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汍澜之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汍澜之歌》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甩你三刀的小说

汍澜之歌

作者:甩你三刀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生死虐恋

藏剑人,九域的武林神话,没人知道她出自何处,更没人知道她要走向何方。她曾剑挑灵域三大巨头、十万灵域联军,未败!从那以后,藏剑人退隐江湖。而九域,却多了一个潇洒的女侠——汍澜。当纵横九域两千年的她,和一个只会跳舞的少年戏子相遇时,会给这天下格局带来怎样的变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咻!~

一声破空声自天外传来,一道剑影直逼剑神涯上的二人!

汍澜嘴角微微上扬,狂傲之意骤显!只见她猛然一个回身,手臂带着大袖虚挥了一下,一把长剑顿时连着剑鞘一并深深地嵌在她身旁的泥土上!

舞吟歌心中一惊——隔空唤物!随即,他认真地打量着汍澜身旁的长剑。从剑鞘可以看出,这是一把纤细的女子剑。特殊矿石制成的银色剑鞘上,被一卷血红色的丝线缠绕着中间部分,上下两部分都纹有凤凰展翅的图案!剑柄的护手上,各有一条银色丝带挂坠着,随风舞动!

舞吟歌根本不在意袭来的剑影,因为汍澜不在意,所以,他何须在意?!

只见汍澜战意高昂!仿佛沉睡许久的凤凰,在乱世中苏醒!她挥起红色的大袖,向着逼来的剑影猛然一拍!

“当”!“嗡嗡~”

在汍澜的掌下,那剑影回旋着倒飞回去,竟是一把飞剑!那飞剑似是哀鸣一般,在空中发出嗡嗡的破空声!

“不曾想,时过千年,竟还有人敢攀上剑神峰!”飞剑倒飞回去的瞬间,一个人影自地面冲天而起,接住了飞剑。汍澜听得这声音,笑了笑:“我道是谁,原来是天剑之徒——意剑,颜尘。”

颜尘?!天剑傲雪之徒?!舞吟歌心中好似大浪翻腾!意剑的隔空一剑,汍澜竟是拂袖虚挥一下,便将之逼退。那么,汍澜究竟是哪路高人?!

颜尘向剑神涯上飞跃而来,缓缓落地,站在离汍澜十丈远的地方。眼神冰冷地盯着汍澜二人,开口道:“吾师,自败于藏剑人之后,便叮嘱我——这个时代,能站在这剑神峰上之人,只能是我!”颜尘语气尽显狂傲。

原来,那么多武林高手,却没几个人敢真的爬上剑神峰,原来,其中竟还有这些讲究!能站在剑神峰之人,只能是剑神!

汍澜不以为意道:“天剑自己没本事爬上剑神峰,怎么,让徒弟来占山?”笑话!自己装逼被打脸了,让徒弟来找场子?也苦了这颜尘,在此守候了上千年!

颜尘没有因汍澜之语而暴躁,只是平静地注视汍澜,缓缓启春道:“你既然敢上剑神峰,看来,你应该做好失去一切地觉悟了。”平淡的语气,言语之中却尽是不可一世!

汍澜摇头笑了笑,向舞吟歌挥了挥手,示意他躲远一些。舞吟歌看到手势,便向后快速地跑去。他知道,这种级别的对决,没有自己耍脾气、逞英雄的分!江湖,从来都只有哭与笑。失去的就哭,得到的就笑!而自己现在,却是连哭笑的资格都没有!

颜尘也不阻拦,如若汍澜败了,那么,剑神峰上的人,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要死!

“那我反问你,你是否做好了面对于我的准备?”汍澜孤傲地开口道。让我做好觉悟?连天剑都不敢说出这句话,就你——配?

颜尘向汍澜作了一揖,道:“意剑颜尘,此来讨教阁下高招。”随后,双目微闪,自顾自说着:“颜尘不仅做好了准备,更是携自信而来。姑娘——请赐招!”说罢,向汍澜抬手致意。

汍澜见此,不禁自嘲了下。时过境迁,我藏剑人——汍澜!竟让一个宵小说出“赐招”二字!世事难料啊……

想着,却也没有矫情。让我赐招?你可莫要后悔!“剑一,起!”汍澜负手而立,口中低语一声!随即,剑神涯上的花花草草似乎都覆盖了无形的剑气!周围的植株,仿佛都变得无比1锋利!

只听“唰”!一声,汍澜身旁的长剑突然腾空而起,于虚空中快速舞动着,同时向颜尘斩出一道道剑形的剑气!

那是——剑气凝实?!颜尘心中稍有诧异,这一脉,终于要重出江湖?!

颜尘微微愣神,随即抽出背负在身后的青铜古剑,对那激射而来的剑气回旋一捞!“嗡~嗡~”……

剑形的剑气,在颜尘的剑弧下怦然溃散!剑气四散的波动发出了莫名的“嗡嗡”声!

“剑气化实?你是藏剑人之徒?”颜尘将手中古剑在空中划了一道弧光,震惊的看向汍澜,问道。

汍澜不屑道:“在你眼中,剑气化实——就是她藏剑人的专属?愚昧,可笑……”你师父没跟你说过我的武器?整个九域,能如此用剑之人,出了我藏剑人还会有谁?还敢有谁?!你认不出就算了,还乱猜测?!一剑削死你!

“我眼中,天下剑者,唯我天剑——可!”颜尘神色孤傲的说着,随即携着古剑向汍澜俯冲而来!

汍澜诧异了下,想短兵相接?你莫不是想正面硬刚我?嘲讽着笑了下,挥起大袖,手指虚点身旁的宝剑!剑鞘忽然震动起来,剑身再次出鞘!如溪水潺流,环绕在身!

“脆弱的剑,脆弱的用剑者!”颜尘见状,不屑地自语。随即挥起古剑,凝出无形剑气依附于剑身上,对汍澜猛地劈去!

“当!当!~”……

颜尘惊讶地发现,不管他从哪个角度突刺、劈砍、回捞,旋舞在汍澜周围的长剑都会精准无误地划在他手中的古剑上!反观汍澜,傲人地在剑围中负手而立,戏谑地看着他!这表情,让他很不爽!

“pia!”

感受到剑身传来的震动力,颜尘忙向后回跳去,换了只手握剑。抖了抖被震得生疼的手臂,颜尘眯着眼凝视起那看似柔弱不堪的长剑来!形似溪水潺潺、势如大江磅礴!此人——不简单!

此时,舞动在汍澜周围的长剑已然回鞘!而她始终未动一步!

“怎么主动地拉开了距离?是在震惊?亦或者——恐惧?”汍澜傲然地质问颜尘!让我赐招?呵!天下,你是第一人!

躲在后方的舞吟歌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老板娘!这……这是老板娘?!果然,她用剑的时候跟她平时一样懒……面对对手都不想拔剑,哎,懒惰的人,必有足以让自己懒惰的实力啊……

颜尘表情不断变换着,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不出一点内力波动的女子——竟然是这种程度的剑者!不过,用剑者的傲骨,让他生不出一丝退却的念头来。反而,燃气了他心中无尽的战意!

“阁下剑法之高明,是颜尘冒犯了。”颜尘回想自己让人家赐招的那一幕,不禁自嘲了下。汍澜神色平静的看着颜尘,慵懒道:“天剑一脉,似乎有一种能以苍穹为剑的剑招吧?使出来吧,不然,你会输的不服……”

烟尘闻言,使劲捏紧了剑柄。从自己狂言让对方赐招,到如今她让自己用出绝技……呵呵,世事无常啊,可笑我天剑之徒,竟让一女子要求使出绝技?!耻辱!

想着,颜尘还是聚集起了全身的内力,凝出了无数剑气!剑气化作一道道剑影,自大地上向苍穹腾空而起!

“哈,倒是有天剑的几分风采……可惜,还——不够!”看到风云间那凌厉无比的剑影,汍澜自语着,话中尽显孤傲!随即,手臂带起大袖对着身旁的宝剑猛然一挥!

“剑二,无!”

话落的瞬间!长剑腾空出鞘!“唰”地一声,不仅点燃了汍澜心中埋藏许久的战意!更是激起了舞吟歌对于力量的渴望!轻语落,玉指不染剑柄,剑势已汪洋浩瀚!这是多少少年渴求的手段?!

漫天剑影旋转着,如雨落下!直逼汍澜!颜尘神色近乎疯狂,傲然地悬浮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汍澜,嘶吼道:“绝技?哈哈哈!你,用什么来抵挡?!”接二连三、接二连三地羞辱自己!狂妄的女人,你——不可饶恕!

“啪~啪~啪~!”“当当!”

剑二,傲仙剑序第二式!长剑飞旋于汍澜头顶,似雨伞一般迅速旋转着,无形的剑气不断劈散落下的剑影!

但,天剑之威,可不止几道剑影而已!悬浮云间的长剑虚影不断显现,仿佛无穷无尽!一把接着一把,向汍澜刺来!剑势如绵雨点叶、似流星坠地!生生不息!

“剑三,始!”看自己剑势将尽,汍澜毫不紧张!玉指并拢,对着飞旋的长剑再次点了一下。长剑似有灵一般,发出刺耳的嗡鸣声,随即将扩散在周围的剑气凝聚于剑身上!剑气慢慢聚集在长剑上,本来弱势的剑势,忽然猛地膨胀起来!万千剑气化成一把直立云霄的长剑!仿佛突入天庭的金箍棒!这是——剑气化实!

“任你千招百式,我之剑,是为无穷!你,如何抵挡?!”颜尘如天上帝王君临人间一样,俯视着下方的剑神峰!

刺啦~刺啦~!……

汍澜那壮阔的剑形剑气,在万千剑影的摧残下逐渐崩裂!剑三,也无法抗衡天剑?!

“于终!”汍澜大喝,风雷顿时狂躁起来!躲在后方的舞吟歌,被那暴躁的狂风吹得稳不住身形,差点抓不住身前的大树!

霎时,风雷汇聚!云涛涌动!两者一刚一柔,回旋在一起,在云霄中形成了一道旋涡!

颜尘见此,面色严肃。纵身跃进万千剑影之中!这一招,他必须亲力硬抗!

雷云旋涡自苍穹缓缓坠落,势要碾碎那万千剑势!剑神峰方圆十几里中的武者,仰望着这灭世的景象!皆瞠目结舌!是哪路大能在此决战?!

“天剑第二式,天临!”颜尘低喝一声!于、终,乃是藏剑人的第四、第五式合并一起的大杀招!如果使出这一招的是藏剑人本尊,就算是自己家师尊也要全力以赴!可惜——不是!颜尘想着,心中大定!

师尊在两千年前,败于藏剑人剑下!而今,眼前之人似是藏剑人之徒,若自己将之败于剑下,那么——天剑之威,依然为天下剑者共尊!

天临出,万千剑影以颜尘为中心点,瞬间飞速盘旋起来!万剑,在这一刻似乎有了归宿!一意心生,万剑归宗!直指云霄间!

轰隆!哐啷!~……

云层摩擦间,雷涛怒涌!磅礴无比的雷云旋涡、凌厉飞旋的万剑归宗,在这一刻——正式相撞!

仰望天空的众武者,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万千飞旋的剑影合一,直冲穹苍!那雷云旋涡带着狂怒奔腾的雷涛,仿佛要将地面的一切毁灭殆尽!坠落之势无可抵挡!

哧!~刺啦刺啦~……

漫天回旋的剑影,不断被雷涛摧毁!但仿佛无穷无尽,毁灭了一把,又新生出一把!双方就如此僵持着,谁也逾越不了雷池半步!

“不若你我就如此收手如何?再战下去,恐伤及无辜!”剑影中,颜尘俯视汍澜,大声喊道。他快力竭了,再打下去,他怕是要败!藏剑人一脉,都如此恐怖吗?藏剑人号称是万年不出的剑者,眼前之人,怕也不弱多少!

汍澜剑势一转,傲然道:“不用等到伤及无辜的那一刹那,你定败!”随即,低喝一声:“剑八——虹!”说实话,她根本不想动用这招,本来她就没完全恢复,现在强行出手,已是伤了根基!再用出剑七以上的招数,无疑是雪上加霜!

!!!???

颜尘听到呼喝声,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剑八?!什么时候剑八成大白菜了?!天下九域、数十亿武者!竟然有两人使出!藏剑一脉,果然名不虚传!但是——你怎么不早说你会剑八?!成心坑我用大招,然后被你碾压?!可恨的女人啊!~

颜尘已经疯魔了,面对剑八,自己的功力还没师尊一半,怎么阻挡?!

咻!~

后面的舞吟歌只见一道彩色虹光自汍澜剑鞘中迅速射出!似真似幻!那虹光神圣无比,好似天上仙人斩天夺地的一束光芒!

虹光激射出的瞬间,直接穿透了被包裹在万千剑影重度颜尘!

啪!~

数万剑影如蚁穴溃散!剑身化作一道道剑气散去!将风云震开,雷涛也在那四散的剑气之下沉默了!

可惜,终是被贯穿了……颜尘右肩被那虹光射穿,肩上传来的疼痛使他捏不住手中的古剑,那古剑凄惨无比地向地面缓缓坠落。

颜尘知道,他——败了!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才开始触摸天剑第二式,藏剑一脉的徒弟,便领悟了剑八!!!唯有巨头才能正面抗衡的剑八!自己还想用对方来作为更上一步的踏脚石?可笑、可笑啊!

“我败了、我败了……哈哈哈哈~”颜尘凄惨地笑着,随即哇地喷出一口闷血!双眼翻白,坠落了下来。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汍澜脸色苍白,半跪在地上,一手拄着已经回鞘的宝剑,艰难支撑着!舞吟歌见状,急忙跑上前去,将她扶着。

“你——败得不冤啊,孩子……”汍澜叹了一口气。随即用内力将颜尘拂住,飘到崖上来。如果让他就这么掉下去,没有意识的他,绝对会摔死!

做完这些,汍澜扭头看着舞吟歌,大口喘息着,道:“吟歌,看清楚了,这边是江湖!生死从来都不重要,只有哭——和笑!”说罢,晕了过去,倒在舞吟歌怀中。

“徒儿谨记。”舞吟歌淡淡说着。抱着汍澜,就这么跪在地上。

剑神峰上,大风不断吹来,四周草木大多都被方才的战斗波及,残破不堪。

江湖,生死从来都不重要,只有哭、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