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大妖天师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大妖天师》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你懂得的g小说

大妖天师

作者:你懂得的g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半妖少年和他的御主少女经历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那安陵韵再度甩出三张雷符,几声轰响过后,那白蛇虽吃痛,但是却越发地凶狂起来。

“竟敢如此侮辱本尊!本尊要你碎尸万段!”那白蛇咆哮着,两臂一甩,化作两条长蛇直冲安陵韵而去。

安陵韵见状,立马又从腰间抽了一张符,立符于前,嘴里喊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镇!”

那符应声大化光芒,变作一只纸镇压在她面前,把白蛇那两只化作长蛇的手给压在了下面。

“不听话,先断你双手!”安陵韵示威道,拔出随身的短剑,只见银光一闪,那两个蛇头应声而掉。

“黄毛丫头!本尊吃过的人,比你吃过的盐还多!”那白蛇被斩手,居然毫无痛色,只见那伤口里猛地爆出一团血雾来,安陵韵躲闪不及,沾住了一点在衣角。只见那血雾沾着的地方立马毒化枯萎,眼看就要烧到那洁白如玉的皮肤,安陵韵别无他法,为了保命,只得把那半边衣裳给扯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肌肤。

那少年在一旁看得呆了,安陵韵在月光照耀下那洁白皮肤变得更为诱人了。

“你!不准看!”安陵韵看到少年那痴迷的样子,肺都气炸了!短剑颤巍巍地指着少年,像是要把他刺个三刀六洞的样子。

少年很听话地捂住了眼睛。安陵韵看着那光不溜秋的少年,脸蛋“秋”地红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她在心中默念了几句,安定心神。随后就看到了白蛇嘴角的一抹嘲讽。

“我说你怎么一直不召唤本命妖兽呢,原来是没有啊,”白蛇冷笑着踱步走来,“没有本命妖兽的御符天师,和普通人有什么两样?哈哈哈!这可是老天送给我的大礼啊!吃了你,我的修为便会大上一截,以后这青石镇,便是我一家独大了!”

“你做梦!”安陵韵啐了一口,又甩出几张雷符,那白蛇侧身闪过,冷笑着说:“丫头,怪就怪你太自大,以为这路边摊上买的几颗灵石一张的破雷符就能伤我么。”

“我非是自大,”安陵韵也回以冷笑,“足够了,这些东西,差不多是时候了。”

白蛇眼神一凛,突然从远方传来一声风啸。随后从树林里窜出几个黑影。

“小姐赎罪!属下救驾来迟了!”其中一人面容在月光下显现,不正是曹管事么。

其余几人也是二品的天师,或持剑,或持盾,或捏符,应有尽有。

“诸位,结阵!”曹管事大吼一声,抛出手中长剑,右手念十,“急急如律令,剑来!”

“急急如律令,剑来!”其余剑修也相继抛出手中长剑,右手念十唱喏道。只见几把长剑如同有灵一般,在空中划出数道寒光,急急冲向那白蛇而去。

持盾的体修早已挡在安陵韵面前,只见他沉喝一声,一道由法力构成的罩子便把安陵韵罩在其中,保她水火不浸万毒不侵。而符修与剑修早已用符与剑布下了阵法,将那白蛇困在其中。

“以符为壁牢其之,布剑于此斩杀之,”安陵韵冷笑道,“在我安陵家的万妖齐伏阵里,你若不降伏于我,下一刻便将你跟你的道行一齐斩杀,让你永世不得入轮回之道!”

这万妖齐伏阵,乃是安陵家的独门秘籍之一。安陵家虽为御修世家,但御修修炼之初,战斗力不比普通人高多少,既然如此如何降服妖兽为己用?于是安陵家便把那些无法做御修的旁支子弟训练为其余三修,请了洛水甄家家主帮忙编了个伏妖剑阵。虽说这阵是甄家家主创的,但是经过几代安陵家的修改,早已面目全非了。唯一有点影子的地方估计就只剩那剑修符修同时布阵的前提了吧。

那一代的甄家家主,乃是天底下少有的剑符双修,人称符仙剑鬼。那个时候,符阵与剑阵在天师们看来是水火不相容的,两者绝无融合的可能性。

可那个人偏偏就创出了万妖齐伏阵。

此阵问世之初,安陵家便从一个孱弱的小家族,一飞冲天,化身十大中原天师名族。此阵不仅可以降妖除魔,斩杀天师更为轻而易举。天师毕竟是人类,肉体很难和妖魔持平。即使是以练体为主的体修,面对这万妖齐伏阵,也得跪下来叫一声服气。

只是这阵法形成之始,最低要求也要五品天师参与,符与剑都是要的高级法器,要求极为苛刻。倒是现在被优化过后,一品二品天师,只要拿着安陵家特制的符与剑,便可组成这弱化版的万妖齐伏阵。即使拿来对付三千年以下的妖怪都绰绰有余。

妖怪的修为,以一百年为起点。倒不是真的要一百年,运气好的,身边有天材地宝,一百年便可成为一方大妖亦无不可。一般的小妖,修炼了一百年以后才算真正的妖。随后每九百年便有一次机会渡劫,劫过了,修为就大涨一次,九劫之后,便是算大妖了,第十劫挺过去了便可飞升成仙,从此转正。

这劫,数不清道不明。可以很难也可以很简单,可以是扛过九天雷劫,也可以是了却心结。有妖困于情不愿飞升,最终抑郁而死无法成仙;也有妖顶住了焚身业火,躯体破碎却能得道升天。总之,劫是上天给一个妖的考验,是妖的命数。

和人不同,一个百年的小妖便可能和准一品天师杀个天昏地暗。千年的妖就已经可以以肉身搏杀二三十个普通的二品天师了,更不要说九劫以后的大妖了,灭城不过弹指间而已。就算是最强的九品天师,要和九劫的大妖对抗,也是仅仅可以击退大妖而已。

所以万妖齐伏阵,已经是很厉害的阵法了,因为这个阵法,人类才开始能有真正的可以反杀妖魔的能力。

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妖惑肆虐人间百万年,致民不聊生,祸害不止。忽有一日,天师道法降临,伏羲学之广传天下,至此天师道开,群妖退散!如果说伏羲让人们学会了如何击退妖魔,那么万妖齐伏阵,就是让天师们得到了诛杀妖魔的力量。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天师们才开始了对妖族的反扑。

反扑伊始到现在,不过几百年而已。

那白蛇既然可短暂化为人形,千年的道行是一定的。只是这弱化版的万妖齐伏阵,实在太过于强大,没有三千年的道行,白蛇怎么可能破的开这个阵法?

除非,他有法器。

妖能修炼,必有灵智。有灵智便可驾驭法器,现如今法器已不是新鲜事物,街上小摊子都会有些残缺的法器出售,虽然品级极低,但也算是法器遍地走了。而妖里也不乏能工巧匠,造法器也不算什么多难的工作,甚至有专门给妖怪量身打造法器的店铺,只是极为隐秘而已。

只见那白蛇从口中咳出一颗血珠来,口里唱喏道:“祭吾血肉,换吾称心如意!”

血珠光芒大盛,如同一颗海胆一般,光芒变作刺儿将阵法洞穿破碎。那些个天师修为太低,来不及躲避便被穿透。血顺着光刺流向血珠,在碰到血珠的一刹那被化作精纯法力吸入其中。

“用妖丹炼法器?”安陵韵惊道,“这白蛇疯了不成?”

以妖丹炼法器,在天师眼里很正常。但是在妖这边有以妖丹为法器的,简直凤毛麟角。妖用自身妖丹炼本命法器,等同于天师用自身心脏炼法器,法器一破,妖便身殒道消。就算是以炼体为主的体修,也不敢炼自己的心脏作为法器。至多把内脏练成水火不浸万毒不侵就算圆满了,绝对不可能用内脏做法器。

但是对于妖来说,以自身妖丹炼法器,弱点虽然明显,但是强大却毋庸置疑。妖丹乃是妖怪妖力所储之位,在修炼一途等同于天师的丹田,能够储存和释放大量妖力的特性导致它作为本命法器极具侵略性。如果一只妖,以自己妖丹作为本命法器修炼,要么他死了,要么便是君临天下,那个时候,不管多少九品天师,都不过是开胃小菜。

至今只有一个大妖完成了这个壮举,那个时候,人不如妖,妖不如狗,天下真正生灵涂炭。在他死的时候,天降祥瑞,四方天明,人与妖相拥而泣,御修也在这个时候正式成为天师正统分支。

“小姐!快走!阵破了!”曹管事催促道。那白蛇肆意狂笑,无数蛇头流露着贪婪的眼光,向安陵韵疾驰而去。

安陵韵咬牙切齿!她是西天门安陵家最优秀的少年天才!那御妖的法门已经精通到即使只是临时契约任意妖兽都能战胜家里已经有了本命妖兽的同辈们。她如此天之骄子,怎么能死在一个妖怪手上!

她不想放弃!

“急急如律令!绳缚!”几张纸符脱出安陵韵手里,悬浮在前方。只见金光一闪,那几张符居然组合成了一张金色大网朝白蛇头上压去!

原本这绳缚符一张只能捆些小妖怪,安陵韵这么用法是符阵的一种运用。符修用符布置的符阵,越是复杂精密,发挥的效果就越是玄妙奇特,甚至有大能的符师,可以用符造出一方小世界;而符的数量越是单一,所占多数的符发挥的效果就会越强,对于符师来说,只要符够多,符术足够精妙,区区九天雷劫,要多少有多少。

安陵韵作为御修,本该是不会这个技术的。但是安陵家不少其余三修的旁支子弟,藏经阁里有些初等符术的书籍也很正常。

只是她终究不是符修,这种小孩子编出的网,怎能挡得住千年大妖?

几个蛇头穿过金网,由法力组成的网瞬间化作绳丝状的法力四散而去。

已经回天乏术了。

安陵韵知道,现在手里剩下的几个雷符根本奈何不了眼前的妖怪。

唯一能对这妖怪造成伤害的,就是她父亲赠送给她的那把黑色短剑。

可她不是剑修,普通的挥舞就很吃力了,更别说以法力御剑。曹管事也用不了这把剑,这把剑是安陵家不知什么时候淘来的奇怪东西,三品以下的天师才握得住它,如果是三品以上的天师使用,无一例外全部惨死当场。

可是三品以下的天师使用它的时候,会根据使用者的天分调整威力,资质越高,威力越强。安陵韵第一次挥舞这把短剑的时候,只是轻轻一挥,便将一个五品体修的护体罡气斩得粉碎。

就那一下,安陵韵便躺了一下午。

后来才知道,这把剑脾气很怪,无论是哪一修的人,都可以用,哪怕是完全不懂剑术的符修,只要他在符术上天分够高,也能和安陵韵打出一样的效果。

只是这剑空有威力,消耗却极大,平常砍瓜切菜不觉得,杀妖的时候就有感觉了。安陵韵用它斩落白蛇双手后,便感觉有些疲惫了,手里的剑突然变得极其沉重。

安陵韵实在没想到,这白蛇居然会有本命法器。要是这蛇没有本命法器,凭借这把怪剑,她也有自信可以逃脱甚至反杀这条白蛇。

但是那个本命法器威力太大了,安陵韵还不知道这法器有没有别的作用,不过单单是攻击力这一项,区区一品天师,不过饲料尔耳。

无数蛇头再次一拥而上!一副要把安陵韵吃干抹净的模样!白蛇脸色狰狞凶狠,仿佛地狱恶鬼。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安陵韵只感到一阵大风拂过,再看时,那白蛇已经跪地嘶吼,从口中涌出一阵阵血泉来。他的右眼已经裂开了,黑血如烟。

蛇头分分落地,化为黑色妖力散于风中。少年踏着这妖气组成的黑雾,缓缓而来。

安陵韵眼神一凛!

这个少年……是妖么……

御修对妖气很敏感,因为他们天生与妖作伴,对妖气不敏感的话别说御妖,抓妖都难。

虽然少年极其内敛,但是安陵韵还是嗅到了一丝妖气。

那丝妖气,化为雾状,在少年眼瞳里闪动。安陵韵看向少年的手,只见他只是随意捻了颗草而已。

一棵草,便可挥出如此巨大的剑气?

剑修现在已经很少用剑术了,剑术不过多用于锤炼心智,御剑术的普及使得剑修再也无需如同体修一般近战搏杀。不过在天师名门家族里,没有一个剑修家族会专门研习御剑术。

因为那是法力不高,心志不坚的人才会用的术法,事实上,天底下有名的剑修,从来不用御剑术。或者说,面对面对敌的时候,这些剑修从来不考虑用御剑术。

名门子弟堕妖?安陵韵快速思考着。

不对!人堕妖,必然失心失智,狂战到死。

这少年眼瞳明亮,显然心智未失。

可不会有一家名门天师收妖做弟子。

那这剑气作何解释?摘花捻叶挥出剑气?修为极高的剑修都不一定能悟出这个境界。除非这个人的剑道,已经达到天下皆剑的地步。

安陵韵也只是听长辈说过,剑修其实是不论天师评级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品级:天下皆剑。

达不到这个境界的,都是普通人。九品剑修又如何?不过普通人罢了。

何谓天下皆剑?草木果花是剑,人情世故是剑,天下苍生是剑,甚至爱恨情仇也能是剑。

一切都是剑。

就连自己,都可以炼成剑。

“你!狂妄小儿!竟敢如此羞辱与我!”白蛇盯着这个少年,眼神凶狠,颚骨突出,白色的蛇牙狰狞地探出来,令人心悸。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少年轻轻地念完这一句,对安陵韵伸出手来,说道,“介意我用一下你的剑么?”

“你是谁?”安陵韵极其警惕。

“妖怪。”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