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毒医狂妃:王爷又被退婚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毒医狂妃:王爷又被退婚了》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一叶兰著

毒医狂妃:王爷又被退婚了

作者:一叶兰分类:历史小说类型:穿越

拉谷是华夏医院的实习医生,虽是实习,但是一手出神入化的刀术令院长甘拜下风;她亦是无颜的相府小姐,身份尊贵,却受尽嘲讽,生性懦弱,被世人称之为废材。一朝身死,再睁眼,她亦不是她。。。看女主如何逆天改命,终是佳偶天成。。。。“谷儿,过来。”某男勾勾手指,满眼宠爱的看着闹脾气的小妞。“澈,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我爱你,永生永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拉谷清楚李氏此举是想来探探自己的虚实,原身曾对这个李氏十分依赖,不仅仅是吃穿用度任由李氏摆布,更甚者小女儿家的心思也会全部告诉李氏。也正因为如此,李氏随意动动小指头,就能知道拉谷的一切,不用费任何心思。可是自从灵魂换成二十一世纪的拉谷之后,一切就变了。这半个多月,拉谷的小院一直紧闭,除了宰相大人之外,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李氏得不到任何信息,也不清楚现在拉谷体内的毒到了何种程度,心急如焚。今日终于听说拉谷出了院子,这次迫不及待的赶来,想要探个究竟。

刚刚远远的看到拉谷的体型瘦了很多,当下心惊,难道她发现了吃食里的东西,不然不会变瘦,只会越来越胖。但是转念一想,她一个不会医术又懦弱木讷的小丫头怎么会发现,可能是因为前段被赐婚的事情,影响了胃口,进食减少所致,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但是就现在看来,这小丫头真真是变化巨大。虽体型略显丰腴,但是脂粉未施却肤如凝脂,眉眼如画,似笑非笑。忽略掉右边脸上的血色印记,绝对的美人胚子,如果再让她这样瘦下去,总有一天容貌会超过自己的宝贝女儿。更让李氏无法容忍的,是这丫头通身的气质,灼灼其华,光芒万丈,一颦一笑,自有风情。

“哼,果然是那贱人的种!那贱人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现在这贱人的女儿也要来抢属于我女儿的一切,绝不允许!真后悔当初没让这丫头跟着她那贱人娘亲一起去地狱!看来要加重药量了,绝对不能再让这丫头活着。”李氏内心忍不住的嫉妒,恨恨的想着,气愤到要到牙齿吱吱的想犹不自知。

啧啧啧,还真是高估了李氏,这段位,把她当对手还真是侮辱了自己的智商。把对敌人的愤恨表现的如此明显,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真真是智障啊。算了,还是回自己的小院研制可爱的毒粉吧,再补个美容觉,保存体力,毕竟晚上的宫宴才是重头戏。

“本小姐身子有些乏了,既然李姨娘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谷谷,你刚刚喊我什么?”李氏讶异,拉谷以前都直接亲切的喊她一声姨娘,并高兴的声称让她爹爹给自己升平妻之后就可以喊自己母亲了。可是现在一声李姨娘,充满鄙夷和嫌弃,这让心高气傲的李氏如何忍受。而且也惊讶于拉谷的改变,外貌和气质都可以变,但是为何对她的态度也有如此大的变化,好似在她心里,自己连个下人也不如。

李氏越想月心惊,难道她知道了什么?可是自己好似也没露出什么马脚,为何这次醒来之后,小贱人的变化如此之大,看来真是留不得了。。。。。。

“喊你李姨娘啊,可有什么不对?”“不是,谷谷,你以前不是只喊我姨娘的嘛?而且还说要让你父亲给我升平妻,这样就可以喊我娘亲了,你不是一直都很想。。。。。。”

“李姨娘,你逾越了。”“我。。。。。。”“好了,李姨娘,你应该认清自己的身份,谨守自己的本分。也罢,是我曾经的年少无知,让你有所误解。但是本小姐突然明白了,我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她的地位无人可取代,否则我绝不允许。还有,以后倘若再让我听见你直呼本小姐的名讳,可别怪我动用家法哦。”

见李氏频频摇头,想要解释,但是拉谷却不愿给她机会,紧接着又倾身向前,“李姨娘,你放心,至于你们母女曾有对我的恩惠,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的,定会加倍偿还。”无人看见,拉谷倾身向前的时候,袖中的小手微动,似有粉末滑落,粒粒滴在李氏的身上。说完这些,也不愿再与李氏纠缠,挥一挥衣袖,带着花花,回了自己的小院。

惊于拉谷不怒自威的气质,李氏一时忘了动作,知道拉谷走远了,才如梦惊醒,出了一身冷汗。“这小贱人一定是发现了!”李氏恨恨的想。不管她是如何发现的,人是留不得了。

“小姐,您。。。。。。”“恩?有话直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拖拖拉拉的,不够干脆,没劲。”“是,小姐。奴婢是担心您这样直接得罪李姨娘,会遭到她的报复。毕竟她已经打理丞相府多年,这府中的奴才有很多都是她的人,眼线众多,奴婢怕您吃亏。”

“本小姐要的就是她的报复,只有引蛇出洞,我才能打她七寸。”就是不知道那位庶姐的手段如何,想必李氏一定会想办法让那位庶姐随父亲一同参加今晚的宫宴,如果真是如此,今晚就又多了一个使绊子的,拉谷心想。

“花花,你去厨房帮我拿点黄瓜和蜂蜜。”“是,小姐,奴婢马上就去。”小姐估计又要敷面膜了,花花摸摸自己的脸,心想小姐的方法真的很好呢。小姐每次敷面膜的时候,都会让自己跟着一起,是以自己的脸也变得越来越嫩滑,摸着很是舒服。

花花很是奇怪,不明白小姐为什么从半个月前醒来之后变化如此之大,经常会说一些奇怪的言语,也有很多奇怪的想法,而且还会做这个神奇的面膜。不过小姐一直都是自己的小姐。花花很喜欢现在的小姐,比以前开朗聪慧,再也不是从前懦弱木讷的模样,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好。

酉时末,拉谷和宰相爹爹一同出发,前去参加今晚的宫宴,此外,马车里还多了一位,就是她的那位庶姐。如拉谷所料,李氏去求了父亲,恳求父亲带着这位庶姐一起出席宫宴,理由是庶姐还有半年就要及笄,到了相夫婿的年龄,想给她自己挑选的机会。

宰相大人本身对这个庶女无感,她只是自己和李氏的一个意外,但是想着她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而且这次宴会也没有规定庶出不能参加,是以就带上吧。

“谷谷,等下到宫里,你一定要跟紧爹爹,不要到处乱跑,如果迫不得已和爹爹分开,要乖乖的,遇到什么事情,就赶紧找人去告诉爹爹。但是如果有人欺负你,也要狠狠的还回去,爹爹自会给你撑腰,可明白?”

听着宰相大人用哄小孩子一般的口吻叮嘱自己,拉谷感到温暖又无奈。“知道了,爹爹,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您放心吧。”“好好,爹爹知道,谷谷还有一年也要及笄了,也是个大人了,我的宝贝女儿长大了,你娘亲在天上看着,也必定十分欣慰。哎,就是不知道你哥哥怎么样了,离家半年了,也没个音信。走之前说未立功建业之前决不回家,我的儿子是个有志气的。”

拉谷虽然和宰相大人聊得愉悦温馨,但是也没忽略她那位庶姐放在腿上紧紧抓起衣服的手,想必心里对自己是记恨急了。

“为什么同是父亲的女儿,拉谷就是嫡出,而我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出?为什么拉谷那贱人能得到爹爹的宠爱,我连个爹爹关爱的眼神都得不到?为什么那贱人如此丑陋无颜却还是什么都有,为什么我如此美貌,却什么都得不到?”

这些是拉夏内心问过无数次的问题,怪只怪自己庶出的身份,所以自从她有这些认知以来,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拉谷去死,这样相府里就只有自己一个小姐了,到时候再请爹爹把姨娘抬为平妻,自己就有了嫡出的身份。

可是姨娘却告诉自己,要先留着这个小贱人的命,因为还要利用她将姨娘升为平妻,毕竟爹爹对这小贱人是言听计从。眼看着愿望就要实现,经过拉谷几次的闹腾,爹爹有松口的迹象,可是这小贱人竟然性情大变,不仅不再与我们亲近,还处处使绊子。

更可恨的是竟然对姨娘下手了!在出门之前,姨娘浑身奇痒,用过大夫开的药膏也依然无效,浑身上下多处被抓的出血。在见过这个小贱人之后变成了这样,所以定是她下的手,着实可恨。不过好在姨娘也告诉过自己,这小贱人命不久矣。

想到此处,拉夏才平复了内心的愤恨,缓缓松手,若无其事的抚了抚有点褶皱的衣裙。她今日穿了一件淡粉纱质百褶长裙,裙摆处用金丝银线绣出的蝴蝶随裙而动,走动间,裙摆处的蝴蝶像是随风飞舞,似有似无。今日定要让拉谷这贱人出丑!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