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这不是真的女装修真界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这不是真的女装修真界》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柏渝桑树小说

这不是真的女装修真界

作者:柏渝桑树分类:古风小说类型:伪娘

我饱览诸玄幻武侠小说,深谙其中精微奥义:开局一把剑,黑丝御姐可爱萝莉随手捡,还有不修边幅的湿傅送功法,还有……球豆麻袋,这……为什么我要穿着比基尼走t台?这不是我想要的修真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唔……你们……咦,真是恶臭!”

风尘殆尽,门外走进一位白衣胜雪,体态娉婷的俏丽佳人。

她皱着纤细的眉头,扫了一眼房间,目光最终定格在床上闹得正欢的两人身上。玲珑雪白的鼻子轻轻皱了下,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似的捏着鼻子,一脸嫌恶地看着他们:“才几天没见,你俩怎么又搞在了一块,瞧瞧这味,跟猪窝的味一个样,也不嫌脏……”

冤枉啊!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纸,我,我是被逼的!

程灏南别着眼睛偏着头,拼了老命地朝丽人投以最真诚最无辜的眼神,虽然怎么看都像极了老流氓偷看妹子换衣服时的下流眼神。

“什么叫我们又搞在一块,明明是他屁股瘙痒难耐,我心眼好,帮他一把罢了。”刘博勉目光迥然,与丽人视线相对,大义凛然地回击道:“倒是你,今儿吹的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

你回击就回击,那么用力拍我屁股干嘛,很痛哒!

“那你干嘛对着他的屁股……再说了,这儿是我管辖的范围,本官例行巡视,看这有没有人贪赃枉法,欺压下属……”

她抱着胸,努着粉艳的樱唇,心虚地扬起雪白的下巴,眼神飘忽着,来回打量着两个脑内早已兵荒马乱的偷腥汉?断袖挚友?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他俩很般配哎,难道……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我才没有去想那些龌蹉事情呢!

对对,这里的确有人欺压下属,警察叔叔,又是他,快来把他抓了……啊,我的屁股!

“别听这小子胡吹,我这不听说有人屁股受伤了嘛,所以特地赶过来探望一番。”刘博勉趁丽人不注意,狠狠地赏了程灏南屁股一巴掌,“你看他正感动地热泪盈眶呢~”

福……福说,我哪里感动哪里热泪盈眶啦!我是痛,深入骨髓的痛!

“可是这里是你的房间哎,哪有人在自己房内慰问伤者,难道……”丽人像猫那样睨着二人,目光犀利似乎要把他们看穿。盯了好一会儿,抛出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想不到,想不到我们敬爱的刘都督竟然是这样肮脏龌龊的人~”

对对对,他就是这样一个干活偷懒克扣工钱还喜欢欺压下属的腐败分子,赶快把他抓起来,我自愿申请当那个污点证人,啊……我的屁股!你看他又开始欺压下属……啊——

在程灏南点头如掏蒜,涕泪横流之际,刘都督掌发连环,隐秘且精准地打在他的伤口上,又压低声音,威胁道:“你要是再敢给大爷我耍花样,我就……就……”

哦~耶,deepdark,dark♂fantasy,fan……fantasy……

大门外值守的卫士闲得无聊,一首打西域传入的壮士民谣张口就来,他们欢快地拍着手,勾着背,蹦蹦跳跳地从房门外经过。

甘霖娘,这儿是都督府,不允许唱洋歌!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消失,立刻,马上!

我说为什么每次出门老是感觉有某种异样的目光像牛皮糖一样黏上来。原来是你这厮,上梁不正下梁歪,还我清白!

“你们两个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这让外人看到了该怎么想!”博哥也看不下去了,手中扁长的藤条咻咻咻地抽了三下,对着两人发出愤怒的咆哮:“你们两个瞎凑什么热闹,赶紧给我滚,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俩!”

你收拾归收拾,为什么还要这么大力地抽我啊!老子上辈子到底跟你有多大的仇,你要这样搞我!

丸了,明早的头条估计又是“南野守将程灏南在都督卧室屁股出血过多身亡背后原因令人心酸。”

他仿佛听到了外头潜伏多日的狗仔队在绞尽脑汁准备瞎忽悠人的声音。

不,没有听错,就是他们在说话。

门外蹲着两个长着大众脸的卫士竖着耳朵,拿着毛笔在纸上奋笔疾书着。

“老大,这次的料可是一等一劲爆啊,咱们那‘我与猥.琐上司不能说的秘密’专刊的读者把刀片都甩到茅房门板上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期了!”

这么真实的吗?辣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你们会不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庸俗,肤浅,你当读者是猪吗?这么老掉牙的名字哪还有人看,回去立刻改,emmm,就叫‘变成女生的我如何逃离都督府这个龙潭虎穴’,现在的人都好这口,听大哥我的,准火!我上面有人!”

嗯?这题目听上去好像还挺有意思的。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火你大爷啊,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屁股把你俩压成馅饼。

看到程灏南凶狠的目光后,吓得一溜烟地跑远了。

“你还是先收拾收拾你自己吧,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抽抽这屁股,无怪你那些下属这个鬼样。”

高挑丽人顿了好几下,似乎有些难以启口,白皙赛雪的双颊也因为这句话浮现出一片鲜艳欲滴的红潮。

不过这片红潮很快便退去,她把随意披落的长发束成了简单利索的单马尾,柔美慵懒的玉容上多了几分飒爽英气。

皓玉般玉润的手腕轻轻一抖,也看不清楚她使得哪方路数,手中凭空多出了一块黑润光滑的砚台。往桌上一拍,喀喇几声脆响后,砚台顿时碎作了一堆粉末,桌子也被一道指宽的裂缝横亘而过,裂成了两半,溅起了一地的木屑。

程灏南听着刘都督心头清晰可闻的滴血声,心头乐开了花。

让你克扣我工钱去买小黄书还不给我看,让你射我屁股,你也有今天啊\(^▽^)/!

“我的南宋砚台,我的梨花桌!程泳婷!你这个破坏狂,你是铁了心要把都督府拍空拍没才肯安心是吧!”

博哥怒气盈眶,两个鼻孔仿佛要喷出火来,像抽了疯似的,手中藤条劈得疾且猛,劈得鲜血淋漓,劈得敌人嗷嗷直叫。

程灏南,屁股失血过多,卒。

不,我……我还不能死,我……我是吃猪脚的男人!我死了这书就写不下去了!

谁说写不下去的,现在郑重请出本作真男主——桑树鸽鸽,哎呀——

“怎么,就只会欺压下属,有种跟老娘单挑啊,老娘让你两只手!”她挺起胸膛,妙目圆瞪,与博哥视线相碰撞,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意味。

“这么凶干嘛→_→,不对,你今天好像成功发育了不少,该不会是垫上去的吧。”

“刘博勉!老娘不揍你一顿你还真不知道谁才是老大!”

“老,的确是老了点,至于大嘛,好像有点与事实不符~本都督胸襟广阔,才不跟你这暴力女破坏狂斗,子曰~”博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鼻子就挨了一记重拳,强悍的拳力直接把他整个人推进了帷帐里。

程皓南嘛,早在空气里弥漫起浓重硝烟味的时候,从床上翻下来,吊着口气,偷偷摸摸地朝门外逃去。

“程皓南,你想上哪去啊。”

眼看就要够到门槛了,背后嗖地一阵寒风刮到……我的屁股上。

你们两个是跟我屁股有仇吗,一言不合就踩屁股,有这么对待伤员的吗!

“我,我这不看你们玩得挺欢乐,不忍心扰了你俩的兴致。”

“受伤了也不告诉姐一声,你还当我是你姐吗?”她雪腻玉嫩的jio摩擦着我的屁股,咬着纤薄的唇瓣,幽怨地看着我,“跟我走,有事要跟你商量!”

这熟悉的表情,熟悉的操作,难道是……

……

“不,就算是打死我,就算是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会再回去那个鬼地方的!”

青州城外一处险峻的山崖上,程皓南被捆得严严实实,倒吊在一棵苍劲的迎客松上。

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响彻山间,惊起成片的山雀,洒落下镀着熹微光芒的白羽。

她伫立在山崖上,秀目凝视着远方,良久不曾发话。

九月的秋风合着山野间硕果醇美馥郁的芬芳,轻拂着乌黑柔顺的如瀑青丝,飘逸光滑如丝带的长发,同一袭素洁静雅的白衣,组成一道山间独特的风景。

略微紧迫的风压不知不觉间把她略微起伏的胸口抹平了,原来……

pia,灵感博发的咕泥咕被她一巴掌扇下了山崖,本书完。

“自己知道就行了,干嘛还要写进书里,就不能给老娘留点好形象吗!”

“程程~”她咬着嘴唇,妖娆地撩起一缕发丝含在嘴里,朝程皓南抛了个媚眼。

“不行,姐你休想再来这套,老子我是不会再上第二次当的!”

“程程~姐姐知道你人这好了~”

她边说着,纤白如葱管的手指挑逗地勾开衣带,露出细幼纤长的锁骨。细腻润泽的肌肤经不住风寒,起了细细的疙瘩,馥郁香甜的玫瑰幽香顺着风送入他的鼻间,勾动着他的心魂。

“不管你用什么招数,我都不会屈服的!绝对不会,没有真香警告”

“那这套夜刀十喵香的珍藏集只得烧了噢。”

“成交!”

“就等你这句话了!程程你最好了~”她欢叫着,手指在腕上彩色镯子上一抹,抓出一卷雕刻着五爪金龙图案的玉金色卷轴,塞进程皓南嘴里。迷人且妩媚地眨了眨眼,“加油噢,老弟,她们可想死你了,九公主!”

但是我不想她们!!!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