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彯摇:一世情缘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彯摇:一世情缘》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陈温的小说

彯摇:一世情缘

作者:陈温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仙侠言情】她生而不平凡,却活得招摇平淡。她偶遇妖魔后裔,为报杀亲之仇建立无名教单挑四大仙门。最后,她……死了。杀亲之仇未报怎能罢休?她浴血涅槃,功法全无,易容而隐藏自己拜妖魔后裔为师。九十九天后她的功法将完全恢复到之前的数倍,在这九十九天里,她的目的是杀死妖魔后裔。但九十九天的相处后,仙门阴谋败露,妖魔后裔黑化失去理智,凤凰涅槃燃烧魔族黑气,千年前就定下的命运。是打破命运一世情缘,还是难抗命运就此永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若是打理好了,就请随我去长老殿,既投入了我教,那便应当去念心教的长老殿拜见长老以示尊重,之后也好打个照面。”白衣仙人轻倚在门边恭敬道。

凤彯摇点点头,她将墨发高绾起,朱唇不点而红,抚了抚红裙衣褶,踏出殿门。

仙门这帮东西整日便守着,那迂腐的老规矩,待她灭了这教让它与无名教合并还得整改一番。

不如出个教程,来排演一番如何引人入魔。她灭了这教后让里面的一些幸存仙人来学习观摩。

白衣仙人还在一旁侯着,凤彯摇冲他明媚一笑,肆意又张扬,仙人慌忙垂下了头,耳根泛红。

对于这效果,她满意点头。

她不愧为一教之主,现在也是念心教教主徒弟,竟出门了那仙人都不上来迎接,莫不是被她的气势震慑得慌了神?

呵,这仙人果真是没见过大场面。不如她无名教中之人。

“我们走吧”,凤彯摇下了白梯。

梯下是一方处处透露出华贵的木轿。横木上镶嵌的夜明珠代表着这方轿放肆叫嚣,“我很贵的。”

白衣仙人迷糊地缓过神来,呆子似得拱手请她上轿子。他低头之际也不忘撇她几眼。

对于能使御风术却非要坐轿子的这些仙人奢侈做派,凤彯摇表示——好喜欢。

等她回去她也要这么做,来雇个几十个人抬轿子要前呼后拥那种。

踏入轿中,她掀起帘幕多看他几眼,眼中含笑,嘴角未勾。

那仙人又是一幅小女子之相。

她惊愕拍手,莫非她已在不知不觉之中学会了那项必杀技,似笑非笑。

这处仙教真是福地,想必她在这里待着修为也会恢复得很快。

仙人清咳一声,便让轿夫起轿。面上却是不掩的霞红,想她初来乍到之时这位仙人还是玉树临风,云淡风轻的,果然,作为一教之主她就算换了颜还是镇得住人。

长老殿可能是人多,应是这教中最大的地方了,处处是张扬的奢靡,金砖铺地,琉璃为瓦,内的白色玉石宝座上,坐着三位长者。第一眼只能注意到白胡子的长者。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深深宫邸,糜烂与纸醉金迷,将人性腐朽殆尽。

不错,够漂亮!

待她回去后把她的殿内也建成这幅格调,叫人一进来就膜拜她。

“你就是新弟子,听说拂然收了你为徒?”,其中一个蓝衣长老问道。

凤彯摇这时正被不远处的一盏琉璃杯里的红鱼所吸引。

她之前也见过这种鱼,那是在她与教徒们灭了一个小门派后看见的。

她当时觉得这鱼散发着金钱的气息,若是放在教里定会有特有门面。

她便亲自把这鱼养在了她洗脸的铜盆里。

似乎还有人劝过她,说鱼应该养在缸里。但她还是决然的每日给那鱼喂食,看它在盆里游来游去。

最后却架不住这鱼自寻短见,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跳出盆来没水干死了,整条鱼都成了干眼睛却瞪得老大。

她应该是低沉了一阵,后面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在那盆子里竟然发现了一条鲫鱼。

很丑,灰扑扑的不及那红鱼半分之一,却出奇的听话,有着乐观心态从不自寻短见。

后来有侍女说是洛拂然半夜偷偷跑来不知道做了什么。

洛拂然,好像,一直对她挺好的。

殿内,白衣仙人在后拉了拉她的衣角。她猛然回神,见高台上那老头神色不善。

凤彯摇行拱手礼,“弟子凤冉拜见长老。”

长老染上薄怒,“你可知我念心教是何地?为何不行跪拜礼?”

凤彯摇回答道,“念心教乃四大仙门之一,是世人修仙之地,也是维护天下太平的教门。至于行跪拜礼,风冉曾答应过父母跪天地不跪旁人。”

她面不改色地撒谎,在这里吹牛,开玩笑,仙门这群脑袋装泥石流的东西怎么能让她这个一教之主跪下。

等下!好像她是跪了那小畜生,行了拜师礼,虽然只是单膝着地。

她竟然如此大意。

另一黄衣长老先是大笑起来,笑意似乎想让她担心他是否会气竭,而后立马压下脸色,鼓着眼睛恰似死了的鱼眼指着她说,

“我听人说你的修为也到筑基,想必脑袋也没问题,既然知道念心教是修仙的地方,那为何还要人抬你来此?如此铺张浪费,真当这里是你娱玩之地吗?”

这老头脑子里全是水泥么,要说浪费硬是他们这宝殿更胜一筹吧。

她张了张嘴,正欲开辩。

“是我让轿夫过去抬她的。”清润的声音传来。

她回头,洛拂然将手负于身后,近了长老后才拱手施礼。

“荒唐,为一女子如此铺张,她是不会施法还是没腿费得着这般。”

凤彯摇紧紧拽住衣角,她有点生气了。

洛拂然淡淡道:“我念心殿行事,难道长老殿事事要过问么?”

竟是要护她。

凤彯摇低头。啥?这小畜生今天是发烧了吗,怎得还为她辩起来了。

长老嗤笑一声,“别以为你当上这念心教教主后就能随心所欲,你可要知道这念心教是仙门中唯一权分的门派,不是你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

嘿,她还没骂这小畜生呢。你个鱼目老头倒骂起他来了,这次真的成功让她不舒服了。

她站出,微微一笑,“长老们句句绕着我与师傅铺张说事,那么我想问,长老殿以金砖铺地,翡翠做盏,琉璃为瓦,阴沉木造柱,这般就不是铺张?”

那老儿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见此她笑容加大了弧度。

洛拂然点头,“似乎是这道理。”

大厅一时无言……

长老起身拿起桃木拐杖,身形应是被气得微颤,匆忙道,“没有下次,都退了吧”,说完便杵着拐杖去了后殿。

凤彯摇随着洛拂然离开前殿。

她习惯性地摸了摸怀中,掏出一粒糖,含在嘴里,夹着土腥味。

嚼了一会后,她立刻吐了出来,抬头却见洛拂然正一瞬不瞬地望着她道:“你这糖放了许久了?我闻着还有股土腥味。”

啥?试探她?

她笑着道:“土里捡来的。”

他没有继续说话,带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这不是回去的路啊。”

洛拂然轻声道:“下山买糖。”

恍然之间,话音未落,四面景色轻移,上一秒仿佛还在念心教,下一刻就御风瞬移到山下集市。

身后洛拂然忽然止步,她不解回头,他凝视着她道,

“我的一位故人也正馋着吃糖。”

凤彯摇微愕点头,随着他御风而去。

他们在一处山脚停下,山上是皑皑白雪。

这是凤彯摇与那老头住的山上。一棵树下是已经刨开的土坑,她貌似就是从这里爬出来的。

那日她刨土刨得过于匆忙,竟没发现这就是她的故处。

那可完了,她已经爬出来了,也没有时间把那坑填好,她僵硬看向洛拂然。

洛拂然面上却是一幅云淡风轻,捡了几颗糖过去就这她刨出的坑埋入,把四周的土堆重新填了进去,还用手压平。

仿佛在喃喃道:“真是让人不省心。”

凤彯摇脸上一绿。莫不是被发现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