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妖孽师尊别撩我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妖孽师尊别撩我》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伊故倾城著

妖孽师尊别撩我

作者:伊故倾城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爽文

初冬那年十里红林,青桐山下,潋滟紫瞳,九世沉沦。新婚夜,亡族恨,痴情苦;代天罚,断尾护,定三生,送轮回……“入得我颜宗,便要守我颜宗的规矩。”“敢问师尊何为规矩?”“本尊便是规矩。”“阿离,睁开眼,为师要你看着,本尊如何疼你”“师尊,凡人一世竟有多长?”“一世,就在,你我之间……”阿离,我们,再没有来生了。“师尊,心痛吗?”“为师早已没有心了,断尾如挖心,如今九尾断八,只得护你最后一世周全”“为师不想做青桐山万人仰视的颜尊,为师只要,你爱我。”“阿离,夫君,应龙,你我今日拜堂成亲,可好”“十生十世一双人,一心只够爱师尊,阿九,换我守你,可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天君至此,本君有失远迎”

黄帝引天君至小榭,只见天君眉头紧蹙,无心对饮

“帝君可知,最近诛仙剑异动频频,怕是九歌镇不得多时,天地人间又是一般浩劫。”

黄帝自是有所察觉,可怜我幽儿,夫不成夫,子不如子,母子且能存一,每日用心头血喂之化其魔性,如今九尾断八,便只得最后护离夜一世周全,换离九歌安然降生。

“小幽打算何时将人从洗髓池中打捞了干净”君落看着颜幽情毒又深了几分,眼看着黑线过了手腕,待到没了肘部,与心脉关联,怕是药石无用,神仙难医。俊美的脸上不禁愁眉不展。

“师兄若是怕阿离脏污了池子,径自处理了便是。何故作此打趣,亦有些拈酸”颜幽召唤出心镜,果然不过泡了三天三夜,便禁不住打了水漂,连上一世亦不如。

“小幽说为兄拈酸那便是拈酸,若是小幽且将对那小子之心施舍为兄身上万一,只怕是要为兄这条性命有何不可”君落对颜幽之心,颜幽岂会不知,怎奈,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颜幽福薄心浅,一生且够爱一人。

“师兄可知大哥今夕如何”九尾狐族被离夜诛尽,若不是媚娘之事,害得大哥遭了天罚转世历劫,本可以顺利渡劫,未曾想对上离夜,记忆唤起,对离夜残忍万般,惹得天怒人怨,历一世求而不得,鳏寡孤独,不得善终。

“舅舅,表弟可有家书往来,师尊待他可好,师兄们可有和睦,可有提到默儿”轩辕默,大圣太子,圣元帝嫡长子,(颜默被罚历劫第二世)大圣皇后乃护国公亡天涯嫡亲妹妹亡醉,甚得圣元帝宠爱。对护国公府更是爱护有加,太子轩辕默与亡夜自小玩在一起,加之姑舅表亲,自是亲密非常。

“臣不敢相瞒,夜儿离家月余,臣未曾收到家书半封,青桐山遍是仙障,府中暗卫自是踏不得仙门半步,只是来报,夜儿已拜入颜宗门下,太子且安心便是,那颜宗主与夜儿渊源颇深,自会爱护非常”

轩辕默只是想到亡夜如今音讯全无,早已按捺不住,便向长了草,坐立难安。

“舅舅且借我暗卫几人,孤欲直奔青桐打探一番,方得心安”

亡天涯大怒。

“太子殿下休得胡闹,储君乃国之根本,岂敢此般恣意妄为”

轩辕默自知亡天涯所言皆非夸大,只是若是亡夜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眼看着九公主轩辕幽的身体每况愈下,怕是扛不了多年。届时,两人的婚事又当如何。

“师尊,阿离好痛……”离夜恍惚中只觉得一股股温热的暖流不断渗入经脉,汇聚丹田,不断上涌奔腾至心脉,视线渐渐清明,眼前之人莫不是师尊。温热的掌心正与自己相对,美丽的,妩媚的狐狸眼缓缓睁开。

“师尊……”离夜只觉得嗓子有些沙哑发紧,不过如此两个字,亦有些疼痛艰难。颜幽探其脉相,进而逼近离夜。

“本尊以为阿离定能扛过五日,未曾想不过三日,便打了水漂,幸好师兄好心提醒为师若再迟些,怕是可怜了这数万年灵气汇聚而成的洗髓池”

离夜顾不上羞耻,只觉得腹中空空如也,难受非常。不时抗议般咕咕作响。如此近的距离,颜幽想作未曾听见,怕是不成。

“还不快去”颜幽且守着离夜熬足了这七七四十九天,身上发懒,便再也不想动弹半分。

“师尊,徒儿好饿”

颜幽轻轻挑眉。

“阿离是想为师为你灶厨”

并非离夜不懂尊师重道,只是如今实在是半分力气亦没有。

“徒儿不敢”而后便真的没了力气,径直滑入一个香软的怀抱。

离夜不知昏睡了多久。醒来不过片刻便知,竟睡在师尊的榻上。旁边且放着一碗,粘做一团,不知摆放多久的素面。离夜且顾不上,端起碗如上次般直往口中灌入。只听到耳边响起熟悉的笑声。

“为师竟不知,阿离是不善用筷子”颜幽看着离夜被汤汁沾满了脸,笑得愈加可人。

“徒儿谢师尊赐笑”

颜幽将面煮好,守了离夜两个时辰,竟也未醒,方才想到,自己竟忘了拿筷子,便起身去寻。未曾想回来便看到离夜不知何时脖子上竟长了个碗,便忍不住打趣一番。

“阿离可用好”

离夜起身,师尊果真贴心,竟连衣服亦未舍得赐一身,幸好,湿衣睡了两个时辰已然干爽无比,只是难免有些褶皱。

“徒儿谢过师尊,好的不能再好,师尊做的面,自是十分裹腹”上次险些烫坏了唇舌,难得师尊此般贴心,凉了足足两个时辰。自不知,一碗面,煮了八个轮回,还是一个味道。颜幽活了数万年,只会煮一碗面,不过暖一人心。

“阿离竟已用好,为师可还饿得紧”眼睛直直盯着离夜,仿佛是要吃人。离夜竟有几分慌张。

“师尊且等片刻,徒儿去去就来”离夜至厨房,难得干净整齐,莫不是刚才那碗面,竟是用术法幻出,非也,若是真的用了术法,不该难吃如此惊人。

颜幽躺在榻上,竟有些潮湿,这才想到,适才眼看着离夜饿晕了过去,竟忘记为他宽衣,如此虚弱,莫不要着凉了才是。想来,在厨房好一番收拾便有些乏累,亦懒得再换被褥,径直躺下。

一阵香味袭来,离夜只见颜幽卧在榻上,猛然想起,被褥未曾来得及更换。

“师尊”唤了一声,颜幽未有响动。只得靠近榻前,伏在榻边,亦有几分靠近。美丽的睫毛如蝶翼般轻轻煽动。

“师尊”

颜幽抬眼便对上离夜的紫瞳,一瞬间恍惚。

“夫君”

离夜慌忙退去,却来不及。竟被颜幽按在了榻上。颜幽伏在离夜胸前

“夫君,阿九好生想你”

离夜心跳如鹿,剧烈非常。只想着解释,却被师尊强吻住了唇。想着师尊的教诲,亦不得忤逆。只得迎上那抹温软芬芳。离夜未尝情事,难免生涩,师尊好生霸道,不知怎的,已撬开离夜牙关,而后唇舌缠绵交织在一起,不知何时竟有几许香甜渗出,分不清是自己的亦或是师尊。不同于梦境般纠缠,身体竟有了微妙的反应,难免面色潮红。颜幽忽然停住了动作,扯过左手衣袖,好似在看些什么。而后,广袖一挥,离夜只觉得又是一场春梦了无痕,较以往平添了几分甘甜芬芳。

醒来还好,没有如上次般泄了精元,不然怕是没脸再见师尊。榻前,摆放着师尊准备好的换洗衣物,离夜换好衣袍,被褥,便起身去寻颜幽。只见厨房几缕炊烟袅袅,离夜只觉得怕是自己亦在梦中,师尊认真地盯着灶火,不断地添柴,如此这般,怕是烧干了锅,离夜忙着上前,掀开锅盖,一股焦烟呛得眼睛发紧,泪水晶莹而出,颜幽甩手而去,竟有几分委屈。离夜看着灶中所煮正是昨日自己为师尊熬的蔬菜肉沫粥,想必师尊自是喜欢。起锅,重新熬制了一番。

“师尊请用”

颜幽闻其香,欣喜了几分。一口一口舀着,无比香甜。

“阿离何不与为师一起用些”

离夜便不再客气,师徒二人片刻功夫,一整锅粥,喝个精光。

如今,离夜洗髓成功,自是要传授功法。

“阿离可知,我青桐三大宗门,分别落宗,颜宗,狐宗。师兄属剑术,炼药;狐宗属机关,帝王术,唯我颜宗不喜世俗,修习媚术,音律,为师明日便亲传阿离音律”

“徒儿,徒儿想修习媚术”

颜幽忽然逼近离夜。直直地盯着他。

“嗯?阿离莫不是要欺师灭祖”

离夜不敢抬头,自有几分心虚。

“徒儿不敢轻、薄、师、尊”

颜幽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将离夜的下颚托起,迫其抬头。视线相对

“阿离知道便好,且勿乱了我颜宗的规矩,不然休怪为师,轻薄于你……”

离夜一愣。

“师尊若是惩罚徒儿,且管轻薄便是,徒儿自是愿意非常”

颜幽一把将人揽过,向怀里带了几分,手指滑入中衣,在离夜胸前拨弄了一番

“既然阿离这般主动,为师岂好辜负”可怜了一袭鲛人俏被撕了个粉碎。离夜跪在地上,六月天,竟有些发抖。颜幽的眼神只觉得犀利冰冷。

“阿离为何入我颜宗”

“徒儿想学以致用,保我家国”颜幽且瞥了他一眼

“说人话”

“徒儿想强身健体”

这便勉强算个理由。只是本尊何曾说过修习媚术可以强健身体此般胡话。离夜端其颜色,怕遭师尊嫌弃。

“徒儿想斩妖除魔”

颜幽一把上前,将人扯了起来,不断相逼。

“阿离,且告诉本尊,何为妖魔,天地不仁,万物皆有灵性,人有好劣,妖魔亦然。奈何人可以肆意杀生掠夺,无辜妖魔却只能苟且艰难,大奸大恶之徒尚且活着,可怜妖魔却无时无刻濒危惶惧,阿离此般善恶不分,果真使得本尊眼界大开。”颜幽一把将人甩在一旁,夫君昔日灭我族人,当真如此大义凛然。

“徒儿该死,惹恼了师尊,请师尊赐罚”

颜幽握紧的拳头慢慢打开。只是离夜未敢告知颜幽,徒儿入颜宗,且因徒儿心悦师尊。

“罢了,阿离真当我是那钟馗,斩妖除魔与我何干,只是阿离且记住,无论何种修行,皆是天道,不可妄动杀念。既然阿离欲修媚术,为师便先授于你如何炼心”

媚者大成,内修精气神,外修身养性。颜幽传离夜媚术,望其与人为善,涤去心魔,不被恶俗沾染,耳目清明,识得人心,远离纷争诱惑。媚术分内媚,外媚,内媚分炼心,炼气,炼神;外媚其精华在于炼身,如今离夜已然洗髓,只管修习内媚便可。不日传授离夜炼心且分入圣,化圣,至圣,圣元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又细分为初期,中期,大成三个阶梯。离夜听得仔细。难免心疑。

“徒儿斗胆,不知师尊如今如何阶段”

颜幽只是瞟了离夜一眼,带有几分清傲,目空一切

“为师心,气,神,通体归一,冲破第五阶段,齐天大圣”

离夜强忍着,自是不敢笑。

“师尊可是欺侮徒儿,竟不知齐天大圣乃斗战胜佛,石猴一只”

颜幽回身至离夜身前。声音中竟有几分娇嗔。

“猴子又如何,猫儿,狗儿,这般毛茸茸,阿离可是不喜”

“徒儿不敢,徒儿最喜这般毛茸茸,尤其喜爱白狐,如师尊这般讨喜,可人”

颜幽大悦。

“阿离喜爱便好,为师明日传你心法口诀,便要闭关数日,为师的灵宠,尚且交由阿离照顾些时日”

离夜顿感慌张,莫非师尊竟真养了一只白狐。颜幽想着,这些时日幻做人形,果真乏累,终于可以现出真身,喜悦非常。不禁狠狠瞪了离夜一眼。

夫君,最好当真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