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和傀儡来修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我和傀儡来修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雁丘的小说

我和傀儡来修仙

作者:雁丘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他身中尸毒,将死前他将自己化为傀儡只愿护她一世周全。她带着傀儡行走于乱世之中,只为有朝一日再听他一句问候。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书友:96043679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哈哈哈,天真!”不远处的无当圣母突然笑道:“给僵尸点穴,你认为会有用吗?”

不及分说,涵长芝已经给出了答案。

“噗。”

一只匕首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小腹。

“父亲!”

媱金翎见状正欲冲上,却被身边的张剑一紧紧拽住。

媱长卿一掌推开已是僵尸的涵长芝,飞身后退。

“媱掌门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这些僵尸的弱点。”无当圣母指了指涵长芝的脑袋,“在这里啊!”

“掌门!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她已经不是那个小师妹了。”郝长剑大急喊道。

媱长卿抬起捂着小腹的右手,上面已是鲜血淋漓。随手扯了一张符箓放在伤口上,青光闪动间,伤口已经痊愈,但他心中的创伤却被撕裂的愈加深刻。

是啊!那已经不是她了,但是这叫我怎么适应的了!

“喝!”

媱长卿怒吼一声,带着眼眶中噙着的泪水再度冲上。一对神仙眷侣如今战作一团,一个无知无识,忘情绝意。另一个怜兮爱兮,处处留情。

“掌门!强敌在侧,怎还顾得儿女情长,你将这天下人置于何处?”眼看媱长卿无法自拔,郝长剑再次喝道。

就在这时,媱长卿突然拿出落魂钟,迎风一晃涨到一丈多高。一下将涵长芝罩在当中,接着右手猛地拍在钟上。

“!”

麒麟崖上钟声大作,仿佛道了一声最后的送别。

“母亲!”

媱金翎哀嚎一声,落魂钟下,最后的一丝幻想也化为泡影,她的母亲已然没有一丝生还的可能了。

“呵呵。”

就在这时那无当圣母突然笑了一声,“竟然用这宝贝对付僵尸,你是糊涂了吗?里面这位早就死了,哪还有魂魄了!”

圣母话音刚落,一根石矛突然从媱长卿身前地面钻出,正中他的胸口,瞬间将他击飞。正是困在落魂钟内涵长芝的法术,此时她运起土遁之术,瞬间来到了落魂钟之外。

刚刚脱身的涵长芝立刻向媱长卿飞身扑去,半空里手上的匕首已经闪耀出雷电的光芒。

“咳咳!”

媱长卿咳出一口污血,看着越来越近的涵长芝,心中倍感无力。

我可以接受你的逝去,但是我好没用,不能让你摆脱奸人的控制,难道真的不能为你留一个全尸吗?

“父亲!”

媱金翎惊叫道。

媱长卿一个激灵,刚刚走神的一瞬,涵长芝的匕首已经近在眼前了。

“不!”

这一刻仿佛被拉得很长,媱长卿感觉女儿的叫声越来越遥远,这就是即将到来的死亡吗?长芝!九泉之下,我还能赶上你吗?

“锵!”唰!

突然媱长卿眼前闪过一道寒光,但紧跟着又是满眼的鲜血。

就在涵长芝的匕首即将刺入媱长卿身体的最后一刻,郝长剑出手了,这位剑道大家,一瞬间便来到媱长卿身前,一剑斩断了涵长芝的手臂。

“啊!”媱金翎望着眼前的一幕悲痛欲绝,此时阴阳两端的双亲正将她的心狠狠的撕裂,那刀剑落在谁的身上都让她心痛到窒息。她纠结,痛苦。却毫无希望,没有一丝余地。

张剑一在她的身边,也不忍目睹这一家人的悲剧,他此时能做的只有牢牢把着媱金翎,不要让她出去做失去理智的傻事,害了自己的性命。此时还有那魔教众人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可不能让那些人有机可乘。

媱长卿感受着脸上冰凉腥臭的血液,爱妻的血,还有脚下的断臂,断臂手中曾经的定情信物。

“哇!”一口鲜血再度涌上。

“媱师兄!你也是修道之人,还堪不破一副皮囊吗?”郝长剑厉声喝道。“似你这般优柔寡断,如何统领天下道门共赴杀劫?又如何担负得起拯救苍生的责任!”

这时对面的涵长芝用仅余的一只手再度结印,郝长剑看到,剑光闪过涵长芝的另一只手也落在了地上。

“啊!郝长剑!你竟敢!你竟敢伤我母亲!”

媱金翎看到这一幕几欲癫狂,嘴里不住的叫骂着。郝长剑却一概的充耳不闻,远处的涵长芝没了双手却依旧不依不饶的跑上来,因为她早已成为一具没有感觉的行尸走肉,此时也只是一副听人摆布的工具。

唰!

行尸走肉一般的涵长芝断了一腿,却依然蹦跳着冲上前来。

“你看看!这还是那个涵师妹吗?”郝长剑浑身颤抖,忍着泪冲媱长卿怒喝着。

“哈!”

郝长剑一狠心,再度挥剑,此时的涵长芝已经彻底没有了手脚,即使如此她却还在用仅剩的断肢向媱长卿处爬行。

“媱师兄!掌门!你的肩上可不止担着一两个人,你是昆仑的掌门,你的责任是天下苍生!你快给我认清楚,那已经不是你的涵师妹了!那就是个僵尸!”

郝长剑吼完,憋着一股怒火,咬着牙,再度出手,将涵长芝的四肢削了个干净。如今的昆仑女仙涵长芝仅剩下一副躯干和不断嘶吼着的熟悉面庞。

“对不起!”媱长卿狠狠的吐一口气,忍住喉头的梗咽,躬身说道:“是我的气量还不够!谢谢郝师弟能在此关头点醒我。”

郝长剑欣慰点头道:“你能醒过来就最好了。”

说完郝长剑捡起地上涵长芝那只断手中握着的匕首,送到媱长卿的手里,然后对他说道。

“去吧!最后道个别。我想要是她真的在天有灵,知道这一切,也会支持你的。她一直都是那么的信任你,无条件的支持你的决定。由你了解这一切,应该也是她的愿望吧!去吧!给她个解脱。我来给你护卫,不会让别人打扰到你们。”

说完郝长剑拍拍媱长卿的手,他知道这手中的匕首是媱长卿跟涵长芝的定情信物,这对他们来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交代清楚,郝长剑走到媱长卿的身后,将空间留给了媱长卿和他的妻子。

媱长卿拿着匕首来到涵长芝的身前,想再摸摸她的脸庞却险些被咬了手指。

“对不起!”媱长卿躲开了她的牙齿。

“我现在还不能走,你知道的,我还有更重要的是要做。不过我答应你,等到度过大劫,我一定下去陪你。”

媱长卿做完最后的道别,长吸一口气,然后将匕首抵在涵长芝的后颈处。

“再见了,我的爱人!”

麒麟崖上张剑一扶着失力的媱金翎,看着眼前这对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最后竟然落得如此结局,心中也是如鲠在喉,就在他悲痛万分将要拔剑杀向那圣母之际,忽然看见自己师傅将一柄剑祭到空中,接着双手执剑直刺瑶长卿。吓得他大叫一声:“师父!你做什么!”

“师弟怎么了!”瑶长卿闻声大惊,他还没等回头却看见一截剑尖从自己的胸口穿出。“噗”一声他的视角已经变了。

“爹!小心!”瑶金翎眼看着自己的郝师叔积累了半天的法力,以为他将要同父亲一起对魔教发起反击,谁料到目标竟然变成自己的父亲,发动的一瞬间便至父亲与死地,当郝长剑的宝剑没入瑶长卿的后心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狠抓了一把。

“噗”随后瑶长卿的身体突然爆成一团浓雾,下一刻他在后方一丈远处突然凭空出现。还未等她松一口气便看到了瑶长卿身后悬着郝长剑祭起来的另一把剑。太近了,近的几乎是抵在瑶长卿的身上。前方,看着剑尖上挂着一个草人的郝长剑,嘴角扯开一个弧度,左手剑指微微一勾,他祭在空中那把剑立刻刺下。

纵使瑶长卿经验丰富心思缜密,在当下自己所爱身遭横祸不得全尸的悲痛中,被同门修道几十年的师弟偷袭后,在替身草人救他于致命一剑时,在替身草人将他随机传送开一段距离那一刻,他也无法立刻明晰事态。在剑气临体那一刻,他能做到的也只能是本能的侧了一下身子。

就这本能的侧一侧身子,到底是没能让郝长剑的宝剑刺破自己的心脏。但这依然不是什么好事,这宝剑瞬间穿透了他的胸膛,那剑气顺着伤口侵入,刹那间瑶长卿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被钢刀刮了一遍,“哇”的一声吐了好大一滩血。

但这时容不得瑶长卿顾忌体内伤势,此时番天印正他手上,他顺势翻手砸向宝剑,下一刻番天印准确的砸到胸前露出的剑尖上,那剑被印砸中刷的一下从伤口处倒飞出去。把体内的宝剑砸飞,瑶长卿伸手从袖子里抽出两张道符,胸前背后伤口上“啪啪”各贴一张。只见那道符青光一闪,然后就消失了。而瑶长卿的伤口也消失了,仿佛刚才没挨那一剑。

“掌门师兄宝贝不少,只是师弟我的剑可不仅仅是锋利而已,不知道体内的剑气师兄能否降服的了。”

瑶长卿面色惨白,手里掐住印决,双唇紧闭似乎情况不容乐观,此时连说话都不可以。

“呵呵呵呵!”那圣母笑起来,“好好好!这场戏真是一波三折,真让人开心。婷婷说此次上昆仑山来,她都安排好了,只管让我事半功倍,我还以为只是借用这传送阵一下,再用一个僵尸扰乱一下媱掌门的心神。没想到她在这昆仑里还埋了一颗暗桩!精彩!真精彩!”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