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为什么恋爱博弈中血亏的永远是我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为什么恋爱博弈中血亏的永远是我》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般石龙盘龙傲世小说

为什么恋爱博弈中血亏的永远是我

作者:般石龙盘龙傲世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脑洞

现充的我最近寂寞了。所以刚好也有人喜欢我,那就小心翼翼地谈场恋爱不好吗?为什么对方在成为女友之后生活学习变得完全不能自理了?谈恋爱好麻烦啊,成绩啊成绩求求你别再掉链子了!哎,为什么人家的恋爱永远双赢,只有我的是一直血亏?大概是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中考降临还有三个月。

  此刻,教室里默契得几乎只能听见刷题声。

我无聊地翘起二郎腿,一手支着歪斜的脑袋,不停翻阅从表姐那借来的高中数学书。

时不时翻书得空的手上,一只外壳漆黑的水笔如同转轴可活动的风车,在指缝间变着花样打旋。

  窗外浓墨重彩的艳阳渲染强化了万物的徒有其表,衬得百花开得浓烈刺眼,映得百鸟鸣得聒噪乏味。

  肚子好饿,连书也看不太进去。

  于是我把脑袋横放在桌面。感受着冰冷从紧贴的耳轮传递而来。

因为不困所以不睡,我保持睁眼,任凭身前5厘米的斑驳墙壁上的褶皱清晰地占据我的全部视野。

既没有紧张,更没有焦虑。

身体的难得慵懒换来的是麻木已久的心灵上的觉醒与不安分。

回忆三年往昔,我发现自己的三年青春的内容物里没有初恋,没有野炊,甚至连体育课以外的球类活动也是极少参与,除了学习还是学习——青春你好失败。

数年寒窗用事实证明,我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学神。

成绩也只能靠着努力勉强问鼎校一,稍有松懈便容易反弹。

期间我明白了,成绩的登顶,伴随着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可以松一口气,而是更大的压力与挑战。一旦连续几次拔得过头筹,之后任何除了第一名的结果就都容易被认作是个人的倒退与失败,都是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父母——这样沉溺书海,拼尽全力保持第一的初中生活,也许算得上是学生时代的热血吧。但到了摘获果实的如今,归结起来完全是沉闷得要死。

三年都无脑地忙碌下来了,现在之所以忽的有闲功夫来奢侈地回头反省自己的青春,并不是我故作深沉,而是真的此刻狂喜之后陷入了空虚。

今天学校里一张万众瞩目的红榜发布,被省重点高中保送为提前批的五人名单全部出炉。

我不负众望,位列其中第一。

虽然因为心理预期准备了高中教材。但是只有当尘埃落定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超出预期永远是生活的常态。

我原以为自己兴奋最多半天就会继续立刻投身高中学习优势的早早积累,笨鸟先飞和滚雪球的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除了以上情绪,我竟然开始反思自己青春的乏味单一。

  中午放学,不少人跑来问我,是再留校一个月还是中午就回家享受假期。

  原本的我可能会和大家想的一样,能回家为什么要在学校遭罪,但现在的我却有点说不来了。

  我在纠结。

  于是,我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下午有百日动员誓师大会,我也参加了。

  平日在最底下篮球场搭个台子便可看演出用的体育馆已经到处拉上了红色的横幅。

  各班由班长带领着来到了各自班级观众席上的座位全体入座——所有班级的班主任都没来,因为下午还有个班主任的相关会议。

 无疑是庄重的场合,不少人却是脸上露出了难得放松的笑容,嘻嘻哈哈,大有在校辛苦依靠集体活动放松逗趣的玩闹劲。

  副校长强调了下纪律,然后就开始慢条斯理地自吹自擂,灌鸡汤,给大家催眠。

  我坐在整个班级的最后也是最高处,而我的身旁,因为我比较怕羞三年来没熟识多少女生,所以三年如一日地旁边永远坐着我的邋遢同桌。

同桌倒也没有那么不堪。

成绩是班级中等上一些,体育有强项,人长得不帅但比较高。

他拉了拉我的衣角,开始同我闲聊。

本来的我是不会和他废话的,无论老师说的话怎样的无趣,我都会逼着自己不做其他。

但现在变了,我是来享受青春的另一面的,台上老师的话有趣就笑笑,无聊就不听。

适当不守纪律,听说也是青春的另一环。

  【晗雨兄,你今天很能聊吗?以往这种时候跟你讲句话都能被你白眼白死。】

  同桌的一只手臂小心翼翼地尝试搭在我的肩膀。

  这种兄弟间勾肩搭背的感觉,也好棒啊。

  尽管心里在暗搓搓地兴奋,但我面不改平常严肃之色。

  随着东拉西扯,同桌似乎把先前憋着想和我说的话在今天一口气说了个酣畅淋漓,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臂也由温柔地轻压,渐渐变得彻底放松。

我时不时看看周遭,欣赏一下自己平时可能忽视的有趣物件,并希望借此给自己留下更加多彩的初中回忆;时不时被同桌的搞怪趣事抖乐,捂着嘴腼腆地轻声咯咯笑;时不时还会被同桌的八卦撩拨,好奇地反问。

【你说我们学校有校花?是谁啊?】

王子剑因为我的提问眉眼一转溜,突然像是来了兴趣,语气做作里掩不住欣喜。

【真不敢相信。人家校花名扬校园许久,普通人初一的时候应该就会闻其大名,大佬你却都快初中毕业了竟然还不知道。噢噢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菜鸡和大佬间的差距所在啊。】

【少来这套,干货说快点。】

同桌听闻后嘿嘿邪魅一笑,整个人朝我挤压了过来,另一抱住肩膀的手臂将我从另一个方向施力揽得更紧了一些,耳边的声音没有刚才放肆,明显压低了一些。

【诶哟,晗雨兄你好饥渴啊!这么馋人家身子啊!】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

同桌嘴角开始上扬。

【大家都是吃肉的,大佬你却假惺惺地端着个素食架子。男人嘛就应该互相理解,大方承认自己馋女人身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害羞的。】

我的反应出自本能,冷静下来一想倒觉得同桌说得也挺有道理,便认同地点了点头。

同桌嘴角上扬得更加明显了。他的另一只手拿到我胸前,借着我的身体挡隐,偷偷地边使眼色边戳了戳我的另一侧空气。

【发现目标,看斜后方。】

我没有多想或是迟疑,纯粹抱着想了解一下校花究竟有多漂亮的单纯心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回头瞪圆了眼猛地望去,对目的完全不加掩饰。

旋转后停止下来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位孤零零地坐在最高处的少女。

只见少女窈窕的腰部微弯,玲珑的小腿上,一对膝盖乖巧地并拢在一起,马卡龙粉的兔头外形书包同她本人一样安静地垫在膝盖。一头灯光下隐隐散射光辉的银白色长发,一部分被她拢在曼妙的身后弧线,另一部分在额边新婚幕帘般垂落下来,恰好遮挡住了少女的面颊。虽然只是穿着校服,看不清样貌,但是好奇心却从火苗蹭得蹿升为火焰。

少女一刻不停地埋头动笔,似乎一副很爱学习或者是狂补作业的样子。

【子剑啊,你能百分百确定人家是校花吗?我这个角度好像看不太清人家的脸。】

【百分之一万确定。而且偷偷告诉你,除了学生,能干的她还有在兼职模特。实不相瞒,在下虽然不才,手机里面倒是集有她的高清写真集,是本人两年下来亲力亲为,从校园论坛上到相关写真网站一张一张找寻收集来的独家资料。一般人我不透露,但如果你感兴趣的话,看在咱俩兄弟一场的份上回头我可以大公无私地发你一份。】

【不了不了,我不是那种贪图美色之人。】

王子剑表情变得滑稽,手指在我腹部诡异地挠起了痒痒。

【又来!都是男人装什么大尾巴狼?想要的话就直说,回头我会发你的,绝对说到做到!】

看王子剑如此热情,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好意,只好有些羞赧地低声说道。

【那……回去别忘了发我,还有那个……记得发全,谢谢。】

王子剑会心一笑,拿出作业开始刷了起题来。

【不用客气,大佬的笔记记得送我一份就好。】

台上的副校长话好多了,竟然还没有结尾。

出于无聊,我只好又开始大大方方地端详起身后不远处那位所谓校花的身姿,陷入了思考。

不一会儿。

脊梁骨忽然趴上一丝莫名的寒意。

我又看了看其他方向,这才发觉,虽然少女周围的八个方向都没有人坐,但有好多男生都是边和兄弟聊天身子边恰巧朝向了她。

还有些视线出现了同我的短暂交锋。

这还只是周遭班级,类推一下可能好多班都有不少悄悄关注少女的人。

而且她坐在这么后排,如果说他们不是在刻意看她,那就真的是太过于巧合了。

【晗雨兄,你这样盯着人家看太红果果了,就算她没注意到你,人家的追求者也会抢先把你标记起来。所以建议收敛。】

我无所谓地说道。

【有点搞笑诶,这帮人马上都要中考了,读书的老本行都还没搞定呢就整天想这些的有的没的。不怂,难不成他们还能放学后拦我不成?】

我继续堂而皇之地观察少女,就当是看三年来一直被忽视的从未欣赏过的风景了。

【你说的也没错,咱们学校倒不至于有人拦你。】

【不过这样讲就是你不懂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不是每一所学校都有校花级人物,也不是每所学校的校花都能达到像她这种完美度的。】

【那是你的滤镜吧,单纯基因好的人世上有很多的。】

我不以为然地反驳。

【真的不一样,美貌在一定的基础上就是见仁见智了我也不好瞎评价。但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举例让你感受下她比起其他很多地方校花的完美。听好了,咱们学校这朵校花,情感生活宛如一张白纸,初中三年了,就没有任何的绯闻男友出现。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有更高层次的追求,光人品这一点就能吊打很多世俗美女,就问你服不服?】

同桌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地如此吹嘘着,让我内心惊讶得有点不敢相信。

【真这么完美?】

【当然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成绩比如就很一般是吧。】

同桌似乎会错了我的意思。

不过嘛,成绩很一般又很爱学习。

我眉头一皱,心中突然有了关于如何体验青春的,进一步稍微大胆一些些的主意。

【我说,王子剑,你喜不喜欢她?】

【当然喜欢了……怎么了?】

【有她联系方式吗?】

【没。】

【既然这样,想要吗?】

我对着王子剑露出了笑容。

王子剑被我问得有点懵。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

王子剑盯视着我的双眼长达数秒,小心确认。

【那……就拜托了!】

同桌微低下头,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一脸虔诚。

我心里乐开了花。

果然临走前体验一下这种生活,突然就很有青春的感觉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