归鞘,转身打开一旁的行李箱,将衣物拿起,把长剑依照箱子的对角线勉强放入,随后才接过身份证等物品放入,不过放回衣物时李禹尧犹豫了一下,随即从证件中抽出律师资格证和执业证随着携带着。

待一切置备妥当后,二人相看一眼,无需多言同时迈开脚步朝大厅二楼的那扇门走去。

来到门前,与进来时不同,门内的锁是可以自主打开的。

李禹尧上前一步,双手伸出将门拉开,微曲着身子站在一旁,待李国华意气风发的走出后这才跟上。

来到台上的李国华与李禹尧独处时判若两人,言行举止里还真有当家做主的范,一时间便把控全场成了宴会的中心,李国华安顿好局面后便将话语权交于李禹尧手上,李禹尧接过话筒,将行李箱托给李国华保管,一番短暂的自我介绍后便切入正题,将形同枯槁的大纲更加简洁明了的说出,最为简单但同时也最为周全,直来直往让人无懈可击。

这场宴会的重点就这么被自己三言两语给带过去后随意的寒暄几句,再将话筒重新交于宴会的主人主持大局,立嘱之事便可大功告成,李禹尧是这么想的,而计划流程也本该如此,但事与愿违,在公布完遗嘱的内容后,便有人按耐不住跳了出来。

:“台上的律师阁下!请等一等,我有异意!”台下一位身材瘦弱尖嘴猴腮带着金丝眼睛的中年谢顶男子高举着右手,大喊着抢过宴会的焦点。

李禹尧扭头看向一旁的李国华,对上眼后,李国华以不明所以然的样子摇了摇头,李禹尧一声叹气,回过头同情了他一下后回道:“这位先生可是对遗嘱的内容有有所疑问?”

:“不,并不是。”中年男子拨开人群大摇大摆的来到平台的斜前方,故作斯文的推了下镜框,不可一世的朝李禹尧回以眼色后伸出左手用探出的食指指着李禹尧阴阳怪气道:“我对遗嘱的内容没有任何的问题。”中年男子故作玄虚的顿了一次,吊足了他人胃口后才嘚瑟的继续说道:“我对阁下的律师身份表示怀疑!”

说着又推了下镜框,左边的嘴角疯狂的上咧:“阁下应该知道要想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律师需要以下四个条件~”中年男子将指着的左手食指竖起:“1.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接着竖起中指:“2.本科学历且专业为法学。”竖起无名指:“3.过国家法律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最后竖起小拇指:“4.在事务所实习一年,取得律师执业证。”中年男性左手一挥收起得意道;“我知道阁下是美国耶鲁大学的高材生,但耶鲁大学的毕业制度是学分制,阁下留学时间不过两年能取得毕业所需的学分么?更别说法考和实习了,阁下恐怕就算是学习就已经分身乏术了吧?又怎么会有时间去做其他的相关手续呢?”

看着台下跳梁小丑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李禹尧噗嗤一声“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通过话筒传遍宴会的每一个角落,台下的中年男子见李禹尧面对自己的质问如此的气定神闲感到十分的恼火心黑着脸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吧!你这个冒牌律师!现在也就只能这样故作淡定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李禹尧看着台下癫狂的他不语只是就这么饶有兴趣的看着,而台下的气氛随着李禹尧的沉默也变得蠢蠢欲动,青年男子见李禹尧沉默不语心想一声“稳了”后,便将目的全盘托出不可一世道:“既然见证律师是一个冒牌律师,那么这一份遗嘱他就应该不具备法律效应,应当...”

中年男子话还未说完,便被开门而入的不速之客所打断:“这位先生的判断未免下的太过武断了些。”

全场宾客寻着声音看去,一时间全场哗然,站在门前的竟是耶鲁大学的学院长,台上二人看着姗姗来迟的贵宾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学院长不顾会场的躁动,径直走入,来到台上与李禹尧、李国华二人并肩而立,从怀中拿出由透明文件袋所装着的耶鲁大学的毕业证书,而毕业证书的主人正是一旁的李禹尧。

学院长高举这毕业证书不屑一顾的瞟了中年男子一眼,接过李禹尧右手递上的麦克风:“我克莱因·布莱斯在此做证,李禹尧学士确实是耶鲁大学这一年的应届毕业生!”语落,克莱因看着中年男子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嗤笑一声接着说道:“没什么不可思议的,李禹尧学士与你不同,他有能力仅花一年多的时间便取得结业资格,这是耶鲁大学上下全体院士有目共睹的”

中年男子心中一咯噔,动摇的向后退了三步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向前一步癫狂道:“就算他持有本科学历!但准备其他手续所需的时间也不够啊!毕竟这家伙他才留学了两年啊!”

克莱因冷冷的看着中年男子:“我说过了,李禹尧学士仅花一年多的时间便取得结业资格了,只是因为要走毕业流程才在学院多待了些时日。”

话音刚落,李禹尧像是应和克莱因一般,左手探入上衣的内口袋取出随身携带着的证书,右手接过话筒淡淡的说道:“律师的考试我姑且也是过了的~至于实习的问题嘛...我在迪士尼的法务部实习了一年整的时间,自然证书也是拿到了的。”说着左手五指一搓,两本证书便暴露在空气之中,一览无遗。

中年男子看清证书后,“扑通”一声便瘫坐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尽显败犬之相。

此时李禹尧也对这跳梁小丑没了兴致,看向会场内五味杂陈的宾客们笑着说道:“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经管提哟~”

会场上鸦雀无声,而这也正是李禹尧想要的效果,他按照计划随意的寒暄了几句后便将话筒交给了左旁的李国华主持大局。

虽然过程中有些小插曲,但立嘱之事也算是大功告成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