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樱花下仰望胧月的少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樱花下仰望胧月的少女》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最初的音灵小说

樱花下仰望胧月的少女

作者:最初的音灵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主基调1:这是一本变身小说(♂→♀)。主基调2:这是一本书写青春校园生活的酸甜苦辣的小说。有些时候,深夜里辗转反侧才入睡的我,会梦到中学时代。坐在窗户边,树叶被微风吹拂得沙沙作响,午后暖阳透过窗,洒进教室,亮亮堂堂。有人用三角板留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的是很漂亮哇。”

魏莱转圈圈,目光像是观察小动物一样地看梓言。

“诶……”

梓言表示被别人这么细致的端详让他很困扰。

左臂紧贴身子,撑起遮阳伞,伞布的漆黑衬得梓言身后齐腰长发更显雪白。

尤其是梓言精致小脸上的酒红色眸,这会儿半眯半睁,流露出的苦恼眼神……在魏莱看来,她面前这个女孩实在是太可爱了。

就像是从童话世界里走出的妖精一样。

此妖精非彼妖精,是美称,美称。

“虽然很开心,如果可以的话,可以不要用漂亮来称呼我吗?”梓言说。

被别人说是漂亮,而不是怪物,这还是梓言从陌生人那里听到的第一次。

但是漂亮这个词……用来称呼男生好像不太好吧?

“啊嘞啊嘞,明明一副美人模样呢。”

美人这个词用来称呼男生好像也不太好吧?

魏莱不去玩球了,坐在篮球架下的阴凉和梓言聊天,“你也过来坐坐吧,站着多累。”

“诶……”梓言疑惑,“我这副模样,发色很特殊,肌肤也……你不会觉得很怪异吗?”

“不会不会。”魏莱摆摆手,“算是很有神秘感的美呢。”

“而且不知道种花家多少女孩子会对你这样的肌肤羡慕都羡慕不过来呢。”

对于种花家的女孩子,貌似美白一直有很高的诉求来着?

但自己这种明显脱离健康范畴的白……应该没有哪个人会愿意这个样子吧?

梓言权当魏莱是在安慰他了。

梓言坐到篮球架下面,靠着魏莱那里的另一边。阴凉刚好覆盖住这里,梓言也就收起了伞。

“像你这个样子,应该很痛苦吧?”魏莱依着架子问。

痛苦,哪方面的痛苦?

梓言一时间不知道魏莱想问的是什么。

“我的话,下雨天的时候,撑伞半个小时都觉得手很酸。”

哦,原来是这个啊。

“痛苦倒没有,只是会觉得有些麻烦。”梓言回答,说:“其实涂防晒霜也可以的,但我夏天出汗比较严重,防晒霜失效得很快……太阳直射的话,肌肤会很快变红甚至灼伤呢。”

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梓言早就习惯了。

“这样啊……”魏莱从身旁整提矿泉水里抽出一瓶递给梓言,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郑梓言。”

梓言回答,但没有接过来矿泉水。

这里……矿泉水是可以接的,还是不可以接的呢?

没有和陌生人相处经验的梓言,聊天已经已经是最大限,其他互动还是饶了他吧。

“额——”结果这样子反倒让魏莱显得尴尬了。

“有一件事情,我可以问一下吗?”梓言问。

“什么事呀?”

“为什么你要和我聊这么多呢?”

明明两个人是一次才见面的陌生人,为什么这个叫魏莱的女生要主动地找他聊这么多呢?

“为什么?”魏莱突然笑了,“因为你是转校生,咱们是同学啊。”

“同学之间聊聊天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

“……”梓言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不擅长应付和别人交流,就像他的身体不擅长应付阳光一样。

只是很奇怪。

明明被阳光照射到,自己的身体会痛。甚至是那些被阳光晒得亮亮的东西,看在梓言眼里,梓言的酒红色双眸都会被刺激得感到十分不适。

然而,尽管如此,有些时候梓言对于晴天,偶尔还是会莫名其妙地涌出“心情大好”的愉悦感觉。

所以交往这种事情,梓言抱有的感情大概也是这样的吧。

既想交到朋友,又害怕和别人交流,甚至有些时候梓言厌恶和别人交流。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梓言心里清楚,他现在这个样子,很大程度应该是和自己幼年求学时的悲惨经历有关。

小孩子们口无遮拦,说出来的话都是最原始的想法。所以他们说梓言的坏话,这就是在赤*裸裸,不加任何掩饰地表达自己在厌恶着梓言。

也是……和大家都不一样的白发赤瞳,整日躲在阴影中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呢。

这样的心境化作牢笼,把梓言紧紧锁住了。

挣脱不开。

每次梓言尝试着和陌生人交流时,心底都会涌出无法抑制的乏力感。

是的,乏力感。梓言在和除了妈妈,还有妈妈的几个同学之外的任何人,包括与自己相隔十年不见的爸爸,梓言在和他们交流的时候都会真真切切体味到这种感觉。

还好无论是长大的孩子也好,还是大人们也好,都熟谙隐藏之道,对待他外貌的不同,已经很少会直接表露出厌恶了。

不过,偶尔还是会露出那么一丝。

所以梓言在交流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揣摩别人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会下意识地揣摩自己即将出口的话是否得体。

别人已经厌恶了我,我不能再做什么错事让别人厌恶了。

这种意识深扎在梓言心田。梓言也明知是不好,但却没有什么能够改变的办法呢。

和别人交往什么的,最讨厌了!

“拿着吧。”魏莱又递过矿泉水,笑笑,“就当我刚才投篮失误,砸到了你的赔礼好不?”

魏莱的笑很灿烂,很有阳光的味道。

“唔……”

梓言接过水,看着魏莱的脸。

阳光的东西什么的,最讨厌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