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眉角藏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眉角藏锋》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喆寂著

眉角藏锋

作者:喆寂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人说,曾离是夏夜养的情妇。佛说,曾离是夏夜一生的劫渡。夏夜,她,是我沧海遗落的明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离找了个露天车位把宾利慕尚停进去。

抬头望着这座二线城市的地标,风晟大厦,巍峨雄伟,足有六十多层,直插云霄。

夏夜腿长,步子快,眨眼功夫就和她拉开好长距离。

她只能小跑着跟上去,真是,抽哪门子疯啊。

他好像懂读心术,转身瞥她一眼,意思是,少他妈磨叽,赶紧的跟上。

她第一次来,里面极简高效,明快活泼,是大公司该有的样子。

像这种年收益百亿级别的公司老总,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如果不是去年那场血腥战役中夏夜获胜,在行当里闯出名气,那也是见不到的。

夏夜出手向来杀伐果断,狠辣无情,他深知斩草不除根的后果。

每每出手就像大型猛兽逮捕猎物,咬住猎物咽喉就不会松口,直至它不再动弹,濒临死绝。

作为市场上的后起之秀,固有的利益分配已经让他占不到任何甜头,可他不信邪,势必要搅个天翻地覆,他活不好,那谁也别想活好。

没有道德,没有边界,是他信奉的法则。

他以极低的价格迅速抢占市场,把别人口中的肥肉夺到自己碗里,完美展示什么是价格战。

他说过,没有乘胜追击的胜利不叫胜利。

电梯的开门声拉回曾离缥缈的思绪。

到了。

风晟的陈炳天,陈总,还在见客,安排他们在侯客区等待。

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身边的这位夏总倒是没半点不耐烦,气定神闲,闲情逸致。

他是孤儿,白手起家,一路走来受尽白眼,遍尝辛酸,深谙做小伏低之道。

他装孙子像,装君子更像。

曾离对他太过了解,深知所以抵触。

她常常分不清,到底谁才是真实的他自己。

这时,陈总办公室门被推开。

走出来两人,一前一后,为首的是祥瑞斋一把手,大名鼎鼎的胡维宇。

第一次见到真人,曾离感觉和财经频道里的不太一样,没有想象中的距离感。

四十出头,保养的好,看起来顶多三十五六。

下巴上,偏右位置长着一颗很大的痣,那是他最具辨识度的标志。

他走起路来昂首阔步,潇洒,儒雅,温润,让人可以亲近。

两人都一身黑。

可夏夜和他不同,夏夜表面温和,骨子里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气、戾气和杀气,不可亲近,更不能亲近。

这圈子不算太大,夏夜和胡维宇有过几次简短会面。

这次碰上,总要假装相熟的寒暄几句。

“夏总啊,上次咱们在上海见面到现在差不多快一年了吧?”

胡维宇的声音和外表倒是不太搭,老成持重。

“您记性好,是快一年了,一直想找机会拜访,可惜寻不到好机会。”

但凡场合需要,夏夜总能扮演好谦逊,恭敬的后辈角色。

“咱们同在一个行业,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呀是真有两下子,真是后生可畏。”

“您——”

电话适时进来,胡维宇说抱歉。

——好,你先处理,我马上过来。

这下转身,他把夏夜身旁的女人瞧了个仔细。

惊艳、震撼,抢眼夺目,滚烫灼人,是暗夜中的星光,美的惊心动魄。

红色大衣搭黑色套装,很平常的装束,五官精致程度算不上最上乘的,可超凡的气质却惊为天人。

胡维宇一直身居高位,见过的尤物不胜枚举,这种气质,独一份。

美人眼里藏太多欲,就会迎合,就会奉承,烟火气多了,美人也变得俗气。

美人眼里无欲无求,就会清高,就会忤逆,烟火气少了,美人太过于仙气。

两种都过于极端,不招人喜欢。

眼前的人,把烟火气和仙气调和的恰到好处,多一丝嫌多,少一丝嫌少。美人身怀傲气,清艳凛冽,眼中的欲清澈坦荡,可隐可显,可收可放。

美色是男人的终极追求,始终统治着他们的下半身和上半身。

惊艳、震撼,继而欢喜,时常惦念,念而不得,妄图占有,这,是最原始的自然规律。

只一眼,就已孽根深种,欲念缠身。

在三五分钟的见面里,第五次胡维宇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曾离感觉到了,可他眼神坚定,不游移,更不躲闪,让她一时找不出错处来。

可直觉,这不是好事。

“夏总,我这边有急事要处理,回见。”

——

人们对曾离的认知都出奇一致,夏夜身边美丽而无用的花瓶。

大多数时候,曾离都能把这个设定演绎到极致。

这次也不例外。

偌大的办公室,简洁宽敞,书盈四壁。

她就安静的坐在一旁,局外人似的看着他表演。

陈炳天是军人出身,为人刚毅,沉着大气,转业多年依旧带着军人的雷厉风行,刚正不阿。

“我还有安排,你们只有10分钟时间。”

他声线厚重,带着中年男人特有的沧桑。

夏夜倒不卑不亢,今天的他,格外宽容,允许自己失败。

“我今天来,是有一桩小事想麻烦陈总,平时喜欢搞搞收藏,可鉴别能力却不长进,前几日得了一副清代水墨画,还想请您帮着甄别甄别。”

陈炳天出了名的喜好搞收藏,鉴宝能力也是一流。

一听便来了兴趣,说拿来瞧瞧。

·····

曾离一直看不懂夏夜,他是个谜,似深夜的雨林,诡秘而危险。

今天与陈炳天的会面,一没宣传自己产品,二没强调自己优势。

她一时摸不准他到底想干嘛?

曾离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又停注在那副画上,陷入沉思。

近几日的种种,在她大脑快速闪过。

画面定格于上午,黎毓对她的警告上。

黎毓,夏夜的狗头军师,左膀右臂,负责公司产品研发,技术型人才。

金丝边眼镜是他的钟爱,一副老学究样子。

日常爱好,说教。

‘曾离,我说你自作聪明的臭毛病能不能改改,你以为你做的那些破事他不知道,他比你都清楚,那件事他没让你滚蛋,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他妈还想怎样?他的决定从来没失策过,除了你,你是他唯一的失策,别再自作主张坏了他的计划。懂??’

这是黎毓原话,他说别忘了那件事,别再坏他计划?

她都记着呢,怎么会忘?

如果没有那件事,曾离不会有负罪感,更不会一意孤行的想要为公司创造更多利益。

她都记着呢,一刻没忘。

只是,他说的计划,什么计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