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灵破,琉璃劫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天灵破,琉璃劫》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诚小辰的小说

天灵破,琉璃劫

作者:诚小辰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她本是异界灵魂,因意外到了异世界,成了一只狐妖。他本是魔界魔主之子,十万年前神魔大战被擒,而被封印。初见时,她刚下山不幸撞见呆子捉妖师,为了躲避捉妖师而误入困着他的地界中,意外救出了他。至此两人相互羁绊。他用尽伪装,吞下灵珠掩盖魔气,前往凌云修仙,只为搅乱平静了数十万年的天地。兜兜转转,两人再遇。千年幽幽,相互牵扯。忘川河畔,她说:“南风,以后你可不要抛下我。”他抱着她,许下承诺决不相弃。当一切美好被撕开裂缝,当他的筹谋已形成,妖、神、魔、冥三界在人界现世,人、妖、仙、神、魔、冥大乱才只是开始............情字难懂,好似万箭穿心。当她后知后觉才明白,陪伴多年的人是如此的陌生。他待她好,不过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粱一梦,匆匆百年。山水白云,青草幽碧,小桥流水过门前,忽而风起,梁上风铃婉转吟唱,惊醒一天初晨。

“小族长。”

一声喊声从屋外响起,气足的很。

抱着尾巴绻在窝里睡得香甜的青梓忽的被惊醒,拍着小心脏,咕哝一句:“谁啊,一早打扰我修炼?”

门外的小灵儿跄踉了一下,差点没摔倒在地。打死她都不相信,自家准族长是个会修炼的主,指不定现在连口水都还没擦。

“今日是小族长您要下山之日,姥姥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要交代。”小灵儿大声喊道。

“哦,我待会就到。”

小灵儿得了话,匆匆离开。

青梓擦了口水,从床上下来,收了毛茸茸的尾巴,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一团白雾围绕在身上,转眼散去,本来睡得乱乱七八糟的衣服变得整整齐齐,黄衣长裙,清新不失甜美。

青梓摸着这张脸蛋,百年来没有一丝变化。容颜不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如果她没有来到这里,没有变成一只妖,早就死了。她偶尔还会想一想,她老了是什么样的,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那个世界的她长得什么样。

一百年了,已经是他人的一辈子,对她来说,确实弹指一挥间的事。

推开竹门,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青梓伸了伸胳膊:“真舒服。”

青丘没有人间四季,每日如春。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原因,不用经历夏日冬雪。青丘润在此,处在一个用幻境结界支撑起的山丘中,山流瀑布,青草遍地。青丘最高之处建有一所狐殿,狐殿是狐族议事的地方,仿照人间的宫殿所建,是各大长老议事之地。

到达姥姥居住的狐洞外,通报的童子进去又出来,让她进去。

“姥姥。”

青梓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

高位坐着一个中年女子,一袭深色锦缎。青梓每次看见这位狐族德高望重的姥姥时,只想感慨一句:长生实在是牛掰。

谁能想到看上去才三十的女子,已经有四千多岁了。

姥姥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递给她,拍着她的手,轻声说:“里面有二长老给你备的关于天璇剑法的剑谱,一定要好好练;三长老给你备的咱们青丘的花饼;青儿,切记,此次下山一定不能随意使用天灵族,一旦被魔族发现必定会引来杀生之祸。”

青梓掂量手中的包裹,收进神识空间中,心里叫苦,天璇剑法她学了二十年了,还是一言难尽。

“姥姥,我会加紧练习的。”

“青儿,此去凌云,如若取不来仙萤草与固灵旗,一定不要留恋人间,速回青丘,如今六界已经没有那么太平了。”

青梓点头。六界如何,她并不关心,如今青丘结界越来越弱,只能靠各长老用法力巩固结界之力,没有固灵旗加厚结界,时间一长,结界薄弱,幻境一塌,狐族重现人间,破坏六界秩序,必然大乱。

固灵旗乃神器,有巩固结界之效,万年前神魔大战,六界大乱,固灵旗均被毁去,只剩最后一个固灵旗还留在凌云仙派之中,凌云仙派高手如云,魔妖难入其中。

如果还是百年前,她听闻这一事,一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但是百年前她身受重伤是三大长老用本体灵珠滋养了她五十年,不然她早就去了冥界,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入了轮回转世去了。

狐族有私心,为的是她拥有天灵珠才救她,对她来讲这已经是恩情了。之后,在青丘生活几十年,长老们对她的好,已经跳跃了她是拥有天灵珠准族长的身份,而是看待她是族中人,仔细教导她术法,为人处世,琴棋书画。

青丘有难,她必要尽自己所能去帮助。

青梓拉着姥姥的手,笑着嘱咐着:“姥姥,你平时处理青丘事物的时候一定不要太累,事是处理不完的;二长老老是板着一张脸,多笑笑多好;还有三长老,花饼太淡,每次都不多放点糖...”

点点泪珠子掉落下来,泣不成声.....

凌云派位于四大仙山之一凌云之上,四大修仙门派之首,与华崆、重泉宗、衡门宗齐为四大修仙门派。凌云、华崆修法,重泉宗修道,衡门宗修剑气,虽各不相同,其实都有其主张,都为修仙一家,以修仙成道,除魔捍卫正道为己任。

青梓驾云前往凌云,到了山脚下前面的一个镇子已经是夜幕降临,找了个酒楼开了个房间,结果喜提掌柜的送的两个月饼。

街上热热闹闹,门前挂着亮堂堂的灯笼,小贩呦喝着摊子的东西,一眼望过去彩灯亮丽,暖洋洋的。

趴在窗户前,青梓歪着头,闻着空气中飘来荡去的酒香,咬着二长老做的花饼,贼想现在从这里跳下去扎在人群里,热闹一番。

许是年纪上来了,冲动归冲动,忍耐力比百年前强多了。

来的路上,心里麻痒痒的,特想去那些个镇上买个酥饼,吃喝玩乐,一一都忍下了。

青梓的视线下移,底下两个穿着粗布麻衣背着剑的一男一女从她眼皮底下走过,谈话内容更是让她连花饼都没来得及咬。

“哥,凌云派与衡门宗此次招收弟子,咱们从小练剑去衡门宗更容易被选中。”

“加入四大仙门之首,光耀门楣。”

凌云派、衡门宗招收弟子?青梓眼珠子滴溜溜转着,两三个念头从脑门冒出。

她一开始是打算找个时间偷偷潜入凌云,打探情况,最后来个偷龙转凤。

现在...倒不如去参加凌云当弟子,名正言顺的“拿”。

青梓从窗户翻了出去,扎在人群中,买了根糖葫芦舔着,脸上乐呵乐呵的,与前面的一男一女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女孩性格活泼,左摸摸又看看,倒是男的看起来不苟言笑,很有耐心。

俩人在一个猜灯谜的小摊上停下。

青梓咬了一口糖葫芦,嚼的嘎吱嘎吱脆,糖渣子甜的很。

女孩拿着灯谜不解的问着旁边的人:“哥,九十九是什么?”

“九十九,我想想。”

摊贩道:“姑娘,猜中有奖,今天正好是八月节,猜对了送你一个兔子灯笼。”

青梓定眼一瞧,兔子灯笼扎的十分好看,特别是两大眼睛瞄的有神。她舔着糖葫芦走上前,道:“是个白字。”

女孩恍然大悟:“对啊,百字,九十九,白。”

摊贩拿下个灯笼递给她:“这位姑娘答对了,这个灯笼就是你的了。”

青梓接过,放在女孩手上:“给。”

女孩呆呆接过:“谢谢。”

男子拿过女孩手上的灯笼,重新递还给她:“这是姑娘答对的。”

青梓不接,摆手:“我已经有灯笼了。只是觉得这个谜底有意思,便答了。这个灯笼就送给这位姑娘了。”

女孩拿过灯笼:“我叫白双,这个我哥哥白彦。”

青梓微微一笑:“青梓。”

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从前面的人群中喊了出来:“捉贼!”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