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迷引寒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迷引寒蝶》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浣清潼怜子著

迷引寒蝶

作者:浣清潼怜子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寒蝶飞来,引我入梦,迷梦一场,醒来惋惜,仙游一世,消散红尘中。。。一场异族禁忌姐弟恋即将拉开序幕。。。仙族,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神秘种族,仙族分为两大类,仙食与仙食者(以仙食血为主食,但不是吸血鬼!)从当朝圣女的爱恨情仇,到各大氏族的恩恩怨怨,揭露整个仙族的兴衰之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仙历圣尊圣女四年

(当朝圣女,十岁登基,正是她登基的第四年。)

“站住!站住!”

一个女子高呼到。

月黑风高,幽暗的竹林中,几个蓝黑深影飞快的在竹林中奔跑,显然她们在追捕着什么。

只见前方十米处,一个身穿一身黑袍,脸上蒙着黑色面纱,隐隐看见右脸带着个白面具的少年在拼命的逃跑。

“琼琦姐姐,要不要我现在放箭!?”

刚才那女子问当中的领头人,

那人说到:“不可以,你忘了教母的命令,绝不可以伤害他!”

“可这样追下去,要到什么时候,他实在太能跑了!”

这时那领头女子突然停下脚步:“区区一只小食种,何足挂齿!”

便拿出一根她早已备好的暗器银针,装在小竹筒里,间隔那少年20米,却正射中他的脖子。

那少年瞬间感觉意识模糊,四肢无力,没过几步就倒下了。

可他仍然挣扎着往前爬。

“小家伙儿,有点儿意思,追上去!”

那领头女子邪笑着说。

几人追上前去将他团团围住。

“哼,小家伙儿,

看你还有多大点儿能耐!”

那领头女子一声冷笑。

那少年用苍白无力的嗓音微微颤抖着说:

“好姐姐,求。。求求你们,发发慈悲,放。放了我吧。。。”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已经完全看不清人脸,最后终于眼前一片漆黑,晕了过去。

那女子上前将他脖子上的银针取下,再确认他已经完全晕厥。

十分讽刺的说:“哼,还想我们放了你,真是痴人说梦!”

另一个女子也十分气愤:“就是,都是因为你逃跑,白白给我们增加这么多麻烦!”

“你们还有脸说,若不是你们失职,他能跑了吗?

还是好好想想待会儿回去怎么跟教母解释吧!”

所有人都集体沉默。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他绑了抬回去。”

“哦!”

其中一个上前将那少年用一根麻绳反手捆住,正想找人一起抬,另一个自告奋勇:“让我来,一个人扛回去就够了!”

说着便一口气将那少年扛在肩上。

“瑶磬子,就你会逞强!”

另一个不服气的说。

“楼淑瑶,有本事你来呀!”

领头的看不下去:“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嘴,赶紧回去!”

“遵,琼琦姐姐!”

带头的这女子正是纳兰氏族二小姐,纳兰琼琦,也是仙族圣女贴身的圣护使,

如今竟因一只小食种让她亲自出马,可见这只小食种的来头不小。

回去之后,二人将他放到床上。

楼淑瑶看着昏迷在床的他,一脸疑惑:“这小家伙也太机灵了,咱俩就出去买了点儿吃的,才半个时辰回来又让他给跑了。”

瑶磬子嘲笑着说:“你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贪吃,他能跑吗?”

楼淑瑶不服气的怼回去:“那你不也一样吗。。。”

两人争吵不止,正当此时只听见门外传来:

“教母大仙到!”

楼淑瑶慌张的说:“教母来了。”

“你们两个好生热闹啊,门外十几米都能听到你们的声音!”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金丝绣花,蒙着半脸黑色面纱的女人迎面走了进来。

楼淑瑶十分慌张的回答:“教母大仙,我们,我们只是。。。”

只见那女人怒气冲冲:“你们还有脸说!堂堂仙护使,

就看一只小仙食都看不住,平时都白养你们了吗?!”

瑶磬子忙解释道:“教母息怒,是我们的错,但是也只怪他实在太机灵了,我们出去的时候,

明明检查了把他绑的死死的,而且他也睡着了,我们才。。。。”

教母更加严厉:“还敢狡辩!我现在没那么多废话跟你们说,

等回去之后再好好跟你们算账!”

说着,看了看昏迷在床的那少年。

只见这群粗心的下属竟只用一根细细的麻绳将他绑住:“你们就想用区区一根麻绳就把他捆住?”

便拿出早已备好的一条粗粗的透明水晶链。

“用这个!”

楼淑瑶看着一惊:“教母,这,这是水晶链,这通常对付仙族武艺最高强的才用的上,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做了?”

“是吗?你还有脸说,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能让他逃跑四次!”

“教。。教母息怒,是淑瑶多嘴了!”

“你们两个不用再看守他了,把他送到我房间里来,我亲自看守互送他,

直到回到圣仙城为止!我倒要看看这下他还有多大的能耐!”

“遵教母命!”

随后教母转身离开之时对身旁的纳兰琼琦说:“琼琦,你随我出来。”

两人便一同出去,到了偏处,教母小声询问:“事情可都办妥了?”

“教母放心,我琼琦做事一向有分寸,

这次的计量刚刚好,保证他能乖乖回圣仙城了。”

“你在民间寻的那药,真的能管用吗?”

“教母不必多虑,我已找人提前试过了,那忘仙草确有奇效!”

“那,这药可有什么副作用吗?”

“这,暂且还不清楚,我将它与那迷仙草毒一同涂在银针上的,应该没什么大碍。”

“但愿如此吧,希望那忘仙草真能让他忘掉那些本就不该有的红尘破事!

圣女的破界之日,也日益近了,审的让他再逃跑,生出更多事端!”

“教母说的是。”

“琼琦呀,此次专程请你来一趟,我也实属无奈,还望你回到宫中,切勿和他人提及此事,尤其是蝶儿(圣女)那里。”

“教母真是说笑了,这点小事儿,不足挂齿,教母且宽心,

您定是信得过我,才将此事托付与我,我自是不会负了您!”

“我自是放心得下你,我是放心不下蝶儿,你是和她最亲近的人之一,自是知道这个主儿有多难伺候。

虽然此次你是给她请了三天病假,可依她的性子,定是要刨根问底的!她若实在要给你较真儿,

你且说是我请你来办事儿的,她也就不会难为你了!”

“教母何必因这小事儿担忧,我原本就是和圣女从小一起长大的,自是有治她的法子!

教母就不必因此事烦心了!”

“如此甚好!琦儿果然是长大了,不像这些个小仙食惹我烦心,

但那股子辣劲儿还是在的!”

“教母过奖了!”

“回去之后可要好好保护圣女才是!”

“教母不必多说,这是琼琦应尽的责任!”

“很好,今晚就让她们整理行装,明日一早,即刻出发!”

“遵!教母!”

另一头,

两个仙护使将那少年送到教母房间后。

楼淑瑶纳闷的说:“你说我们当时出去的时候明明检查了把他绑的死死的,

而且看见他也明明睡着了的,他到底是怎么逃跑的?”

瑶磬子冷笑了一声:“哼,这还用说,依我看他定是在装睡!

你别看他平时好像是这所有仙食中最沉默寡言的,实际上是最狡猾的一个!

不然他能逃跑四次?之前没逃出城倒还好,这次竟敢逃出城来,

害得我们找了三天三夜!如今他竟还想逃!”

楼淑瑶听了却似乎对他产生一丝怜悯之心:“可我怎么觉得他倒有些怪可怜的,这小仙食些许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疯了吧?同情一只小食种!而且他可是圣女的御仙食,

如果我是只仙食的话,那肯定是做梦都想成为御仙食的,

更何况,他还是只雪精灵,以后这圣仙食啊八成就是他呢!”

楼淑瑶听了忙捂住她的嘴。

“什么雪精灵,什么圣仙食,你在瞎说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给她睇眼色,因为这些都是仙族的禁忌,若被人听见会引来不测。

瑶磬子忙说:“哦,我只是瞎说罢了!以后不提便是!”

此时从门外传来:“二位仙护使在吗?教母大仙传话,

让二位今儿晚上就收拾好行李,赶明儿个一早就启程回圣仙城了!”

楼淑瑶忙说:“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去,你先退下歇了吧。”

“遵!”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