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梨花先雪半春休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梨花先雪半春休》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只要糖的小说

梨花先雪半春休

作者:只要糖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他是犹如天神般的存在,上天给了他一切,却唯独不给他与相爱之人相守一生的权力。他给了她所有,宝物给她,陪伴给她,关心给她,包容给她,尊严给她,甚至连命都给她,却唯独不能给她爱情。从前,他说:我赌不起!我愿意为了爱万劫不复,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将我最最在乎的人置于危险之中。后来,他说:昨晚我们可是盖了章的,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我便是你的了!你想摸便摸,我不介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先离开!”混乱中,宸萱身体一轻,被石昊拦腰抱起,置于白马背上。宸萱刚想去握缰绳,白马突然一声惊叫,扬蹄狂奔起来。宸萱一个踉跄,差点跌下马去,幸亏反应及时,双手死死抓住马鞍才重新稳住身形,可一只脚却因此陷入马镫之中,一时解脱不了。

“大白,快停下!”宸萱看着白马直径向地缝冲去,惊觉不妙,无奈手中没有缰绳,只能大声呼喊。但一向听话的白马此时却发狂一般,完全不受控制。

“不好!”石昊闻声追了上来,无奈刚引出蛊虫体力还没有恢复,终究是慢了一步,眼看着白马载着宸萱跃下地缝。

宸萱的身体在空中极速下坠,耳边响起呼啸的风声伴着大白的嘶鸣。宸萱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这种感觉对一个刚刚十八岁,还未盛放的年轻生命而言是那么陌生。她惊恐地睁着眼睛,甚至忘记了呼吸。

“哥哥!”宸萱终是呼救出声,这是她冒死上长流的目的,也是这一刻她最深的期待和不舍。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跟着跃了下来,也许是起跳时足间加了外力,那身影的下坠速度比宸萱快了许多,犹如一支满弓而出的离弦箭,向着宸萱飞驰而来。

下一秒,困住脚踝的马镫被斩断,手臂被人用力一拉,身体瞬间反转,落入了那黑色的身影的怀中。而后巨大的撞击袭来,带着冰冷的寒意,宸萱挣扎间连喝了几口水,便失去了意识。

“好疼!”脚踝的刺痛将宸萱从昏迷中唤醒。迷迷糊糊睁开眼,便发现那黑衣人正背着自己在峭壁上攀爬,不是别人,正是石昊。

此刻的两人浑身湿透。宸萱隐约记得自己掉落地缝,然后石昊也跟着跳了下来。本以为会摔的粉身碎骨,却没想到最终跌入了湍急的河流,被大水冲走。

脚踝的刺痛再次传来,将宸萱从回忆中拉回。想必是在跌落时被马蹬拉伤了!脸上的面具早已不见踪影,脸也被河中的利石擦伤,不过还好背上的包袱还在。

四周一片漆黑,但却丝毫没有阻碍石昊的行动,书上有记载,有人夜能视物,看来石昊便是其中之一。难怪他总是把自己藏在黑暗里。

从小到大只有哥哥这样背过自己,突然和陌生男子这样前胸贴着后背,让宸萱一阵窘迫,忙用手撑住石昊的后背,挺直了腰板,拉开彼此的距离“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行!”

“你是嫌我腰伤不够重吗?”石昊发话。

“腰伤?”宸萱低头,此时两人全身湿透,四周又一片漆黑,所以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宸萱伸手摸了摸石昊腰间的湿衣,触感粘湿温热,而后抬手一问,手中已是腥味刺鼻,“你在流血!”宸萱惊呼出声。

“无妨,只是被河中的利石划破皮肉。倒是你这脚短期之内是走不了路了。你好好趴着,别给我增加负担就好!”石昊的语调依旧冰冷,但却不似之前的疏远。

宸萱只能重新趴到了石昊的背上,并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以减轻他腰部的受力。四周出奇的安静,安静的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胸伴着呼吸贴着石昊的后背起伏。

宸萱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化解此时的尴尬“你为何跟着跳下来?”

“我们有约在先,你为我治病,我护你安全走出暗夜森林,你既已做到,我自然不能食言。”石昊平静回答,事关身死的大事,从他口中说出却像是一件理所应当的小事一般。

“我们现在在哪?”宸萱继续问道。

“在地缝的另一边,好在地缝并没有太深,爬出地缝便能到达五色花海了。”石昊出言回答。

“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想到紫诺、紫苏,宸萱不免担心。面对这个问题,石昊并没有回答,四周再次安静了下来。

“真是幸运呢!”也许是不适应这样的安静,片刻后宸萱转移了话题,继续尬聊。

“被杌虎围攻跌落地缝,你还说幸运!该不会是摔傻了吧?”石昊冰冷的语气中有些无奈。

“被杌虎围攻却杀出重围,跌落地缝却被大河所救。最幸运的是因祸得福到了地缝另一边,摆脱了杌虎群,不然我们现在一身血污,又势单力薄,只能给它们果腹了。”宸萱的语气中满是庆幸。

“这地缝中虽无杌虎,但有大量苍狼昼伏夜出,在它们出动前,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找到合适的落脚点,那也只有死路一条。现在说幸运言之过早!”石昊毫不留情地泼冷水。

不知行了多久,两人终于找到了一处山洞。这山洞洞口狭小,只容一人弯腰通行,但洞中却是宽敞,而且洞中有涓涓流水,感觉似与外界相连。

石昊找来干柴,宸萱从包袱中掏出火石点燃篝火。石昊看了一眼宸萱的包袱,火石、草药、箭弩、乌石盏……可真是应有尽有。早就知道她不管到哪都包不离身,肯定都是些保命的东西,但真是没想到竟如此齐全。

石昊脱下身上湿透的狐裘顺手往火堆旁的石头上一丢,转身便要离去。“你去哪?”宸萱开口,许是害怕被一个人丢下,语气中有些许慌乱。

“苍狼畏火,要让这篝火整夜燃着,才能避免受到它们的攻击。我去捡足干柴。”石昊已走到洞口,他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淡淡回答。

“我先为你处理伤口吧!”宸萱好心提醒。

“一点小伤不算什么,乘我不在,你脱下湿衣,用火烤干,别等我回来了,再来上演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戏码。”石昊依旧没有回头。

“你,你怎么知道?”宸萱大窘。

“背了你一路,你当我傻?”石昊一声轻笑。

宸萱沉默……

石昊带着大捆干柴和一只打到的野味返回洞中的时候,洞口已被树枝和枯叶覆盖,宸萱脚上的伤已经敷了药,并加了木条固定。

时间慢慢过去,洞口的树枝和枯叶阻挡了冷风的侵入。熊熊篝火,带来了热,也吓走了原本在洞口蠢蠢欲动的苍狼。火堆上烤着的野味,滋滋地冒着油,肉香四溢。两人已穿上了烤干的狐裘,洞中难得的平静……

此时的石昊,没有再把自己置于黑暗之中,而是在火堆旁席地而坐,背靠着洞壁闭目养神。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宸萱隔着火堆,忍不住观察起他来。

这是宸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石昊。只见他眉峰似剑,眼窝深陷,鼻梁高挺。五官硬朗,棱角分明,有几分西北部族的风姿。但眼睛细长,朱唇薄削。皮肤虽然不算白,但也算细腻。又不似西北部族粗犷。

宸萱不禁想,哥哥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是否也如他这般刚毅俊朗,风度翩翩呢?不不不,哥哥一定比他好看!

记忆中的哥哥是那样谪仙一样的人儿,比他白净出尘许多。眉眼如画,比他柔和许多。哥哥的眼睛总是盛满星光,不像他这样孤傲疏离,难见波澜,深不见底。宸萱用手托着头,看得出神。心中想着哥哥,眼中不自觉地变得温柔。

石昊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了宸萱单手托腮,痴痴地看着自己。那眼中的柔光,如春水一般带着暖色,不似之前的警惕疏离。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样看着男子很危险”石昊缓缓开口,语气有些低沉。

石昊的话将宸萱从思考中唤醒,偷窥被发现,宸萱不禁有些窘迫。但对上石昊那晦暗难懂,复杂不明的目光时,宸萱再次警惕。“危险?”宸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拔出匕首,指着石昊“你想干嘛!”

看着那削铁如泥的利刃,石昊嘴角一勾,指了指火堆上的野味“肉应该烤好了,切一块给我”。

“哦!”石昊突转的话峰让宸萱表情一僵,方才察觉自己会错了意,不免有些尴尬,眼神闪烁地躲避石昊的眼睛。胡乱拿刀切下一块,丢了过去。紧接着给自己切了一块,放在嘴边吹凉。

肉香传来,宸萱直咽口水。暗夜森林中,未免荤腥引来杌虎,一路都以干粮为食,时隔多日终于见到肉,宸萱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好好吃!原来烤肉这么好吃!”

宸萱久居东悦皇宫,这种西北部族原始的熏烤方法,对她而言即新奇又美味。宸萱越吃越开心,又切下一块,连吹凉也等不及,直接丢进嘴里,一边哈气一边咬,吃得腮帮鼓鼓,满嘴流油。

石昊看向宸萱不禁嘴角一勾:到底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虽然也处处警惕,但还是太过单纯。石昊不仅有些羡慕,想来这些年她被保护的很好!

不过是西北荒原上再平常不过的食物,自己早已吃到麻木。但看着她这满足的样子,不禁觉得手中的肉也好吃了起来。

饱餐之后,宸萱裹紧狐裘躺在了火堆旁,这一日太过惊险,如今早已体力透支,终是支撑不住,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