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苏格拉底的辩护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苏格拉底的辩护》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冬九九著

苏格拉底的辩护

作者:冬九九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破镜重圆

许夏希因母亲的殷切希望远离法律专业,与学长傅厉宸的误会让她远洋留学。三年后,夏希重回故土。一场精心谋划的面试促使她踏入了法律职业的大门。交通肇事、精神病人杀人、一块钱的委托……各类案件纷至沓来,在傅厉宸的引导和陪伴下,许夏希的才能渐渐展露。当年的误会也解除了,可对母亲的承诺又让她惶恐难安。坚持还是放弃,她该如何选择?“我们的辩护,并不是为了替被告人开脱甚至于饶恕他的过错——那是上帝干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克制与爱。克制愤怒与仇恨,爱平等及公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像空的?!”

许夏希心中一动,忽然就有了主意。

她收回手,快步走到门口,将门关上——门背后立着一个小型工具箱,就在消防箱的旁边。

她从里头挑出一把撬棍,然后走回西北角的墙壁旁,对着瓷砖与瓷砖的缝隙就是用力一撬。

那块空心的墙砖很快就松动了,摇摇欲坠。

许夏希连忙丢下撬棍,继续扶着那块墙砖,顺着方向摇动。

不一会儿,墙砖就完全脱离墙壁。

30CM*60CM的墙砖还挺有分量的,许夏希费了些力气才将那块墙砖挪到墙角立好。

直起身一看,愣住了。

瓷砖背后的墙壁并不是水泥,反而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略小于瓷砖的小暗格,暗格上有个铜制小环扣。

在安静的房间里,那阵‘嘀嗒’声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就是从小暗格中发出来的!

许夏希克制住狂乱的心跳,颤抖着伸出食指,勾住小环扣,轻轻一拉。

‘嘎吱’一声,不知道被封了多久的木制暗格被打开了。

一个暗金色的怀表首先进入了许夏希的眼帘。

竟、竟然真的有个怀表!

许夏希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色的小方巾,盖住怀表,将怀表拿到自己眼前。

细细查看。

这个怀表的表壳是铜制的,表壳上雕刻出香石竹的图案,在花蕊处还点缀着一颗颗细碎的黑曜石。

在灯光映照下透出些许宝蓝色的亮光,绚丽夺目。

“哇!”许夏希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目光像是被手中之物黏住了。

她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精致的怀表。

‘嘀嗒’、‘嘀嗒’的声音近在耳边,她却不再感到害怕了。

仿佛被这块复古的怀表带着,一同穿越时空,回到了19世纪的欧洲。

男士们人手一只怀表,行色匆匆,汽车的喇叭声、蒸汽火车的笛鸣声和行人的脚步声交杂在一起。

杂乱,却有序。

这时候,‘嘀嗒’的秒针声在耳边回响,清晰无比,仿佛诉说着一个个光阴的故事。

‘啪嚓’!

重物撞击地板的声音突然响起,把许夏希吓了一大跳。

她定神去看,只见之前装着怀表的木制暗格因为被抽得太出来,直接摔落在地上。

里头的东西洒落一地。

许夏希暗道糟糕,手忙脚乱地收拾。

可当她把散落的纸张和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捡回到盒子里,正要复原时。

她匆匆瞥到纸上的内容,一个词语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外力致机械性颅脑损伤死亡】

许夏希的动作一顿,又将里头的东西全取了出来,想要认真看看纸上的内容,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男声:“你在干什么?”

许夏希条件反射性地转回头去。

许夏希一回头,强烈的灯光恰好打在她的脸上,刺得她双眼紧闭,顿时有种头晕目眩,心脏都好像跳到了嗓子眼。

低沉浑厚的男声又近了一些:“你在干什么?”

许夏希听着好像有点耳熟。

悄咪咪地睁开一条缝,傅厉宸那张英俊的脸就出现在她面前。

“啊!”夏希还是忍不住大叫了声。

傅厉宸蹙起眉,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别瞎叫,是我!”

许夏希欲哭无泪:是你才可怕好不好!

“你、你、你是人是鬼?!”

傅厉宸又好气又好笑,他都不知道这短短几秒钟许夏希那颗小脑袋都脑补了什么,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

但见对方被吓得声音都叫岔了,只好一把抓住许夏希的小手,强硬地按在自己胸膛,“感受到了没有,这是我的心跳!”

许夏希表情一呆,随即手心像是被烫到一般,挣扎着从傅厉宸的大手里抽出来。

小脸,不争气地滚烫起来。

“你不是出差了吗?为什么来在这里?”夏希也不知道自己脸热个什么劲,还不敢去看傅厉宸。

傅厉宸眸光深邃地看了许夏希一会儿,不动声色地说:“事情办完了,回所里拿点东西。”

言简意赅地回答完后,又问:“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做什么?”

许夏希打了个激灵,随即把手里的东西藏进身后的包包里。

这就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做完后,连许夏希自己都莫名其妙。

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没、没什么!”

傅厉宸:“……”

这么蹩脚的谎言,能骗得过谁?

不过傅厉宸并没有深究下去,甚至无视了地上躺着的东西,只说:“今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许夏希赶忙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

“那么晚了,你一个人不怕?”傅厉宸气淡神闲地问。

许夏希欲哭无泪:“……”

本来是不怕的,干嘛要提醒她啊!

傅厉宸:“给你两分钟收拾,我回办公室拿份资料就走!”

“别!我现在就可以跟你一起走!”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大活人,许夏希打死也不愿意一个人继续留在这间屋子里了。

她胡乱地将暗格推回去,拎起包包就跟到了傅厉宸身旁,俨然成了对方去哪里,她就跟着去哪里的小尾巴。

傅厉宸见状,冷硬的嘴角微微勾起。

许夏希这时时刻刻都要跟着的小奶猫样真是惹人疼,馋得他心痒痒,好想伸手把人收进怀里揉捏一番。

不过,还不是时候!

傅厉宸装模作样地咳了声,“走吧!”

档案室的灯关了,整个走廊都暗了下来。

忽然一个小亮光从走廊角落里亮了起来,然后是‘噔、噔、噔’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档案室的门被打开了。

窸窸窣窣一阵翻动的声响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死寂。

再然后是‘嘎吱’一下,暗格的抽屉再次被拉开。

手机屏幕的亮灯微弱,映照出一个模糊的黑影,正站在暗格前不停翻动。

————

车上,密闭的小空间里只有许夏希和傅厉宸两个人,感觉实在太尴尬了。

夏希只好主动将心思放回到她刚才在档案室找到的东西。

一块怀表、一份尸检报告、几张照片,还有一些东西,她没来得及细看,但却足够让她抓心挠肺了。

这些东西是谁藏在暗格里头的?

死的人是谁?

这些东西又说明了什么?

许夏希满脑门疑问,正出神之际,耳边就传来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你在想什么?”

傅厉宸开着车,趁着等红灯的时候,转头去看夏希。

许夏希一愣,猛地转头,又在对上傅厉宸那双幽深漆黑的眼眸时,立即转了回来。

心慌意乱,面上却正经危坐,结巴地答道:“没、没什么。”

按着套路,傅厉宸怎么也该多问一句。

可傅厉宸等绿灯亮了后就又将头转了回去,继续专心致志地开车。

许夏希:“……”

这下子轮到她坐立难安。

许夏希憋了一下,小声试探:“听说,现在的档案室,先前是大律师陈敬的办公室?”

傅厉宸间或瞥了她一眼,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许夏希尴尬地笑了笑,随口胡诌:“万姐说陈律师就死在办公室里。”

“嗯。”傅厉宸点点头,不愿多说的样子。

许夏希反而更加好奇了,没忍住,又问:“怎么死的?”

傅厉宸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刹车停车,用一种近乎漫不经心的口吻答道:“官方说法是,畏罪自杀。”

“那非官方说法呢?”许夏希下意识问道。

傅厉宸转过头看了夏希一眼。

许夏希忽然想起万晓曾说过陈敬从前是傅厉宸的师父……

到嘴里的话又猛地咽了回去,慌乱地撇开脸,“算我没问。”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许夏希假装打量四周,再次傻眼了:“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她半个月前才回国的,住的地方还是好友叶浅的旧房子,傅厉宸是怎么知道的?

傅厉宸已经停好车了,挑眉笑问:“你说呢?”

许夏希敏锐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她肯定不想谈下去,装作没听到,赶紧说了声谢谢就要离开。

可傅厉宸再次叫住了她,笑得那叫一个灿烂,“领导送你回家,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谢谢就行了?希希,你也太随便了吧?”

“那尊敬的领导大人,您觉得我还应该怎么表示?”那称呼简直是从她牙缝里蹦出来的。

她太清楚傅厉宸那家伙的德性,大学时她不知道被那家伙这样坑过多少次。

只是傅厉宸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要她跑腿或者让她请吃饭什么的。

他只轻笑了声,也不说话,直笑得夏希心里发毛,才非常缓慢地向她靠近。

越来越近,连带她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靠。

呼吸好像都在喷到她脸上了。

在傅厉宸的脸已经快要贴上她时,许夏希顿时感觉脑子里浮想联翩,小脸蛋滚烫得要命,几乎想要伸手把人推开。

舌头也开始打结,“你,你要干什么?”

傅厉宸还是笑,直直地就往她的唇上贴去。

有那么一瞬,许夏希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停滞了。

可就在他们的唇差一点点就要贴上时,傅厉宸往侧边一移,两人错开了。

随即‘咔哒’一声。

原来傅厉宸是来替她开门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的脸再次‘蹭蹭’地发烫。

妈蛋,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她的脑子污得不要、不要了?

尤其是面对傅厉宸似笑非笑的表情,她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我热了,我要回去了。”许夏希完全被自己刚刚的脑洞打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很热跟回不回去有什么逻辑关系。

她一把抓住自己的包,冲了出去,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她一样。

一股脑地往前冲,甚至连她以前晚上最害怕的那段黑漆漆小道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她略过去了。

等许夏希再回过神时,她已经跑回家了。

傅厉宸并没有追过来,她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可她现在也不会想到因为她逃得太快,又错过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以至于往后她再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只能送自己四个字:傻到家了。

傅厉宸一直坐在车上看着许夏希逃跑一样的离开,笑容愈发高深莫测,半天才喃喃低语:“既然你回来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再逃走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