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掷地而已矣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掷地而已矣》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漆容几著

掷地而已矣

作者:漆容几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应届毕业生思芩只身来到上海,从炎夏至大雪纷飞不过半年,离开校园生活陡然来到社会上,从心里到自我追求都慢慢发生了变化,始于迷茫而关照内心,最终不再踯躅,把自己活成了生活圈里的传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思芩起了床,饭饭还在旁边那张床上沉睡着,思芩怕吵醒了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这么早就出门啊?”饭饭的声音在思芩身后响起。

“我还觉得自己动作很轻呢,没想到还是吵醒了你。”思芩直起了身子,回过了头,像是放下了什么重担。

“没有,我本来睡眠就浅,不是你吵醒的。”饭饭带着清早的倦意,笑着看着思芩。

这样的早晨思芩没有经历过,她对素颜的自己有些不自信,清早起床总是人最丑的时候,蓬头垢面,脸上油光泛黄。思芩装作不经意的回过头,被对着饭饭捣鼓着自己的护肤品,又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似是一直没有机会回头,不过是思芩不敢罢了,转过来转过去,就是不面对饭饭,听着身后好像有翻身的声音,思芩胆子大了起来,又是不经意地回过身,问道: “又睡啦?你昨晚几点睡的呀?”

这次饭饭没有回头,只听得他声音道:“不晚,三四点吧,我再睡一会儿。”

思芩略有些失望,她本以为饭饭会开车送她过去,转念一想,昨天他开了两百多公里车来上海就为见到她,也是因为她才熬夜到那么晚赶工作,还是因为她在这边定的酒店……思芩找了很多理由来搪塞自己,来让自己相信对方是对自己好的。

体检很快就结束了,很多家公司的指定体检地方都是那家医院,有些走流程的感觉,流水线上的体检报告,谁关心你是不是真的身体有哪些不健康呢?只是没有传染病就好。

思芩出了医院,迷失在了大上海耸立高楼的街头,找回酒店确是费了一番周折,思芩在心中暗笑自己,“想来我也不是小城市出来的,也不是没什么见识,怎么就在上海的街头迷了路,像极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那副模样。”

“喂,饭饭,我在酒店这附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绕了好几圈。”思芩在酒店附近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就是找不到回酒店的路,每条路看起来都很熟悉,可是酒店好像跟她捉迷藏似的,思芩还是拿起了手机打给了饭饭。

“你在哪呢?你旁边有什么东西?”饭饭接通了电话,语气里略带着焦急。

“啊?我这边,附近是个居民楼,我记得我早上出来就是这条路上,但是这个路口有四个方向,我不记得是哪边了,感觉每条路都很像。”思芩在十字路口前后左右地转着。

“唉,你微信上发个定位吧,我去接你,外面好像还有点下雨。”饭饭无奈地说着。

“好,那你等下。”思芩正欲挂了电话给饭饭发定位,忽然抬头看到对面一幢高楼上写的“期货交易大厦”,正是她早上出酒店看到的招牌,思芩马上叫住了还没有挂电话的饭饭,告诉他自己找到了地方。

期货大厦就在酒店对面不远的地方,回到酒店时间已经是近12点了,饭饭下午还要上半天班,急着办了退房,午饭也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地开着车驶在了前往杭州的路上。

饭饭开车,思芩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的风景,初来上海,还没有这么坐在私家车里闲适地观窗外风景,只是昨天寂静的夜上海,和前天烘热地陌生地新城市,现在舒舒服服地坐在车里有人给她当司机,终于可以好好看看这个城市了。上次来上海是3月面试,那时候思芩还没有毕业,匆匆忙忙来匆匆忙忙赶回去做毕业创作,一个人在上海外滩走了走,看着灯光旖旎的对岸,她从未觉得上海有这么美过。

工作日的上海街头,车流不息,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思芩总望着窗外的法国梧桐嫩绿的叶想,这种工作日不用上班上学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现在开着车的人们都是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呢?是不是空气里都溢着自由?

思芩她太爱自由了,以至于那时日复一日的学生生活使她感到压抑,她无法忍受自己在同一个城市呆到五个月以上,她常觉得坐在一列火车上,无论驶向哪个远方,她都会自觉嗅到自由的味道而为此感到兴奋不已。现在的思芩,正做着自己曾经好奇的事情,而坐在这辆浙J车牌上的俩人,将去向熟悉的杭州,做一场不实地青春梦。

饭饭开着车驶向了高速,“江浙沪这边的交通确实繁忙多了。”思芩在心中暗忖着,在武汉那边,开上了高速基本上就与热闹和城市化渐行渐远了,但是这边的江浙互通倒是不一样,不是什么年节却是热闹地很,除却私家车,很多货车也在高速上来来往往着。思芩看着旁边车的车牌多是江浙,莫名有些兴奋,思芩很喜欢江浙,喜欢这边小城的钟灵毓秀,喜欢这边人文的深厚底蕴,喜欢这边的人吴侬软语,温柔体贴,当然,思芩也喜欢这边的经济发达。

起得早睡得晚的思芩,现在已是强撑也很难再打起精神来了。

思芩站在西塘的桥上看落日,身后的人来来往往,思芩就站在那里,仿若遗世而独立,日月星辰变换而她无动于衷,日落了下去,西塘换上一副夜里媚人的样子,古街小巷的酒馆都开了张,西塘和凤凰很不一样,凤凰似大家闺秀,西塘似小家碧玉,思芩如是觉得。

思芩待至太阳完全不见了踪影,才钻进小巷里,随心情择了家酒吧,那晚上,思芩跟酒吧的一个侍应生聊得投机,他带着思芩在土嗨的弹簧台上蹦跶,思芩以前在武汉被那个男生带去过夜店,但是思芩在那种地方怎么也蹦不起来,她常常坐在卡座看着周边热闹的氛围,觉得有些格格不入,时间一久,朋友觉着和她蹦迪没意思,也就不叫她了。

思芩没有想到今天在这个古城里遇到的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侍应生却能带给她快乐,喝点小酒,在弹簧台上摇头晃脑的,好像烦恼的事情都随着摇头而晃走了,思芩总是很幸运,说不上幸运吧,她总能在不幸里偶遇幸运。那个带着她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男生突然消失在她的生命里,她霎时间反应不过来,懵得好像他从未来过,懵得好像一场梦,直到思芩一个人走过千山万水,一个人站在古桥上看日落,她才觉得,那个人真的一去不回头了,那天的日落那样美,却憾他不在身侧。

思芩在弹簧台上看着侍应生快乐的笑颜,不自觉地随着他一起展露笑颜,侍应生看着她开心,笑得更快乐了,思芩,她总能在绝望里被救赎……

“思思老师,醒一醒哦,我公司快到了。”思芩在睡梦中好像听到远方饭饭的声音响起,思芩轻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思芩没有摘下隐形眼镜就睡着了,现在她眼睛干得要命,眼睛半睁开,又用力地闭上,再睁开,又眨了眨,才觉得眼睛好些了,思芩坐正了身,不接话。

“思思老师,你是跟我去公司坐坐等我下班呢,还是自己去溜达溜达呢?”

“我,去你公司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你要想去我就带你去呀,要是不想呢,你就把我车开走,我等下告诉你个地方,可以自己去逛逛哦。”

思芩惊喜地看着饭饭,思芩很喜欢开车,什么车都很想试试,她看饭饭一直没开口说把车给她开她也没好意思提。

“哦,对,就是有一点,四点半以后,我的车牌会限行,到时候你注意一点就好啦。”

“好嘞!没问题!”思芩开心地回答着,适才的不适在即将试驾新车型面前都不算事了。

车很快就驶到了饭饭公司的地下车库,车库的车位很小,但是饭饭还是顺利地一把倒进了一个车位里,思芩跟着饭饭一起下了车,饭饭从后座上拿了包,车钥匙给到了思芩手上,完全没有一点不放心她这个初次见面的网友,或许用“互相信任”来形容他们俩的关系再合适不过,思芩信任饭饭和一个陌生人住酒店,饭饭信任着思芩把车给她随便开。

“你手机呢?我给你输个位置,你直接导航过去就好啦。”饭饭一只手提着包,一只手展开伸在思芩面前。

“是个什么地方呀?那么好玩吗?”思芩边问边去包里找手机。

“你去了就知道了,我保证你会喜欢的。”饭饭接过思芩的手机,卖着关子。

思芩虽带着疑问闻着,但其实她对饭饭的推荐再放心不过了,饭饭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太懂得思芩的喜好了,或许说懂她并不太贴切,而是两个相似的灵魂,有些惺惺相惜。

“好啦,你跟着导航过去就好啦,下午可以想想晚上想吃什么。”饭饭把手机还给了思芩,又为她打开了驾驶室车门,思芩拿着已经开始导航的手机坐了进去。

“路上注意安全哦,晚上见。”饭饭为思芩关上了车门温柔地提醒着。

“知道啦,放心吧,我的车技你还不知道吗?”思芩18岁就拿了驾照,拿了驾照当天就偷拿了家里的车钥匙,自己开车出去溜达了,以前家里还会管管她这种鲁莽的行为,后来看她的能力和她的自信完全匹配,也就随她去了,思芩虽然胆子很大,但是做事却是有分寸的,也因此家里在她大三的时候就基本不管她了,无论是经济上还是人生选择,都凭她自己做主,慢慢地,思芩就养成了这种肆意洒脱独立有些像男孩子的性格。

思芩不知道这样好还是不好,虽然她这种性格很是吸引男孩子,围绕在她身边的追求者不在少数,但是她自由惯了,最怕被束缚,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不能在一个城市待到五个月以上,会要了我的命。”而事实也是如此,不仅仅是无法和一座城市相处超过五个月,和男朋友就更是如此,她喜欢新鲜,又爱着刺激,更爱昙花一现的惊艳,柴米油盐自是绝美,只是思芩现在还未品得。

思芩开着车,驶出地库,那天,阳光正好,陡然的一阵光亮晃了思芩的眼睛……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