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是药娘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1日

《我是药娘》黑罪梵天著_都市言情小说

我是药娘

作者:黑罪梵天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首先感谢这么多药娘盆友的支持了。这是一部药娘类的小说,内容很现实,或许会有些残酷。感同身受吧,希望大家喜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4.破晓

作者语:这回这事儿比较重要,就放在前面说。

鉴于我更新太慢这一事实,我痛加悔改,近些时日并非考试期,与当地LGBT组织的接洽也有所进展,正好告一段落,现在也稍微闲下来了,因此,我也决定进行两日一更甚至日更,只求看的人多一点。。。(向各位dalao低头)别让我总是自己更自己看。。。也请诸位道友多多评论多多支持~~谢谢各位。

———————————————————————————————————————

远空的一抹鱼肚白划破了整片黑夜,艳红的朝霞也倾泻而出,照亮了长椅一端蜷缩着的妍妍,前夜在家短暂的暴风骤雨让她身心俱疲,她终究靠着长椅睡了整夜。父母也并没有出来找她,兴许是还在气头上吧。妍妍睁开了惺忪睡眼,顿觉喉咙一阵疼痛,脑袋也晕乎乎的,伸手抚住额头,却感额头滚烫,一阵冷风袭来,妍妍不禁打了一个喷嚏,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足足缓了五分钟,她的大脑才又开始了工作,记忆重新恢复。

“是呢,昨天事情败露,我才跑出来的呢。”妍妍苦笑了一下,坐直身体整理了一下衣服,“咦,领口怎么那么大?我怎么穿着睡裤?”妍妍内心尴尬不已,衣服是昨晚被父亲拉坏的,睡裤当然也没换……“真是失策呢,钱包也没带,衣服也没换,现在哪个家也不可能回去了吧。”想着又是一阵头疼,昨夜穿成这样在运河边吹了一夜凉风,不用想也是着凉了。

幸好智商尚存,妍妍看了一眼运河边晨练的人们,他们也回敬以怪异的目光,妍妍赶忙盯着浑身疼痛和眩晕的脑袋撑着长椅站了起来。她的第一感是迅速离开这儿,第二感是别让父母找到她,紧接着的第三感,妍妍想起了之前在QQ上认识的同城好友,在城北运河边酒吧街开着一家跨性别酒吧的姐姐。“去投奔她吧,先花几天安顿好自己,再想办法离开杭州,这样才有活路吧。”

她当然在早先前就计划好了被抓包后的解决方案,良好的教育和冷静的头脑成就了她的退路。酒吧街离这儿不远,徒步二十分钟就能到,潜意识让妍妍昏昏沉沉的走去。

也许这正是药娘的最大缺点吧,太过孤独。如果这时静下心想想,自己作为独生子女,在吃了这么久的药毫无恢复成男生的情况下,回家和冷静下来的父母好好谈谈,事情是必然会有转机的,少则几天几周,多则个把月,父母总会接受的吧,这样也不会让接下来的路这么难走了。

然而药娘这个群体就是这样,明知有退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走自己的路的。

“啊,糟糕,已经十二点了,中饭还没吃呢。”梓檬有点儿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书包,嘴里顺势叼上了早上没吃的面包,急匆匆的跑下楼去。

“车里真是挤呢。”远远看到一辆21路公交车开来,梓檬就抱怨起了车前挡风里黑压压一片的人影。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大中午的公交车上这么多人,一边嘟囔一边梓檬还是上了车。“嘟,学生卡—”大概是所有人都认为中午的时候学生都应该在学校吧,好多人向她投来了奇怪的目光,可是在梓檬看来,这目光更像是在对她的性别感到疑惑吧。

梓檬四下躲着目光一路红着脸向后挤去,她要坐十多站才到学校,所以姑且得找个舒服的扶手。

公交车的摇晃让梓檬有些犯呕,或许是这两天经历太多运转不及有些贫血了吧,总之昏昏沉沉算是撑到了学校,期间也没有什么公车痴汉骚扰她,否则这一晕车估计就得吐他们一身。。。

“梓檬?你回来学校啦?”正发此问的乃是梓檬的同桌,一个长得很瘦弱的男生,梓檬也曾一度以为他也是FTM,甚至旁敲侧击过好多回,不过他那麻杆儿样显然和梓檬有些圆润的身材,略有突起的胸脯不是一个次元的,没吃过药嘛。后来梓檬当然也发现他只是一个单纯的瘦弱直男而已。

“嗯,啊?我回来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又不是请了长假,况且高三这么忙,我可不敢拉下课业啊。”梓檬完全摸不着头脑啊,这像是见着外星人的眼神让她煞是奇怪。“可是老师说你有可能休学了呀,我还正愁没人聊天了呢。”同桌君撩着额前的碎发,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 “休学?!”“是啊,老师早上上课的时候说的。。。”“也是啊,我做了这种大事,妈妈是有可能跟老师说起过休学之类的事呢。”梓檬苦笑了一下,转过头去自言自语道。

“嗯?你说啥?”

“没,没什么。啊,对了,这两天的笔记借我抄一下。”

“哦。好。。。”

下午的课开始的也早,毕竟已到高三,午休也变短了嘛。之后两节课倒也是如往常般平静,同学们也都没怎么过问,梓檬也找回了学习状态,一切似乎也走上了正轨。

梓檬的想法是:撑到高考,再化暗为明。不过,这毕竟只是最好的构想吧。

以至下午,猫娘还牵着那只做不成手术的小药娘的手,坐在火车站广场上发呆。

“姐姐,我们要坐到什么时候啊,我。。。饿了。”小家伙用楚楚可怜的眼神像猫娘发起强有力的攻势。猫娘娇躯一颤:好可爱!这要长熟了,还不能秒杀一片男人。。。可是,他还有长大的机会吗?哎。。。猫娘一下子陷入了自怨自艾的深渊。。。

“姐姐姐姐!我饿了,又没钱,怎么办啊。。。”小家伙又摇起了猫娘的手臂,猫娘这才反应过来。“是啊,我也饿了呢。”说罢把手伸进外套里,紧紧捏住外套里袋的一张十元钞票,那是她刚刚没多久前才发现的,或许是去年随手塞着忘了拿出来了吧。现在这倒成了救命钱了,还真是讽刺。。。没怎么犹豫,猫娘就拿出这张十块钱紧紧攥在手里,“姐姐也只有这十块钱了,咱们看来只有去吃煎饼了呢。”猫娘苦笑道,一无所有的感觉是在不是人类能够忍受的。

“煎饼?我最喜欢了,加个火腿肠或者鸡柳什么的,可好吃了。”

加火腿肠?能一人吃上一个就不得了了。。。猫娘更是尴尬。不过两个人咕咕叫的肚子倒是让她加快了步伐。火车站门口总是有不少摆摊的人,她们随便找了一辆推车,一个胖胖的和善的阿姨招呼道:“两个小姑娘要吃点什么?阿姨这儿有茶叶蛋,烤冷面。。。”

“来,来两个煎饼吧。”

“好嘞,煎饼四块一个,加生菜一块,火腿肠鸡柳两块。”

不出猫娘所料,十块钱确实不够两个人加肉的。猫娘看向身旁那个两眼放光的小家伙,一狠心,“一个加鸡柳,还有一个什么都不用。”

“小姑娘在减肥吗?鸡柳可是很好吃的哦。”阿姨笑了笑,倒是也没说什么,就热火朝天的擦起铁板来。

猫娘咽了咽口水,看向手中的十元钱,我倒是也想吃肉啊。。。

折耳猫回到家,满心想的还是买药的事。“到底是哪个天杀的骗老娘说是非处方的,老娘不宰了他。。。”可是事已至此,开法坛诅咒也无济于事,赶紧想解决方案才是重点。

欧洲国家,尤其是申根国,一般是不允许MTF进行单独切除蛋蛋的手术的,因此找黑诊所才是正途。

Facebook上姑且还是有线索的,折耳猫姑且耐下性子找了起来。

忽然一条消息让折耳猫激动了起来,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对啊,那里倒是能做,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那儿那么多MTF性工作者,切个蛋蛋还不是分分钟!

一下子的兴奋瞬间冲昏了折耳猫的头脑。在那种地方,疾病猖獗,管理混乱,甚至被迫留下服务,遇到不测等等问题,都将是致命的!光别说这个,就说机票,住宿什么的开销,估计都足够回国寻求帮助的了。可是这时的折耳猫,似乎邪灵附体,根本就和妍妍一样,将要滑入邪恶的深渊了。。。

第三节课终于上完了,梓檬正伸了个懒腰,却见班长走来。“或许是请假例行公事吧。”梓檬是这么想的。

“黄梓檬,劳烦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

班长是个挺开朗的女生,虽然有点大嘴巴,但今天却有点扭扭捏捏的,梓檬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跟了出去。这班长是怎么了?又脸红又要我出去谈的,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难不成是喜欢我要告白?确实难以理解。。。

“那个,黄梓檬。。。昨天,我去看病。。。看焦虑症也请了假。。。”

你看病请假关我什么事?

“然后,在北医六院看见你了。。。那个从主任。。。那个你,我不小心的,听见你说你想做女生?”

梓檬脑袋轰的一下,头也有点疼,她吃惊的看着班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随后,她下意识的代入感,让她张口就是一句:“ 对,我想。。。做女生。”

其实她想直接否认或是不置可否,但这晕乎乎的光景却让她说出了实话。

后悔吗,不必吧,这也是事实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