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五零之大佬不易当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重生五零之大佬不易当》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青槑槑小说

重生五零之大佬不易当

作者:青槑槑分类:重生小说类型:爽文

禾源从小长得不好看,重男轻女的爸妈都懒得拿她换彩礼,十四岁一过就把她打包出门给哥哥挣彩礼。二十年的奋斗白手起家,逐一打脸势利眼的亲戚朋友,虽然信奉享乐主义,但也想找个好看的男人改造基因,可惜一直没如愿。奈何车祸丧命,徒留数亿家产,空悲切。好在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遗落小世界的器灵助自己重生,于是一人一灵踏上了攒功积德的路,只求有朝一日能够重返现代。排雷:1.女主前世白手起家、脑筋灵活、防备心重,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唯一遗憾的就是长得不好看。2.器灵问心法力深厚,却受天道压制,性格傲娇、龟毛,不谙世事。3.女主除了不是大美女之外,前世今生拿的都是主角剧本,一时虐渣一时爽,一直虐渣一直爽。4.女主专注于攒功德,感情线的问题待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把禾小叔带到家具厂后,禾源就不好再跟着去了,掏出了三个小布包交给禾小叔,里面是已经分好类的乌梅。

谈生意怎么着也得一段时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大食堂去看看王爱梅同志,这两天的生活怎么样。

禾源对王爱梅同志的工作能力是深信不疑的,但是根本没想到我还没同志的交际能力能这么好。

大食堂的工作人员去听说自己是来找王爱梅的,都十分热情地给自己指了方向。定睛一看,此时的王爱梅同志坐在小马扎上摘菜,时不时的跟旁边的人聊聊两句。

禾源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王爱梅同志就出来了。

禾源狗腿的问候:“那你累不累?热不热?”

王爱梅同志瞥了一眼,淡淡道:“你不热?感觉有问题吗?”

禾源:……

咱还是老老实实的给地主老财扇扇子吧!

说着就拿起了旁边的扇子,挥舞着双手狠狠地扇着扇子,好像在发泄怒气似的。

王爱梅同志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叹了口气:“养了这么多年的猪,终于懂点事了。”

禾源:……

我到底为什么要过来找虐?

禾源汇报了一下这两天的行程,并且告诉王爱梅同志禾小叔过来送乌梅来了。

不愧是亲生母女,爱梅同志的第一反应就是问定价,问完之后还感慨了一句:“价格有点低呀!”

我离开了这两天,妈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从离异小可怜变成了女王大人?

可得找刘叔好好问问,不然以后自己的日子可不好过。

禾源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的时候附带了一个斯德摩尔综合症?以前都是自己拿着爽文剧本虐别人,怎么到了王爱梅同志面前立马变成了一个抖m?

两母女谈了一会儿心,知道刚过来的时候确实有人使了些小绊子,仗着老人的身份欺负刚来的。

王爱梅同志一向是个喜欢正面杠的人,直接把人怼的是哑口无言,就是那么清纯不做作。

天气越来越热,在这个没有冰箱、风扇极少的年代,“冰镇”两个字的吸引力是很大的,在王爱梅同志的作用没发挥出来,怎么可能让别人欺负她?

虽然不能直接出面保下王爱梅,但是孙主任使了个招儿,跟几个厂领导吃饭的时候特意要求王爱梅同志来做几个拿手菜。

王爱梅同志也想趁着机会露一手,这一出手就不得了哇,虽然王爱梅同志的厨艺并不是御厨亲手调教的,但是也比一般人好的太多。

即使现在上场做大锅饭有些口味差异,但是在做小盘菜的时候,那手艺是真没的说。

厨房老大胖师傅一看,这切菜做菜的手艺就不是一般人,两个人倒是逐渐的熟络了起来,有点亦师亦友的感觉,再有人敢欺负她,那就是没有眼色了。

禾源就知道,只要给王爱梅同志一个舞台,她就是街区最靓的崽,完全不用自己操心。

从装卸班换到达食堂,虽然都是临时工的身份,但是对领导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而已。冰镇酸梅汤只不过是一个敲门砖而已,真正的宝藏是王爱梅同志本人啊!

禾源上辈子是个做餐饮出身的人,对食物的口味有很高要求的,自己的认可就是王爱梅同志在大食堂发光发热的资本。

上班时间也不好多聊,禾源就准备去找禾小叔,谁知道禾小叔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禾小叔出了办公室的门还是有点呆愣愣的,都是些山上没人要的东西,咋就卖了钱呢?虽然被家具产给压了价,但是也比卖三五毛来得划算啊?

看到禾源,禾小叔神情有些激动:“家具厂每个月要一等品二十斤,二等品五十斤,三等品一百斤,不需要的时候会提前说。”

这么算下来一个月是七八十块,如果连续订五个月的话,那就是接近四百块块。

生产队每到年底,一家的钱到手后也就二三十块,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今年到手的钱至少能番一半?

关键是这生意做得好的话,以后每年都会有利润。

禾源:……

突然有些无语,我仅仅是为了四百来块钱,我至于这么来回跑吗?

脚下这片土地虽然只是一个县城,但是两面环山有大量的木材资源,除了家具厂之外,还有纺织厂、钢铁厂等好几个中小型厂房,只把乌梅卖给家具厂,我不是血亏到底了吗?

禾源带着禾小叔去食堂打饭吃饭,毕竟是有王爱梅同志拨的公款撑着呢。

禾源点了两个荤菜,一个素菜,看着喝小叔口水都快流下来的样子,忍不住瘪瘪嘴:这就流口水了?

吃了一口后,禾源呑了好大一口口水,啊,真香!

久违的、肉的感觉,就一个字好吃!

禾小叔对县城不是很熟,禾源要带着他转了百货商店,本来是想买些东西,但是很多都是要票的,光有钱还买不了。

禾源觉得该把票据的问题提上日程了!

禾小叔临走前,禾源特地提了一件事:在青梅成熟的季节,尽可能多的采摘、制作、保存,以后要卖的量还多着呢!

按禾小叔的中二性子,对谁都会怼两句。可能今天受到的冲击太大,整个人都处于蒙圈的状态,就这么点点头,傻傻的走了。

禾小叔不是没想过禾源怎么这么精明,只是认为是大嫂在后面指点江山,不然一个小屁孩动什么东西?

拍了自己好几下,禾小叔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说不定自己真是全村的希望?

禾源看着禾小叔走路的背影,真的是有点飘啊。

不过也是,十七岁单独谈下这笔买卖,确实是直的飘了!

不过这也是自己一定要让禾小叔来谈生意的原因,村里读书识字的成年人不多,禾小叔就是其中之一,关键是禾小叔是个敢闯敢拼的中二期患者,别说是定价一块,就是翻一倍钱禾小叔都有胆子喊价。

上辈子自己十七岁创业的时候,挣的钱还没有和小叔的多呢,给我我也飘!

闲着也是闲着,禾源准备找大勇、二毛两个小伙伴装备再大干一场。

经过几天宣传,这么来换东西的小朋友将近有二十个,除了木制玩具之外,竟然还有七八岁的熊孩子拿一张肥皂票来换东西。

禾源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熊孩子,求啥来啥,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

禾源全程一脸姨母笑的跟这熊孩子,嘴里说着拿票换东西可以但是得你爸妈同意才行,心里却想着:来啊,快活啊,来换啊。

为了刺激其他小孩,禾源还给带票、带钱的小孩一人倒了一小碗酸梅汤,小孩子们一脸感动。

“今天换不了,咱们下次再换嘛,以后大家一起玩,有的是机会。”

熊孩子尝了酸梅汤之后,眨巴眨巴眼睛,舔舔上下嘴唇:怎么办?更想喝了……

大勇跟二毛一人提个袋子,一左一右的跟在自己后面,活生生的两个保镖。

这么跑了一趟,手里又多了接近二十块钱,当然,价格给得最高的还是刘叔做的那几个玩具,也就是说禾远这次拿的还是最多的。

禾源你内心笑嘻嘻,吃到自己嘴里的,才是自己的。王爱梅同志、刘方同志、红旗生产大队挣的钱都只是他们的,以后自己想干些什么都不容易。

谁知道,回去的路上就遇到两个偷钱的。

好在禾源反应机敏,总感觉有一个让人不舒服的目光在背后盯着自己,故意转了几个弯还是有人跟着。

禾源看着两边武力值基本为零的保镖,觉得有些难受:养成是好,可是没养成之前也很尴尬啊,干啥啥不行!

禾源带着两个保镖开始了蛇形走位,不断改路线,往人多的地方冲,大勇二毛一脸懵逼,小源这是忘了回家的路?

相安无事回到秘密基地后,就开始坐地分赃,不,是分分红。

大勇跟二毛分红加在一块有六块四了,虽然想继续投资,但是好想拿钱买好吃的啊。

禾源看着两人嘴角亮晶晶的口水,给他们一人分了一块四,而两个人竟然拒绝了,只拿了四毛钱,剩下的继续投资。

真是开心,两个小伙伴越来越懂事了,把钱交给姐姐才能让它们生崽啊。

禾源一直没忘打听王爱梅同志为啥一见自己就跟海胆似的,浑身是刺,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怎么也不可能到了更年期啊。

没错,自己都十岁了,王爱梅同志才二十六,就是这么早结婚生子,关键是刘方同志还比王爱梅同志小一岁。

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不公平,即使刘方同志五官平平,但是有房有工作,多得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往身上扑,可他还是选了离异带孩子的王爱梅同志,是真爱没错了。

刘方同志欲言又止,刚想准备说什么,就悄悄跟过来的王爱梅同志给打断了,挥挥手让刘方同志走开,这是他们母女的舞台。

王爱梅同志难得的慎重,犹豫了一会还是说出了口:“小源,你是不是不喜欢你刘叔,对他有意见啊?”

禾源黑人问号脸?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对刘方同志有意见啊?

刘方同志虽然是后爹,但对自己一向还算不错,完全没有那种对拖油瓶的态度,表达善意的做法就是默默地给禾源做各种精巧的玩具,让自己有了赚外快的资本,嘿嘿。

说实话,即使是在后世,亲爹对自己孩子也就这样了,何况人家就是一后爹,当得起天下第一后爹的称号了。

一番谈话之后,禾源才发现,后爹不仅是个老实人,还是个敏感的老实人。

禾源拿玩具做生意的行为一直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瞒着两个人呢。

刘叔平时就喜欢在木工房里转转,做做各种小玩意儿,好巧不巧就发现一天天的小玩意儿的数量不断减少。

后妈不好当,后爹其实也不好当,何况经常有不长眼的邻居同事在背后搬弄是非,说什么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好吃好喝的养着她们母女,结果连句爸也不叫。

哪里都不缺搬弄是非的人,尤其是在一个老实人面前。

父亲去世后,十来岁的刘方同志就进厂子接了班。年纪轻轻就是工人,关键家里还有三屋一院的房子,一跃成为最受欢迎的相亲对象。

奈何刘奶奶心心念念的想找个厉害的孙媳妇,免得耳根子软的孙子被人欺负,一拖就是好几年,刘奶奶去世后,刘方同志也谨记要找厉害的媳妇,这不就找到了王爱梅同志嘛。

所以王爱梅同志刚嫁进来没少受周围邻居的气,王爱梅同志以一敌众,舌战七大姑八大姨,一骂成名,没几个人敢在她面前正面杠。

谁想到王爱梅刚嫁进来就把半大的孩子给接来了,这不是明晃晃的欺负老实嘛?

一番唇枪舌剑,关于王爱梅同志扒拉夫家东西接济前夫家的谣言就出来了。刘方同志脾气再好,耳边天天都是这种话能不多想吗?

结果又发现送禾源的玩具不见了,难免会想是不是孩子把东西给扔了?虽然不是什么精贵东西,可是想想还是很难过,这一难过就逃不过王爱梅同志的火眼金睛。

然后,气就被撒到了禾源身上。

禾源:……

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活了四十多岁还得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夫妻爸妈就算了,想方设法的帮他们找工作提高生活水平就算了,还得关注两人的教育心态???

禾源决定跟刘方同志谈谈教育经,二十多岁的大龄男青年刚结婚就成了十岁小女孩的后爹,心态一时调整不过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理解能怎么办,自己认得爹,怎么也得捧着啊!

禾源决定跟刘方同志好好谈一谈,刘方同志这下真的有些方了。

刘方看着眼前黑瘦的小姑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其实父亲去世后,母亲改嫁,只有自己跟奶奶相依为命,平时除了研究木头,极少与人相处,尤其是这忽然一下子直接当爹了。

自己没什么本事,也就会摆弄摆弄木头,就按照其他小孩子的喜好做了一些玩具,希望她能够喜欢。总结了半天的话才发生:“小源,我第一次当爹没经验,有什么做的不好地方你可以跟我说,我们现在是一家人。”

“本来我以为你是把玩具送给了其他小朋友,可是数量越来越多。我就猜是你不喜欢我做的玩具或者不喜欢我,才偷偷的把玩具给扔了。”

……

“有一次出去运货,看到别人手里拿着我做的木雕,上面有记号,我绝对不会认错,上去一问,人家告诉我是在百货商店买的。”

……

“我不是说你投机倒把,而是想告诉你,如果有什么想买的、想要的可以直接跟我跟爱梅说,我们俩都有工资,虽然没法让你过富贵生活,但也不需要让你像一个大人一样忙碌,好好地做一个孩子就行……”

听到第一次当爹禾源有点想笑,可是听到后面,眉眼就低落了起来。

是啊,两辈子加一块都四五十年了,自己什么时候能真正像个孩子一样呢?

即使后来有钱了,把黑心爸妈紧紧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可是自己还是不安心。我怕别人嫌弃我长得丑,我怕别人是因为钱才跟我做朋友,我不敢结婚、不敢养孩子,害怕养出了跟自己一样孤独的人。

从有意识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跟哥哥不一样,因为他是男孩能够继承家业,能够给父母摔盆儿,所以吃的喝的都得金紧着他来。

而我,只能在他雪糕的时候眼巴巴的看,只能吃他咬两口后不喜欢的零食,只能在他背着书包上学时躲在一边偷偷的看,只能出去打工给他挣彩礼钱。

禾源痛恨自己长得丑,因为长得不好看从小被人说“长大了嫁不出去”,因为长得不好看生意刚开始时十分艰难。可有时候无比庆幸自己长得好看,黑心爸妈没法把她卖出去换彩礼,小混混闹的时候不会因为容貌艳丽而出言调戏,生意场上也很少沾上桃色新闻。

一时间,脑海中浮现了很多事情,想到了很多人,看到了很多人的丑恶嘴脸。

“长那么丑,嫁人都没人要!”

“你这么出息,就不能帮衬一下你哥哥?”

“赚那么多钱怎么就不知道多给员工点福利,黑心老板!”

“你都四十多了,还结什么婚,生什么孩子!帮着你哥养龙龙,龙龙长大了能不孝顺你这个亲姑姑?”

“一个没人要的老姑婆而已,要不是她有钱,我能天天往上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就是豆腐渣,胸都快垂到游泳圈上了,谁能对她硬的起来?”

“你嫂子还有一个月就临产了,先打五十万过来!五十万怎么了?哪个明星生孩子不花个百八十万,要你五十万怎么了?你嫂子肚子里怀的可是男孩,这是咱家独苗苗,你不出钱谁出钱?”

“是啊,我只是个小女人,除了美貌一无所有,哪像你啊,只能靠才华……”

“龙龙马上就大学毕业了,在你公司给他安排个总经理的职位怎么了?你无儿无女的,死了以后什么东西不是龙龙的?”

……

禾源从小就明白即使自己长大了,挣钱了,爸爸妈妈也不会注意自己,只会把自己当场产奶的奶牛,榨干最后一滴才会踢开。

所以年轻的时候拼命地挣钱,恨不得一天当成48个小时来用,然后识了字、读了书才知道“原生家庭”的意义,穿越过来以后刻意回避的东西还是猝不及防的出现了,眼泪突然就刷刷的落了下来,把旁边的刘方同志给急的手足无措,连声的喊“爱梅!爱梅!”

禾源不停地在哭,声嘶力竭的,引得旁边邻居频频投诉,刘方同志直接就吼了一句:“看不到我们家孩子在哭吗?”这种怒吼直接把邻居吓退了。

是啊,上辈子自己要当黑心父母的提款机,当合作商的赚钱机器,当女人嘴里不屑地丑八怪,当男人嘴里的女变态,当小白脸的傻大款,自己就像个演员不停的扮演不同的角色,可唯独没有做过自己。

到了这里,自己活得小心翼翼怕被人发现端倪,怕国运动荡而自己没有自保之力,怕自己明知今后的发展动向而保不住这些对自己好的人。

禾爷爷、禾奶奶一家人的和蔼,王爱梅、刘方的包容,就是大勇、二毛身上的天真纯善都是自己以前极少接触的,他们生活在缺衣少食的年代,可是却有一颗纯善、朴实的心。可是自己一直很慌张,怕接下来的不安宁的十几年,怕自己明知道未来三年会饿殍满地却无能为力。

一向嘴笨的刘方说了那么多,禾源一直都没放在心上,可是最后那句“不需要让你像一个大人一样忙碌……好好地做一个孩子就行……”

孩子?自己从来就没有做孩子的权利,就是这句简单的话,让自己两辈子累积的情绪发泄了出。禾源哭的昏天黑地,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是怎么回到房里,怎么就睡下了。

再次醒来时,天还只是蒙蒙亮,可是不想出门,悄咪咪的听着墙角,等到王爱梅同志和刘方同志上班以后才叹了口气,一脸纳闷:昨天怎么就哭成那个死样子?怎么有脸出门见人啊?两辈子的脸一下子就丢光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