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满天星辰不及君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满天星辰不及君》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浮生木棉著

满天星辰不及君

作者:浮生木棉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甜文)顾星辰觉得自己的前二十年人生虽然并不是顺风顺水,平平静静,却也没丢过什么人。但是自从遇见了陆君临这个男人后,不是在丢脸就是在丢脸的路上,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天生就是克她的,自从遇见了这个男人后她觉得喝水都塞牙。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她决定远离这个男人。但谁能告诉她,外界传闻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不近女色的陆氏总裁就像个牛皮糖粘着她是怎么回事?某天她回到自己的公寓,男人将她堵在电梯里:还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未、婚、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话就说。”顾星辰瞥了一眼自从上车后就欲言又止的凌夏。

“你生气了?”凌夏看着正在开车的顾星辰,小心翼翼的开口。

她到也不是生气,只是觉得大半夜一个女孩子多少不安全。

“你哥知道吗?”顾星辰不答反问。

凌夏:“……”

他哥知道还得了,腿都给她打折。

顾星辰用余光扫了凌夏一眼,见她拉拢着小脸,看着样子凌雨泽还不知道。

也对,照着他那个妹控的样子,他知道还不得把人家脑袋拧下来。

“几年不见,你胆子还挺肥啊。”顾星辰啧了一声。

“你不许告诉我哥。”

“我不做亏本买卖。”顾星辰好笑的看了她一眼。

“哎,顾星辰,我发现你去英国这些年不仅脾气见长,还把奸商这个特质学了个彻底。”

“有吗?”她不就想知道个前因后果,想知道是哪个混蛋吗。

凌夏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岂不是要坐实了?”

奸商果然是奸商,原本想让她打消念头,结果却掉她坑里了,凌夏默默在心里腹诽着。

“我把我珍藏的零食给你。”终究还是向恶势力低下了头。

顾星辰:“……”

“橙子味的棒棒糖。”她知道顾星辰不仅是一个吃货,还是颜控,她还特别喜欢橙子味的棒棒糖。在英国那些年可没少让她给她寄零食。

“实在不行,让我哥把他最好看的哥们介绍给你。”对不起了,为了我的小命,只能小小出卖一下你们了。

某个坐在办公室的大佬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冷风袭来。

“还有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顾星辰挑眉。

“成交。”凌夏一咬牙,交友不慎。

顾星辰趁着等红灯的时间不由得盯着凌夏看了一会,直到凌夏被她看的下意识双手护胸,她看着她的动作,收回了目光。

这凌雨泽怎么教成了这个样子,就差没把单纯两个字写脸上了。她难道不知道以他哥的能力随随便便一查就知道了吗?难怪凌雨泽恨不得把凌夏栓裤腰带上,换成是她,她也不放心。

凌夏一只脚刚踏进别墅,就看见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穿着灰色家居服的凌雨泽,旁边的佣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她脚步一顿,她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

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脚收回来,就听见男人轻飘飘的一句:“回来了?”

因为沙发在门的右侧,她只能看见男人的侧脸,男人看着手中的报纸,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早知道她就等星辰停好车一起进来了,现在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

“还要在那站多久?”见她站在那里不动,男人的声音中带着不耐烦。

“哥,你回来了。”凌夏慢吞吞的走到沙发旁,笑眯眯的道。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是她正在出差的哥哥还能是谁呢?

“还知道我是你哥啊,长本事了?学会夜不归宿了?”男人的声音里压抑着怒火。

他昨晚打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后来又打电话给管家,从管家口里得知她还没回来,他怕她出事生意都不谈了,立刻订了机票飞了回来。

她倒好一只脚都进家门了,还在犹豫要不要跑。

他是吃人吗。

“我平时太惯着你了是不是?”凌雨泽看着凌夏沉默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又提高了一度,大有一种“今天要你掉层皮”的意思。

凌夏被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一脸惊慌失措的看向凌雨泽。

“行了啊,大老远就听见你的声音。”顾星辰手里把玩这车钥匙,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凌雨泽看着突然进来的人,只觉得眉骨突突跳着。

他可没忘记顾星辰小时候那简直就是个女魔头,鬼主意多的很,他替她背的锅数都数不清,爬树掏鸟窝是常事,还特别喜欢捉弄人,有一次还用墨水把别人家的白猫泼成了黑猫,就因为那只猫不给她抱,事后还把锅甩给他。因为她,他可没少挨揍,她还美名其曰给他松松皮长的快。

顾星辰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傻站着的凌夏,其实也的确是做错了事“差不多行了,别吓着她。”

顾星辰实在不理解妹控是有多可怕,明明平日里看着挺温文尔雅的,碰到凌夏的事情,一碰就着,一点就燃。

看着她,凌雨泽只觉得怒火更胜。

顾星辰看着凌雨泽猪肝色的脸色,惊讶道“不是吧,凌雨泽,还记得那档子事呢?”

顾星辰自然没忘记自己年少轻狂时做的那些光荣事迹。她抬手像好哥们一样搭上凌雨泽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实在不行,我让你打一顿算了。”

她虽是这么说,脸上就差没写“你好意思吗”这几个大字了。

凌雨泽一听脸更黑了,先不说那档子事,他一个大男人打赢了也光彩吧。他看着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又给了顾星辰一个眼神。

这女人小时候就一个假小子样,这么多年除了长的像女人之外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顾星辰收回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她从凌雨泽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嫌弃。

凌夏在旁边听的一脸懵逼,顾星辰对她哥做了什么,她还是第一次见他哥吃瘪的样子。

“顾丫头来了。”

凌雨泽刚想说什么,门外便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来人头发花白,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那双温和的眼睛总是闪烁着慈祥的光芒,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威严。拄着拐杖极快的走了进来,把身后的管家吓的一身汗。

“凌爷爷。”顾星辰恭敬的打着招呼。

“爷爷”凌夏见最大的靠山来了,立马狗腿的跑了过去扶着老爷子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爷爷”凌雨泽压住自己的怒火,他可不敢在老爷子面前训他的宝贝孙女,否则掉皮的就是他了。

“顾丫头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啊。”凌老爷子佯装生气的哼了一声。

"凌爷爷我这刚回来就特地跑来看您了,您还不高兴啊。"见老爷子有点生气的样子,顾星辰特别强调了“特地”。

凌家和顾家是世交,小时候她在凌家住过一段时间,她那时性子活泼,完全没有到新环境的陌生感,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基本都是三天一小祸五天一大祸,老爷子也不恼,觉得这是小孩子天性,也就由着她。

听说她那时候还拔了老爷子的胡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