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李沐白的她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李沐白的她》风潇漓著_耽美言情小说

李沐白的她

作者:风潇漓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李沐白,赫赫有名的“白色曙光”,在与见她之后,一场美丽的故事就此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

“别忘了发通告给余姗姗,她十点要录制采购频道的节目,四点还得去新光百货走秀……”

“至于下午三点的发表会,记得帮我多拿几件赠品。听说”伊魅儿“这批新款的内衣,单价都不便宜,保证又可以小赚一笔……”

叨叨碎念的赵凌微,还不时照照镜子,检视衣服的颜色协不协调、头发是否乱。

“是!”

记下老板再三交代的事项,其实李沐白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而这副低头写字的姿势,纯粹方便他透过垂下的刘海,偷窥踱来踱去的俏佳人。

不同于平日的休闲宽裤、中性衬衫,今天的赵凌微穿了件紧身牛仔裤,展露出曼妙的翘臀和均美的腿形,再搭配水蓝色的海军领上衣,显得很有朝气。

美中不足的,就属那顶用了十来根夹子才固定住的“鸟窝头”,和鼻梁上的古板眼镜。也多亏靠这两丑遮掩她的十全十美,否则不知有多少男人会觊觎她的美色呢!

唉!难得遇到一位令他心仪的对象,偏偏人家心有所属,李沐白除了暗呼可惜之外,也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厂商若问起楚小姐今天何故缺席,就说她被派往美国受训,我下星期再找个时间,一一去向客户道歉……”

一提起痴情的挚友,赵凌微就觉得欲哭无泪。

枉她费尽心思,才让楚筱燕走出婚变的阴霾,继而培植为模特儿界的“内衣天后”,哪知这蠢蛋居然和再婚的前夫藕断丝连,还弄大了肚子,真是气死人了。

这下子她不单失去了首席摇钱树,更得善后解约的麻烦。可骂归骂,她依然力挺她,并且安排楚筱燕躲到东部的乡下待产。

没办法!谁让她们俩是“最好的闺蜜!”

“还有,你要联络装潢公司,请他们赶一赶进度,房子的装修最好十天之内就能完工……”

而她之所以决定提前搬家,除了想给男友一个惊喜之外,也是为了躲避老来追问前妻下落的严定康。

那家伙实在有够难缠,难怪筱燕会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李沐白合上记事本,“我会处理的,你就安心去接机吧!”

“一下子应付这么多事,我简直是分身乏术。”赵凌微突然感慨地往他肩头一拍,“小白,多亏有你了!” 

“小事一桩,何足挂齿?”

他瞳心中闪烁的温辉,令赵凌微目眩。

是错觉吗?怎么小白今天的眼神不太一样,似乎有些感性,还有些教人悸动的……柔情?

还来不及洞悉那复杂的眸光,一束火红的玫瑰塞向她。

“我想,你可能来不及准备见面礼给胡大哥,所以我就擅自帮你订了这个。”

“噢!小白,谢谢你……”若非怕压坏精美的捧花,她真想给贴心的助理一个拥抱呢!“那今天的行程就麻烦你喽!”

“没问题。”直到送她出门,李沐白堆起的笑容才隐退。“依微姐的粗线条,应该不会察觉我的坏心眼吧?”

嘿嘿!他特意买了十七朵玫瑰花,而这花语的含意,就是——好聚好散!

盼呀盼的,赵凌微终于盼到了久违的青梅竹马“胡荣庆”。

捧起花束冲上前,她正要开口叫人,却见一位腻偎着胡荣庆的女郎而吞回兴奋的呼喊。

“喜欢什么菜尽管说,我家厨子可是从五星级饭店挖角来的,手艺一级棒,保证让你撑到不行!”女子不仅打扮时髦,还嗲声嗲气。

“其实我最想吃的就是……你。”胡荣庆描抚女子火红的唇,浑然不觉自己也正被一双火红的眼给盯上。“不管多么顶级的料理,都比不上你甜美销魂的滋味。”

“死相!”女子啐了声,拍开轻佻的手,“我手机没电了,你在这里稍候,我去打公共电话联络几位朋友,顺便确认司机到机场了没。”

“别让我等太久哟!”

胡荣庆目送朝角落走去的漂亮宝贝,他才转过身,猛然就被一张“死人脸”给吓到。

“你、你……”是人还是鬼?

“好久不见,荣庆哥。”

这熟悉的称呼,将胡荣庆的记忆接上轨道。

“凌微?!没想到你会来机场,真是令人太意外了……你没有收到我的语音留言吗?”

无法在第一时间认出女友,实在怪不得他。

谁会料到五年前那个清秀的小女生,竟然“老化”得如此迅速?在火红花束的对照下,她惨白而憔悴的气色,还真的挺像女鬼贞子。

“收到了。”天晓得赵凌微费了多大的劲,才能稳住声音,“我原本没打算来,只是碰巧要接待一位外国客户。”

赵凌微是个好强的人,在发现男友劈腿的情况下,她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是专程前来,更别提让他知道,她已经连续几天因兴奋过度而失眠。

“刚刚那女人是谁?”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她、她叫萧湄儿,是我在英国认识的……好朋友。”胡荣庆小心地用字遣词。

赵凌微淡哼一声,“看得出来,你们很‘要好’。”

“对不起!我……” 

 “我想听的不是那三个字。”以手势制止他的歉意,“你只要回答我,你爱她吗?”

赵凌微行事向来干脆,要干嘛就问个清清楚楚,否则拖泥带水的感情,只会延长痛苦的期限。

“我……”他是喜欢萧湄儿,也折服于她床上的媚功,但若说这叫“爱”,似乎又言过其实了。

男友的犹豫对赵凌微而言,等于是一种默认。刹那,心脏像被利刃刺穿了般,鲜血汩汩而流,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好极了……”而理该呼天应地的她,却反常地夸张大笑,“哈、哈……哈哈哈……”

赵凌微是在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痴心,更笑自己的愚蠢。

曾经,他说要和她患难与共……曾经,他说要照顾她一辈子……这些点滴她始终记在心头,而许诺的人竟然已经抛诸脑后?

她那比哭音还难听的笑声,让人打从心里发毛。周遭的旅客纷纷投以异样的目光,猜想这个女人是不是“起肖”了?

“凌微,你冷静点,事情并非你想像的那样。”胡荣庆也担心她情绪失控,做出什么疯狂之举。

赵凌微的笑声止住,“不然是怎么样?”

“其实我……”

赫然瞥见萧湄儿去而复返,胡荣庆赶紧退开两步,“我现在没时间解释,等受完训,我再打电话给你,好不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