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女皇是我家娘子那我是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女皇是我家娘子那我是啥》全文在线阅读_绝对不咕著

女皇是我家娘子那我是啥

作者:绝对不咕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愿意的,后来我发现……       嫁给女帝貌似没有什么不好的。    “喂,那边的女帝,快来给为夫捶捶肩。”——PS1:收藏、点赞、月票、打赏了解一下?PS2:更新稳定,2千—??(看收藏决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随着时间开始倾斜,影子也在转变着方向,唯一不变的事——

“完全没有人来啊。”

凌凡颓废的趴在桌子上,瞪着死鱼眼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虽然他们往往会好奇的看过来,但只是仅限于看。

大概是在诧异,好美的人(我家娘子)吧?

“到底是为什么呢?娘子?”凌凡不无郁闷之情。

算命这种事,在古代应该很有搞头。

再说自己前不久运气稍微爆发了一下,意外的从系统那搞来名为“周易”能力。

虽然等级尚且还是最低的LV1,但是对于这些不过第一境左右的人来说,完全是足够。

嘛……虽然实际效果有些类似于第六感,往往让凌凡分不清到底是技能生效,还是他在胡思乱想。

不管怎么说,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算命,绝无欺骗可言,到底为什么会流传出,我是神棍的谣言啊——!

“喂,神棍。”

稚嫩的嗓音响起。

如缎绸般绚丽的黑直长发,一点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却穿着普普通通的布衣。

嗯……貌似还有着筑基中期的修为?对于不大的孩子来到,算的上是天才了吧?

“什么嘛,是你这家伙……”

凌凡没好气的说着。

连坐起的力气都没有般,保持着慵懒的姿势,抬起头瞟了眼充满活力的小丫头,看着她不客气的坐在自己面前。

“说吧,今天想算什么。”

来着是客,勉强撑起不想动的身子,凌凡看着意外有钱的鸾舞,有气无力的说着。

“今天算点有意思的。”

“嗯?你不会拿我寻开心吧?”

“一两白银。”

白嫩的小手握成拳头,很干脆拍打在桌面,挪开后,反射着银光的“石头”静静的躺在那儿。

按照这个世界的物价,这可是等同于“一千”的巨款。

大生意啊……

凌凡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掠过桌面上的银子后,轻“咳”了声,满脸正色的看着对方道:“大小姐,你想算什么有趣的事呢?”

“最近城内有些不安宁,你知道吗?”

“嗯?”凌凡微皱眉头,但想到那巨款,还是开了口:“魔修?”

毕竟是坐落于人群来往的闹市,这可以算得上满城风雨的大事情,想不知道都难,托如此的福,每天太阳刚准备落下,摊前的路人就开始渺渺无几。

生意更是连续几天显示为赤色。

“没错,而且还是修炼了‘禁法’的家伙。……并不是魔修,而是禁修,禁修你知道的吧?”大概是怕凌凡不理解,鸾舞补充的解释到。

凌凡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修炼禁法和魔修,并不能混为一谈,但却难以区分。

魔修可以吸收负面情绪修炼,如果说灵气代表的是正义的光,那么魔气就代表着邪恶的暗。

人的好坏,不是修炼正面的光,就必定是正道君子,也不是修炼负面的暗,就是妥妥的大魔头。

也是如此,魔修姑且还是能出现在任何的城市内,也能和其他人友好的相处。

但他们之所以被不明真相的人避讳,便是某些修炼“禁法”的家伙。

禁法之所以被冠以禁字,就是它们大多是以吸食生血、食活肉、更甚着连灵魂都不放过。

至于资源从哪儿来?

当然是杀了,这泱泱人海,就是再好不过的资源了。

修炼“禁法”的修士,就如同过境的蝗虫,而城市内的普通人,就如同那硕果累累的巨树。

“欸……原来你是魔修嘛?”大概是技能生效了吧?某种冥冥中的启示在凌凡的脑海中闪过。

凌凡怜悯的看了过去。

或许这么说,可以有更好了直观。

某村发生大规模瘟疫?——定有魔修作乱。

某地颗粒无收?——还是魔修干的好事。

啥?XX派和XX门打起来了?——会不会是魔修的阴谋?

家里母.猪意外怀孕,夜里母鸡惨叫不止?最后生出来个半人半猪的怪胎?——不用说,还是魔修的锅。

换句话说,魔修这两字,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背锅侠,用一句话来概括——“全身魔修的错”就对了。

好事没有他,只要是坏事,哪怕远在天边也能牵连上的悲惨家伙。

综上所述,魔修对于日常迫害他们风评的罪魁祸首——禁修。

绝对是零容忍的态度。

出现禁修时,第一个跳出来的绝不是什么卫道士,而是所有人避讳万分的魔修。

如果让那群家伙知道了禁修出现在什么地方,绝对是喜闻乐见的吃瓜现场。

“不过……吸血?

这么刺.激的吗?那不是和吸血鬼一样?”说到吸血鬼的话,第一印象就是美少女了吧?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漂亮的小姐姐?

鸾舞不明的看着有些莫名激动的凌凡,银牙轻咬的接着说道:“目前知道的是,那名禁修是个男人,专门勾引那些不知人事的妙龄少女,夜间作案,被害人数七人。”

“什么嘛,原来是个男人。

话说,这不是单纯的萝莉控吗?要小心点哦你。”一听到对方是个男人,凌凡顿时觉得兴致全无。

“比起那些,能算出来那家伙大概的方位吗?”鸾舞冷着可爱的小脸,一点也不可怕的瞪着凌凡。

“嘛嘛,不要用那么可爱的视线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去死。”

“言归正传,你说的那家伙,我试着推算了下,给我一种很模糊的感觉,就像被什么东西‘庇护’住了般。”

“携带有防止推算的法器吗?”鸾舞了然的点了点头。

想来也不是多么厉害的家伙,大概是机缘巧合的从稀奇古怪的东西里,获得了禁法,然后耐不住贪欲进行修炼。

不然的话现在的伤亡者,也就不会是少少七个练气修士。

“能突破吗?”

“能是能……不过。”早已知道答案的凌凡,故作犹豫的摩擦着大拇指,暗示着说到。

“加一两。”鸾舞白了凌凡一眼,算是对于他死要钱的性格,有了初步的认识。

好嘞!

自己想的果然没错,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富萝莉。

带着溢满的笑意,凌凡接过银子,装神弄鬼的闭着眼念叨着不知所谓的东西。

做戏就要全套,好一会后。

凌凡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在城东的居民区,靠近主道的附近,今晚大几率还会作案。”

等等……那地方不是自己家附近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