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沉胭决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沉胭决》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迷糊懒妞著

沉胭决

作者:迷糊懒妞分类:历史小说类型:争霸

一个太平盛世的建成,一段世代约定的起源,他如仙一样清雅,她如魔一般邪魅,本是天真萌动的纯良女子,却见识了世间所有的恶,踩着如山白骨,踏着遍野横尸,拨开战场狼烟,最终成为漠然好杀的嗜血修罗,而那个桂花枝下青衣冉冉的少年,一生所愿,唯求与她厮守白头,偏偏造化弄人,家仇,国担,才争得一分爱又换回十分恨。机会兴有千千万,错过只在一刹那,至此,半世浮萍,余生日日辗转的只剩思念。然,纵情意绵绵,纵顾盼流连,始终难以企及,如果月老只记得连上那份缘,却忘了系好这段份,相恋的人如何成为眷属,互钟的情又如何走到善终。即便如此,仍是明目张胆的偏宠,毫不避忌的霸占,一世情怀只许一人。风中又漫桂花香,莫惧别离,静待佳期,命运的齿轮终会带你们到路的另一端重逢,生生世世连理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年的竞技赛不日将举办,魏苧胭前几年没空参加,今年打算好好补足瘾,报名后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靶场练箭,魏钧澈也问过魏苧胭,如今开始习剑,要不要参加剑术比试,魏苧胭断然拒绝,她那三横两划只会出丑,既精修箭术,参加那场便足以。

在靶场的魏苧胭练得兴正起,有几个家丁来清场,说郭家公子要用靶场,让旁人离开,魏苧胭没让,靶场是公共的,凭什么一人用其他人就要让,哪位郭家公子这么大口气。

“是我这位郭公子。”一位身穿紫袍的锦衣公子走来。

视线瞥去,魏苧胭立刻白了一眼,不做理会抽出一支箭继续。

“魏丫头,他们跟你说的话没听见吗,给我出去,现在本公子要练箭。”来人开口就是高高在上的命令语气。

仍旧注视靶心的魏苧胭搭箭勾弦,淡淡的答,“大公子,这里的人都被你赶的差不多了,还空这么多箭靶,你随便挑个都能练。”

此人便是郭天琼的大公子,郭沐沉的哥哥郭沐宇,说起来,早期魏苧胭不爱同郭沐沉接触,也是因为郭沐宇。

那时魏苧胭去郭家帮郭天琼取公文,恰巧遇到郭沐宇回来,谁知郭沐宇开口就让魏苧胭倒茶,魏苧胭礼貌解释她不是丫鬟,郭沐宇仅是斜看一眼,说她不就是魏家的丫头,取公文做的正是下人的活,还说什么不是下人。

当场把魏苧胭气得,撂下一句你手废吗,要喝自己倒,甩脸扬长,郭天琼说公文拉家中时她只是碰巧在场,好心帮忙取,竟莫名被傲娇公子当下人来看,这都是什么事,郭家的这些公子哥,果然是离得越远越好。

“本公子就是不喜欢与人一起练箭,尤其还是个下人丫头。”郭沐宇说。

“够啦!左一句丫头右一句丫头,我不是你家下人,我有名字,我叫魏苧胭!”魏苧胭回喊道,她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时隔已久,怎么郭沐宇嚣张的秉性一丝没变。

“下人的名字我从不记。”郭沐宇冷嘲,“本公子能记得你姓魏已然不错,你父亲与哥哥皆是我郭家家仆,你又有何不同。”

“父亲与哥哥当的是衙役,效命的是岳晋,非你郭家,再说…”魏苧胭说着,目光一寒,举弓的手方向突转,箭头瞄准郭沐宇,语气挑衅,“想做我魏苧胭的主人,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见状郭沐宇自然往旁边避开,奈何不管他左移右躲,尖锐的箭尖始终指向他,郭沐宇终于发怒吼道,“魏丫头,你是不想活了吗,敢用箭瞄我!”

“大公子怕什么。”魏苧胭冷冷一笑,“箭未离弦,就不算危险,即便离弦,只要没瞄准,也不会危险。”

说完将箭头转向靶心,放手一射,命中。

“魏丫头,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吗!”被挑起怒火的郭沐宇冲过来还真要动手。

“大公子!”

举起的拳头被制住,魏钧澈喝住他,魏钧澈知道魏苧胭和郭沐宇曾经闹过不愉快,听闻郭沐宇要来靶场,怕他们会起冲突立刻就赶来。

“胭儿年纪小不懂事,即便说了什么话惹大公子不爱听,也不至于动手吧。”魏钧澈语气并没多好,他可只有一个妹妹,自己和父亲都是捧在掌心疼,偶尔是会胡闹些,但从未过分,怎能让外人随意打骂。

见到魏钧澈来郭沐宇的气焰才稍微收敛,先不提郭天琼平日待魏家两父子的确极好,就说他也同魏钧澈比试过,事实确是输了,反正这种小丫头总有机会能收拾,何必急于当下。

收手的郭沐宇瞪一眼魏苧胭,“好,我让你练,今年我就跟你一起参加箭术赛,看看究竟谁更有本事。”

“谁怕谁!”魏苧胭没好气回瞪。

看着离去的跋扈公子,魏苧胭不由嘟囔,“郭家两位公子,怎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还了解二公子?”魏钧澈不解,先前要带魏苧胭认识郭沐沉她又不去,几时又体会到郭家公子的区别。

调皮的魏苧胭吐舌头未答,此事说来话长。

“不过,胭儿。”魏钧澈表情严肃,“你要与大公子比箭,不一定能取胜。”

郭家两位公子皆非泛泛之辈,郭沐宇得失心重,每年都会挑不同的比试参加,均志在拔取头筹,而郭沐沉早前会参加剑术比试,近年不知为何没再参加,只偶尔来观赛,不过似乎从未见兄弟二人同场竞技过。

所有的竞技赛魏苧胭就凑过一两次箭术赛的热闹,其他的连观赛都不曾去,所以对郭家两兄弟的实力全然不知。

魏钧澈亦提醒魏苧胭,郭沐宇的箭术一点不差,而且他们听闻今年最后一场比赛规则与以往不同,让魏苧胭绝对不能大意。

之后的日子魏苧胭丝毫没敢松懈,每日都跑去靶场勤练箭术,次次都到天黑才回来,她大嫂看这丫头天天扒两口饭就跑出去,担心的问魏钧澈要不要拦着,魏钧澈不以为然,既然招惹郭沐宇就要有能力赢他,如果没这个本事以后就该学乖些。

而魏苧胭的练习也随着比赛的临近越加疯狂,一天才睡几个时辰,天未亮就出门,练到掌心破了皮还不肯停歇。

终于到了比赛的那日,魏苧胭顺利杀入决赛和郭沐宇相较高下,决赛的规则很简单,双方共享箭壶,壶内总共五十一支箭,抢到的箭必须一次发出,最后谁靶上命中红心的箭多为胜。

如此一来魏苧胭陷入困局,比箭术她可以跟郭沐宇拼个不相上下,但要夺箭,靠的是武艺,她不一定斗得过。

果不其然,魏苧胭的手还未触动箭壶,就被郭沐宇擒住,反扭过后将她往外推,随即郭沐宇抽出羽箭射向靶心,魏苧胭想趁郭沐宇射击的空隙抢箭,可郭沐宇回防迅速,继续阻止她拿箭。

几番折腾,魏苧胭好不容易寻到机会,她干脆一次抽出三支,三箭齐发,稳稳正中红心,郭沐宇见势亦抽出多支齐发,箭壶的剑漫漫减少,比分的差距不停拉大。

郭沐宇已将最后一支箭发出,魏苧胭手上仅存最后抢到的两支羽箭,再看两人的箭靶,郭沐宇的红心上挤的是满满当当,魏苧胭却是寥寥几支稀疏可数。

抓着最后两只箭,她有些犹豫,要输给郭沐宇吗,她不甘心…

见魏苧胭不动弹郭沐沉笑道,“魏丫头,怎么不动手,可是怕了,不管你如何拖延,胜负也很明显,乖乖认输吧。”

“请问...”魏苧胭持弓的手微微低垂,问去看台上主持比赛的郭天琼,“最后的结果是不是只计算留在靶心上的箭,落靶的不算。”

郭天琼点头,这个问题有点令人费解,两人均无任何箭矢落靶。

收到答复后魏苧胭沉一口气,重新调整呼吸,架箭拉弦,瞄准的方向却是对方的箭靶,大家更为困惑,难道魏苧胭因再无胜算要自暴自弃,打算直接送郭沐宇两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