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素衣采苓著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作者:素衣采苓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一个是天仙娇子,一个是深山美玉,缘起一场风波……一生为情缘,两世为情劫三生石畔,忘情有花,我愿轻取一朵,解你思肠百结。难道你就从未担心她会下嫁他人?我只担心自己的时光太长,脚步太慢,错过了来世的相约,不能陪她游历洪荒,踏遍青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聿踌躇万分道“老哥休怪,此番出来实则有些许小事,我曾闻听有一处神妙之地,月出花开,月落花葬,而且时令有变,规则不分,小弟实在向往,因此准备前往一游”

霎时间,夸父一脸肃穆道“我看老弟还是不要前往,近来我也有所耳闻,更知此处乃是我巫族之圣地,外人一旦进入,必会受到惩处,一个不好,说不得会命丧于其中,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聿心中微动,说道“大哥说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前去游览,决不会冒冒然进入里面,也不是前去勘探隐私,放心便是”

夸父定神片刻道“那好吧,你从这里一直向南直走,有一座插天峰,壁立万仞,你要寻的地方就在山中,能不能寻到就看你的机缘了,我也不好明说”

苏聿暗喜,说道“那就多谢老哥了,我现在就出发,日后有缘再陪老哥一醉方休”说着正要离去。

夸父一把拉着苏聿衣袖,说道“你急什么,我族中有事,暂时无法脱身陪你前往,就送你个东西吧,有了它或许能帮你些许小忙”说着往怀中摸索片刻,拿出一块方形令牌,上面显现一绝美女子,宛如活物,栩栩如生。更加神奇的是这女子人身蛇尾,背后有七手,胸前又生两臂,双手握着腾蛇,妩媚中倍加威严。

苏聿拿着令牌,一股冰凉直直透过心神,诧异道“这是何物”

夸父傲然答道“此乃我巫族十二祖巫之一,厚土娘娘,凡巫族子弟皆以此为神物,不可亵渎,我将它送于你,切记不可丢失,谨慎使用,也算我报答老弟的恩情”

苏聿急忙将令牌递了回去,甚是感动道“如此珍贵之物,我不能收,老哥还是拿回去吧。再说了,此物既是巫族圣物,岂可胡乱送人”

夸父眉毛卷起,不快道“既然给你收下便是,哪来的婆婆妈妈,我巫族向来顶天立地,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拿回之礼,这只是报之以李,务须乱想。好了,我们兄弟便在这里分别吧,老弟一路保重,办完事来陪我喝几杯就是了”说完,手执神桃木手杖,大笑而去。

苏聿紧紧握着令牌,喃喃自语道“有情有义又奈何?巫妖之战已成定数,希望你多多保重吧,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啊”说着身影腾空而起,眨眼般消失在天际,只留下喃喃数语,不知在为谁诉说。

插天峰,顾名思义可见一斑。当真是万仞有余插天而立,有拔地通天之势,擎手捧日之姿,正有‘方古此山先得日,诸峰无雨亦生云’的美叹。

苏聿一路向南,终于来到了夸父所说的插天峰。

只见巍峨的云峰上,峭壁生辉,嵯峨黛绿,满山烟翠,蓊郁荫翳,山径蜿蜒曲折,深处通幽,如是一条墨绿色丝带接天连云,飘落下来,怪石嶙峋,星星点点,如是被绣在了彩带之上。

苏聿一时胸臆大开,身影滕高而起,仿佛一只踏云的仙鹤,大声咏道“幸得东南插天峰,巧手削出金芙蓉,一朝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铮铮的吼声,散入山中,传出荡荡的回音。

山下只见其貌,不见其心。直至身入其境,方知天下之美,尽在其中。苏聿就有这样的感慨,山上林密草茂,花香阵阵,他本就是掌管万花的花监司,对草木精华异常敏感,倍加亲近,这满山的烟翠仿佛就是身体的一部分,任意舒张,同体而生。

就在这时,苏聿远远便听到了雷鸣般的声音,宛如千钧的巨力砸到了地上,隆隆作响,侧耳听之,似乎就在不远处。他不禁加快脚力,越是靠近,声音愈加宏大,穿过层层密林后,没有几步,乍见眼前豁然开朗,刺目的阳光直射而来,映入其中的赫然是一方巨大的山谷,一道数十丈宽的瀑布倒挂山壁之上,倾泻而下,怒吼奔腾。

苏聿还来不及观看,霎时间,身惊骇然,此时再看四周,哪里还有秀色之美,花香之味,整个的山谷如是一座幽深的鬼蜮,四壁黑石裸露,树木枯涩生晦,花蔓干瘪无姿。

他愣了片刻,难以置信道“难道就是这里?”

了这山谷与外面相隔不过数尺,可惜分外鲜明的差距实则让人惊悚,一寂一动,一生一死,仿佛是一张巨口,欲将一切都吞入其中嚼的粉碎。

偌大的山谷中死气沉沉,隆隆的怒吼声显得更加的空旷,苏聿一步步踏入其中,就像是踏进了死神的咽喉。

就这样顺着山谷徐徐行了一段后,苏聿突然停了下来,他终于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这里虽是死域,可是植物的根茎分布密集,一片连着一片,若不是亲身走了进来,外面根本无法看清。更加为之动容的乃是这些根茎看似枯萎,实则依然存活完好,只是有人以莫大的神通抽离了其旺盛的生命力,所以这些植物外表漆黑无光,实则挺拔有力。

想到此处,苏聿愈加的来了兴趣,只见其用手轻轻握住一束花枝,身上光华流转,渐渐汇集于手臂之上,通过手臂将光华注入枯萎的花枝之中,这时,原本枯黄的花枝生机涌动,由内而外透出了碧绿的色泽,像极了一个新生的婴孩。

苏聿未及暗喜,惊变凸起,只是一瞬间而已,碧青湛绿的花枝刹那恢复了原状,点点的生机眨眼便流失殆尽。

苏聿哼道“想吞我的东西,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说完,露在冰魄面具之外的双眼顿时射出两道金光,顺着花枝游走片刻后,蓦然抬头向着悬挂绝壁的瀑布望去。

他喃喃道“原来就藏在瀑布后面,哼,正要进入其中瞧瞧搞得什么鬼”说着化作一道青光直射瀑布而去,片刻就消失了踪迹。

苏聿穿过瀑布之后才知所谓的别有洞天,一道水帘隔开的却是两个世界,这石洞异常的冷厉,法力高深的他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抬头望去,只见洞顶上书三个大字‘炎乳洞’,在水帘的反照下,熠熠生辉。

进入炎乳洞,冷厉透骨的感觉骤然消失,随之而来的却是焚身炎热,仿佛是一道道化骨灼肉般的火焰,丝丝的从地下冒出,钻入躯壳之内。

苏聿大略扫了一眼,顿时惊喜莫名,原来这炎乳洞乃是钟乳石所成,湿润清新,宛若是火焰凝聚而成一般,通体透红光亮,散发着烈烈的热气。有的像玉柱从顶垂直到地,有的像雨云倒悬空中,有的像炎浪涛涛,波涌连天,气象万千,蔚为奇观。

愈是往里面走去,愈加的炎热,倒悬在头顶的钟乳石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啪啪作响,闪烁着微弱的火泽,直到又行了数个时辰,这里俨然成了一片火海,滚滚的火焰从钟乳石中沸腾着,像极了活跃的孩童,调皮的玩闹着。

苏聿惊呆了,他不是为这天下奇观,而是在这里见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道背影,火色肆虐中盛开的一株紫色的莲。恬淡的发丝静静地平铺在身后,仿佛丹青挥毫染了一丝凝重,紫衫合度,纤纤相宜,只觉这蒸腾的火海中流过了一道清溪,沁润心魄,涤荡尘埃。

一道流火闪烁,苏聿肃然一惊,远远望去,只见那女子双臂合抱于前,眼眸紧闭,胸前悬浮一座巴掌大的小鼎,内置一丹,小鼎几乎贴着她的身躯一般,时而顺转,时而逆转。

苏聿站在离女子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忽而轻语道“奇怪,这女子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怎生如此奇怪却又熟悉呢”只待沉吟想了片刻,他惊道“是了,原来外面谷内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弄出来的,目的就是借助那些植物的生机来炼丹”

他弄清之后更是兴趣大起,到底是什么丹药需要如此庞大的生机,而且是操纵在这小小的女子手里。要知道,抽离生机并非法力高深就能办得到,苏聿作为花监司,负责监管和掌控一切植物,可那是天赋使然,她又是如何办得到的?

那女子伴随着小鼎每次都是顺转为九,逆转也是如此,每一次的转动都会从身体内涌出数道绿色的光泽融入鼎内,与流火合二为一,包裹在丹药之上,直至消失如此循环往复。

持续了很久之后,丹药的颜色渐渐转变为红色,像是火焰凝聚成的一般,在小鼎内大有不甘之态,好似困顿在牢笼中的猛兽,极力要挣脱桎梏。

苏聿清晰的见到那女子额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在火焰的炙烤下嗤嗤作响,少时,嘴角竟然逸出耀眼的红色,那是鲜血。

丹药又吸收了几次火焰后,隐隐胀大了数倍,声势也变得无比浩大,忽然,嘭的一声巨响传来,旋转的小鼎赫然被炸裂四散,那丹药如是活了一般,向着洞口逃离而去。

“不……”一声凄厉,夹杂着无比的心碎和绝望,透过浓密的火焰刺入了苏聿的心田。

苏聿不知为何心弦一阵紧缩,身体不觉间迈出一步,挡在了丹药的面前。

彼此相望,相隔不过尺数,看清丹药的全貌后,苏聿也感到了几分压力,这哪里还是普通的丹药,比之修炼成形的妖兽还要强悍几分。更加不利的是在这充满火焰的地方,丹药本来就是以火凝形而成,在这里,它的强悍足以凭空厉害了数倍不止。

女子见有人截住了去路,青衣素带,那一张冰魄面具更显神秘,只是此刻也来不及询问此人是谁,急切道“这丹药已然成妖,经我炼化数月,比这火焰还要厉害,请公子小心应付”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