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和夫君生活在现代的日子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和夫君生活在现代的日子》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周远行小说

和夫君生活在现代的日子

作者:周远行分类:重生小说类型:爆笑穿越

当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而她的夫君,竟然被人簇拥着从豪车上下来,叫他.....少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煦涵自小被立为太子,儒学五艺无一不精。沈管彤极少见他吟诗作赋,但却时常见他武刀弄剑,打马过长街。

魏国人人称道的少年天子,在太子时期,还是个喜欢掏窝逗鸟玩弹弓的霸王,论打架,谁都打不过他。

但这会儿他换了身体,就算旧时武艺再怎么高,这具缺乏锻炼的身体也使不出来,再加之对方人数足有十几个,他一开始狠狠撂倒了一个,又与其他人打成一团,虽然不落下风,但沈管彤却能看出来,他已渐渐开始力不从心。

她冷冷深吸了一口气。

该!让他对自己没点儿AC之间的数就瞎冲出来逞能!活该挨揍!

有那么一秒,沈管彤是生出过扔下他,自己拔腿就跑的念头的。楚煦涵害她沈家满门抄斩,所有嫡系一个不留,与她之间的仇恨早已不是一句血海深仇能够概括的。沈管彤这两年来一直在试图放下过去,重新生活,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刻都不曾忘记过沈家的恨,也一次都……不曾忘记自己沈家女的身份。

可正因为如此,她停下了脚步。

这不是楚煦涵的错。他虽然专断独行,桀骜轻狂,可却无人能说,他不是一个明君。既然楚煦涵将她赐死,又灭她沈家满门,就必然有他的原因。

……更何况他也说了,沈家人还未死。就冲这一点,她就无论如何也要让楚煦涵回到魏国,还沈家一个清白。

她眼中沉色一闪,反手就从桌上抄起了一把剪烤肉的刀,二话没说,趁着无人关注她,直接抬腿就踹倒了挡在她面前的那个人,修长的腿一跨,举着刀便闪身挡在了楚煦涵的面前,冷声道:“别过来,我不会用刀,伤了人可算是正当防卫。”

这倒是个笑话。

沈家世代将门,沈管彤身为沈家嫡系一脉的嫡长女,一手刀法甚至远胜天子三分。

那些人被她手里泛着寒光的刀威慑,一时没敢上前。沈管彤便勾唇冷笑了一下,直接抬手举起了手机,好让他们能看清自己手机屏幕上的通话记录,平静道:“我已经叫了110,你们确定还要待在这里么?我和他都是未成年,你们以多欺少就算了……身上还藏了不少东西吧?”

众人下意识地摸了一手裤腰。

她怎么会知道?!

沈管彤冷笑。将门沈家,可不仅仅给了她一张漂亮皮囊。

她挑了挑眉,状若温柔的一笑,温和道:“你们是执意要和我一起等110来么?我无所谓的。”

话罢,已遥遥的有警笛声传来。

那些这才慌了神,色厉内荏地大喊了一句“你们给我等着!”之后拔腿就跑,作鸟兽散了。

沈管彤微笑着回了一句:“好哥哥!再来玩呀!我等你们!”

楚煦涵听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沈管彤她这是在说些什么!简直不知廉耻!成何体统!

沈管彤目送那些人消失在了视线里之后,才蹲下身,收了笑,皱皱眉低声道:“陛下万金之躯……您早几年便答应过太傅的,绝不再如幼时一般,冲动行事。”

楚煦涵脱力地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浑身青紫,脸上却全是发泄之后的快意,甚至挑了挑眉,顽笑似的开口道:“太傅又不在此处!”

说完眯了眯眼,又道:“你不说我不说,太傅如何知晓。”

沈管彤看着他那张与昔日一般无二的脸,意气风发,忍不住摇头失笑,心下轻轻软了半寸,哄他似的道:“好。”

楚煦涵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臂,肃了一张脸,顿了半晌,突然严肃道:“朕还有一事要问。”

沈管彤抬眸:“您问。”

楚煦涵:“妖妖灵,是何人?”

沈管彤:“……”

楚煦涵一脸沉肃:“为何他们不畏朕,却畏此人?”

沈管彤:“……”

沈管彤:“。”

救命!她不想和这样的老古董讲话!

不多时,被楚煦涵心心念念记挂着的“妖妖灵”便来了。

沈管彤确实报了警,虽然这会儿那些人都已经跑完了,她还是跟着警察去了一趟警局,做好了笔录。她面相生得乖巧温婉,一看就是不会招惹是非的好学生。做笔录的警察对她态度相当好,没问几句之后就放了他们走,还顺带一人蹭了一杯警局里的茶。

沈管彤将楚煦涵带到了十字路口,这才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七点,日暮已经开始西斜,她早该回家了。

于是她转头看了一眼楚煦涵,轻声道:“陛下,臣妾该回家了。”

楚煦涵疑惑地看向她:“那便回。”

沈管彤却轻轻挣开了他的手,道:“我该回家了,你也该回你自己家了。”

楚煦涵不说话了。

他沉了脸,认真地看向沈管彤的眼睛,试图从她眸中看出什么。可沈管彤却只是平静地和他对视,一步不让。

良久,他皱眉,低怒道:“沈管彤,你是朕的皇后!”

沈管彤轻笑了一下,缓缓道:“陛下,曾经是,现在不是了。”她笑容依旧温婉,却温婉得像一道屏障,将她与楚煦涵狠狠割裂开来,无论站得多近,都远得好似隔着天堑。

楚煦涵心惊,却听她轻轻说:“现在,你是你,我是我。楚煦涵,你该回家了。”

她说完,没有再等楚煦涵的回应,转身便要离开,可刚刚踏出一步,却被楚煦涵一把抓住了手臂。

他在她身后低声说:“朕……没有家。”

沈管彤一愣,惊讶地回了头:“这不可能,你的家人呢?”

楚煦涵摇头:“朕醒来的时候,身边无人,这三日来,也不曾见有人进门。”

沈管彤这回是真的愣住了。

……这都什么父母啊,楚煦涵他这会儿可还是个货真价实的未成年!

最好别让她知道名字!不然她绝对上警察局去告他们!

虐待一国皇帝!重罪!

楚煦涵见她表情有变,眸中闪过一点儿熹微的笑意,凑近了她耳边道:“沈管彤……我疼。”

他不再叫她皇后,也不再自称朕,那一把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嗓音压低了说话时,不仅撩人……甚至还让沈管彤听出了一点儿可耻的委屈和撒娇。

——可他堂堂魏国天子,怎么、怎么可能向她这个皇后撒娇!

沈管彤刚想说话,一偏头却看到他身上的青紫,拒绝的话又卡在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

……这些伤,怎么说也是为了保护她才挨的,她再怎么心硬,也做不到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啊……楚煦涵他甚至连打车都不会!

楚煦涵察言观色,眼中笑意又重了一点儿,再接再厉道:“至少帮朕上个药吧……你就不怕朕死了,沈家满门一个都活不成吗?”

好了,话题结束了,楚煦涵完胜。

沈管彤咬了咬下唇,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一顿,自暴自弃道:“……你家在哪里?”

楚煦涵一面忍笑,一面以虚弱为由,将脑袋靠在了她肩膀上,在她耳边报了一个地址。

沈管彤朝天翻了个白眼。

喂?售后在吗?

她好想退货怎么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