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异世界能造机娘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5日

《异世界能造机娘》免费在线阅读_为你愁谋小说

异世界能造机娘

作者:为你愁谋分类:科幻小说类型:伪娘

我前世是死神的舅舅?重生妹妹变外甥生?还有这个狐妖族的女王为什么叫我妈妈?人偶师?造机娘?这个可以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好了,云飞别难过了。你妹妹才刚走,她如果看见你这样会伤心的。我知道你难过但也要适可而止。好了,别难过了。天也不早了,我明天还有事。再见。”男子说完就走了。

云飞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照片。而照片上的女孩正是云飞的妹妹……

第几天后……

“云飞,你这监制是怎么当的。游戏出了这么大的BUG,你说说怎么办?我当初是看重你的才能才让你坐这个位置的,可是你!唉~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走吧,这是经理的意思。听说这次损失的太严重,公司在裁员。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要被裁掉。还有不要太难过,我知道你是因为你妹妹的事。早点振作起来,再去找个工作吧。你的东西我已经叫人帮你收拾好了,去吧。”云飞的上司转过身去没再说什么……

某酒吧里。

“云飞别喝了,你醉了。来我送你回家。”云飞的女友林璃拉着他的胳膊哀求道。

“小璃,我和我妹妹是相互照顾长大的,她是我最后的亲人,是无可比拟的存在。现在她走了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这个事实。因为这个事让游戏出了BUG。今天我也就这样被炒了。小璃,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云飞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女友,用平静的语气述说着的,最后的一句也是在哀求。

“可是!”林璃还是放心不下。

“小璃,求你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我现在心里好乱。”云飞见林璃还要说什么,便出声道。

“那我走了,你小心点。还有你不要再喝酒了,你已经醉了。知道吗?”小璃看着云飞皱了皱眉头,慢慢地站了起来嘱咐了几句,然后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

晴空圆月,月光洒在深夜城市的街头上。云飞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他醉了,喝闷酒醉的 。他妹妹走了,永远地走了,他唯一的亲人。他抬头看着星空,喃喃道。“妹妹在哪里?真的在天上看着我吗?呵呵,看着我的这个样子,你又是怎么样想的?唉~妹妹,你倒是丢下我这个哥哥先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受苦。真不够意思,我还想让你为我和林璃的孩子取名字呢?唉~妹妹啊,还真想让你跟我一起受苦。再看看你对着我撒娇的样子。呵呵,想想都觉得可爱啊。妹妹……妹妹……”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他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少女朝他走来。

“你要死了。”少女轻轻地对他说。而云飞不以为然,他只认为是自己喝高眼花了。毕竟这个少女整个人都呈现着透明的状态。不过云飞马上反应过来,因为他看见了少女身后的银白镶黑的巨镰,但在这时少女忽然消失了。少女消失后的下一秒,一辆巨大货车朝着他直直的撞了过来。车上的司机也吓了一跳,忙打方向盘。因势能的原因货车来不及转弯直接侧翻。云飞愣在了原地,看着侧翻的货车离自己越来越近云飞并没有害怕,反而觉得自己快解脱了……

某个黑色的空间里,一个扛着巨镰的少女看着椅子上的少年。而椅子上的少年正是云飞。

“这里是哪里?”云飞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尽力的让自己清醒一些。当少年看见少女后,自嘲的笑了笑。“呵呵,我这是死了吗?死了也好,不用在受苦。也不妨是一种解脱。”

“把这汤喝了,我带你去轮回。” 少女递过来一碗汤,示意云飞把汤喝了。

“你……是死神?”云飞接过碗问道。

“恩,有事吗?”

“我能去我妹妹那里吗?”

“不能。”

“求你了。”

“我帮不了你。”

“我只是想补偿补偿我妹妹,我欠她的太多了。”

“我……”少女愣住了,她想起了1000多年前的自己。19世纪中期,英国某伯爵家里。一个少女蜷缩在某角落里,瑟瑟发抖。在她的面前站立着一个青年,青年是他的舅舅。青年走到少女的面前用一只手抓住少女,一把把少女扔在一张单人床。青年走了过去压在少女身上,用力的撕扯着少女身上的衣服。少女呆呆的一脸被玩坏的样子,眼神中充满着绝望。

少女叫普尔德.艾丽娅,是这个伯爵姐姐的女儿。她的父母在她十三岁那年去世了,而这个伯爵就是他最后的亲人。少女今年十六岁,而在三年前他的舅舅却对她作出了畜生不如的事。她在这三年里每天都要忍受着屈辱,不仅是她的舅舅对她做出了样的事就连她表姐的男友都。少女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了,在这一天她做出来了选择。

这一天,她舅舅喝多了。回到家后无视了在客厅喝茶的妻子,直径的走向了她的房间。她蹲在床边墙角处,当她发现舅舅进来时,他已经把她压在身下了。伯爵看着艾丽娅,双手却在撕扯着她的衣服。她一脸身无可恋的看着天花板,右手却是已经伸到了枕头下紧握她藏在那里的匕首。

伯爵只觉得胸口被什么刺入,愣愣的看向自己的左胸口,一只被鲜血染红的纤细小手握着插在自己胸口上的匕首。伯爵双瞳紧缩,张着嘴惊讶的看着艾丽娅,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艾丽娅抬手接住了带下来的舅舅,然后往旁边一推,伯爵就滚到了床脚。艾丽娅从伯爵的身上拔出自己的匕首,然后走出了在家的房门。

伯爵夫人看着自己的外甥女血淋淋拿着匕首朝着自己走来,她并没有恐惧反而觉得可以解脱了。三年前的那一天,和今天一样。伯爵满身酒气的进了艾丽娅的房间,然后艾丽娅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夫人害怕的慢慢推开半关的门,她呆住了,她看见伯爵把自己的亲人压在身下。艾丽娅向她投来求助的目光,可是她却将门关上了。她害怕,她怕艾丽娅会埋怨她恨她,但是她更怕伯爵把她赶出家门。所以她选择了视而不见,默许了伯爵那禽兽不如的行为。这三年她一直在做着那个梦。她这三年备受煎熬,因为她知道自己对不起她。而现在她释然了,或许只有这条命才能补偿他吧。她笑了笑的是那么暖人心扉 。直至艾丽娅把匕首插在她腹部,她依旧是笑的那么开心。

艾丽娅满身是血,走进了她表姐的房间。伯爵的女儿这时还在睡觉,艾丽娅轻轻的跨坐在她的身上高高举起匕首对准她的胸部刺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她马上睁开眼睛,她看见艾丽娅高高抬起那血淋淋的匕首。她呆住了,愣愣的看着艾丽娅用匕首狂捅着自己的胸口。直至她的胸口血肉模糊时,才停了下来。

少女来到楼顶,望着天空,踏上楼顶围墙。将匕首放在自己的手腕上,轻轻划开。

……

“啊!啊啊啊啊啊!”云飞突然双手捂着头大叫了起来。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居然是前世是我舅舅。哈哈哈!”少女突然大笑起来,笑的是那么的凄凉,那么自嘲。

“我!……”云飞无言以对,她说的没错。云飞也想起来了。的确,云飞前世。就是他面前的这个少女的父亲。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当上死神吗?还不是因为你。呵呵,愧疚于她,我会信?当初说说什么我父母去世,让我当你的养女,可是舅舅你最后对我做了什么你不会忘了吧?要不是你和你女儿的好男友,我会成为死神吗?我本是想杀了你们,然后投胎转世。可是,因为怨念太深,我无**回。前一个死神对我说我可能再也无**回转世了,你知道我听到这些话时有多绝望吗?不过他的下一句话,让我看到了希望和无尽的深渊。呵呵,你猜他说的是什么?死神少女艾丽娅用无比讽刺的话语说着。云飞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呵呵,他说要你的灵魂为我做一件事。呵呵,这怎么可能,,就算遇到也不知道亦或是不是。”少女慢慢的转过身去,道:“舅舅,你愿意为我死吗?”

“我……”云飞慢慢的低下头,说真的他不知道。因为自己的那个妹妹是他最放心不下的,而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又是因为自己而成了死神、亡灵的引路者。况且自己还对她做出来那样的事。

“呵呵。”艾丽娅自嘲的轻笑了两声。“我就说是深渊吧。谁会为杀自己的人而死呢。”

“我……愿意。”云飞慢慢的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艾丽娅。而艾丽娅则是一脸的吃惊。“但是,我有个请求。”

“……”艾丽娅没说什么默默的站着。

“在我死之前能先让我把欠妹妹的债还清吗?”

“我有选择吗?”艾丽娅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云飞。云飞又是慢慢的低下了头。

“记住我说的这些话。不要妄想改变世界。”艾丽娅说完,云飞的脚下瞬间出现了一个魔法阵,法阵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光芒消失,云飞也不见了。

“如果你真的内疚于我的话,那就带着你前世的记忆来补偿我和你妹妹吧。再见了,舅舅。”艾丽娅说完,慢慢的走进黑暗里。

…… ……

“ 嗯……”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我又在做什么?云飞慢慢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头上那一片绿色时,突然想到了这个被玩坏的梗。但当云飞做起来看见满地的尸体时,他僵住了,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种场面对于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来说,可想而知。云飞努力想要站起来,可身上各处传来痛楚。让他的精神接近崩溃。他强忍着痛楚站了起来,向前走着。身体越来越沉重,精神也越来越疲惫。直到他认自己走的够远了,走不动了,他才找了块较为茂盛的草地躺了下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赫拉,狐妖一族新生代的王。虽说是他的父亲是人族,但因为她拥有历代王的特征。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王,不过也因为她的父亲是人族而被狐妖一族视为耻辱。但王就是王,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这就是他们狐妖一族的规则。不过赫拉并不在乎王的这个身份,而且她也并不在狐妖的领地里。而是在大陆各地游历。这天她经过艾斯得之森外围的某块草地时,一位穿着华丽却已是被鲜血染红的白色礼服的少女躺在那里。少女走近后,竟然不由自主的说出了着两个字“妈妈”。赫拉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不在了,但眼前的少女就是让她忍不住想叫妈妈,想在她的怀里撒娇。赫拉自嘲的笑了笑,轻启樱唇。“你是我的母亲吗?”

赫拉看了看远处的夕阳,赫拉转过头,轻轻抱起少女向着诺尔特小镇走去……

“云飞,你的妹妹我已经帮你找到了。她叫艾德华·雨糸。”云飞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对他说……

“嗯……”胸前传来的烦闷感,让云飞从梦中清醒过来。“他”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巧可爱的粉嫩小脸。但让他惊奇的是这颗小脑袋上的那双猫……耳?狐耳?云飞对着那双耳朵轻轻的吹了口气。

“嗯~”小脸微皱眉头。“妈妈……”

云飞心头微微一疼。或许云飞也想自己的父母了吧。“嗯~”胸前传来的一阵异样感,让云飞发出了那让人想入非非的轻吟声。云飞这时才发现身体的不对劲,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自己堂堂七尺男儿,这么可能发出这种声音。而且如果要验证一下的话,就必须要发出声音。但自己又不忍心吵醒身上的萝莉。“嗯~~”这次是大腿内侧传来的感觉,云飞越发觉得不对劲。怎么回事!我怎么可能对这种萝莉有兴趣!但!那是什么感觉!要怎么办要怎么办!!!我靠!这小妮子!别乱摸啊!啊啊啊啊啊!……

“嗯~。妈妈,你醒了啊。嗯?妈妈你怎么了?你脸怎么这么红?”赫拉,揉着眼睛单手撑在云飞的胸上。云飞眼角赫然挤出两滴眼泪。

“没事没事,我没事。嗯?刚刚你叫我什么?”云飞用刚才捂着嘴的手擦了擦眼角。刚说完他才回过神来。什么!?我什么时候有个女儿了!再说这个身体……呃呃呃……不会吧。“先不说这个,你先下来。”

赫拉下来后,云飞马上坐了起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右手向下左手向上。卧槽!没了!大了!!!“那个,你为什么叫我妈妈?”看来没错了呢。呵呵,以后要我怎么过啊!!!

“因为你就是我妈妈啊。”赫拉用她那天真可爱的双眸看着云飞。然而在云飞的记忆里“她”的记忆出现了,但这里并没有找到关于这个萝莉。到时找到了关于她种族的信息,狐妖一族历代都和人族关系不好,就差没有开战了。还有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九黎涒雅,这个名字好像是“她”的。也就是说是云飞现在的名字。他从昨天起已经不是他了,而是她。她也不在是那个在二十一世纪工作的那个云飞了,而是这个被家族抛弃的可怜二小姐。就在昨天“她”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派人刺杀了,而他则是在那不久后才成为了她。云飞看着记忆里那个被他人唾弃、被父母抛弃和连下人都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少女。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自己虽然没有被人唾弃,但也是被父母抛弃的。回首来看九黎家是阿卡斯帝国十大家族里排名第二的家族,但就因为“她”是一个无法成为魔法师也无法成为战士的体质。九黎家家主也不管她能不能成为一个政治棋子就将她弃之于不顾,甚至还要派人刺杀。“滴答。”一滴洁白无瑕的眼泪悄然落地……

“妈妈,你怎么了?没事吧?”小萝莉跪坐在云飞面前,不!应该叫九黎涒雅。用着那天真无邪的双眸盯着九黎涒雅,眼里的好奇陈述这心里的疑惑。她头上的耳朵还时不时的煽动两下。

“没事没事,妈妈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九黎涒雅抬起她放下的手,抹着自己脸上的眼泪。小萝莉非常懂事的拉起自己的衣袖,轻轻地帮九黎涒雅擦着那张被抹花的脸。“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都怪妈妈记性不好,妈妈忘了你的名字。”

“赫拉,我叫赫拉。妈妈这次一定要记住哦。”赫拉歪着小脑袋,气呼呼的说着。还时不时的哼两声。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小赫拉,是妈妈的不对。”九黎涒雅拉着赫拉的小裙子,摇着自己那双白皙修长的手。“要不然妈妈要生气咯。”忽然九黎涒雅话锋一转,双手收回环抱胸前道。

“妈妈不要啊,不要不理赫拉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回该赫拉来拉九黎涒雅的衣角了,九黎涒雅也不耍性子。看见赫萝的表现后,轻轻的摸着赫萝的脑袋。“好好好。那小赫萝也要好好听话。好吗?”

“嗯。”赫萝感受着头上传来的温暖,露出了辛福的表情。说实话,赫萝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了,这种感觉。

“对了,赫拉。这里是哪里?你知道吗?”九黎涒雅问趴在自己玉膝上的赫拉,并时不时帮赫萝梳理秀发。

“嗯~这里是诺尔特小镇外围。我想去镇里的,但人族和狐族的关系不怎么样,所以就没去。”赫拉懒洋洋的趴在九黎涒雅的大腿上,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辛福。虽然赫拉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母亲,但她还是不想放弃这意思辛福感。

“嗯,是吗?”看着自己腿上的小萝莉,又想起来狐族和人族的不和谐。但九黎涒雅不管怎么看,就是看不出来眼前的小萝莉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狐妖有什么一样的。虽说是书上说的,但也不排除是真的。

“不过,妈妈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赫拉满不在乎的问着。

“我吗?”九黎涒雅现在才想起她这次外出的真正目的。她原本是要去她的姐姐家的,可谁料在她们进入艾斯德之森后就遇到了佣兵团。之后的遭遇也就不用说些什么了。“我啊,我要去我的姐姐家住几天。因为家里不安全。”

“那,妈妈的姐姐家又在哪里呢?”赫拉摇着自己的小尾巴,继续问道。

“妈妈的姐姐家是艾德华伯爵府,你知道在哪里吗?”九黎涒雅看着远处冉冉升起的朝霞,她想起了前世东方的女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将她淡忘。

“艾德华伯爵府?”赫拉做起来,用右手摸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思考状。其实赫拉知道的,艾德华伯爵府就在前面的诺尔特小镇里。但赫拉还是要装作努力思考,因为她不知道眼前的少女会不会怀疑她。毕竟自己的身份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被发现的话这可能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我记得,艾德华伯爵府好像就在诺尔特小镇里。”

“是吗?那一会儿我们去看看。好吗?”九黎涒雅又摸了摸赫拉的小脑袋。九黎涒雅还没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妈妈的这个角色。还时不时和眼前的小家伙做出了只有母女才会做出来的亲昵动作。如果只从路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他们两个就是一对母女。而且还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母女。

“嗯。”赫拉对着九黎涒雅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

平常的一天,平常的街。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但在伯爵府里,这一天并不平常。因为原本前天就该到的客人到今天还是没到,而且客人被杀的消息也已经传到小镇上了。在客厅上福尔斯面前跪着几名佣兵。“找到她了吗?”

“很抱歉伯爵,我们找遍了艾斯得之森内外围,甚至让我们团里唯一的魔法师用魔法来找。但还是无法找到九黎涒雅的尸体,而且也不排除他们毁尸灭迹。”伯爵面前的佣兵,除了女性佣兵以外,其余的人全体单膝下跪,当然女佣兵们向前鞠躬以表尊敬。

“哎~我也不为难你们,希望你们如果看见或听见关于九黎涒雅的事,就通知我一声。”福尔斯听见佣兵们的话后,用手微微的揉着微疼的眉头。“好了,劳斯支付赏金然后送他们出去。”

“好的,老爷。”站在堂下的劳斯微微鞠躬行礼,然后带着一众佣兵走出了大堂。

“福尔斯,找到涒雅了吗?”一位年轻少妇站在大门,看着远去的佣兵,轻声问道。

“没有找到,他们把整个艾斯得之森找遍了都没有找到。而且我也忘了,那些人有毁尸灭迹的可能。”伯爵抬起头看着大门边的少妇,就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她。毕竟是自己提议让九黎涒雅来这里的,如果不是自己,那些人会有可乘之机吗?虽说九黎涒雅在府上过得不是太好,但九黎家主也不会让杀手来自己家里杀人,而且传出去了也不是一件好事。“羽姝,对不起。要不是我,涒雅她也不会!唉~~”

“别说对不起,你也是为她好。如果涒雅走了,说不定也是一种解脱。再说不是还没找到尸体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不定她还活的好好的呢?”少妇听见后立即反驳道。其实她也知道,福尔斯也是为她妹妹着想。毕竟妹妹在家里的处境她还是心知肚明的。“你也别难过,毕竟有些事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唉~羽姝,我想静静。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尽量不要来打扰我。”福尔斯走出大堂,向着少妇挥了挥手便走向了书房的方向。

看着渐行渐远的沧桑背影,少妇才发现福尔斯老了,并不像当初那样有着一股不服输得劲了。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为自家女儿操心过度的父亲。虽然他的确是一位父亲,而且还是一位合格的父亲。但他在面对在自己儿子时却没有那种沧桑感,反倒是意气风发。

少妇呆呆的站在那里,直到身边的侍女提醒才发现自己走神了。少妇也没说什么,就向着后院走去了,留下了还没回过神来的小侍女站在原地。

……

刚才还显得平静无潮的街道,现在却是人山人海。说不上是热闹非凡,但却是骂声一片。有的说什么该死的狐族快滚出去,有的还说什么畜生滚出去。有些还把矛头指向了九黎涒雅,大骂着**快滚,要不然不怪我们不客

气了。有些还拿起周围的水果摊菜摊上的东西叫嚣。这些对于赫拉来说都是一些跳梁小丑,毕竟王族那可不是吃素的。不过赫萝还是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躲在九黎涒雅的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突然一个苹果从人群中向九黎涒雅她们飞了过来,眼见就快打到九黎涒雅了。只见一个人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用力一挥手中的武器,苹果瞬间碎裂。人影大声说道:“谁敢再动!”

……

“谁敢再动!”人影大喝一声!带人群看清来人时不禁大惊失色。这好像是最近名声大起的血骑佣兵团里的的人。

“血骑佣兵团的人?”人群里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谁也不敢再出手。

“她是重要的犯人,现在交由我们佣兵团处理。”人影收回魔杖,站得笔直。九黎涒雅现在才看清楚人影。那是一位穿着黑红相间长裙的女人,在她的身上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英气。散发出来的安全感,让人多么的想去依靠(当然也只限于少女和小孩)。正当九黎涒雅想道谢时,又是一个鸡蛋飞了过来。女人迅速举起魔杖,并展开一个法阵。鸡蛋还没触碰到法阵就爆开了。

“我管她是什么重要的犯人,就不许带狐妖一族的来这里,更何况她身上那么多的血,万一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你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办?是血骑那又如何?还不只是一个看钱的佣兵团。”扔鸡蛋的那名男子站了出来,大声说着。身后还有许多的人连连点头。

“你们!”女人被说得哑口无言,只是很气愤的说出了两个字。要不是血骑佣兵团团长说镇里不许伤人,或许现在面前的这些人已经死掉一大半了。

“大家跟我一起把她们赶出去!”男子见对方输了气势,赶紧趁火打劫大声说着。人群听见男子的话后,举起手里的家伙,就准备扔向九黎涒雅她们。

“住手!谁要是再敢动他们我就不客气了!”在人群的后方传来了男性那磁性而具有威压的声音。许多人都猜到了来人。没错那就是他们所爱戴的伯爵,所自豪地管理者,当然也是周围所有人所熟知的人。

“伯爵!是艾德华伯爵大人!”

“伯爵怎么来了?”

“难道真的是什么重要的犯人?”

有很多不怕事的埋怨着为什么艾德华要来,嘴上虽然说这,但还是把路让了出来。福尔斯走过人群,来到了九黎涒雅她们面前,说出了一句让九黎涒雅听不懂的话。“把她们抓起来,鲁尔弑把你的人带下去。”

“是,伯爵大人!”鲁尔弑直接拉起绪娅丽的手,向着福尔斯的 背后走去。

待福尔斯说完,他背后的众骑士团抽出自己的长剑,迅速的将九黎涒雅和赫拉围住。九黎看场面不对,右手紧紧的抓住赫拉的肩膀,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赫拉也没让九黎涒雅太过难堪。九黎涒雅也在这是出声问道。“我们有做错什么事吗?”

“你们的存在就是个错误!”福尔斯大声呵叱着,他走到九黎涒雅面前贴近她并表现的非常的猥琐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我没办法只能这样,配合一下,相信我。”

“带走!”

“是!”

……

“零,母亲教你画的的悬浮阵魔法阵画的怎么样了?”九黎羽姝轻轻的推开房门,看着那在书桌上画着什么的十一二岁小女(男)孩。

“母亲,您怎么来了?”少年听见推门声,本能反应的抬起头,看见来人是自己的母亲便又低下头看着书桌上的画。“您教我的悬浮魔法阵我是画好了,不过我不知道有没有出错。”

“就是书桌上的这个。我看看。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些地方你画错了,应该这样画。”九黎羽姝也没有对零的这个动作有什么反应,反而是习以为常的来到桌前。用手指出了零画错的地方并拿起旁边的笔自顾自的在零的画上画了起来。

“母亲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您来这里有事吗?”说真的零有点不喜欢自己的母亲,倒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而是她的行为有点让零不解。明明是在嫁给父亲前还是千金大小姐,可嫁给父亲之后却和下人有说有笑还和下人一起干活。他知道母亲是在装,但不知道母亲在九黎家时是装的还是在家时。毕竟大人的思想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复杂了。

“嘛~也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还有就是想好好陪陪你。虽然母亲一直在教你东西,但也不怎么关心你。呵呵,我真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呢?” 九黎羽姝放下了笔,看向窗户外,脸上写满了惶恐与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梦就像是能预知未来,每次有事要发生时母亲就会梦见一些奇奇怪怪都事,可能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对了……”

“夫人,老爷回来了。”九黎羽姝身后的女仆长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零,跟我来。有个人想让你见见。”九黎羽姝回头看见女仆长身旁埋着头的小女孩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没说什么,带着零走了出去。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