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给皇帝打工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给皇帝打工的那些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亚亚灬小说

给皇帝打工的那些年

作者:亚亚灬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异世界

就是一个孩子,被人当做工具人,来回的用,用完了扔,最后捡回来,被皇帝感动地不行不行地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牲正在和御膳房的一位御厨了解情况,突然厨房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只见所有在御膳房的工作人员全部跪下了,无论是烧火的舔柴的,还是生火做饭的,全部放弃了手里的活计,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跪拜。

古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跪的最慢,就像鹤立鸡群一般,突然从人群中凸显了出来,傻愣愣地暴露在了视野之下。

后面进来的王途定睛一看,这不是刚被自己派出去打探情报的古牲吗,怎么打探情报打探到御膳房了,而且面见王也不拜,活腻了?所以赶忙提醒道:“古牲!见到王上,怎么不还不跪?”

古牲还没缓过劲儿,但是还好有王途的提醒,也不过脑子直接就按照命令跪下了。

“王大人,你的人?”

“回禀王上,下官管教不严,望王上海涵~”

青王禾没说什么,笑了笑:“你的人,摸的地方可真够多啊。”

“是是是。。。”王途连连点头,随着青王走进了御膳房,边走边对着古牲破口大骂,但也只是有着口型,没有声音,青王看不见,跪拜的下人看不见,只有古牲看得见,他知道王途在说什么,习惯了,一会儿挨板子也就完事了。他现在唯一奇怪的是,为什么御膳房的人下跪的速度如此的熟练,令人费解。而且这次,王上到来之前,连个传唤太监都没有。

王途骂够了,回过神开始讨好起眼前的主,“王上爱喝白鹤汤?”

“不~不不不不,白鹤汤生涩难咽,汤汁甚至苦涩,远不如鸡鸭可口。”青王禾笑着摇摇手指说道:“都平身吧,这白鹤给王大人炖了去。”下面的厨子这才起身,开始继续手里的工作,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厨子慢慢的站起身,毕恭毕敬的走到青王身边,从王途的手中接过咽了气的白鹤,对着王途和青王鞠了一躬便走向后厨,自个儿做汤去了。

王途楞楞的看着一无所有的双手,实在无法想象一会儿自己将要品尝怎样的地狱料理,那绝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白鹤,是灵物,如若交给一般的尚武门派,交于炼丹房,可能能炼出大补的丹药,但是一旦做成了菜,那觉对是味同嚼蜡,难以下口啊,这青王难道是纯粹想要恶心我吗?

“王上喝过?”王途开始有意无意的试探。

“没有,白鹤,是灵物,如若交给一般的尚武门派,交于炼丹房,可能能炼出大补的丹药,但是一旦做成了菜,那觉对是味同嚼蜡,难以下口啊。”青王边说,王途内心反倒越明白了,明明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你tmd还能干出这种事,让我喝汤?我呸!

王途还是想要确定一个问题问道:“想必那苍王绝不是想让王上用其煲汤啊~”

青王听到这里,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王大人,既然你觉得这白鹤送来不是来煲汤的,难道还有别的用处?”

王途似乎想到了什么,虽然自己怕是要猜错丢了性命,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该说的话,也是要说的。

“这白鹤身姿绝美,寓意吉祥,若是放在宫中作一装饰,天天欣赏,也是一件乐事。”

“王大人,早些年,孤还是市民口中的纨绔子弟的时候,确实中意这瑞兽,也曾期盼着,这份吉祥能一直在我青旭国的上空盘旋不落,但到后来我才明白,头顶的白鹤,真不如手里的。”

“王上说的对。”

“本王说的,自然都是对的,想必孤的喜好,也是刚才那没头的太监告诉苍王的,这里还要感谢王大人。”

“谢王上夸奖,想来近期应该不会再有苍蓝国的绣衣打扰王上休息了。”

“区区白鹤,就想动摇孤的内心,孤还真是被苍王小看了呢,王大人。”

“王上不必自哀,有些事情,不急于一时。”

“哦~王大人有何高见?”

王途攥紧了拳头,下定决心一般说道:“下官倒有个很符合监察司做法的法子。”青王环顾四周,笑道:“都说君子远庖厨,此地看来不适合孤和爱卿详谈。”

王途也笑道:“下官手里早就沾满血腥,对这些司空见惯了,但王上尊贵之躯,长时间待在此地确实不妥,下官斗胆邀请王上移驾别院。”

“王大人的邀请,孤怎能驳了面子,开路吧,王大人~”

监察司的查事厅内,王途对着跪坐在大厅正中央的古牲破口大骂,但骂的也仅仅是一种情绪,一种在青王面前丢脸的气氛宣泄,以及下属办事不利的唠叨。

古牲在王途身边共事二十年了,对方也仅比对方小几岁,除非是犯了天大的错,王途都不会真对古牲降下多么严厉的惩罚,也就是嘴上骂骂,罚点钱财了事。

只听“啪”的一声,王途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宛如惊堂木撞击一样干脆,着实让古牲吓了一跳。

“你说那小子五年前就来御膳房打杂了?”王途深吸一口气,他知道气归气,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尽快着手办了。

“没错,大人,本以为那小子是个净了身的小太监,没想到是御膳房端茶递水的小杂役,底子干净,没名没姓的乡下孩子,御膳房里的那些老厨都叫他小白子,踏实能干,没出过啥错,他们还挺稀罕他。”古牲说着就站了起来。

“谁让你站起来了?”

“老王,你这就不地道了,这又没外人!”

“你给我跪下,我让你跪下听到没有!”

“老王!”

“叫我王大人,跪下!”

“不就是让你在王上面前丢脸了吗,你至于吗!”

“你跪不跪,再不跪我叫人收拾你了!”

“你。。。好好好,王大人,小人跪,小人错了,小人罪该万死,愿大人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实在不行,放过我的家人,既然我没有家人,那就放过我吧。”古牲一顿毫不走心的客套话说的王途也没有办法,谁让对面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发小呢,而这个发小哪哪都好,就是脾气太臭,谁也不服。

“我问你,那孩子,对青旭国怎么看?”王途跳过刚才无厘头的对话,开始问起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怎么,你觉得我会特意问这个?”

“你没问?”

“我问了!”

“那你费什么话?”

“姓王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我早就和你说过,你说的事情,我去干就可以了,不用非找个外人来掺和,你自己问问你自己,整个青旭国,除了我你还能相信谁!”

“我。。。我真的是被你搞吐了,古牲,你自己什么年纪你自己不清楚吗,你在监察司工作二十载了,别人到你这个岁数,孙儿都抱上几个了,你看看你。。。”

“怎么了,我乐意,你以为我和你似的,见一个爱一个,钱都丢到青楼里去了,不就是想找一个相好的吗。”

“古牲!你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我哪次去不是听小曲,看小戏。”

“得了,甭跟我废话,干咱这一行,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指不定哪天人就没了,我顶多指望你还能记得给我收尸。”

“不管你怎么说,你都不能去!”

“给个理由。”

“这个计划是我和王上谈好的,少说也要十年才能完成,你身体什么情况我能不了解吗,别硬撑了,把那孩子叫来,我有话和他说!”王途有些累了,心累了,他觉得自己在面对古牲的时候确实少有的情绪失控,在官场上呼风唤雨的王途,在古牲这个老友面前,总是有些力不从心,他只想让这个还认不清自己的老人家赶紧离开监察司这个是非之地,过过常人该过得幸福生活,变天是迟到的事情,自己还想让这位老朋友替自己收尸呢。“哼,要叫你自己叫,王途,我告诉你,离了我,你什么事都别想做成!”古牲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留下坐在高堂之上无奈的王途错愕的瘫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来人,把小白子带上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