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最好的年纪遇见最爱的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最好的年纪遇见最爱的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禾女的小说

最好的年纪遇见最爱的你

作者:禾女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我们在生活中总会遇见许多,我们爱着,或者爱着我们的人。这是一个爱的故事。他,一个低调的富家子。她,一个努力的奋起者。他们相识于偶然。他们相知于校园。他们之间有着一个美丽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掏出手机,华宇发了一条消息,“下午有事吗?没事的话出去玩。”“好啊,去哪玩啊?”杨弘毅的信息不假思索的闪现,倒是把华宇问住了。“不知道,反正只要有玩的就行。”华宇的信息刚发过去,那边的信息紧跟着又发了过来。“天太热,我们去游泳吧。”

如若是平常华宇是不肯去的。但是今天华宇也只是希望游玩的快乐能填满心底的寂寞。

华宇用手机叫了车,顺道载着杨弘毅去了游泳馆。没有成年总觉得是一件让人颇为懊恼的事情,不能开车、家里也不给配司机,美其名曰男子要自立自强。华宇也不屑于事事都依赖于家人。

如果在大树和藤蔓之中让人选择,人们都会选择做大树而厌弃那种依附于别人的生活。成为二者之一的区别在于:有人为成为大树努力往土里钻,而有人只是空想成为大树而不身体力行。华宇就是前者。

窗外依旧骄阳似火。除了来回奔流不息的汽车,俨然如一座空城。华宇望着窗外的事物,无力的感叹:爱情来的如此凶猛,让人避无可避。

“兄弟,怎么刚离开就如此想念我。这么迫不及待的来找我,这可叫我如何是好。”杨弘毅一把搂住刚下车的华宇打趣道。“少胡扯,正经点。”华宇拍掉杨弘毅的手一脸的正色。

“要不,我俩再比比看谁游得更快。往年,我可都是输给你,今年可未必。”杨弘毅恬着脸又黏了上来,满脸的神采直把华宇恶心出了一身疙瘩。

华宇也似乎是见惯了他这种模样,只是惊愣了片刻便也不再搭理他。

很快,二人就换好了衣服。游泳馆的人很多。但在如此多的人影中,人们也能一眼就认出二人。一个瘦而健美,一个瘦而白嫩。二人都很高挑,挺拔的身姿惹得人们纷纷侧目。

只听一女子说:“快看,快看,好帅呀。”杨弘毅往女子处望了望,看见那女子长的颇有姿色,遂抛一媚眼。“啊,他在对我笑。”女子兴奋的双手紧握放于胸前,呆愣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

然后,另女子又说:“那位冰山帅哥更帅,要是也能笑一笑就好了。”

面对陌生人,华宇一直都是如此,梅子昔倒是个例外。

华宇和杨弘毅站在游泳池边做好了下水的准备。预备声后,二人同时入水。四溅的水花晶莹的在空中打着转复又钻入了水中。两个矫健的身姿在水中欢快的摆动着。

游泳一直都是华宇的强项,可想而知华宇这次也赢了。

尽管如此,杨弘毅依然喜欢和华宇玩这种竞逐的游戏。这总会让他想起儿时玩耍的情况:嬉笑、打闹,无忧无虑。那种欢喜是发自肺腑的、没有杂质的。儿时的欢乐莫过于此吧。

比赛结束后,华宇和杨弘毅在休息区躺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空气中充满了轻松、惬意的味道。

…………

傍晚的时候,梅子昔带着满身的疲倦回到了家。奶奶陈玉芬正在做饭。这是一位花甲的老人。满头银白色的头发被她梳成了一个髻绾在了后脑勺上。

“奶奶,饭做的好香。我快饿死了。”梅子昔从后面拥住了正在做饭的陈玉芬,然后歪着头在陈玉芬的脸上亲了一口。“我身上都是油烟味。快别抱我,你去把桌子拾掇拾掇。”陈玉芬轻轻地挣出了梅子昔的怀抱,并把她轻推了出去,“快去,快去。”

饭后,二人分工合作。奶奶负责水果,梅子昔负责模具和配料。两个人有说有笑忙得不亦乐乎。在这种轻松的氛围下,十几箱雪糕很快就做好了。

夜晚的清风送来了远处的静谧和芬芳。梅子昔已经洗涑完毕,从陈玉芬的身侧爬了进去。祖孙两个人挤在这个不大的双人床上。

床头的老式风扇呼啦呼啦地转出闷热的风。陈玉芬一手拿着蒲扇轻轻的摇着,一手轻轻地压了压蚊帐:“

子昔,高中有没有想过上哪个学校?”陈玉芬看着梅子昔那昏昏欲睡累极了的模样,眼里轻轻漫上了一层迷雾。须臾,耳边传来细弱蚊蝇的声音。“等分数下来再说。”说完,梅子昔便睡熟了。

安静的睡颜泛着柔和的光。这样的梅子昔没有白天的坚韧、没有了那份沁人心脾的干净,但却更让人心疼。

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可是这个像花一样的孩子却过早的品尝到了生活的不易。

想到这,陈玉芬那满眼的迷雾便也找到了出口,顺着两颊奔流而下,越流越猛、越流越凶,最后终成了隐忍到极处的泣不成声。

梅子昔尚在襁褓的时候变失去了父母。上天垂怜给陈玉芬留下了这唯一的骨血,也让陈玉芬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过劳的生活让她三千青丝染华发,不过短短的十数年便再也青丝不在。而梅子昔也比平常的孩子聪明、懂事的多。这让她每每沉浸在亲人的离世的痛苦时又多了一丝安慰。现在,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全部、她的唯一。她也只是期盼这个孩子以后能平安顺遂、一生快乐。

一夜的无梦,梅子昔睡的安然、惬意。梅子昔伸了伸懒腰,抻了抻腿一跃从床上坐了起来。空气中漂浮着饭菜的香味,引的梅子昔肚子嘟噜噜的唱着空城计。

老年人一向觉少,可精神头却很足。“奶奶早啊,饭好香啊。”梅子昔倚在厨房门口揉着肚子嘴馋的说道。“快去洗洗,马上就可以吃饭了。”陈玉芬扭着头满脸慈爱的催促道。

梅子昔利落地把自己收拾干净,出来把早饭倒进肚里。“慢点,慢点。女孩子家家的吃饭就不能斯文点。”我一会还要送货。”梅子昔讪讪的说道,似乎也在为自己的粗鲁而感到一丝羞愧。但是,面子和面包比起来,在温饱尚成为问题的前提下,面包显然重要的多。

“子昔,我把雪糕搬到三轮车里了。”这辆三轮车是奶奶省了半年的钱买下的,平常梅子昔都不舍得骑。“奶奶,我来,我来。就这点活,你孙女一个人干就行了。”梅子昔擦了擦嘴连忙跑了过去。“年轻就是好。”陈玉芬看着梅子昔那跑过来的身影不由得感慨道。

一转眼,梅子昔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虽然还没有张开,但俊俏的模样已经初长成。那双晶亮的眼睛像极了她的父亲。

“奶奶,我弄好了,走了啊”。说完,梅子昔便带上鸭舌帽头也不回的招了招手就出了家门。“路上注意安全。”早晨的风吹来,轻轻柔柔地把这句话送出去好远。

刚送到第三家,梅子昔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喂,梅子昔吗?”“对我是。”梅子昔蹙眉看了看号码,确定不认识,但是刚开始做生意,也时常会有一些陌生的电话打来,所以梅子昔还是小心的询问着。

“我是华宇,就是那个在华府小区附近吃雪糕的那个人。你今天还来送雪糕吗?”华宇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如擂鼓般在胸腔中躁动不安。

昨日晚间,华宇竟到了后半夜才浅眠一会。这让他终于体会了一把“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的惆怅。

此时也只有期盼能快一点见到她以慰藉这满腹的相思。

从来就没有如此的紧张过,就算中考的时候,华宇也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

华宇记得中考前,杨弘毅总是抱怨不已。每当看见华宇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他就跳脚。杨弘毅总是说:“你又没有比我多张只眼睛,多生条腿。可是我除了比你长的帅之外,总是比不过你。你说阿姨有没有给你吃什么灵丹妙药。要不然,这也太不科学了。”

其实,在别人眼中华宇还是比杨弘毅帅,至少华宇的那双桃花眼就很是勾人。

“你等我十分钟,我就快到我们昨天见面的地方了。”梅子昔不自觉的又把车把转了转加快了三轮车的速度。她的干劲比七月的太阳还要火热。“好的,不急。”华宇挂断电话后就在草地边的小路上来回踱着步子。

细碎的阳光偷偷的从树叶的缝隙中溜出来斑驳的照在华宇焦急的脸上。

“早啊,你想要多少货?”梅子昔一眨不眨的盯着华宇,干净的眼眸中竟没有华宇所期盼的一丝情愫。华宇不自觉的有点失望“两箱吧”“好的,昨天多做了点。两箱的富余肯定是有的。”梅子昔一双眼睛弯了弯,“你有办法拿吗?要不,我帮你送回家吧。”

梅子昔环顾四周,发现华宇连代步的工具都没有带,不免有些忧心,“两箱雪糕虽然不多,但是你从这搬回家应该不轻。”“不用,我家离这不远,我自己拿回家就可以了。”华宇连忙拒绝道。

梅子昔听到他如此说便也不在坚持:“那好,有需要的话你再联系我。”华宇点了点头。梅子昔已经坐在三轮车上准备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梅子昔,你等一下。我加你微信。这样我联系你也会方便很多。”梅子昔望着那双露出恳切目光的桃花眼,抿唇轻轻的笑了笑说道“好呀。”

梅子昔走后,华宇便抱着两箱雪糕兴冲冲的回家了。

“刘妈,把这些雪糕放在冰箱里。”华宇把箱子递给了刘妈就上了楼连刘妈的招呼声也忘了回应。一旁的叶兰本来也想和华宇说两句话,但是看到他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便也只有作罢。

华宇打开微信翻到梅子昔的朋友圈,逐一的看下去。

第一条是昨天刚发的:照片有一位老妇人。满头的银丝应着那张慈祥的笑脸。老人的手边放了许多已经做好了的雪糕。说说上写的是“奶奶做的,很棒吧。”

第二条是中考刚结束的日子:照片中的梅子昔螓首峨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周围的人是如此之多,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迎考的大军中。那干净的直击人心灵的笑脸瞬间便暗淡了周围的一切人和物。说说上写到“中考结束了。”

华宇盯着这张照片良久,看的入迷。

“原来她和我一样初中刚毕业,也不知道高中她会去哪个学校上。”华宇喃喃出声。

华宇又往下翻了翻。朋友圈的内容不外乎是一些没有内容含量的风景和一些摘抄。

忽然,一条说说震住了华宇的眼睛,让他忍不住点了进去。那是一张墓碑的照片。墓碑周围山石嶙峋,树木葱笼一片深然。说说上写着:你们睡了多久,我想了你们多久亦爱了你们多久。比起我的爱,你们的爱更加深沉。我爱你们爸爸,妈妈!

华宇放下手机,仰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心里五味杂陈。原来这就是她出来去卖雪糕挣钱的原因。思索良久,华宇才拿出手机发了条这样的信息:你好,你们家还有雪糕吗?你明天再送六箱给我,我送人。

等了良久手机铃声才响,许是那边也在忙。华宇连忙戳了戳暗下来的手机屏幕:“好的,明天早上我给你送过去。”看到回复,华宇的一颗心才又落到实处。

…………

素白的日头刚刚轻触树梢头,天空中一片薄纱轻笼。太阳的余辉也只剩下半分燥热。远处的高楼在这暗沉的天空下则更显崔嵬。

今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原本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应该是落霞满天。可是西边的天空中,太阳也只是成了一盏稍甚明亮的油灯。

梅子昔抬头看了看那天边的一抹深灰色。还有最后两家就送完了,梅子昔掏出手机拨了电话:“奶奶,你先准备点东西,今天的定量有点多。我怕等我回家再做来不及。”匆匆挂断电话,梅子昔骑上了车又赶往下一家。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