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大国小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大国小匠》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半岁音书著

大国小匠

作者:半岁音书分类:青春小说类型:布衣生活

明明是一线城市室内设计师,却返回村里当起了木匠,一不留神还成了“怪力”小网红。人红是非多,这不,为了留住村里的老技艺,尤亦姝学完木匠当花匠,还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当“宝藏”女孩遇到“宝典”男孩,小小的空巢山村想要继续平凡下去,已经不可能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尤亦姝看看那辆黑色踏板车,又看看枣红色的,总感觉黑色又老又土,于是遗憾地摇摇头:“这款枣红色的什么时候能再进货?”

“这不好说,得看供货商。”店主将头盔等各种配件打包交到黑框眼镜男手中。

“这个黑色不也挺好吗,干嘛非盯着我这辆看,感觉你随时要抢车一样。”黑框眼镜男戴好头盔,迈腿坐在枣红踏板车上,贱贱地丢下一句话。

尤亦姝这些年在外虽说经历的人和事多,但还从未遇到过这么无礼的人,“黑色好看你为什么不选?一个男子汉偏要骑红色车,搞笑。”

黑框眼镜男听完,有些不高兴地从车上下来,“男的就不能骑红车了?你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看着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骨子里还是个老封建。这车我还就偏要骑了!”

尤亦姝一头黑线地看着眼镜男骑车绝尘而去,明明是他先挑衅的,到头来却还往尤亦姝身上泼了性别歧视的脏水,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在电动车店内转了一圈后,尤亦姝还是选择了那辆黑色踏板车,起码看着敦实,脚下能放很多东西,而且电瓶容量也够大。

有了踏板车,尤亦姝又转了几家粮油店,买到实在放不下了,才骑车回了桃源村。

尤亦姝到家时,才上午十一点半,太阳正烈。尤亦姝推开大门,就看到尤文彬坐在小马扎上,面对着大门方向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极了一只等主人回家的小狗。

“叮”,尤亦姝将踏板车推到院子里,关电源时,车辆发出的声响瞬间唤醒了瞌睡中的尤文彬。

“姐姐,回来了,好。”尤文彬站起来,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往前走。

“彬彬,姐姐给你买新衣服了,快过来帮忙拎进去。”尤亦姝笑着招呼弟弟过来帮忙。

有了尤亦姝的应允,尤文彬侧着脑袋,一步步捱到尤亦姝面前,接过袋子便往屋里跑。穿上新衣服,尤文彬明显精神许多,说来也怪,尤亦姝回来的前一周,尤文彬几乎每天都要尿裤子,但是今天他却如爷爷健在时一样,按时上厕所,甚至还知道要洗手。

吃过午饭,尤亦姝收拾好碗筷,便将爷爷生前最爱坐的那把摇椅拖了出来,摆在树荫凉下,准备午休片刻。不料,刚眯了不过五分钟,大块的云彩就遮了上来,没多久,噼里啪啦的雨滴就砸了下来。

尤亦姝手忙脚乱地将躺椅拖回屋里,又将新买的踏板车推到厨房里,把院子里怕淋的东西全都盖了一遍,身上也被淋得半湿,可她这时才发现,更大的雨在屋里等着她呢。

这座房子是七十多年前盖的石头房,房顶的瓦虽然倒过几次,但毕竟年岁久了,难免还是出现了漏洞。随着雨势的慢慢加大,北屋的漏雨渐渐连城线地滴下来。

尤亦姝拿来脸盆放在下面接水,水滴砸在搪瓷盆上显得格外响亮。

两个小时后,雨总算停了下来。尤亦姝将盆里的雨水泼到外面,看着被洇湿的墙壁发愁。

虽说整个老房子的墙壁都是石头垒起来的,但是时间久了还是不免出现裂缝。冬天的时候,山上的风本来就大,一到了晚上,山风透过缝隙吹进来,声音呜呜的,刺骨又吓人。

而且屋顶的瓦倒了那么多遍,每隔几年还是会有漏雨的情况出现。之前尤亦姝回家过年时,还专门跟爷爷商量过修缮的事,不过爷爷总担心会影响彬彬的病情,只敢小范围的修修补补,所以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彬彬,要不咱们盖个新房子吧,好不好?”尤亦姝拿笔在纸上一点点勾勒出自己心目中新房子的样子,尤文彬则坐在一旁盯着笔尖的游走。

“你看,这里是我们平时吃饭的地方,这间是你的卧室,院子里面我们留一块专门种菜,这一边种好多漂亮的花,然后做一个舒服的秋千……”

尤亦姝边说边画,一张别致的房屋图便展现在了眼前。

“好看。”尤文彬忍不住用指尖触摸纸上的庭院图。

“那我们把老房子换成这个新房子,好不好?”尤亦姝心满意足的看着尤文彬的表现。

“好。”尤文彬虽不敢正视尤亦姝的眼睛,耳朵却始终在听着尤亦姝的声音。看到尤亦姝将铅笔放到一旁,他试探着抓起画笔,在一旁的空白纸上轻轻画出线条。

尤文彬画了很久,尤亦姝则站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一个女孩子形象从弟弟笔尖出现。

“看,姐姐。”尤文彬小声说完,发出一声微不可为的轻叹。

尤亦姝本以为是弟弟又在叫自己“姐姐”,可定睛一看,纸上那个女孩子不正是自己的模样嘛!虽然画得有些幼稚,但神态和五官都是尤亦姝的样子。

“彬彬,你画的是姐姐!画的太棒了,”尤亦姝激动地抓住尤文彬的手,尤文彬条件反射的抽了一下,没抽脱。

“你喜欢画画对不对?姐姐教你画好不好?”尤亦姝见尤文彬默默点头,心里还是一阵欢喜,别人都说患自闭症的人没感情,才不是呢,他们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来表达而已!

雨停后,山间的空气格外新鲜,但是天也黑得比平时早了些许。姐弟二人早早吃过饭,坐在老旧的台式电视机前看电视,虽然能收到的台寥寥无几,但是尤文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尤亦姝则歪在一旁,开始盘算盖房子需要准备的东西。

她在魔都这些年,除了给爷爷打生活费回来和日常租房,几乎没有大的开销,所以卡里也攒了三十多万元。

爷爷过世后,二叔尤建国也已经明确表示放弃祖屋的继承权,将这座房子留给尤亦姝姐弟俩,所以作为合法继承人,只要走完合法程序,尤亦姝就可以开始在老房子的宅基地上翻修房屋了。

不过离开村子这么多年,尤亦姝对村里的一些制度和政策早就不太清楚,具体情况还得去跟尤建国咨询一下。

关于新房子的设计图,尤亦姝又在细节上进行了修改,最关键的是还专门为尤文彬设了一间绘画室。想到吃晚饭时,尤文彬那掩抑不住的笑,甚至还开心地多吃了半碗饭,尤亦姝就忍不住偷笑,原来那个看起来别扭不爱说话得弟弟,也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此雀跃。

第二天一早,尤亦姝就在熟悉的扫地声中醒了过来。

吃过早饭,她给尤建国打电话,说自己想把老屋翻修一遍,尤建国连声表示赞同,挂断电话就直接奔了过来。

其实早在几年前,尤建国就已经好几次动员老爷子将房子翻新,毕竟老屋时间久了,不够保温,房顶还经常漏雨,可老爷子偏偏不同意,生怕环境一变,尤文彬又会变得抓狂。

“凌凌,你可一定要先做好彬彬的思想工作,万一房子一拆,他又……可就没法再复原了,当初家里家具换个位置,彬彬都要闹好几天呢!”尤建国颇为忧心地提醒尤亦姝。

“您放心吧,我一提出来,彬彬就同意了,他还很高兴呢!”尤亦姝笑着将尤文彬拉着自己身边,轻声问:“彬彬,你告诉二叔,你想不想住新房子呀?”

尤文彬一咧嘴笑起来,“新房子,住新房子,跟姐姐一起。”

尤建国哈哈一笑,自打尤亦姝回来,尤文彬的状况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听完尤亦姝翻新房子的打算,尤建国又添了几点自己的想法,还特意叮嘱尤亦姝在起居室内做一套地暖设备,毕竟在村里生活得久了,对于生活不方便的地方更加了解。

带好户口本和身份证件,尤亦姝在尤建国的陪伴下去了村委大院。

当初由于尤亦姝时间紧迫,爷爷的死亡证明和其他事项都是尤建国在帮忙办理。如今,尤亦姝必须将户口本上的户主栏改成自己的名字,而后将宅基地使用权等权限全都落到自己的头上,她才有权限对房屋进行翻修和改建。

来到村委,只有村支书林文水一人在办公室内坐班,听闻尤亦姝要对老宅翻修,他喝了一口浓茶砸吧砸吧嘴,“建国,现在国家对咱农村建房的政策是变了又变,现在凌凌要改建房子,不是不行,就是怕咱给批了以后,又有啥变化。”

“水哥,这个我们也考虑了,那些政策他们年轻人都从网上就接收到了,我也打听了,这几年咱村里是规划不着了,要是能建就帮忙给咱批了吧,你看家里老房子也漏雨漏风的,他们这俩孩子,没爹没娘,凌凌为了照顾彬彬,把工作都给辞了,这两个孩子命苦,看着也怪可怜的。”尤建国递给林文水一根烟点上,云雾缭绕里,两个人就把该走的手续给捋了一遍。

尤建国跟林文水年龄相差无几,也是一起玩到大的朋友,而且大家乡里乡亲,从不会为了一些小事伤了和气,所以能相互帮照的地方,还是会尽量行些方便。

有了林文水给列的清单,尤亦姝跑起手续来也有了方向。幸好尤亦姝的户口从小便落在村里,就连考上大学都未曾外迁,所以有了本村集体经济农业户口身份,办理起来相对容易得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