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本君要遭报应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本君要遭报应了》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清水渡白茶的小说

本君要遭报应了

作者:清水渡白茶分类:武侠小说类型:仙侠

有人说,人生在世不可以欠太多桃花债,否则终将有一天会加倍的还回来。江楼月不以为然,继续游戏花间,只撩不娶。直到他遇到了一个白衣姑娘,他知道,他的报应来了……某天,江楼月终于忍不住把那白衣姑娘,抵在墙角,急切又压抑的说:糖糖,你给我亲一口成不成?亲一我把命都给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次她救了自己后,给了自己一个钱袋,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她虽然走了,但是却永远留在了他的心中……

再到后来,他在一个暴雨的夜晚,看到一老头躺在血泊之中。

他本来不想救他,可终究是于心不忍,还是将他带到了医馆,可惜老头受伤太过严重,还是没能救活,老头在死之前为答谢他,将自己入天机阁的资格书帖给了他,这也是那老头为何会受这般重伤的原因。

当时的天机阁,乃是第一修仙大派,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许多多人挤破了头都想进去,可每年进去的人少之又少。

 天机阁每三年只会随机发出十份入山资格帖,于是总会在江湖上掀起争夺帖子的惊涛骇浪。

他将老头埋好后,便小心翼翼藏着那份帖子,经过千里跋涉,来到了天机阁。

后来又通过了重重考验,千辛万苦勉强入了选。

可惜他却因为家世不清,目不识丁,又没有武学基础,而被直接取消了外室弟子的资格。

他唯一能够进入天机阁的机会,就只有成为内室弟子,但内室弟子要经过更加残酷而艰辛的考验,考验期间生死有命概不负责,而且最终还要看长老们愿不愿意收徒。

那注定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斗争。

但他还是签下了生死状,因为他别无选择,那是他唯一能够翻身的机会。

如今江楼月想起当时的考验,都忍不住胆战心惊,他依旧能够清晰的记得,当初的自己是如何奄奄一息的从虎口之下爬出来的,是如何赤脚踩在满是荆棘的地面,一步步爬上清峰顶,如何……

好在当初他还是成功了,他以为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结果才知道老天依旧在玩他。

那时天机阁的长门,能够且够格出师的,只有冷望舒。

第一次见到冷望舒的时候,他心里很惊讶,在他的认知里,冷望舒,应是个年过六七十的老婆子,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那个身着白衣,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女人,就是已花信年华的冷望舒,天机阁的三长老。

那日他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可她却只是粗略的瞥了自己一眼,便道,“此人心术不正,邪气太重,不宜修仙问道,还是下山为好。”

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他几乎用命换来的希望。

其实他知道,那有什么心术不正,那有什么邪气太重,自己难道比她还要懂自己吗?她不肯收下自己,不过是嫌弃自己的家世。

可是为了能够留在天机阁,他在她面前毫无尊严的,一遍遍的哀求她。

冷望舒却丝毫不动摇。

“求三长老收我为徒!”

“求三长老收我为徒!”

他跪在她的院子子前,一遍遍说着祈求着。

跪到腿没了知觉,求到嗓子沙哑无比,可面前的大门毫无为他打开的迹象。

没有人知道那时,他的心里有绝望,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个废物,没有人肯要自己,没有人肯喜欢自己。

但是就在那时,杜若师叔来到了自己身边。

“可怜的孩子,饿了吧。”杜若师叔蹲在他的身边,带着将一些吃食递了过来。

他颤抖的接过,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她温柔的笑了笑,说,“慢些,莫要噎着了。”

她笑容就似那寒冬的暖阳,彻彻底底的暖化了他的心。

“谢谢仙子姐姐。”他感激的说到。

“暝昏,别灰心,我去同三长老说说。”

那是第一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也是上一次有人肯为自己说话。

因为杜若师叔的帮助,冷望舒才勉强将自己收下。

 

 但是他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冷望舒对任何事情都很苛刻,她也不教他东西,外室都已经开始学习御剑术了,而他只有干活,每日都有做不完的活,天未见明他就要去打扫阶梯,从天机阁的山脚一直扫到山峰,足足三四千多台阶梯,一个都不许有遗漏,扫完还要去擦洗藏书阁的地面,稍有一丝做的不好之处,她便非打即骂,罚抄百遍甚至千遍,有时候他的手都写到抽筋。

内室的其他同窗,就各种鄙弃他。

整个门派中,就只有杜若师叔喜欢他,待他好,也懂他,因为他们境遇相似,杜若也是娼妓所生,哪怕如今已经贵为四长老,却还是处处遭人非议。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在那冷漠的天机阁心心相惜,他会逗她开心,她时常鼓励他,安慰他,甚至偷偷教他剑法,在他被冷望舒责罚后,会含着泪给他上药。

那时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让自己变强,变得非常的强,这样就不会有人再嘲笑他们,轻视他们,她也不用战战兢兢的过活。

他很努力的学习,为自己,也为她……

“江楼月!”

身下忽来的叫声,将他的思绪从前世,强行拉了回来。

他斜眼往下看了一眼,原来是赵家公子。

“今日下堂倒是挺早的啊。”江楼月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

“托您的福,夫子今日气的,直接甩书本走人了。”

“哇塞,这么精彩啊,早知道我该回去 瞧上一瞧的。”

赵家公子翻了个白眼,说,“你还真是厚颜无耻 ,一点也不知道反省反省。”

“反省?”江楼月哈哈笑了起来,说,“我反省什么,该反省的是那些夫子好吧,天天就知道之乎者也什么的,我可不想变成书呆子,他们说不烦,我听都听烦了。”

“那你也不能如此戏弄夫子啊。”

“冤枉啊,我可没戏弄他,相反我是尊重他,若我不尊他,才懒得做那些,是他自己不肯放过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

赵家公子无言以对,江楼月总是口若悬河,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

赵家公子想了半天,想不出反驳他的话,只能说,“我不跟你闲扯了,你下来跟我回宗里,我姨丈说找你有事相谈。”

“找我?”江楼月从树上跳了下课,一面拍了拍落在身上的落叶,一面问,“初叔叔找我作甚?”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你又做什么好事了。”

好事?江楼月想近来,自己也算是安分的。

算了,去了再说。

江楼月迈着有恃无恐的步伐,跟着赵家公子走了回去。

刚进门,就瞧见初慕一,气呼呼的看着自己。

江楼月得意的冲她笑了一下,然后当即故作正经的看向初知书,行礼道,“见过初叔叔。”

“姨丈,人我带来了。”赵家公子开口问到。

初知书从袖中拿出了几份书帖,说,“楼月啊,苍穹门四年一次的进修会即将开始,我和你父亲决定让你同慕一,前去学习见识一番。”

苍穹门即为北月氏,前身就是当年的天机阁,现在也一样是百家仙门之首,能够去哪里学习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过,他并不是很想去,但他又没有理由拒绝。

“父亲放心,我们定会好生学习,不负众望。”初慕一信誓旦旦的说。

初知书欣慰的笑了笑,让后将帖子给了他们。

拿了帖子江楼月便同他们一道出了门,刚离不远,初慕一就猛踹了江楼月一脚。

“你干嘛啊!”

江楼月赶紧拍了拍黑色衣服上,初慕一留下的脚印。

“哼!”初慕一叉腰,道,“谁叫你在醉君楼戏弄我的!”

“大小姐,谁戏弄你了,明明是你蠢。”

“我蠢?!”初慕一一把拽过江楼月,让他面对自己问,“我哪里蠢了!”

“小爷那么拙劣的障眼法,都能将你糊弄了,你说你是不是蠢?”江楼月嘲笑到。

“你!”初慕一当即又踹了一脚江楼月的膝盖。

江楼月一吃痛,揉着膝盖道,“初慕一,吵归吵,别动不动就打人!”

“我就打你怎么了!”说着初慕一又作势要打他。

江楼月忙闪躲,一边躲还一边对赵家公子道,“赵近白,你看看你妹妹,还不好生管管!你再不管,小爷我就替你管了啊!”

“笑话,我可是初氏大小姐,你能管嘛!江楼月,吃本小姐一脚!”初慕一在后面追着江楼月。

二人围着一石山,追来追去。

赵家公子早已习惯他们这般的打闹,无奈的笑了笑。

傍晚江楼月会到自己府中,老远就看到江渝安立在庭院中,脸色很黑很不好,手里还拿着他最熟悉的竹条。

江楼月心一悬,屏住呼吸悄悄从他身后走过。

就在他很快就要安全离开时,迎面撞见一婢女,那婢女见到他,忙开心的说,“少爷,您回来了啊。”

“嘘嘘!”江楼月赶忙提醒她住口。

但是终究为时已晚。

“江楼月!”江渝安拿着竹条就跑了过来。

江楼月满院子的逃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对他道,“爹,冷静啊!”

“你个混小子,又给我逃学!今日我要打死你不可!”江渝安在后面穷追不舍。

幸运的是,江楼月看见溪蛉蜻走了过来。

于是他赶紧跑上前,躲在她身后道,“娘救我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