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姻路上的抉择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婚姻路上的抉择》寅火著_耽美言情小说

婚姻路上的抉择

作者:寅火分类:耽美小说类型:婚恋情感

一老实又会照顾人的男人,经历三次婚姻两次遭嫌弃一次被欺骗(前后共损失六七十万)现在好不容易能与相守一生的女子在一起,无奈总是遭受对方母亲对他富敬穷嫌的循环态度,最终让他人性裂变经常谩骂自己曾最爱的人(也就是现任妻子。她为他挡车落下终身残疾,而他因为要投资另一项大生意,还想方设法致她死地以骗保单。而自从她认识他了解他后,还把自己多余或不用的钱默默积攒起来办了一张卡以备他的不时之需。秦瑶死后,这张101万的银行卡需要遗嘱才能使用,他却在跟她吵架时被他撕毁了。而从此之后他接连面临着生意失败企业破产身患重病却又不死。他到这时才知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然事情还没有完,面对两个孩子的不受管教和顽劣,还有两孩子九年义务教育中,他拖着残缺的身体为孩子们的学费和教孩子如何做人中吃尽了苦头。他想起了去逝的秦瑶,也回忆起秦瑶还活着的时候,两个孩子那是多么的听母亲的话,多么的懂事孝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姻总是出其不意的,扰乱人对感情的坚定。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我还算比较老实的一个人。说白了,老实并不是木讷,而是不做作、不去算计别人,也没什么坏心眼儿。当你的婚姻遭遇惨痛代价后,你或许会为自己想的更多一点。换句话说,你可能会变得自私无情。感情最悲催的时候,就是你变得坏了,却遇上了对的那个人......

:“苏妲,你真行!你不是说汪涛把你开酒吧的钱给贪污了吗?你知不知道这钱当中也有我自家亲戚送的三十几万礼钱?你就只有一桌朋友,你女方能收多少礼钱?当初你对我说汪涛骗你钱的时候你还不让我报警?难怪你俩刚才在电话里聊得这么火热,是不是你们有什么呢?”

:“商周,你这是说的啥话?我只不过是跟他开玩笑的,难道你连这假醋也吃吗?”

:“假醋?要真是假醋的话,你刚才跟他提的结婚之事,你又作何解释?”

:“我不过就是想跟他假结婚,然后把他骗我们的三十万给收回来吗?难道我这样做就是错的吗?"

:“婚姻是能随便结随便离的吗?你别告诉我你把婚姻当做是儿戏?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让我有多寒心多愤怒吗?”

:“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就不瞒你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真感情,不过是大家相互玩累了玩腻了各取所需,各自解散各自任逍遥罢了...”

:″各取所需?那洞房那晚你为何要拒绝我的需求?”

:“谁叫你那么笨,难道这种事还要我女儿家开口你才好意思吗?"

:“呵!你真行!你跟我结婚你就好意思,我向你要点需求你就不好意思了?你一个女孩家又没有那方面的病,你说你不是图我家的财产是什么?"

:“对!是!可那些钱不都是你心甘情愿给我的吗?我有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迫你给我的吗?再说了拿这些钱我又没跟你签合同,你给我了就是我的了,我想怎么利用就怎么利用。你现在管得着吗?这可是钱了!不拿白不拿。你找我要?你拿的出什么证据?我还不相信你还能把这些钱的币号给全部背下来?"

:“你...你太可恶了!我告诉你,你刚才这话要是被我敏伟表第听到了,非得揍你一顿你信不?”

:“敢——?我告诉你,所谓的真感情,也只能在小说里才有。”

:“你既然对我早腻了,为什么不早点跟我提出离婚?”

:“要不是文欣文宇这俩孩子,我能一直拖到现在吗?”

:“是吗?"

:“可不是!难道你不觉得文宇长得很像你吗?”

:“到这个时候你还骗我?我家里那两床小毛毯上,都有两孩子的头发粘在上面。我表第那天下午刚回来就跟我一起带着俩孩子的头发,去验过了我跟孩子的DNA。我还奇怪呢?文宇怎么这么像我?原来我跟汪涛都长了一对新月眉、一双丹凤眼,还有稍塌的鼻梁。这根本就不是我和你生的孩子,这俩孩子其实是你跟汪涛生的。"

:“商周,你...你..."

:“苏妲,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继续骗我吗?你现在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医院验我跟俩孩子的DNA呢?”自从这句话后,苏妲再也没有答话。我又继续向他讲道:

“那回你给我打电话,说成都那个老板没酒吧需要的其中一些货了,那老板后来带你们去了云南总部看货,你说你跟汪涛在昭通市鲁甸县遇到了地震。你知不知道你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2014年7月20号,而鲁甸是2014年8月3号下午四点半才发生的地震。你是预言家吗?能预言一个礼拜之后发生何事?你真是能人?”

:“那你忘了我们定婚前前一年有一晚,你对我做……"

:“……我以为我对你做了那事,其实根本就没那回事。那晚我醉的跟烂泥似的,还吐了好几次,没有洗澡没有漱口,嘴里还有呕吐后留下的‘污秽’,倒在床上像死猪一样的睡了过去。我都这样了,你还对我下得去嘴?还对我说忘不了那晚的激情和吻?"

:“恶心...”

:“你也会感到恶心?那晚我横趴在床上双手紧紧抱着床沿后全身酸疼动也动不了,我们怎么会有孩子?你心里还藏着多少谎言?你撒一个谎,就得用百个谎去圆,你到底还要撒多少个谎言中的谎言?洞房花烛夜你还拒绝了我的需求,原来你早就跟汪涛窜通好来欺骗我的感情和财产。我居然还为你这个骗子流下过眼泪,我还对你好?看来我真是傻到极限了。"

:“是你自己不开窍,心甘情愿对我好的,我有逼过你一定要对我好吗?"

:“难道你不习惯我对你好吗?"

:“我承认,我是习惯了你对我好,但我习惯不了对你好。”

:"苏妲!你这是在勒索我的感情!"我大声吼到。

:“好了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不就是离婚再还你三十万块钱吗!我们明天就去离婚,你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的。从此我们各走各路,互不相欠。”

第二天我准时到了民政局,在门口等了多半天也没看见苏妲来过。后来听老秦头说,苏妲卖了自家祖屋带着两个孩子,跟汪涛一同去国外了,就此之后,从未回过她的家乡。

她跟汪涛走了我心里高兴,那些钱全当买个教训,但她没有留下我跟她的另一本结婚证。恰巧我跟秦瑶的感情越来越深,近两年内我又如何跟秦瑶结婚?

想去法院起诉苏妲和汪涛,却没有直接有用的证据。后来我告诫自己,以后婚姻无论辛与不辛,都要在必要的时候想方设法留下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岂码我能尽早的为自己,争取到下一段幸福。

:“商周哥哥!半年了,不管我秦瑶到哪里,我的心里都会想着你。我是多么的想陪在你身边,也想和你一生一世在一起!”

:“瑶瑶,我何曾不想呢?但跟苏妲的那场婚姻的影响,我现在颓废的仅能勉强养活自己,我又怎能照顾好你呢?就连那些田地我也荒着好几块了!你跟我在一起,这不是跟着我受苦吗?”

:“商周哥哥你放心,那些田地我会抽时间帮你管理的。只要我们坚持不放弃,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再说了,我可是干农活的好手啊!”

:“我知道。我们在等个一年半载再结婚吧?好吗?"

:“为什么我每次问你你都是这句话。我让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每次都要藏在心里不讲呢?是我不够好还是我秦瑶配不上你你倒是直说呀!”

:“不是的,瑶瑶,我...我..."

:“呃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呀!你非得急死我啊!唉——"

:“对不起瑶瑶!如果我现在跟你结婚我就是四婚了,我……”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你第一次婚姻就嫁给我这个结过三次婚的人,别人怎么看我们可以不管,但你的父母会怎么想?你有考虑过吗?"

:“好——我这就跟他们讲去。别担心,我会想办法让我爸妈同意我俩的婚事的。商周哥哥,你要等着我啊!"说着便快步跑回去了。

:“瑶瑶,瑶瑶,你可别乱来。"我大声喊道。再一望,她的背影已消失了。

这天秦瑶带我去见了她的父母——

:“你就是我们瑶瑶经常提到的那个——商周吧?"

:“是的,阿姨!"

:“我们虽然把瑶瑶留在农村里,但我们那是在培养瑶瑶吃苦耐劳的精神。我们在城里还有两套300平的精装修,另外还有1000平的三层半别墅。”

:“阿姨!我不是奔着你们的财产来的,我跟瑶瑶都是有真感情的。”

:“妈!你别为难商周哥哥了。"秦瑶说。

:“是啊老婆,不管怎样?只要两个孩子幸福就好!"秦瑶的爸爸秦大贵附和到。

:“你们俩都给我闭嘴。瑶瑶,你先回你房间去——商周啊,现在瑶瑶回里屋去了,有些话我一定要先跟你讲清楚。瑶瑶说她不在乎你有钱没钱,她还说想跟你裸婚,但我没同意...”

:“裸婚有什么不好的,以后努力不就行..."

:秦——"大贵两个字阿姨还没说出来,秦大贵就用手遮住嘴巴没讲话了。阿姨又对我继续说道

:“要不是瑶瑶在家里觅死觅活的,我能答应你俩的婚事?更何况你还是结过三次婚的人——如果你真愿意跟我们家瑶瑶结婚,裸婚是绝对不行的。"

:“阿姨,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吧。"

:“好——你要在一年内攒够10万块,不能卖田地,更不能卖房屋。还要给我们家瑶瑶买一辆越野车,是新的记住。"这条件也太苛刻了吧,要我一年内挣够二三十万,就是不吃不喝也攒不够啊。又不让我们裸婚,我看这婚还是不结了吧——可是这爱情为什么要那么珍贵又那么让人不舍呢?我到底该怎么办?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