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凉薄上神拐回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凉薄上神拐回家》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二向箔本箔的小说

凉薄上神拐回家

作者:二向箔本箔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穿越

地球文明公历2019年,林青因任务失败,身份提前暴露被迫逃亡。东北密林深不见底遮天蔽日,连日奔袭加上追兵紧逼,肉搏之间林青坠落深渊,身陷异次元大陆。唯物主义科学价值观不断被挑战,纪年也不属于地球历史的任何一个时代,身无长物毫无依仗的林青就此开始了另一种身份的冒险之旅。数万年前,天帝(众神之首)倾慕夜后(暗夜神),但夜后与日帝(光明神)结为道侣。作为二人好友的天帝收日帝与夜后的幼女月华为徒。待月华年岁渐长,因与夜后神似,天帝再生爱慕之心。无论如何,爱与被爱,都罪不致死,不是么,神尊天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送回了书本信件,林青顺手在几个看起来有些身份的佣人那里摸回些银钱、一套女佣人的衣服,有碎银子,还有几张银票。

这薄薄一张纸很容易仿造啊,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一条路子,林青吐槽到。

她现在身无分文,即使想做点什么也要先有个身份,有饭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及至天明,青云少女的尸体已经有青白色,不能再等了,必须赶快下葬。这可怜姑娘吃了不少苦,终了却只有一个陌生人为她奔走打点。

林青换上佣人服,学着府中少年婢女的样子扎了双髻,跃出小院儿,绕过府邸径直向街上走去。虽然不识路,不过哪里人多往哪走大体是不错的。

她打算先去吃一顿饱饭,买几套常用的衣服,换个身份回林府。不是据说有个今年要回来的林青月么?为了安葬林青云,借这身份用几天,正主应该可以理解吧。

几天功夫足够她理清楚这咸城的局势,能结交到一流家族的人就方便行事了。

其实林青月的身份原本很好用,但她毕竟不是正主,万一本人真的回来了,她总不能为了自己行事方便把一个十几岁的姑娘杀了。

林青虽然是谍报系统出身,但并不嗜杀。放轻步伐调匀呼吸,尽量跟在人群里走。也不知她那隐匿的能力在这里还合不合用。

手边没有任何易容的材料,顶着本来面目出门,如果遇到有心人查证是一定能查到蛛丝马迹的。

到底是皇城,在古代能修成双向四辆马车道宽的主干道是要耗费不少人力物力的。街上也算另一种意义上的车水马龙。

街边的商铺有些已经修到了几层楼高,酒楼、服装店、药房,不过这里叫药阁、客栈、首饰店、胭脂水粉店、零食铺子甚至还有兵器铺子。

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人烟繁华的感觉真好。在任何时代,钱都是个好东西!幸好她有先见之明提前弄到些。只是不知道这里物价怎么样,这点钱够她支撑多久。

主街横纵交错处,有一座占地极广的建筑。门面很小,比起这中央商业街的其他铺面可以说毫不起眼,但用材十分讲究。

灰色砖墙中两扇四人宽的黑色铁门,红色门档,再没有其他修饰,却比那些大商店看起来贵重些——星月阁。

这是私家宅院?高级商行?林青不免多看了一眼。在都城有这样财力的,也算顶级势力吧?来日方长,处理完林府的事再一一做打算。

毕竟消失了七年,以林青月的身份回林府,需要一个理由,需要一套装扮:既不能太过招摇,被太多人注意事后不好抹掉痕迹;也不能太寒酸,不然回去之后不过又是一个任人欺凌的林青云。

两三套素装,可以说自幼随师学艺今年小成回家拜见长辈。还不清楚这里是什么武功路数最好不随便与人动手,就说学医好了。

一手赤脚医生的手艺,结合了大量西学的系统医理知识量这个时代的人也没见过。

因此,服装首饰店,医药铺子,是首要目标,如果钱够用倒是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合用的武器。

随着人群沿街打着转,林青发觉自己还是太乐观了。

这里是皇城,看样子又是主商业街,商品绝大部分是要供给贵族使用,种类繁多但价格奇高,她那点钱可买不到多少东西就没了。

服装、首饰,甚至武器,款式也是极尽繁复之能,配饰装点能怎么华丽就怎么华丽,彰显着大秦正是鼎盛时期。

她此前的计划完全行不通,太挫败了。走了1小时也没什么称心能用的东西,林青不得不离开人群避去大街的一角重新考量对策。倚着灰砖,这不是那星月阁么?

一上午也不见有人进去,林青睨着眼。这时,门忽然从里开了,一白发老者先踏出门外躬身迎着。

不多时,一名瘦高青年走了出来,略一打量,绝对超过了一米八五,这大长腿,身高看着甚是拔群。

倒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苍灰色长袍,瘦长的脸庞颧骨有些高,野生的浓眉单眼皮眼角略垂,宽鼻翼下薄唇轻抿,是个薄情之人。

这人什么身份,从星月阁走出来,主人家却对他很恭敬的样子。只见他身后还跟着一灰衣老者,只略微向白发老者一点头即向巷尾而去。

对呀!她怎么就迷糊了,既然是都城,中央大街的消费当然是非富即贵。但肯定也有些小生意在别处,普通人家一样要消费的,她在这城中央转什么。

看来不过是在现代过了几年好日子她已经被腐蚀的不知人间疾苦了,林青一面自嘲着一面朝着巷尾而去。这附近必定还有其他小街区卖些平民用的东西。

为谨慎起,林青依着砖墙垂着脸,学着那些仆从走路的样子。这条街没那么拥挤的人群,想要隐匿身型十分不易。

行不过十多步,前方不远处的苍衣男子和灰袍老人却停了脚步,难道他们以为我在跟踪他们么?

整条街虽不至于拥挤,但也是人来人往。没人注意到她这么一个身着仆装的婢女,这人倒是警觉。

然林青不过恰巧同他们重合了方向,也自不管,快步越过他们继续前进。

“公子,可有不妥?”

“刚刚那小婢女,哪个府上的?”

灰袍老人略一环顾,“不知公子问的是哪个婢女?”

此时不过巳时,正是各府采买的时辰,街上来往的各府仆从确有不少。

“无碍。”

果然,穿过街巷,又转入下一个路口,一条人织穿梭的小巷延展下去。

不比中央大街,街边多是一层的小铺,最大左右不过两个开间,还有很多小摊位,衣食住行林林种种一应俱全。这才对嘛。

先去衣装店,换了这套衣服才好买别的。林青一脚就踏进一间不大的裁缝铺。

“贵人看些什么?”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妇人当即招呼到。

贵人?是了,对于普通百姓,这些在高门大院做仆从的也算贵人。

“主人家准我下月回家看望父母,给兄姐买些衣裳。”

“小贵人有孝心。我们这铺子虽不比乾门大街的富贵,也是近三十年的老店了,也有几家分号的。这些款式具是新近赶制刚刚上货的,您慢慢看。”

林青打量着店里的陈列。确实如妇人所说,虽然不比中央大街的款式华丽,倒也做工精巧。

“青碧色这套,藕色这套,浅白色这套,三套衣裙;那青灰色、墨色这两套长衣,一并买了。”

结算出门,只花了不到五十两,比她预计的还少一些。林青寻着哪里有空着的房子能让她换套衣服,却发觉身后有人跟着。

是他们。

借着茶水铺水缸的倒影,只见那青衣男子和灰袍老人就跟在几步之遥的身后,丝毫没有要隐藏身型的意思。

这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跟着做什么,还在怀疑刚才被她跟踪么?

看来他们也有秘密,并不想被人知晓。只不过现在不是探寻秘密的时候,林青也并无兴致,只想寻个机会换了衣服好继续行事。

只要发现她并没什么威胁,相信他们也不会在一个婢女身上花什么时间。思及此,林青背着小包袱,径直朝前走去。

一群官差模样的人正大摇大摆的挨家挨户索要茶水费,贴身避过,状似随意的进了胭脂铺子买了些脂粉。

虽然不合手,总比没有强。易容,总是要化妆的。

结完账就瞥见青衣主仆站在门外不远处似在看一个摊位上的玉器。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买摊位上的东西,呵。

林青朝店外急走,一副要赶时间的样子。由于低着头完全没看路,直冲冲的撞在了灰袍老人身上,老人怀里的物什掉落一地。

时机刚好,林青抬头,冲灰衣男子狡黠一笑,眸光潋滟,青衣男人略微一愣神。

只见林青起身对着老者连连道歉“实在抱歉,家中有事走的急了。”

这时身后一群官差骂骂咧咧的冲将过来,“兄弟们,抓到了,就是这人偷了咱们。”

人群一顿混乱,大家避着官差退让。毕竟在这里讨营生的人谁愿意和官差发生冲突呢?林青趁乱混入人群随意提气急走,退入街角直接不见了身影。

苍衣男子虽识破了她的举动,此时被一群官差围着也只有作罢,心道:挺机灵。

原本想着再买些药草回去,这里的医术和现代定然有很多分别,需要提前适应一下。这么一闹,刚刚那对主仆定然也看到了她买的衣服,小街是不能回去了,只能先回林府。

林青选了一套青色衣裙换上,用刚买来的脂粉简单修了个妆。原本有些凌厉的眉眼改的温顺些,薄涂胭脂,加一点红唇,又扎一个简单马尾,干练中隐隐透着些许可怜,扮个行走江湖的医女大概也够了。

拐出小巷,远远望去刚刚围着的官差已经散了,灰袍老者正四下张望找人的样子。苍衣男子在她看过去的一瞬间即转头过来,下巴微动嘴角却无丝毫变化,他易容了!

不对,先跑,被发现了。

“走吧,她走了。”

“是老奴大意,可要追查下去?”

苍衣男子扯了一下嘴角,却不见笑,“你可还记得她的脸?”

灰袍老子一怔,脑中一片模糊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

“公子的意思是,她也易容了?”

“是比易容更高明的手段。”

灰袍老人一脸肃色,“这咸城中,怎么可能?老奴去查她的衣着。她穿着婢女的衣服,至多明日也就有消息了。”

苍衣男子道,“不必,她今日买的几套衣服,把存货全部处理掉。”言语中竟带着些清冷的笑意。

是夜,京中后坎巷一裁缝铺的几家分号仓库着火,新赶制出的一批衣衫竟然一夜烧干净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