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公子傾城著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作者:公子傾城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年少轻狂?江山如画?当繁华落尽时,谁又知道,苦苦守护的,到底是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深藏心间的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说好奇心会害死猫,可上官若璃偏偏是只不怕死的猫。

她只身一人,翻墙进了三皇子府。

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她紧了紧手中的佩剑,猫似的溜进了后院 。

她可不敢大意,别看这三皇子府上一个侍女侍卫都几乎少见,但谁知道他们藏在哪儿呢,她可是亲眼见过那些侍女上茶的。

简直跟鬼魅有得一拼。

来无影去无踪的那种。

后院依旧有很多竹子,上官若璃忍不住嘀咕道:“这人是得有多喜欢竹子啊!”

从鬼域到这府邸,处处可见的都是竹子,要说他不喜欢竹子,谁信?

上官若璃摇头,反正她是不信。

不过,有这些竹子在也不是毫无用处,至少给人藏身用还是很不错的。

上官若璃承认,翻墙进人家府院的确有些不好,但她这身份尴尬得很,要光明正大的留下更是有诸多的不便。

反正想着现在是白天,就算被抓个正着也比晚上要好,她也就不纠结了。

借着竹叶隐了一下身影,她静静的看着院中的陈设,除了冷清些,似乎也并无不妥。

“上官姑娘还没走啊!”耳畔突然响起一道声音,上官若璃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落时君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没,没走呢!”上官若离故作轻巧道:“还真是巧得很呢,公子也来这里赏景呀?”

落时君莞尔一笑:“上官姑娘好雅兴。”

上官若璃勉强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公子别误会,我就是觉得与两位公子甚是有缘,所以想来打听打听两位公子姓甚名谁,以便日后好拜帖请两位一叙。”

胡诌吧,诌成什么样就算什么样了。

落时君随手折了一枝竹叶,有些玩世不恭的说道:“好说,在下落时君。”

上官若璃道:“那,殿下呢?苏倾辞?”

若她没记错的话,昨日她可是听到落时君叫他倾辞的,苏是皇姓,他既然是三皇子,那叫苏倾辞应该没错吧。

“嘘。”落时君忙打断她的话,正色道:“这名字你可千万别让殿下听到,不然在下可不敢保证你能不能活得着出这三皇子府。”

上官若璃不解:“为什么?”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落时君似乎并不愿多说,只是道:“看在昨日的事你没有深究的份上,你赶快走吧,我不告诉殿下你来过。”

上官若璃道:“那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就走。”

“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执着?”落时君无奈:“你再不走,我可就叫人了啊!”

叫人,那还得了,若让上官清霜知道她干的这些事,只怕会马不停蹄的送她回烟阳,好不容易到临安,怎么能这么容易离开了呢,上官若璃怂了:“别别别,不说就不说嘛,我走就是了。”

她说着便真的抽身离去了。

其实她之所以要走,不仅仅是因为怕事情闹大,更重要的是她觉得根本没必要,她想要知道的事,换另一种方式照样能知道。

出了三皇子府,上官若璃便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着,临安这么大,知道三皇子府中事的人必然不少。

像什么茶肆酒馆之类的,更是经常聚集一堆人,上官若璃下定决心,找了一家茶肆,说是在此等人,其实是打算打听一下三皇子府中的事。

这茶肆中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为了不显得奇怪,她便朝那个女孩子旁边坐去。

那女孩子与她年纪相仿,长相也颇为美貌,一袭水蓝色衣衫,得体大方,想来应当也是个非富即贵之人。

上官若璃过去,她便主动挪了挪位置,上官若璃坐下,压低声音道:“姑娘是本地人吗?”

她点了点头,道:“有事?”

“还真有点事。”上官若璃顺杆爬道:“早听闻三皇子,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小女子对他倾心已久,所以……”

“噗嗤。”那女孩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上官若璃的眼神愈发奇怪了:“姑娘何必这般寻霜月开心。”

上官若璃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三皇子的名声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她所说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确是符合他,那能引起这姑娘发笑的自然只有她后面说的话了。

倾心一个徒有其表的人,任何人都会觉得好笑吧。

她本来是想,怎么着他也是三皇子,捡好听的说便对了,但她忘了,这三皇子的名声一直都不好,虽然她不明白是为什么,但临安的人必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姑娘此言差矣!”上官若璃欲哭无泪,无奈自己扯出来的慌,自己哭着也要圆回去,她道:“我是真的心悦殿下,实不相瞒,我与殿下儿时便见过了,只是苦于后来被送去学习剑术,到现在才有幸再回临安。”

她说着便拭了拭眼角,好不期期艾艾的继续说道:“谁知对殿下却是一无所知,又不敢贸然上府中打扰殿下,只好先行打探一番,听说他的名声挺不好的,但在璃儿心里,他永远是那个温柔善良的殿下……”

上官若璃说这话时并没有刻意压下声音,所以茶肆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听她这么说,一个人忍不住道:“姑娘生得如此貌美,心悦谁不好,听在下一句劝,三皇子绝非良人。”

“是啊!”一人又道:“慕容倾辞一个连皇姓都不配拥有的挂名皇子,没权没势又不受宠,怎么值得姑娘倾心,要在下说,就城西的陈公子都不知道比他好多少倍。”

“就是,实在不行,城东的沈公子也不错啊!”

原来,他的名字叫慕容倾辞,听着这些轻蔑且轻浮的话语,上官若璃突然后悔了,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说出这样的话?

她旁边的女子早已是忍无可忍,她重重的放下茶杯,站起身,喝道:“大胆,妄议皇室,不想活了是吧?”

她刚刚一直都背对着几人,是以几人并没有看清她是谁,如今一见之下,差点吓破了胆,忙跪下,连连说道:“慕容姑娘饶命,小的胡说八道的,那陈公子沈公子什么的,哪配跟殿下相提并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