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一面情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一面情缘》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兰瑟陽光著

一面情缘

作者:兰瑟陽光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用爱发电,书硬核言情,写我和你的故事不定期更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丰儿就迫不及待的醒了过来,下了床爷爷已经烧好了饭食,此时的丰儿哪还有心思吃饭一门心思要和鲲去山下,爷爷见此情景斥道:“连饭都不吃就想跑出去,快吃了饭再走。”丰儿只得按捺下性子,回到座位前三口并做两口的狼吞虎咽起来,爷爷说道:“山下的人世俗刻薄寡恩,不能轻易相信他们知道吗!还有你下山之后不能招惹是非,这里有银子,拿人家的东西前要问好价钱,这个就叫做银子,知道了吗。”“好啦,我知道了爷爷。”

   吃了饭辞过爷爷,丰儿便和鲲往国都飞去,虽然不是第一次下山,但这次确是爷爷同意过了的,可以光明正大肆无忌惮的和鲲在外面到处飞了,丰儿高兴的大喊大叫着,鲲也撒了欢载着丰儿时高时低时快时慢,正飞着长唳一声,那声音响彻云霄,正在这时突然下方传来一声尖锐的嘶鸣,丰儿让鲲慢下来,寻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一匹骏马掉落下山崖,马儿被惊吓得发出阵阵嘶鸣,正望着,丰儿突然发现山崖上方一棵探出的枯树上正不偏不倚挂着一个男子,或是由于惊吓亦或是担心树干折断,那男子紧抱着枯干不敢动弹,丰儿急令鲲飞到山崖旁,鲲鹏会意似的抓起男子飞到山脚落下来。

刚撒开男子便瘫倒在地,见到鲲鹏呆若木鸡半晌,男子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鹏鸟啊!今日险遭此难得遇神仙相救,无以为报,立刻下跪叩头不起。”丰儿哪见过如此架势,连忙拉起男子笑道:“这位兄弟快快请起,我哪里是什么神仙啊。受不得如此大礼。”“仙人谦虚了,弟子上京赶考,行至此处,不巧马儿受惊失足跌落山崖,幸好仙人路过此处,才让弟子大难不死。”“你.......我哪里是什么仙人,我叫丰儿。”男子还是表示很惊讶,但是仙人执意如此也只好依照仙人的意思。“小人姓林单名一个川字,宜州人士。”见到男子如此客气,丰儿心想:“爷爷又骗我,这个人明明很客气嘛,哪里来的刻薄世俗,肯定是吓我让我待在山上。”“对了,你说你要进京赶考,怎么来了这里?”男子道:“本来我驾着马在驿道上赶路,哪知前些日子,这马发了疯似的不听使唤迷了方向才到了这里。”“哦,不过正好我也要去国都,你的马儿也摔死了,正好我可以捎你一程。”男子正因马儿摔落山崖苦恼呢,听到仙人可以载自己到京师。心想不知自己祖上积了什么恩德,今日得遇仙人相助。连忙道:“弟子拜谢仙人。”“你这人非要说我是仙人,我只是常日在长白山上罢了。”听到长白山,男子更加笃定遇到神仙了。“原来神仙在长白仙山修行。”听到男子没完没了,自己越描越黑,丰儿说不出的滋味:“苦笑道,我真的不是什么仙人,你看我和你一般大小,一不能飞,二不能变化,哪里是仙人嘛,不过鲲倒是很厉害的能飞也能变化。”男子被丰儿说的一头雾水,这长白山可是仙山,大鹏鸟也是灵兽,这人却非说自己不是神仙。不过倒也是,这仙人好似不如自己年长,却也直说大鹏鸟为灵兽。不管了,总之是个贵人,救了自己性命。适才发现大鹏鸟已变化成了一匹俊马,雪白的毛发覆盖全身,高挑健壮与之相比自己的马儿简直逊色万分。丰儿见男子没了动静,便跳到马上,喊男子上来,准备去往国都。

男子小心翼翼上到马上。鲲便飞奔起来,约摸跑了三五十丈,前肢一跃腾空而起,男子一个不稳,差点跌落下去。丰儿笑道:“忘了提醒你坐好,我们一会就能到了国都。”男子心想“小生苟活二十年,今日得遇贵人相救,又身骑大鹏,这次进京一定能高中状元。”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已飞在云端,吓得不由一身冷汗,不自觉的抓紧丰儿,生怕和那马儿一样摔落下去,变成肉泥,状元梦就消散了。丰儿看到男子神情如此紧张笑道:“瞧你吓得,有什么好怕的,不会摔到你的。”谈话间便来到了国都上空。“到了国都了,我们下去吧。”男子大惊,常闻鹏鸟扶摇直上九万里,果然名不虚传,片刻的功夫便到了国都,自己那马儿少说要几天的功夫。鲲鹏找了无人空地落了下来,二人下了马,男子道:“只听到鲲能化鹏,不知化马,今日终于开了眼界。”丰儿笑道:“鲲上天为鹏,落地为马,为鹏振翅九万里,为马日行九万里。”二人来到城下,男子道:“贵人可有下榻的地方,小人身上着银几两,若是贵人不嫌弃,便和小人一起住下。”丰儿听到男子此言回道:“爷爷不让我在山下待太久,日落时便要回去。”男子听到这心想那老人家定是老仙人了,连忙回道:“若是恩公不嫌弃,小生便带恩公游览京师,小生有幸来过几次。”丰儿听到他来过几次,正好可以做个向导,自己毕竟才第二次到山下,一切都还很陌生,都只是在书里看过。“那太好了,正好我才第二次到山下,昨天还没玩够,就被爷爷喊回去。”男子惊道:“恩公一直都在山上,不曾下山吗?”“哎呀你别恩公恩公的叫啦,好别扭,我看你也比我年长,你要愿意我们就以兄弟相称吧。”“这.......怎么使得。”男子面露难色,丰儿道:“怎么使不得,你就不要再客气了。”“那好吧,那恭敬不如从命了。”男子接着说:“兄才前几次进京赶考,无奈才疏学浅名落孙山,倒是对京师多了熟悉,可以陪兄才在京师转转。”“那就这么说定了,走。”二人进了城门去。

远远的丰儿又看到那卖糖人的小贩,低下头来,小碎步往前走,男子看到丰儿异状满脸疑惑问道:“丰兄怎么突然紧张起来,是有什么急事吗?”丰儿回答道:“不是啊,昨天我刚来城里,那个小贩喊我尝尝,结果我吃了,他拉着我不让走,非要和我要钱。幸亏鲲把我救走了。”男子听完哈哈大笑,“丰兄不曾下过山,还不了解我们山下的规矩,这小贩在这里吆喝叫卖,你吃他的东西这叫买,是要付钱的,你要是不付钱,那小贩自然是不同意的。”说完掏出自己身上的银子拿给丰儿看,然后拉着丰儿向小贩走去。丰儿也拿出爷爷给的银子,“爷爷给过我了,你看。”男子看到丰儿拿出一大锭银子,又是一惊,“你这个是十两银子,比我的大多了,要放好可不能随便拿出来,会被人偷的。这个叫铜板,平时用这个就足够了。”小贩看到二人过来,这不是昨天那个活神仙,正准备扔下糖人就跑,为首的男子却发话了。“这位大哥,昨天我兄才刚到京师,还不熟悉忘了给你银子,拿了你几个糖人多少银子。”小贩战战兢兢回道:“是小的孝敬神仙的,不要银子!不要银子!”林川听到哭笑不得说道:“你要是不要银子,我这位神仙朋友可是要降罚于你。”小贩哪里见过这种状况,都快要哭出来了,“一个糖人一枚铜板,一共两枚。”“这就对了嘛,不会白吃你的糖人。”说罢,便又取了两个糖人,给了小贩四枚铜板。转身二人向城内走去。“糖瘸子吓得尿裤子啦。糖瘸子尿裤子了。”街角传来一阵吆喝。原来是那群小叫花们在讥笑小贩。小贩气不打一处来,正要跑去打叫花子,心想上次被他们偷了我的糖人,不能被这群叫花子调虎离山,忍下怒气收了摊子朝城门走去。此时二人已到了市集里,枯儿哪里见过如此热闹,问问这个,瞧瞧那个,从集市出来已近黄昏。

“川兄,我该回去了,要不然爷爷要生气了。”林川道:“今日与丰兄相谈甚欢,不知几时还能再聚,为兄会在京师待些时日,丰兄再到京城可以到城南客栈找我。”说罢二人告了别,丰儿和鲲回了长白山。

“爷爷,爷爷,我回来了,我们去砍柴吧。”“吆喝,居然这么听话,不用我召唤就自己回来了 ,今天怎么样。”丰儿正欲要说林川的事,突然想到爷爷不让鲲在世人面前变化,给爷爷说了,怕是再也不能下山了,便说道:“今天我和鲲去了国都的集市,还吃了很多好吃的,比爷爷做的饭好吃多了。”“现在又嫌弃爷爷做饭难吃了,昨天是谁说爷爷做的饭好吃的啊。还不给爷爷带些好吃的回来。”听到这,枯儿狡黠的笑道:“那我明天再去给爷爷买些回来。”“你这个熊孩子,就想着钻爷爷的孔子。以后啊看你表现,表现的好就可以下山。”“那我今天要是多砍一捆柴禾是不是就算表现好。”爷爷笑着没有说话转身拿起斧头,“走了,小鬼头。”丰儿蹦蹦跳跳的跑在前面爷孙二人说说笑笑的朝着后山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