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鬼神君,渡灵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鬼神君,渡灵吗?》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松呓子著

鬼神君,渡灵吗?

作者:松呓子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灵魂摆渡

一纸协议,一千万换七个灵魂,一年之内完成。成交!二十四岁,开启阴阳眼的白惊歌受老者所托,开始灵魂摆渡生涯......为天国的人传递心意的同时,言玖的车祸之谜渐渐揭开面纱,哪想到背后竟隐藏着更大的阴谋,等待二人的又将是怎样的困境?“你要想清楚了,如果让他醒了,他将会忘记关于你的一切,包括你!”“只要他能活着,哪怕要我的命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白惊歌斩钉截铁地回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者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的灵力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自子申从火焰池逃脱出来后他一直在寻找对方的下落。

这股很强的灵力老者猜测应该是子申找到的“神器”发出来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赶紧奔向灵力最强的地方,也就是神器所在地。

等他找到的时候一时间却傻了眼,一盆冰水从头浇至脚底,站在眼前的并不是他,而是个不认识的年轻人,但老者真真切切感受到对方身上有股很强的灵力。

“你是?”

听到声音,年轻人抬起了头,疑惑地看了一眼对方,老者赶紧自我介绍道:“哦我是灵魂摆渡者老者,敢问阁下是?”因对方身上强大的灵力,老者将姿态放得很低,怕自己无意间不要冲撞了什么大人物才好。

“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言玖,等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已经发现变成了一具鬼魂,生前的事一点都不记得,连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诚实地回答道。依他的性子,若是生前有人这么问他,他铁定摆着一张臭脸,然后理都不会理。但现如今,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不得不多说几句。毕竟他内心深处是希望能有个人为他解开这些谜团,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这话,老者舒了一口气,同时悬着的那颗心又提了上来,只要子申一天未找到除去,他就一天不得安稳。右手的食指慢悠悠地敲打着左手的手背,突然心生一计,随即笑意在眼角舒展开。

“你想知道你生前的事和死因吗?”

“你知道是吗?快告诉我。”言玖激动地冲上前拽住了老者的衣袖,一脸哀求地说道。

老者摇摇头,“我可以帮你去问,毕竟人死了后都应该有走马灯的,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先前也说了,我是个灵魂摆渡者,但我要退休了,接替我的人是个人间小姑娘,你帮我保护好她,协助她完成灵魂摆渡使命。我就告诉你。”

听到这话,言玖冷笑了一声,他松开对方,不屑一顾地转过身,不满地说道:“我平生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不说就算了,我也可以自己查出来。”

“不,你查不出来,你现在不过是个鬼魂,你怎么查?你需要借助人类的帮助,还必须是一个能看见你和你说上话的人类,凑巧,那个小姑娘有阴阳眼,只有在她的帮助下,你才能查出你想要的真相。”老者笃定地回道。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加了一句,“你不觉你身上有股很强的灵力吗?这股灵力来历不明,如果不趁早查出,再被卷入什么阴谋诡计中,你怎么办?”

言玖愣了一下,显然被他这话唬住了,他细想了一下,对方说的不无道理,如果想要查生前的事就必须得依靠人的帮助,而他今天已经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和其他人说上话。

呵,是啊,他现在只是个鬼魂,除了同类,谁看得见他啊?

想到这里,言玖禁不住苦笑了一声,他颓然地耷拉着脑袋,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问道:“我今天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些鬼魂好像都很怕我,每当我一靠近的时候,他们就躲得远远的,像是躲避瘟神一样。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者竖起食指摆了摆,“不不不,你可不是瘟神,恕我直言,你身上有股很强的灵力,我正是被这股灵力吸引过来的,那些鬼魂不过是忌惮你的灵力罢了。”

“灵力?”言玖疑惑地反问了一句,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根本不知道对方说这话的意思,而且,在他的认知里,这个词难道不是只有小说还有修仙剧里才有吗?

……

另一边,老者前脚刚离开,窗外的女鬼就迫不及待地飘了进来,白惊歌抱住床上的趴趴熊,闭上眼睛,右手不停地在空气中拍打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女鬼的表情有些失落,她慢慢地蹲了下来,轻轻拉了拉白惊歌的裤脚,埋在大熊身体里的白惊歌突然想到刚刚老者说过这个女鬼是个单亲妈妈,那她一直不愿意离去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呢?她偷瞄了一眼对方,突然发现对方在哭泣,白惊歌的心“咯噔”一下,坐正后慌张地说道:“你哭什么啊?别哭别哭,我最见不得别人哭了。”

…...

冬至后的天气很冷,凛冽的寒风像是刀割一样吹在人的脸上,路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也是冻得抖抖索索地快速在路上飞奔。白惊歌将围巾往上拉了拉,她回头小声问道:“你真的确定他就在这附近吗?要不要先去你家里看看,万一他要是在家里等着你了呢?”

“汪汪汪”,一阵狗叫声将白惊歌吓得哆嗦了一下,她循着狗叫声望过去,那边是家小餐馆,屋里时不时冒出来一些热气。

“走走走,这谁家的小孩,要饭去别处要去。”说着店里的老板娘将一小男孩往门外推。

“我不是要饭的,我要找我妈。”站在门口的小男孩许是天气太冷,说话都哆嗦。白惊歌正要回头问女鬼是不是这个的时候,她发现对方早已飘了过去。

随即无奈地耸了耸肩,赶紧奔了过去,女鬼抱住小男孩,眼泪水奔腾而下,这时店里的老板娘又出来了,扔出来一只鞋,这时白惊歌才看见小男孩赤着一只脚。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野孩子,大人死哪去了,也不管管这个小叫花子,怕不是个小偷吧。”老板娘站在门口横眉冷对道。

小男孩哭着叫道:“我不是小偷,你才是小偷。”

“嘿,说你两句还较劲了是吧,信不信我送你去派出所。”说着老板娘就过来推攘小男孩,女鬼龇牙咧嘴的将孩子护在身后,无奈于对方来说,她就像是空气一般。

白惊歌实在看不下去了,过去一把推开了老板娘,冷嘲热讽道:“如今还真是世风日下啊,让我看看一个几十岁的大人是怎么欺负孩子的?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几十年的米饭白吃了?要跟一个孩子计较,你是不是自己没孩子,嘴巴才这么恶毒。来来来,大家快来看哈。”说着就叫嚣了起来。

路上行人虽不多,但星星点点还是有几个的,听到这边有动静,缩着脑袋挤过来,再冷的天都阻挡不了他们想看热闹的心情。

见真的有人围了过来,老板娘有些慌,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指着白惊歌的鼻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哈,神经病。”说完赶紧踉踉跄跄地要跑回店里面。

白惊歌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虽说在外遇到点事情,应该要息事宁人,得过且过。但可能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本身心里就憋着一口气,上去一把拽住了老板娘的胳膊,凶狠地说道:“想逃跑?先道歉!”

能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也不会是个善茬,老板娘哪里受到过这等屈辱,甩开白惊歌的胳膊后拧着眉头凶神恶煞地反击道:“诶,你这姑娘怎么回事,蹬鼻子上脸啊,我干嘛要道歉,你知道那孩子刚在我店里干嘛吗,像个小乞丐一样站在其他顾客面前,这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意。我没送他去派出所就是好的了,你还在这像个疯狗一样叫,干嘛,想打架吗,来啊,谁怕谁。”说着开始卷胳膊。

她白惊歌也不是怕事的人,既然对方要打架,那她自然愿意奉陪。正准备上的时候小辰拉住了她的衣摆,怯生生地说道:“阿姨,不要打架,妈妈说打架不是好孩子。”加上行人的劝阻,两人这架最终没打起来,老板娘朝着他们面前吐了一口口水,转身往店里走去。

白惊歌白了她的背影一眼,“切”了一声后弯下来从地上捡起鞋子,蹲到小男孩旁边,握住他的脚腕,对方吓得往后躲了一步,白惊歌轻声说道:“别怕,阿姨是你妈妈的朋友,她让我来找你的,你叫小辰是吧。”

握住脚的时候白惊歌心里一惊,随即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小脚冰凉,像是寒天雪地里的冰冻,她鼻子一酸,禁不住吸了吸。赶紧给对方上鞋,站起来后小辰一脸急迫地问道:“阿姨,那你知道妈妈去哪了吗?平常这个点妈妈早回家了,但是今天我一直没等到。”

白惊歌的眼眶红了,被冷风一吹,眼泪水直往下掉,她赶紧抬起胳膊拭去了,深吸了一口气,佯装欢快地说道:“妈妈她有点事要处理,你还没吃饭吧,走,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怎么样?”

小辰点点头,白惊歌牵着他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肯德基,点餐的时候小辰要了两个牛肉堡,白惊歌吃惊地问道:“阿姨不吃的,你一个人能吃两个吗?”

小辰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怯生怯语地问道:“阿姨,我可以给妈妈带一个吗?这个平常妈妈都舍不得吃,但我知道,其实妈妈也爱吃。”

白惊歌鼻子再次一酸,赶紧回道:“没关系,那你再点一个,妈妈得吃两个。”

听到这话,小辰开心地笑了起来,眯着的月牙眼里面像是洒满了星星,那种满足是发自内心的。

服务员过来的时候白惊歌嘱咐了一句“麻烦帮我看下孩子,我去趟洗手间”就掩面朝着洗手间奔了过去。

打开水龙头,白惊歌将冷水不停地拍打在脸上,冰冷的水珠仿佛要刺穿她皮肤的每一个细胞。抬起头时,突然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影子……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