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深深宫墙锁尘心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深深宫墙锁尘心》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瑶娟著

深深宫墙锁尘心

作者:瑶娟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最深的爱,往往只能留在心底,日日夜夜,如影随形;留在身边的人,不是最爱,却又不得不爱,就像影子一般无法摆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快乐的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一眨眼,雪梅入驻纳兰府已有三月之久。

这一天,成贤带着雪梅和小翠外出,他们到郊外的森林里狩猎,成贤的箭术可真不是盖的,没半天工夫,便收获了一只野兔和一只山鸡。这下俩姑娘家开心得手舞足蹈,像放飞的鸟儿蹦蹦跳跳,尽情地采摘野果子吃。六七月份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得那果子又香又甜。

“成贤哥哥,你尝尝,好甜呢!”雪梅边跑边叫着来到成贤跟前,摊开手掌奉上自己的战果,满脸的兴奋与期待。

成贤忍俊不禁,莞尔一笑,张开嘴巴啊一声索食,雪梅立即美滋滋地把果子放进他嘴里,惊觉这个动作过于亲昵,两人的脸蛋不约而同地红了。

“讨厌!”雪梅嗔叫,粉拳锤向他的胸膛,成贤的眼睛里,装满了宠溺的笑。

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三人一行慢慢地边走边聊,有些疲惫,却仍意犹未尽。回到城外时,星星已经布满了天空。

突然,小翠欢呼着大叫:“小姐……萤火虫……萤火虫!”

“啊!好美呀!”雪梅也看到了,那一闪一闪的晶莹,灵动的光,行走的美。

感叹之余雪梅已经扑过去了,置身于星光点点之中,像一个会发光的仙女。这些,于她是多么的新鲜,未曾感受过的美好。

成贤痴痴地看呆了,刚巧身边飞过几只闪闪的萤火虫,他随手一握便抓住了两三只。来到雪梅身边,拉过她的手掌,用自己的大手覆上去当一顶小帐篷,那几只萤火虫就在他俩的手心里一闪一闪,发出暖暖的光。

这一刻,世界只有彼此,你的温度,我已握在手心里,聆听着彼此心跳的声音。

有道是“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好事之人总是喜欢兴风作浪。这天像往常一样,雪梅和成贤在书房里徜徉。

“嘚嘚嘚!”敲门声突然传来,“成贤公子在吗?”是凤姑的声音。

“何事?”成贤朝门外问道。

“夫人有请成贤公子过去一趟,有要事相商。”凤姑抬高了音量,让人莫名的不爽。

“知道了,你且先回吧!我一会就到。”成贤只想快点打发她走。

“是!公子!老奴这就回去。”

终于听到凤姑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成贤转过身,步至雪梅的身后。不知曾几何时,自己竟与雪梅一刻也不愿分离了。只是要去一下额娘那里而已,心头却顷刻间风起云涌浓情蜜意,久久不能平息。雪梅感受到了成贤的气息,讷讷地呆在那里。

成贤温柔地把她拥进怀里,“等我回来,好吗?”成贤的身体,散发着浓郁的男子香气。

“嗯!”雪梅点头应允,不敢回头看他的眼睛。她知道,此刻他的眼睛里,必定写满深情。

“吱”的一声门关上,成贤已离去。雪梅一下瘫软在书架旁,昨夜的一幕回荡在耳畔:“梅小姐,夫人收留你已经是莫大的恩惠,希望小姐也能知恩图报!虽说荣华富贵,人人趋之若鹜,但是奉劝小姐一句,切莫落入俗套才好!”

“凤姑姑请放心,雪梅绝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雪梅心中有数,凤姑是受了谁的差遣,但这凤姑阴阳怪气的调调着实令人受不了。

“梅小姐能自重最好!”凤姑轻蔑地扫视了雪梅一眼,狠狠撂下这句才张牙舞爪地回去。

聪慧如她,怎会不晓得舅母的意思,当下她的身份无助于成贤的前程,高攀不起尊贵的纳兰府。至于那一个所谓的婚约,已无人再愿提起。

然而,雪梅并非是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毫不在意。打小,她就常听闻大人们提起,她许配的这位郎君,来头是如何如何的。潜意识里,她一直有种期许,早日会一会这位郎君。那时,一颗叫好奇的爱情种子,已然悄悄萌芽在心底。

时至今日,不容忽视,心中的柔情蜜意已一发不可收拾。雪梅不止一次在心里告诫自己,要自抑要自抑!莫要爱上这里!可是,烂漫的情愫根本不受控制——她已深深地爱上了容若公子。

一次次,想要退却,却一次次鬼使神差地来到这里。真的开心!与他在一起的日子,以至于多少次,她纵容了自己的逃避心理。然而,终于是……

此时,成贤已到了觉罗氏房里。

“额娘,成贤给您请安!不知额娘找成贤何事?”成贤立于额娘跟前,态度恭敬。

“倒也无大事,无非就是想提醒你,要与你这表妹保持距离,以免落人闲话,坏了你的名声!”觉罗氏还是一贯的语气,眉眼未抬语速慢得看不出心情。

“额娘何出此言?成贤与表妹清清白白、坦坦荡荡,名声坏从何来?”成贤对于他额娘的言辞略感不悦,但仍然保持恭敬。

蓦地,觉罗氏眼睛一睁,两道寒光扫向成贤,厉声道:“你当真是当你额娘是瞎了!纳兰府早已传遍了你俩的闲言碎语,你还想继续把我蒙在鼓里吗!”怒气蔓延着觉罗氏结实的脸庞。

成贤按捺住心中的不悦,干脆顺水推舟,从容道:“额娘,表妹与成贤本就早有婚约,恳请额娘为成贤主持公道,择日完婚!”末了,抱拳欠身,以表诚意!

“混账!”觉罗氏倏地站起来,容颜盛怒,“既然如此,今日我就把话挑明了,你这个表妹,休想入我纳兰家!她双亲犯事被灭,是罪有应得,而你父亲的执意收留,她就应该感恩戴德了,再要打我纳兰家的主意,休怪我不客气!”觉罗氏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崩出来的。

“额娘,姑姑姑父是遭奸人陷害,事情已经彻查清楚了,何来犯事一说?”成贤急急辩解,不容自己的心上人遭受不公。

“那又如何?她凭什么以为一介孤女可以堂而皇之地入我纳兰府呢!”觉罗氏语气坚定,毫无商量的余地。

成贤半晌无言,竭力压抑心中的怒气。他算是明白了,他的额娘就是昭然若揭的势利。但当下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因为他深深地知道自己额娘的暴虐!小时候,因为阿玛随口的一句:“你的手真漂亮!”那个丫鬟就被斩下了一只手,送到了阿玛房里。阿玛纵然心中大为不悦,却丝毫不敢动皇亲国戚的爱新觉罗氏。

成贤的心中,翻江倒海,波涛汹涌,但终究还是沉默不语,不发一词,只是额头上冒起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早已说明了一切。

良久,觉罗氏终于出声:“好了,我乏了,你且先回吧!”她早已坐回位置上,恢复了一贯的神气。

成贤怔怔地退了出去。

回到书房,雪梅还在那里,她似乎沉浸在思绪,成贤步至身前仍未察知。

成贤未出声,只想抱抱你!他一个箭步上去,把她揉进怀里,不给她迟疑,紧紧把她锁进怀里。成贤闭上眼睛,下巴抵进她的发里,屏住呼吸,感受此刻的宁静。真想,一直这样抱下去!

雪梅靠在他的怀里,感到异常的平静,温暖,安心。她前一刻还在无边的暗渊里沉寂,下一秒成贤的温度即时带来光明。他,就是她的太阳!

“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要离开我!”良久,成贤轻轻地诉说,“相信我!我有能力保护你,我会守护你到底,永远!”连绵深情,滔滔不绝。说与雪梅听的,也是说与自己听的。

“嗯!”雪梅轻轻地回应,不愿再作深究,就让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