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结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结风》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坐怀不澜小说

结风

作者:坐怀不澜分类:重生小说类型:流氓男主

风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平淡,渺小?可当有云把它结起来时,你会发现,其实它比云更加恐怖。一个人,一件事,一笔债……“江浔,三年前究竟怎么回事?”东有启明,西有长庚。寥寥乌雨。浮屠结风。“韩煦,有些人有些事,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去寻找结果,可能才是最好的结果。”……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江浔,江水的江,浔淮的浔,我是韩煦的……女朋友。”该甜甜,该虐虐,作者是个沙雕,不喜勿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已谢,草已枯,青梧渐老,烟雨仍蒙蒙,城已旧,泪已收,柳未抽新,人事却变迁……

“江小姐。”

江浔点头示意,看来他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一无是处,起码,他能追到这里。

“江小姐来这儿做什么?”

听此一问,江浔眼神灵动,勾唇一笑:“韩队不是也来了吗?”

韩煦眼中划过一丝警觉,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眼里有种不同寻常的冷静与锐利,从昨天看到尸体的反应,还有晚上说的那番话,都太反常了。

“别误会,房东催得紧,现在酒吧又出了这档子事儿,得赶紧想想办法急救不是。”

江浔把书递给韩煦,“这本书是关于晶体理论的,看书的厚度,死者最低是个大学生,去平京大学看看吧,书拿回去好好看看。”一股凉意瞬间从韩煦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

“我们走吧。”

江浔走后,韩煦硬是愣了几秒。

寒意……

从一个女人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韩队,你没事儿吧?”

秦海冰一句问候把韩煦生生拉了回来。

 韩煦将用手指来回摸索着书脊:“海狗,原价买回来,东西送侦技检验,店里的监控录像拷贝一份带回市局。”

“是。”

感应到口袋里的震动,韩煦接起手机:“喂,魏彻,发现什么了?”

魏彻,二十九岁,平京市局法医,擅长查看尸骨而得出结论,喜欢留长发,故而被称“辫儿哥。”

“从死者胃里发现了东莨菪碱,还有酒精,头孢。”

“有什么不对吗?”韩煦问道。

“东莨菪碱的作用原理主要是缓解平滑肌痉挛,可以作用于很多方面的疾病,但大多数用于镇痛麻醉,还有止咳平喘,感染性休克,胃肠道平滑肌痉挛等,但是头孢和酒就起了反作用,死者为什么这么吃呢?”

闭眼长输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死者身份不明,无法确认是否具有精神疾病,没办发,先这样吧。”

韩煦猛然想到死者进冰箱这一茬,问道:“你以前遇到过死前爬进冰箱的死者吗?”

“爬进冰箱?”

魏彻思量许久,才道:“爬进冰箱的没有,但你说的这种状况,曾经出现过,十九世纪末的一个画家生前喜欢画鸟,后来在三十岁的时候跳楼自杀,后经查实,是由于汞中毒产生幻象,自己从十米高楼跳了下来。”

汞中毒……

“现在国家现在对汞的限制这么严格,还有可能出现像你说的那种状况吗?”

“不敢确定,但是现在不同于十九世纪,科技发达,能产生幻觉的也不只这一种物质。”

刚刚燃起的小火苗被自己亲手掐灭,这一刻,他似乎无心办案,甚至后悔做了警察。

没办法,一直以来,他都太顺了。

微信提示音想起,“小魔女”发来信息:“太阳哥哥,我在机场等你。”

韩煦把电话放回口袋,长呼了口气,离开了。

那个叫韩煦太阳哥哥的“小魔女”叫杨幼薇,上海杨家的独女,东京大学新闻系的高材生,韩杨两家是世交,加之杨老年轻时追求过韩煦母亲,两家关系数十年来一直不错。

杨家祖辈在上海扎根,位高权重,杨老爷子更是可通天,黑白通吃,可惜,就是对自家女儿管教不严。

韩煦到机场之后迎面冲上来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将他扑了个满怀。

仔细看去,她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眉目清秀,眸中透彻。

“又跟杨伯伯吵起来了?”

韩煦指着杨幼薇的鼻尖,训斥道:“我说大小姐,你能不能别一出事儿就往我这里跑,我是人民警察,我很忙的。”

尽管嘴上训斥,可韩煦还是拿她这个小魔女毫无办法,从小就宠着,长大还不得继续惯着?

“韩煦哥,我爸他太过分了,仗着自已有权有势,把我们报社给封了。”

封报社……杨大小姐,你爸爸在上海别说封报社了,就算是烧了报社也没人敢说什么。

“走,带你去吃饭,我打电话告诉杨伯伯。”

杨幼薇拽住韩煦的衣角,定在原地,努嘴摆出一副要哭的模样。

“韩煦哥……我不能回去。”

韩煦无奈的撇撇嘴,捂着眼睛无奈的说道:“你想让杨伯伯亲自来?大小姐,我手上现在有案子,你能不能别闹。”

一听“有案子”,杨幼薇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两眼放光。

“案子?哪有案子?”

完了……

韩煦忘了,跟记者说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引火烧身!

“大小姐,你都二十多岁了,长点脑子好不好,不然杨伯伯以后怎么放心把家产交给你?”

电话突然的振动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韩队,快我们查出死者身份了。”

太好了!

韩煦抬眼看了看杨幼薇,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跟我回市局待会儿我让人买机票送你回去,二,我买机票送你回去。”

这两种方式的结果完全一致,出于人道主义,她选第一种。

……

一进市局,秦海冰看到杨幼薇当场就来了一句:“幼薇妹妹又来了。”

韩煦:“什么情况?”

秦海冰手里拿着那本从二手店买回来的《化学晶体理论》,缓缓说道:“我闷在平京大学里查到一个失踪学生,体貌特征和死者完全吻合。”

“张东棋,二十三岁,平京大学化学系大三学生,是个富家的纨绔子弟,平常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但最近和他室友闹得不太愉快。

韩煦手里转着钢笔,话音一落,动作跟着一顿。

“去查查这个沈祈,顺便走访一下学校。”

“好。”

韩煦双手合十撑着下巴,双眼微眯,似是在想些什么。

“韩煦哥,我也要跟海冰哥一起去。”

一听这话韩煦吓得从椅子上倏地站起来,“不行!胡闹,走访现场是我们警察的事儿,你跟着做什么!”

杨幼薇连连跺脚,气愤道:“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再说了,我是记者,我有揭露这世界上一切疑问的权利。”

韩煦翻了个白眼,杨幼薇这小丫头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人生一帆风顺,完全不知这世间险恶。

“我说大小姐,我是人民警察,我必须保护每一位合法公民的人身安全,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万一你出点差错,我怎么向杨伯伯交待?”

“我……”

“海狗,待会儿把她送到机场。”

韩煦正要起身离开,却被杨幼薇扯住了袖口,只见“大小姐”嘟着嘴唇,眼角含泪。

“韩煦哥我错了,我不去了……我们去吃东西吧,飞机上的快餐太难吃了。”

韩煦拉着杨幼薇出去,刚到一条十字路口,便看到惊人的一幕!

一个拄着拐的身影夹杂在两辆车之间,进退两难,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

韩煦几个跨步把人拉了回来。

是江浔!

此时她紧闭着双眼,拿着拐的手紧紧握着,嘴里不断呓语着什么。

“你疯了吗?”

江浔睁开双眼,眸中似乎失了聚焦,左手不自主的按着额头,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难以平复。

“说话,江寻!”

江浔抬头时抵着韩煦的下颚,原来他将她抱在怀里!

“我……我没事,刚才见到车祸有点没缓过来,被吓懵了。”

江浔从韩煦的怀里退了出来,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让人看见了成何体统……

“哥你没事吧?”

杨幼薇打量着坐在一旁的江浔,看着她的背影,有种难以说清的感觉从心中迸发而出。

“害怕还往马路上冲,裴晟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江浔的喉咙随着口水的吞咽上下蠕动,唇角有些干的出血。

“韩警官,你的烟还有吗?给我一支吧。”

韩煦愣了一下,她昨天还说自己对烟味过敏,今天却找自己要烟?

“你不是……”

“骗你的。”

韩煦无奈的哼了一声,从裤兜里掏出烟盒。

江浔从中抽出一支烟,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小指微翘,颈微微左斜半分,左手遮挡在前,避免火苗偏转。

这一切眼前这个女人好像都异常的熟悉,从夹烟开始,一般人都会选择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但她却夹在了无名指,加之在点燃时的细微动作,从中不难看出,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被人敬烟。

“江小姐也会吸烟啊?”

江浔盯着袅袅飘散的烟,从嘴里吐出烟圈,笑着说:“不得不说,这种用尼古丁和焦油做的东西的确能让人冷静。”

“能让人冷静的不是烟,而是人心。”

江浔听这话,嘴角染笑:“人心……也许吧。”

韩煦:“当年是怎么回事?”

“超速,和一辆货车撞上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韩煦眸中闪过一丝怀疑,这个女人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让他完全看不清,摸不透。

“韩煦哥,你们认识?”

在一旁站着被忽略了许久的杨幼薇终于被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她从小到大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被人屏蔽成这样还真是头一次……

江浔盯着杨幼薇看了几秒,开口问:“这位小姐……是记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