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豪门虐恋:总裁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豪门虐恋:总裁的心尖宠》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舞馨月著

豪门虐恋:总裁的心尖宠

作者:舞馨月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一场阴谋,母亲被活活凌辱致死,父亲将他赶出家门。一夜之间,他从天堂摔到地狱。原以为自己深爱的女人会始终陪伴他,没曾想,一转身,她嫁给自己的亲弟弟。他恨,他发誓必将卷土归来,报复所有伤害他的人。只是……在遇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恨都融化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沈雨墨就醒了。

昨夜她是和沈思琪一起睡的,大约是白天受了惊吓,沈思琪睡得很不安稳,夜里一直叫妈妈。

沈雨墨看着揪心,早上看她好不容易睡熟了,连忙起身去厨房,开始做早饭。

以往这些事家里都有佣人做,如今情势突变,家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她也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里,是被邹时皓赶走了,还是怎么样了。

一顿早饭做得千头万绪,看着沈思琪吃了早饭,精神还算好,她这才得空去忙别的。

自己怎样都好,她现在就担心自己的女儿,莫名的,她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份预感到底是来自哪里,她也不知道。

如今的邹时皓对她而言无异于陌生人,邹家已经基本上散了,她吃不准邹时皓会拿她们母女怎么样,左思右想,还是要回沈家避一避。

至少,那里现在对于沈思琪而言还是安全的,她不能让女儿生活在这样动荡的环境下。

母女俩很快收拾完了东西,拖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正要出门,却听见门口传来了钥匙转动声,随即,门应声而开。

沈雨墨一颗心都吊了起来,等看清站在门口的是孙莹莹和心怡,她也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失落还是庆幸。

心怡手里拿着钥匙,得意洋洋地回头对孙莹莹说:“妈妈,心怡厉害吧?”

孙莹莹微微弯下腰,笑着夸奖道,“我们心怡真厉害,都会自己开门了!”

沈雨墨抿着唇,看着心怡手里的钥匙,没有说话。

事情上,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算她说了,他也不会去听,反而还会让他暴怒。

昨天邹时皓就宣告过来,邹氏,和这个房子,都已经收归他所有,所以她对于这样的结果也不算意外。可是这钥匙如今在孙莹莹母女的手里,她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孙莹莹像是才看见她,直起身子,定定地盯着她们的行李箱看了片刻,讥笑道:“哟,你还挺识相的,还知道自己走。这样也好,省得我赶人了。”

沈雨墨对她实在生不出什么好感,默默地紧了紧沈思琪的手,打算绕过他们出门。

孙莹莹却伸手拦住了她。

“急什么?邹家落魄了,我怎么知道,你这个未亡人会不会带走什么值钱的东西?把箱子打开吧,我检查一下。”她说话的时候,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甚至还有一抹嘲讽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

她说话时语气趾高气扬的,就好像笃定了沈雨墨“偷”走了这个家里什么重要物事。即便是原先李雪英在时,沈雨墨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她哪里能忍?

沈雨墨冷冷地抬起头,语气不卑不亢,淡淡的说道,“请问孙小姐,你以什么立场检查我们的行李箱?”

孙莹莹有些诧异地看着她,沈雨墨长了一张文静柔弱的脸,昨天初见她,也是一副任人欺凌的样子,她倒是没有想到,沈雨墨还会有这样凌厉的一面。她正要出言嘲讽,沈雨墨又开了口:“我知道,这个房子,还有邹氏,如今已经收归邹时皓名下,但是请问,你是他合法的妻子么?”

孙莹莹一愣,随即眼神闪了一下,立马带了几分刻意炫耀的语气开了口:“那当然了,我是时皓的妻子!你,现在,马上打开箱子让我检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两个大人还在僵持,心怡却忽然冲上前,一把拽住了沈思琪的项链。

那是用银链子串起来的一个戒指,上面有一颗小小碎钻,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小孩子本就好奇,心怡一下子爱不释手,不顾沈思琪的挣扎,转头朝孙莹莹喊:“妈妈,这个好漂亮!心怡想要!”

孙莹莹宠溺一笑,“心怡想要,就拿下来。”

心怡一听,立刻用了力气,试图把那戒指拽下来,可是戒指是用银链子穿着的,她这么一用力,沈思琪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痕。

“放手!”

沈雨墨皱着眉低声喝了一句,怕弄伤小孩子,只是做了个制止的动作,并未碰到心怡,可孙莹莹却一下子冲上前来,一把推开沈雨墨,顺带着,手上用了蛮力,硬生生地把那项链拽断了。

沈思琪立刻痛得哭出了声,孙莹莹不耐烦地道:“哭什么哭,早让你拿出来,非要我用蛮力!心怡乖,拿去玩吧。”

沈思琪哭得凄惨,沈雨墨听得一颗心都揪了起来。她不住地抚摸沈思琪被弄痛的地方,嘴里哄了一阵,这才愤怒地抬头看向孙莹莹。

“你过分了!这么纵容孩子,是当妈的应该做的么!”

孙莹莹一愣,随即笑出了声,“沈雨墨,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她脸上笑容一收,眼神有些凶恶,“怎么当妈,还轮不到你教我!难不成要我像你一样,由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欺负?沈雨墨,你就是个窝囊废!”

沈雨墨气得整个人都在抖,思琪的哭声还在耳边,而心怡手里拿着那个戒指,竟开始在地面上摩擦。

“够了!”

她忽然一步上前,从心里手里抢回了那个戒指。心怡玩得正开心,心爱的玩具忽然被人抢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同于沈思琪那柔柔弱弱的哭声,心怡的哭叫更像是一种暗示,暗示大人要帮助自己。大约是习惯了每次哭都会被哄,她的哭声简直要把这座宅子掀翻,人更是躺倒在了地上,开始手脚并用地扑腾。

“怎么了?”

一道沉冷的男声骤然响起,沈雨墨一惊,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来人,正是眸色沉沉,一脸不悦地走进门的邹时皓。

“爸爸,那个坏女人,她欺负心怡,抢心怡的东西!”

心怡哭着扑了上去。

邹时皓弯下腰,把心怡从地上抱了起来,皱着眉帮她拍打着身上的灰,听着她抽噎着控诉,一双眼慢慢地朝沈雨墨看了过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