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庭毒誓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天庭毒誓》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不能呼呼的鱼的小说

天庭毒誓

作者:不能呼呼的鱼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几个外来者,误入人间界……他们为了生存,留下心酸泪。却一直不忘,找寻回去的路……后来,真相大白,他们只是被抛弃的试验品。得知真相的他们,将情何以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货。”

小飘愤愤然。

三个壮汉均鼻观眼,眼观心,没人回答。

女猪妖用生命作赌注,换回了猪悟能回归。

女猪妖很幸福。

她就知道,自己挚爱的猪哥哥,舍不得让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猪悟能对女猪妖说。

“小妖,你放心,一切有我。”

于是,猪哥消化着,凭空多出来的记忆。

西天取经,师徒四人,一路同行,历尽艰难困苦,却是一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

取得真经后,佛祖论功行赏,大家都成了神仙。也就意味着分别临近。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四人分道扬镳以后,各自经营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到后来,自己不知怎么地,就到了这里,就成了屠夫,性情大变,勤快,本份,宰杀同族。

猪哥难过,自责,却后悔不已。

自己还是曾经的那个猪吗?

善良,耍小聪明,好色,躲在猴哥的光环下,不思进取,没有上进心的懒猪。

不,一切都己经变了。

自己靠双手,靠劳动,自食其力,养活自己。

哈哈,我,一个全新的猪悟能,回来了。

猪哥闭上眼,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他自信爆棚。

是的,我就是我,一个打不坏,煮不烂,压不死的猪小强。

猪哥思想转变,只是一瞬间的事。

再说那笑声刚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怪物,便到了众人面前。

众人大惊,均感脊背发凉。

老怪物神情倨傲,瞪着一双金鱼眼,斜视着众人。

“小辈们,虽然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但我还是大人有大量,给你们一个求生的机会。”

没人应声。

“哼!不做声就是默许了啊!我先得考考你们!”

“什么动物早上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

依然没人应声。

老怪物这才仔细地看看五人。

心中反复思量,琢磨着,那个长得最俊的小鲜肉,应该是个不学无术的绣花枕头,是一个草包吧。他一定回答不上来。

对,咱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游走,便是认准了柿子就捡软的捏。

老怪物一张惨白的脸,别提多欠揍了。

“小白脸,就你了。”

猪哥仍然闭着眼。

老怪物大怒,伸手抓向猪哥。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也配跟我老人家甩脸子?”

女猪妖挡在猪哥面前。

老怪物伸出的爪爪,迟疑起来,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他下不去手。

更何况,自己是君子。

君子可是从来不打女人滴。

猪哥一脸淡然,沧桑的声音响起。

“白无常,你个老货。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儿长进都没有,还是喜欢找借口欺负人,还是喜欢卖弄学问,为老不尊,羞不羞啊。”

老怪物瞬间变了脸色。

弊了半天,才问出一句话。

“你,你,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你有什么目的?”

猪哥睁开眼,一丝金光闪现。

“西天取经中,我排行老二。”

白无常的神色,变了又变,再转换成又惊又喜。

“你是二哥,是猪八戒那个憨货吗?”

猪哥笑笑。

女猪妖不干了,他指着老怪物骂开了。

“你个倚老卖老,装神弄鬼的家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来。一个字,贱,二个字,很贱,三个字,非常贱。”

白无常大怒。

握紧的拳头提起,又放下;放下又提起。

“我从来不打女人,并不代表我不敢打女人。憨货,管管你家女人。”

猪哥摇头。

“这么多年,说你白活了,你还不承认。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女猪妖小姐。”

白无常的面色,甭提多精彩了。

记忆的匣门一旦打开,所有的思绪,如洪水泛滥,不可收拾。

女猪妖,是他的初恋。

确切点,仅仅是单恋。

那些寂寞岁月里,唯一的亮光,也是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试问,有什么比曾经痴爱的那个人,站在眼前,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更无奈?

白无常。

“妖妖妹妹骂得对。这些年来,我过得很苦,很心酸。常常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最该死的是,我居然忘记了你,没有第一时间,主动跟你打招呼。”

白无常说得动情,伸手去拉女猪妖的手。

女猪妖一个拂袖,打掉白的手。然后悻悻然,站到猪哥身后。

白无常望着空空的手心,苦笑。不该属于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但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在燥动,那份狂热的心跳,他骗不了自己。

妖妖,妖妖,我的妖妖。

曾经遗失了你,便不会再松手。

白无常转身看向猪哥。

“老猪,你可得成全我。”

猪哥笑而不答,他想起了记忆中的那抹倩影,爱而不得,是一种悲伤。

白无常人老成精,收拾好情绪。

猪哥问白无常。

“老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无常沉默。

“老猪,几干年前,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阴间突然大乱,阎王失踪,我与黑兄弟失散,我们阴司就突然消失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无常一边流泪,一边鼻涕口水都抹在猪哥身上。

猪哥皱了皱眉,嫌恶地把老怪物一把推开。

“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是这幅臭得性。可有我师父,猴哥,小沙的消息?”

白无常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一直在人间界闯荡,流浪。本想游戏人生,顺便捞点好处的,没想到遇到你这个憨货。”

猪哥幽幽地说。

“老白,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就别装了。你所谓的游戏人生:就是坑蒙拐骗,到处祸害人吧。”

老怪物双手合十。

“憨货,在妖妖面前,多少给我留点面子。”

猪哥笑了。

“你掌管着人世间的生死大权,千万年时间,得了多少好处,拿出来给哥们几个,平分了。”

老怪物面有难色。

“我承认,我是留了一笔养老金的。这不,因为混乱,因为逃命,全部丢了。”

顿了顿,老怪物接着说。

“阴司没消失前,曾听阎王说过:你们师徒四人,都去花果山养老了。我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

猪哥陷入沉思,打了两个大大的呵欠。

“我要休息了,你们请便。但有一点,别打扰旁人,别把我的房屋拆了。”

说完,回到卧室,关上房门,打起坐来,消化今天的信息。

屋外,小飘飞快地扯了扯白无常的白发,飘到女猪妖身边。

老怪物的白发,突然变成一长长的,尖尖的帽子,他转过身,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扮成一吊死鬼模样。

女猪妖玩性大起。

她随手甩出一点火星,砸到白的帽子上。

尖帽子像泼了汽油一样,迅速燃烧起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