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执事就这样穿成了夏尔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黑执事就这样穿成了夏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疯狗驾到著

黑执事就这样穿成了夏尔

作者:疯狗驾到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变身

一只学生狗穿了,一点点从一个逗比成长为真正的夏尔·凡多姆海威。  剧情前略水,无法忍受的话请跳至剧情时~  愿少爷与执事安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apter 1

当执事君报出“午餐后与波塞冬公司的塔米亚诺先生会晤”时,夏尔皱了皱眉,果然是TV版啊,第一集开始了。

用一上午的时间处理完公司事务,夏尔隐隐听到破坏三人组在嘀咕着:“我们要先行一步为客人服务,让塞巴斯蒂安无话可说!”嗯?“这可是让他领教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的能力的最佳时机啊!”专业人士,真不错。专业炸厨房,专业摔盘子,专业灭植物。反正他没打算制止这些专业人士,万一产生蝴蝶效应/看不了好戏怎么办?所以,为了世界和平,执事君你保重。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夏尔觉得自己要聋了。“嘭!”厨房焦了。“呜呜呜!”庭院荒了。“噼里啪啦!”碟子连环碎。紧接着是“啊啊啊!”的惨叫,这三个应该是被执事君逮住了。终于安静了!!!如果拉丁文的翻译作业能自动完成就更完美了。

“欢迎光临。”仆人们在门口排成两列,45°鞠躬。不错不错,丢人没丢到外人那。

“哇哦,太美丽了!”塔米亚诺大呼小叫着。站在窗前的夏尔暗自鄙夷,庭院而已。“这是从日本引入的名为‘枯山水’的庭院。其无水而喻水,因无山无水而得名,有着700年以上的历史。其寓意在于……”塔米亚诺被执事君唬得一愣一愣的。夏尔偷笑着,不说的话,谁又知道这个“追求自然禅宗意义”的庭院,是执事君一小时前由废墟改造的呢!

看着眼前自以为是的男人,夏尔感到无比厌恶。他必须要陪这个欺诈师聊天,直到晚饭时分。不过他并不想玩双六,运气成分太大的游戏,他可不喜欢。

所以,“塔米亚诺先生,让我们用纸牌度过这难熬的时光吧。”对面的男人似乎并不想玩牌,但夏尔已经解释起了规则:“十点半。从A到10分别以牌面数值为分值,JQK这三张为半点。大小王剔出不要。然后发牌。每人最少两张,最多五张,比加起来的点数,不超过10点半的前提下点数最大的人就为赢家。”说着便从茶几下摸出了一套崭新的扑克。

“那么,开始吧。”夏尔发起了牌。塔米亚诺心不在焉地计算着点数:“东印度的纺织技术取得了惊人的进步,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人才。”“哦呀哦呀,纸牌这种游戏一定要认真对待,不然会输的很惨哟。”夏尔强忍着怒火。优秀的人才?你把凡多姆海威家的工厂都偷着卖了,还谈什么人才!真当他是小孩子么?

“现在正是好时机,我们公司也想要扩大事业,确保劳动力。”这个蠢货真是死不悔改,没看出夏尔不想谈生意吗?“打牌呢,一定要想清楚再抽牌。一心想着要大的,可一超过十点半反而一分都没了。”“只要再得您一万两千英镑相助,我认为对于伯爵您来说也绝没有坏处。”这人是瞎子吗?一点都不会看脸色。好处坏处夏尔自己清楚,用的着他说!

“我愿为伯爵效犬马之劳,在南亚谋求更大的发展。”塔米亚诺有些激动,连手势都配上了。

夏尔真的快被烦死了,要不是想见识一下执事君的抽桌布神技,他才懒得理这个廉价红酒。

“晚餐准备好了。”执事君来的好!快用盖饭将这货嘴堵住。“啊,是在那个枯山水庭院里吗?真让人期待啊。”塔米亚诺满怀喜悦地坐在了餐桌前,可面前简陋,不,寒酸的牛肉盖饭让他愣住了。

执事君急忙救场:“不知您是否了解,这是一种在日本一脉相承至今的料理。是包含了对劳苦功高之人感谢与慰劳之意而特意准备的佳肴!这就是所谓的,盖!饭!”(⊙o⊙)哇,发光了!夏尔目瞪口呆地看着执事君发出万丈光芒,身后飘过一行“盖饭万岁”,隐隐能听到“Yummy”的背景音。至于塔米亚诺,早就被酷炫的执事君吓懵了。

梅林不负众望地把酒倒了一桌子。在一滴红酒即将落到客人身上时,执事君一把抓住桌布边缘,以肉眼可见的最高速度往起一抽,收入怀中。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难能可贵的是满桌的食物,只有高脚杯微微晃了一下,却连一滴水都没洒出来,剩下的纹丝不动。夏尔满足地舒了一口气,当初小野(cv)在声优见面会上抽桌布失败的怨念终于消散了。那么,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廉价红酒先生,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下凡多姆海威家了。

“那么让我们谈谈投资的事吧。”塔米亚诺有些等不及了,他原以为饭前就能骗到钱的。“好啊。塞巴斯蒂安,拿纸笔来。”夏尔一副很乐意的样子。

“塞巴斯蒂安,这样写:本人将波塞冬公司所得的利润全部转让于凡多姆海威伯爵,并交还凡多姆海威公司南印度工厂的代理权。综上所述系我本人遗嘱。签字吧,塔米亚诺先生,这个要本人签名才能生效。”塔米亚诺惊得目瞪口呆:“喂!小鬼你开什么玩笑-”话音未落,一把银质餐刀便贴在了他的颈动脉上。

“我可没开玩笑哦。要的牌太多反而一分不得,我有说过的吧?”夏尔天真无邪地眨眨眼,“本来打算把你炒了就行,结果你偏要凑足十点半,这不是输惨了嘛。”

没人清楚塔米亚诺的结局,只是第二天《泰晤士报》上登出了“凡多姆海威公司收购波塞冬公司”的消息,还有,宅邸里有一丛白蔷薇分外茂盛。

最近老鼠闹的有些凶,佣人们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灭鼠运动”,伦敦的老鼠,也开始闹了。夏尔并不打算用打台球的方式商讨问题,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商讨!

“女王的番犬是一位常带微笑的俊秀少年,只要出动必带执事。其执事据悉武力极强。”阿斯罗·费罗有些恼火,“只能查到这么多吗?”“不不,还有凡多姆海威本家的地址。”

“您,可以,解决,一下,鼠患吗?”亚瑟·兰德尔咬牙切齿地问。要是可以,他真想把面前的罪犯头子关进监狱。身为警察却缉捕不了毒贩,因而不得不向黑社会求助,怎么想都是耻辱好吗!

“态度,兰德尔卿。”夏尔不紧不慢地说,“首先要态度良好,再拿出报酬,猎犬才会出动。不然就让你的小狗们去灭鼠吧。”夏尔和原著中的小伯爵不同,过分的孤傲会让自己摔得更惨。他的老爸文森特不就是典型的笑面虎嘛!

深谙“糖果与鞭子”之道的夏尔把英国黑社会管理的是铁板一块。兰德尔要是今天招惹了凡多姆海威,明天伦敦的犯罪率就能飙上数十个百分点。所以兰德尔不得不忍气吞声道:“还请您协助缉捕毒贩,事后必有重谢。”

“走了,塞巴斯蒂安。让我们去会会这些小老鼠。苏格兰场就别添乱了,小狗办事我不放心。”夏尔和执事君扬长而去,只留下火冒三丈的兰德尔在办公室捶桌子。

伦敦的黑帮老大们再次收到了凡多姆海威家的请帖。时隔三年,这张印有猎鹰家纹的请帖衍生出了两种意思:死亡通知书,或宝藏的钥匙。

“诸位,最近没人动鸦片吧?”夏尔笑眯眯地问,只是那笑让人渗得慌。“一个沉迷面条的蠢货在东区北部卖鸦片卖的有声有色你们不知道?还是说,你们也参与了?”“没有!真的没有!”这些黑帮头子们急忙辩解,这帽子扣的可不轻啊。上一个私自贩卖鸦片的人还在泰晤士河里躺着呐!

“没有就好。肖特先生,扣下他的货。至于那条意大利的线,你拿去用吧!”打一巴掌得给个甜枣,不然都闹起来了很麻烦的。“是。”肖特脸上充满了显而易见的喜悦,他正考虑佛罗伦萨的那批艺术品怎么偷渡呢,手头就添了一条走私线。

“剩下的人,不管是谁,只要被我发现帮助了费罗家族,就去喂鱼吧!”夏尔一拍桌子,恐吓道。拔草要连根除,免得干掉一个阿斯罗·费罗,又出现个汤姆·费罗或杰瑞·费罗。

剧情是如此的鬼畜,以至于夏尔第二天下午又被绑架了。还有,为神马这个年代绑架套路都一模一样呢?又是**,换一种啊!

“在英国社会的秩序里,历经世代担任政府暗中的黑手、邪恶贵族,以其绝对的权利,将违抗者格杀勿论,女王的看门狗。你们到底背负了多少污名,又打垮了多少大家族?”面前的男人口若悬河,脸上交叉的刀疤让他显得分外凶狠。

不过:“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很抱歉!是我的执事让我这样干的,请不要杀我!”少年越说越害怕,最后“哇”得一声哭了出来。阿斯罗·费罗内心:⊙_⊙???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装装傻,把锅甩给执事君,省得挨打。反正节操什么的,丢了又不疼!

“抓了个没用的小鬼啊。”阿斯罗有些郁闷,“喂,把你的执事叫过来。”说着将夏尔提到电话旁,“说号码,快点!”

电话通了:“这里是凡多姆海威家,请问您找谁?”执事君的工口音隔着电话依旧明显。“呜呜呜,塞巴斯蒂安你快来啊!那个葡萄干焗厚派我还没吃呢,记得把刀叉带上!”夏尔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少爷你在哪儿?”执事君听起来蛮着急。“你家少爷正被绑着呢!把你扣下的货放到白色教堂后面的空地上,否则就等着带个尸体回去吧!”阿斯罗试图恐吓执事君。

“费罗叔叔说的是真的!快来救我!”夏尔哭着喊。费罗“啪”地挂了电话,掏出手枪:“小鬼,你没用了。”

正当夏尔面临被撕票的艰难处境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枪声、尖叫声,还有盘子碎的声音。执事君来的好!特批你撸猫一天!“怎么回事?”阿斯罗有些烦躁,一把拉开门,却没有看到一个人。一回头便看见执事君正在解夏尔身上的绳子。

“你!你怎么进来的!明明刚刚还在打电话!”阿斯罗惊恐至极,这家伙不是人吧!(恭喜你猜对了)夏尔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浮土:“身为凡多姆海威家的执事,”执事君愣了一下,微笑着接到:“若是连这种程度的事都做不到,那怎么成?”真不愧是妇唱夫随,呸!少爷唱执事随。

阿斯罗觉得自己快被这对不分场合秀恩爱的主仆闪瞎了:“来人啊!把这两个家伙打成筛子!”夏尔嘟嘟嘴,回头问执事君:“刀叉带来了吗?”“带来了,正插在外面那些人的脑门上。还剩了一把。您要吗?”

“嗯。”夏尔接过餐刀,活动活动手脚,“阿斯罗先生,感受一下小鬼的滋味吧!”

走在回宅邸的路上,执事君对怀里的夏尔笑道:“不管怎么说,少爷的哭声还真是悦耳啊!”夏尔撇撇嘴:“虽然不怕死,但是在报仇前死了会很麻烦啊。还有!”“嗯?”“我本来决定允许你撸猫的,但现在看来还是不要了。”“啊?少爷,我错了~

>_ 接下来的一周里,费罗家族的人飞快地消失,在意大利的本家被灭门,苏格兰场表示调查后表示全部是意外。

“呐,伯爵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哟。蓝猫,你说咱们怎样报答他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