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归何处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归何处》全文在线阅读_千尾著

归何处

作者:千尾分类:玄幻小说类型:致郁

真正背负沉重过去前行的人,是不会沉溺于悲伤的,因为他们还有必须去做的事……分别不是散离,我们还在期待着重逢,等你回来,我们再回去,横击这世道,去打爆那盛世,叫那万物的缔造者看看,蝼蚁,也是可以击穿天际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最珍视的是什么?

或许是我妹妹吧,虽然我没见过她。

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的亲人。对于我来说,我只是希望再感受一次家人之间的温情而已,对于很多人来说,身在尚未破灭的家庭之中,平时是不会有实感的,但若有一日,家破了,这时他/她才会感受到之前未能重视的一切何等可贵,开启了灵智的生灵都习惯在失去之后才恍然发觉,然后去追忆,我也一样,所以我最渴望的,只是再感受一次已经失去的,家的温馨。

——————————————————————————————

睁开眼,慢慢坐起,看着窗外才刚刚泛起光辉的天际,灵狐觉得自己还可以睡一会儿,不过……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想来也睡不安稳了——“是了,娘在两年前就已经走了……”

罢了,起床吧。拿起手机扫了一眼:5:53,还早,正好可以练会儿剑,而且家里的那些花可以浇一次水了,还得解决一下早餐……

走向门前院子的过程中,看见娘留下的遗像,尽管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清冷,但还是会怀念娘还在的时候,说起娘……那些将娘打成重伤的家伙……

想到这里,灵狐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寒芒,自己已经17岁了,这些年接受这这个世界的现代化教育,也有着清晰的对比,他明白那些将娘打成重伤并且害得那素未谋面的父亲永远留在灵山祖地的家伙们与自己之间有着怎样的差距。自己比较早熟,早在12岁时灵狐的思维方式就和成年人一样了,因此在自己12岁那年,母亲灵雪梅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灵狐。

“报不报仇无所谓,但你要去找到你的妹妹,她在青丘山,被我托付给了青丘雪琳。”想到娘当时的话,灵狐心里一阵哀痛,怎么可能不去报仇啊,自己的娘,最亲近的母亲,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是因为那些家伙才会死啊!

想起娘,灵狐的眼睛有些湿润,走到门前的院子里,灵狐开始了今天的修炼,先是练了几遍基础剑招,然后盘腿坐下,感受着体内的力量,慢慢将自己的妖力绕着周身经络循环着,说起修炼,灵狐心里再次感叹自己的父亲灵天涯真是有远见,想来,父亲当年早就料到会有后面那些事的发生,所以早早为自己做了准备,早在自己出生的时候,父亲就花了很大代价,用了七天时间在自己身上刻下了一座空间阵法,这座空间阵法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只是一个连接阵法,但正是这么一座连接阵法,被父亲刻在自己的灵魂本源处,又花了七天时间改进,使得自己与核心系统世界相连,虽然无法转移,但是却使自己在这个没有修炼文明的世界也可以通过阵法与核心系统世界相连,进而可以通过阵法吸收那边的天地灵气来进行修炼,跨世界连接阵法!大概父亲就是为了防止母亲带着自己离开核心系统世界之后来到无法修炼的世界而布下了后手吧,父亲在那个世界虽然不是顶端的人物,但是那个世界的战力何等恐怖,哪怕父亲这种中等层次的人物放到其他世界也可以是一方霸主,所以虽然有些夸张,但是花上7天时间来改进一座本就不算高级的连接阵法并非不可能的事。

灵狐所修炼的体系正是核心系统世界的基础体系,也是生灵最基础的修炼方式,这种基础修炼方式就算是不同种族的生灵也可以修炼,就像灵狐的狐族和人类的人族,种族不同,那么身体构造包括身体里的经脉已经穴道都会有不同,但这种修炼方式却是所有生灵都可以使用的,这种修炼方式没有其他时间那种境界的划分,只是开辟生灵体内原本的力量,倒不如说境界的划分就是你修炼到的层次,而每种生灵物种的身体构造虽然会有所不同但也会有相同的基本构造,这种修炼体系就是针对这些共同点来修炼的。当然,这种类似的修炼方式在无数的系统世界中肯定不光核心系统世界是这样,其他很多世界自然也会有,因此灵狐也没有叫嚣着:“核心系统世界NB!!!!”之类的,虽然以他清冷的性格就算真的只有核心系统世界有这种修炼方式也不会这么激动,他在最初接触这修炼体系的时候也只是感叹最初创出这体系的存在真是天才,竟然能够想出这种福泽众生的体系。

核心系统世界是引出自己体内原本的力量,就像灵狐是狐妖,那么他的力量就是妖力,若是人族则是元炁,啊,顺便一提,各种不同的世界人族对于这些本源力量的称呼也很多像是真气啊、元气啊、元力啊各种各样的称呼,而不同世界的本源力量性质也会有些不同,这也是称呼各种各样的原因,好了,回到正题。

引着自己的本源力量环绕周身经脉,冲开身体里的一些枷锁或者说限制,初步开发肉身力量,然后将本源力量引到丹田,在丹田凝缩一个源点,使这个源点会源源不断地吸收外界天地灵气产生本源力量,这就算踏上修炼路了。

顺便一提,灵狐现在所在的世界只是无法修炼而已,因为这里没有修炼文化,而且天地灵气稀薄(每个世界诞生之后都会有天地灵气,只是多与少的差别而已),这个世界如果映射到其他世界变成一部小说或是动漫那就是别人口中的日常番,在这种世界要有修炼文明那是不可能的,但天地灵气稀薄不代表没有,而且整个世界只有灵狐自己在修炼,难道还供不起一个生灵所需的灵气吗?更何况灵狐依靠着父亲刻下的阵法直接可以吸收核心系统世界那充盈的天地灵气,所以灵狐早在14岁就已经凝缩了妖力源点。灵狐12岁开始修炼,两年凝缩出源点,这在核心系统世界也是修炼天赋最顶尖的那些妖孽才能做到。

灵狐是狐妖,按理说出生的时候会是狐狸,而化形则是需要凝聚出源点才可以,但灵狐刚一生出来就是人形,而且天生九尾,这在狐妖这一物种当中简直可以说是天生领袖,更何况灵狐天生双魂,他体内还有一女性阴魂呢,天生双魂,天生九尾,这修炼速度要是还不快,灵狐估计可以撞死在豆腐上。

而灵狐现在正在想办法开辟另一个力量之源————苦海,他看过一些对于神话中仙人修炼的描述,而且他也看过修仙小说,知道很多修仙小说里都会提到苦海这种存在,而身为核心系统世界过来的生灵他知道这么多共同点凑在一起绝不会是巧合,可能很多世界就是这么修炼的,而苦海和源点的存在形态也不冲突,所以灵狐觉得开辟一片苦海或者说轮海,对自己将来必然要面临的战斗将有极大的帮助,而且如果不冲突的话,他还可以借着苦海和源点同时修炼两种体系,不过那是之后的事,现在还是先开辟苦海再说。

修炼了大概一小时后,灵狐有些开心,自从自己打算开辟苦海已经过了两天了,今天有些眉目了,大概中午回家再尝试一下就能成功了。

回到屋里,简单给自己煮了一碗面,虽然现在不需要通过食物摄取能量了,但是几年来养成的习惯还是让灵狐习惯在正常饭点进食。

看了下时间也差不多该去学校了,来到自家别墅的杂物间骑着自己的搭档——美利达公爵300向着学校出发,至于洗漱?拜托先不说灵狐天生不染尘埃,你见过哪个修炼的生灵会没有原因地产生污秽或者身上会附着污秽吗?又不是有其他的修炼者对你下毒。

来到学校单车棚停好车,顺着熟悉的林间小道走到教学楼,叹了口气,今天放学好像要陪班长去选购新的教室盆栽,有点麻烦,看了中午饭不能回家吃了。顶着众人的目光走到位于五楼的本班教室,灵狐再次叹了口气,这些家伙一个个走路都不怕撞人么就这么盯着自己。

“早啊,老灵。”

抬头一看,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李林峰,班上的体育委员,学校里体育方面最知名的人物之一,阳光的笑容和有点小帅的外表让这货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所杭城一中的女生眼中的帅哥之一。

“早,今天早上这么早就在教室……今天早上不玩篮球了?”毕竟这货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去球场投几个球然后踩着早读的点进教室。

“可别提了,昨天的作业做漏了一科,还是数学,我怎么就把这科的作业给忘了。唉~”李林峰这货虽然喜欢运动不过也并没有把学习落下,成绩还算不错,忘了做作业这算是比较稀有的失误。

“要抄我的吗?”

“emmmm也行反正来不及了,你数学借我一下。”

将数学作业递给李林峰,灵狐坐在自己位于教室后排的座位上,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们或打闹、或聊天、或是向李林峰一样抄着作业,嘴角微微上扬————真是和平啊,这些同学们并不知道世界外面还有无数世界,就算宇宙,在无尽世界之中也只是一个很小的单位,他们在这个和平的世界里享受着青春,感受着生活的美好以及……家人的陪伴……脸上洋溢着独属于年轻人的笑容,或纯真、或傻气、或希冀、或朝气蓬勃、或…………猥琐……

对,猥琐,就像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张脸一样:“你要是再不把你的脸挪开一些,我就让你放学后试试花坛倒栽葱。”

“别这么冷淡啊,公主殿下。”

“…………你已经死了,放学别跑,你的倒栽葱已经预定了。”

眼前的家伙也是灵狐的朋友,叫彭宇(盆雨),这家伙平时没个正形,是个别人口中的宅,性格开朗,倒不如说搞怪,时不时搞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来,虽然脸长得不错,但是脸上经常挂着一副猥琐的表情,偶尔倒是会换一个表情,但……贱兮兮的笑容和猥琐好像没太大区别……而这家伙之所以叫灵狐“公主殿下”是因为灵狐的长相。

身为狐族的妖,自然高颜值,而当颜值高到一定程度就会让人分不清性别,只不过大部分人下意识都会认为是女的,而灵狐就是这种情况,再加上他天生双魂,体内还有一个女性的阴魂灵月带来了很大影响,可以说灵狐比很多女生长得好看多了,再加上中性的嗓音如果是不认识的人应该都会觉得是个女的。顺便一提,再加上灵狐那头天生的白色秀发和金色的眼眸,走在街上的回头率几乎是百分百。

“别这么说啊,公主殿……咳咳灵狐殿下,你那力气要是扛着我头朝下砸在花坛里,那我会死的。”看着灵狐有些危险的眼神这货还是怂了。

“有屁快放。”

“哦,就是来跟你说一下,放学别忘了去买盆栽。”嗯对没错,虽然表情猥琐,但是这货就是灵狐他们高三3班的班长,毕竟就算表情再猥琐,平时再宅,这货的成绩也是在年级排前十五的,顺便一提,灵狐是年级第三,而且从没改变过,名次稳定得让老师们都觉得这货是不是其实可以靠第一只是故意考第三的,没见过谁的名次这么稳定一次波动都没有的。(灵狐:你怎么知道的?)

“忘不了的,放心吧小彭(盆)宇(雨)。”

“不要叫我小朋友!”

“没有啊,我叫你名字呢,小彭(盆)宇(雨)。”

“你大爷的,叫名字就叫名字,不要加那个‘小’字啊!!!!!”

“好的小彭宇,没问题小彭宇。”

“……………………”

小彭宇同志走开了,他担心自己被气死,看着这个损友走开的背影,灵狐嘴角再次上扬,想到了自己高一下学期刚刚来到这个班级时的情景。

——————————————————————————————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灵狐,喜欢看书,平时基本不会有太多事,需要帮忙的同学可以找我,我自认还是有几分学识,学习上有不懂的同学也可以问我,就这样了,希望可以和大家愉快相处。”讲台上的灵狐表示面对你们这些普通人内心毫无波动。

这时一个不正经的声音响起:“妹子你有男朋友没?”

“……………………我是男的。”

“…………”

“…………”

片刻安静之后……

“卧槽??!!!!!”

“男的?”

“逗我呢?”

“哥们,我有种失恋的感觉……”

这时班主任发话了:“咳咳,安静一下,今天刚刚开学也没什么课要上的,看你们对灵狐同学挺感兴趣的样子,不如就由他来回答你们一下问题吧,不过还是请你们举手,被点到的同学来提问顺便做个自我介绍让灵狐同学也认识一下你们,灵狐同学怎么看呢?”

“我没意见。”

“好,那么开始举手,灵狐同学来点人吧。”

班上的同学们全都举手了,灵狐看着热情高涨的同学们,不由得无奈一笑,看来未来的学校生活不会无聊了:“就那个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男同学吧。”

被灵狐点到的男生站起,一脸茫然:“你好,我叫王杰,那什么,你真是男生?”“是的,如假包换”(当然要是把灵月算进来的话就又是男的又是女的了),然后这个缓缓坐下的孩子和其他男生都一脸失去人生意义的表情,双眼失去高光,抬头望天……天花板,只差在身上写上“我是咸鱼”四个字了。

看着这群牲口的表情灵狐表示内心毫无波动,接着说:“下面请其他同学举手。”然后女生们举手了。

“那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请。”

被点到的女生站起,眼里透露着些许兴奋:“千尾灵狐同学你好,我是杜敏,我想问你的头发是染的吗?”

“不,我是天生白头发。”

“嗯??!!!!!”

全班同学包括之前双眼失去高光的众男生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灵狐的头发,起初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染色的,没想到竟然是天生的。

这时一位分析帝站起来了:“我觉得应该确实是天生的,外面理发店里染出来的白头发颜色和灵狐同学的头发颜色是有差异的,那些理发店的白色染料提取的不是很好,染出来的头发与其说是白色不如说有点像带着金属色泽的银色,而灵狐同学的头发一眼看上去颜色相当自然,而且白得很纯正让人有一种不染尘埃的感觉,发质也感觉很柔顺,所以我觉得是天生的。”话落,班上的同学也反应过来了,看着灵狐的头发都觉得这位分析帝说的有道理。刚刚站起的杜敏连忙又问了一个问题:“那灵狐同学你的眼睛也是天生金色吗?”

“是的,瞳色也是天生的,杜敏同学,你该让其他同学来提问了。”杜敏笑着吐吐舌头坐下。

“下一位,就杜敏同学身后的那个男生吧,看你举起的双手都快晃断了。”灵狐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点了杜敏后面的男生。

“灵狐你好,我是体育委员李林峰,比较喜欢运动,你如果也喜欢运动的话以后可以一起,我想问一下,你是外国人吗?为什么中文说的这么好?”

“不,虽然头发和眼睛颜色比较奇特,但我是地地道道的神州子民。”

“!!!那你可真是个稀有生物啊。”灵狐未来的死党李林峰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坐下了。

“还有同学要提问吗?”

“我!我!”一开始那个不正经的声音响起。

“……好,那位表情猥琐的同学,你请。”灵狐的调侃让众人一阵狂笑。

站起来的男生也不在意:“灵狐你好,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我叫彭宇,我想问你既然是男生,为什么会留长发?”

灵狐摸了摸自己垂至腰际的长发:“秘密。”(难道要我告诉你,我的头发比纳米线还硬,很难弄断,所以没法理发吗?)

本以为彭宇会坐下了,但没想到这厮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让全班同学啼笑皆非也让灵狐一头黑线的话:“灵狐同学,我知道你女扮男装来上学不容易,但身为班长,我还是本着关怀的心情告诉你,咱们三班是个大家庭,在这里不用隐藏你自己,你可以尽情地展现自己。”

然后这货在班里同学的掌声中憋着笑坐下了。

(插个题外话,户籍?就算重伤了,但是面对一群普通人,对于当时的灵雪梅来说那叫事吗?万能幻术了解一下。)

——————————————————————————————

想着这些事,灵狐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这个班带给他的欢乐也不少,这些年也冲淡了一些娘亲离世带给他的悲伤,不过……

灵狐瞟了彭宇一眼:“为什么还是想打死他……”

“这里的氛围很好,不是吗?”一个空灵动听的声音响起

“……怎么,出来冒泡了?”

“他们这么吵,我都睡不着了。”灵月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灵狐可以想象出她带着苦笑的表情。

“抱歉啊,一直都是我掌控着身体。”灵狐有些歉然。

“不,当初是我自己说基本交给你的,而且我要出来放松一下的时候你不是都直接把身体让给我吗。”

“嗯……你要是想出来玩,尽管告诉我吧。”

“我会的。”

“叮铃铃~~”

话音刚落,上课铃响了,灵狐摆出课本,今天早上第一节课上语文……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