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冬南夏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冬南夏北》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月关月小说

冬南夏北

作者:月关月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玩世不恭,特立独行,觉得世界没什么意义,成天挂着一副死鱼眼。当这样的阎东宇抱着混日子的想法升入高中,却偶然发现曾经在一个冬夜里救下的女孩是隔壁班的同学。与此同时,初中的中二病挚友,彼此熟识的网友也纷纷出现在他的身边。于是,他和她和他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能闻到雨气吗?”休息时间,我和冯毅坐在食堂的台阶上聊天。

“雨气?”

“就是那种混着湿气的泥土香。”我吸起鼻子嗅了嗅:“肯定要下雨了。”

“今天天气预报说是阴天啊。”冯毅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不过看这天,下不下也说不定。”

“你们班谁跑得最快?”教官走向吵吵闹闹的学生们。

“我知道!”冯毅自信地举起手。

“哟!你跑得快是吧,行,那你帮我到你们班教室里拿一下手机,我早上忘带了,就放在讲台上。”

“不是,我不是说我跑得快。”冯毅把举起的手指向我:“我的意思是他跑得最快。”

“靠......”我白了他一眼。

“那你去?”教官歪了歪头:“要尽量快的回来哦。”

叹了口气,从台阶上站起来,向教学楼跑去。

洛一高的学校设计不知是出自哪位建筑大家的手笔,大门往里看,正面是被台阶堆起来的,像大殿一般的图书馆,图书馆背后是食堂。而教学楼和操场分属两侧,簇拥着中心的升旗广场。

我走上教学楼的台阶,向教室冲去,突然听到背后响起的沙沙声,转头一看,雨点已经密密麻麻从上方落下。

找到教官的手机,再回到教学楼门口,雨已经飞速的侵染了地面,正成瓢泼之势。

“要不躲一会看看情况?”我想着。

“要尽量快的回来哦。”脑中响起教官的话,恐怕他急着用手机呢吧。

没想那么多,我把手机护在怀里,埋头冲进雨中。

乌云似乎蓄谋已久,每一粒落下的雨滴都像炮弹一般打的人生疼。

不知道是哪位园丁的恶趣味,图书馆和教学楼两侧的花坛都种满了彼岸花,暴雨中,这些娇弱的花朵不得不埋下了躯干。

几百米的距离,我的短袖却已湿成一片透明。

呼啸的不止雨点,还有为虎作伥的强风,以图书馆和教学楼为据点,将中间夹着的走道变成风口。

为了不让手机被打湿,我转过身来背风前进,转身的一瞬间差点失去平衡。

雨点,雨点,雨点,视野深处尽是雨点。

像只落汤鸡爬上食堂的台阶时,在食堂里躲雨的同学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你看你,真狼狈啊......”我在心中笑话着自己。

教官走了过来,接过手机,口称:“谢谢。”

恐怕他们在训练时所经历过的大雨比这个要恐怖得多。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冯毅跑过来坐在我旁边。

“没事儿吧你。”他似乎有些歉意。

“没事啦,不过真的是麻烦死了。”我露出微笑。

因为大雨,军训暂停半天。

但明天的会演不能推迟,照常进行。

* * *

清晨,我从床上醒来,呆望着上铺的床板。

有没有那么一刻,你会头脑发热,干出很多理智无法解释的傻事。

有没有那么一刻,你觉得你很脆弱,似乎几岁的小孩就可以至你于死地。

没有力气去舞动四肢,没有力气抬起头来。

连移动视线都会感觉到眼眶旁的炙热。

于是你只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静待天命。

就像此时的我一样。

410的诸位正慌乱地穿衣服。

“你才醒?”

“昂。”我觉得自己的声音都点虚弱:“几点了?”

“再睡一会儿也没事,才五点半。”

“那你们这么激动干嘛?”

“今天会演啊,军训最后一天了。”

“全校会演?那岂不是能看到南宫了。”我翻身爬起来:

在我起身的一瞬间,一阵恶心感袭击了我,让我头晕目眩,于是又躺了下去。

“你没事儿吧?”冯毅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

“只是想再睡会儿而已。”我打了个哈欠。

叶湘凑了过来:“生病了吗?我这儿有体温计,你量一下吧......”

“谢谢你啦,我不用。”我摸了摸他的头,这孩子好可爱。

他的脸莫名的红了起来:“我......我去拿体温计!”

在柜子里翻来翻去,居然拿出来了个电子体温枪。

“你还带这种的?”我惊讶:“不怕被没收吗?”

“某人不是还带手机了么,不怕被没收吗。”符修远冷冷地开口。

“不存在被没收的。”我接过体温枪,把枪口对着左手腕摁了一下。

“39.1°C”

“对不起量错了。”我淡定换手。

“39.0°C”

“你别去会演了。”冯毅作出结论。

“阿拉阿拉,只是被子有点热而已吧。”我对着他笑。

“叶湘,过来。”冯毅叫来叶湘:“咱俩抬他去医务室。”

我抓住了他伸过来的手臂:“没事儿的,会演还带照原样会演,我肯定要去的。”

“别扯淡了。”他把另一只胳膊伸过来想捞住我。

“没扯淡!”我抓住他另一条胳膊:“阎王无所不能。”

* * *

我现在,额,姑且躺在医务室里。

被抬过来的。

我永远忘不了舍友们的恩情。

那时陈金浩,叶湘,冯毅,符修远,四个人抬着我的四肢把我扛在肩上。

六号在旁边好奇地看着。

我也永远忘不了宿管大爷的眼神。

像是看一只待宰的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怒吼。

“躺下!别起来。”医务室里的护士姐姐温柔地把我摁了下去。

姐姐这个称呼或许不太恰当。

她看起来......至少四五十了吧......

现在的场景更像上了年纪的老婆婆在关照不懂事的后辈。

“你是不是经常熬夜。”

“我经常失眠。”

“以后别熬夜了啊。”

“我也不想的啊......”

“昨天淋雨了?”

“嗯。”

“就不会注意点,时时刻刻带把伞。”

“额......嗯......”

“没啥大问题,在这儿多休息会儿。”

“那个......”我在危险的边缘试探:“我这样下午能参加会演吧......”

“别想!”

我悲哀的捂住了脸。

军训的会演是在下午,届时众多学生家长都可以入校观看,而上午的时间会先进行几遍的练习和彩排。

等老师出去后,我从兜里摸出手机同时打开微信和QQ。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给风发去消息。

“?”

“我生病了,没法参加军训会演。”

“喜大普奔。”他异常快速的回答让我无语。

“你不上学的吗?”

“我们暑假没结束啊。”

“你高几?”这时我才发现,我对风的真实信息一无所知。

“高二。”

“在哪上高二?”

“呀嘞呀嘞,跟你一个学校你都不知道的吗。”

“哈?!!!你咋知道我哪个学校的?”

“查你同名的QQ就行了。”

“我靠我靠我靠.....”

“我今天会去看的。”

“看什么?”

“看你们会演啊。”

“不蘸着我们的光好好放假,还来看会演?无不无聊?”

“我去看我妹妹,跟你们一届。”

“你有妹妹?混蛋。”

“呀咧呀咧,嫉妒啊。”

“既然你来看的话能不能帮我拍几张照?”

“拍你那个梦中情人?”

“嗯。”

“哪个班的?叫啥?长啥样?”

“你觉得我会喜欢啥样的,你应该能看出来。”

“六百多个女生里看出来哪个是你梦中情人?”

“不行吗?”

“行吧......”

关掉微信,估摸着早上的集合应该快结束了,我直接一个QQ电话打到某人的手机上。

“夺命的阎罗啊,你为什么要陷害孤。”北郡诚小声地接住了电话。

“我怎么陷害你了?”

“你于某结大阵之时传超时空简讯,还敢说没有陷害孤。(我们站队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还说不是陷害我)”

“我也是算着时间的,你们不是都集合结束了么。”

“呵,多亏某身披隐身衣,否则老魔杖不保(呵呵,要不是我解散后跑得快,估计手机就被收了)”

我听到那边似乎有水声:“你在厕所?”

“孤规避在the dark side,纵然是邪王真眼也无法将我寻得(没错就在厕所)”

那边突然传来门响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咒骂。“神经病啊!”

是旁边坑的哥们忍不住了么......

“绯红之王!删除这段时间!你什么也没听见。”他自欺欺人。

“你们班下午会演是第一个吧。”

“所以?”他终于没什么词了。

“我被天魔缠铠反噬,无法参战,我愿与你缔结替代之契约,将罗生门交付于你。”中二病只会臣服于更强的中二病,我已经做好了放弃自尊的准备。

“契约不成立!”

“我实在命不久矣,再附加一件“恶鬼缠身(一盒道具绷带)”,就替代这一次吧?”

“每个面具统领着自己的军队,孤无法控制你的暗影兵团(我没跟你们班人训练过没啥默契)。”

“这才军训几天,谁认识谁啊,正步分裂式你也跟着你们班练过,我找个人,你跟着他站就行了。”我才疏学浅,实在编不下去了。

“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不怕孤把你们班搅得天翻地覆?”

“搅就搅呗,我不在乎。”

“西内!不负责任的混蛋!”

“谢谢夸奖。”我露出了微笑。

早饭时间,冯毅似乎对我抱有些许歉意,特地过来看望我并捎来了早饭。

当然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你的位置空缺怎么办?已经没时间再调站位了。”冯毅问。

“不用跟教官说,我会自己找个身高差不多的人冒充上去的。”

“哈?你疯了吧。”

“我没疯,都联系好了”我一脸从容:“他一米八三左右,来了你就让他站我的位置就行。”

“我又不认识,万一认错人了多尴尬。”

“不会认错的。”我想了想北郡诚的形象:“他很好认的(双手都缠着绷带)。”

“真的没问题吗?”冯毅依然怀疑:“病假我让六号帮你请了。”

“完全没问题。”

我说过的。

阎王无所不能。

* * *

世界上没什么东西是自由的。

行星被迫绕着恒星转,而恒星绕着星系的中心走,连流星都不是自由的。

引力,联系,或者说羁绊存在于万物之间。

只有风是自由的。

风不知何所起,风不知何所止,万物凭风而动,而风自来去。

被束缚着的人们理解不了风的自由,看不到风眼中的世界。

但只有风知道,自己并不自由。

此时被委以重任的风同志坐在操场边的观众席上,正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台下的队列。

非要用词语来描述的话......“睥睨?”

会演开始了,锣鼓声喧天。

我挣扎着爬到窗户旁,只能看到窗外的落叶。

“封印终于失效了吗?”北郡诚一脸凝重地解开绷带。

冯毅紧张地看着身边的空位,向教官解释着什么。

南宫雪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白羊座纪念发卡。

整齐的方阵一个个经过,太阳下是他们已经改变的肤色。

风开始寻找,也开始思考。

那种人。

那种孤高自傲的人,特立独行的人,早就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的人。

那种没有理想,没有希望,随时可能抛开这个世界离去的人。

明明很强大,喜欢玩弄人心,几乎不会失误的人。

坚持着只相信现实的人,不愿接受理智之外事物的人。

爱着世界上的一切,唯独讨厌自己的人。

什么样的女生会触动这种人麻木的内心?

什么样的女生可以使其发生改变?

方阵一个个经过,风仍在寻找......

突然间,风意识到了什么。

“不会吧......”

打开手机,一条消息传递了出去。

“你的梦中情人,是不是叫南宫雪?”

“你怎么知道的?她衣服上写名字了?”消息回得很快。

风举起手机拍摄着那个女孩的照片。

“呀嘞呀嘞,事情变麻烦了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