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与若音的虚拟战争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7日

《我与若音的虚拟战争》柒染著_我与若音的虚拟战争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我与若音的虚拟战争

作者:柒染分类:游戏小说类型:战争

爱喝酒跳舞的堕落御姐与正太军官的搞笑日常,虚拟游戏与现代战争的撕拉碰撞。为了守护我爱的人,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卡巴拉地下作战会议室,数百名学员正襟危坐,视线聚焦于投影于面前的中年男子身上。他的眉宇如锋,髭须修的精细硬朗,但略微发白的鬓角还是暴露了他的年龄。他面带微笑用低沉厚重的声音说:“战争,是世界永恒不变的主旋律。但现代战争是属于少数精英的,而你们正是其中的一员。”

台下响起轰然的掌声,从他们脸上可以看见骄傲与自豪。为什么不呢,他们从出生起就被当做精英来培养,被称为精英是理所当然的事。

“是何塞·阿尔卡蒂奥·布尔迪亚校长哎。”

“听说长得很帅,果然名不虚传。”

“你这个大叔控。”

我听到邻桌的几名女学员正在相互交谈着。校长很少出现在学生面前,也只有在像毕业考这种重大事情上才会出现。可我却不是第一次见到投影在眼前的这个男人,我之所以能够进入这所学校,是由于校长的推荐。他告诉我这是人工智能通过对比大数据得出的结论,从全球数亿的适龄人口中筛选出优秀的适格者。这种事也只有在如今信息主导世界的局面下才能做得到,而现代人们相信人工智能不会说谎。

“但是。”何塞校长顿了顿,台下瞬间哑然无声。“我们要培养的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这些人只可能是你们中的极少数。而这些人将获得参加“g计划”的资格,意味着他们将获得更多的资源,接受更加严苛的训练,而你们大多数人与他们的差距也将越来越大。”何塞校长笑了笑:“好了,我的孩子们,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

投影随即消失,会场陷入了一阵热烈的讨论声中,导师们尽力维护现场秩序,可效果并不明显。直到一声机械而成的女声宣布,三十分钟后依次进入考核专业的场地,学员们才逐渐三三两两的散去。

我没什么要好的朋友,便早早的出了会场。对于“g计划”我也只是略有耳闻,可真正是什么却说不上来,总之先努力试试吧。考核场离得不是很远,我打算顺道去自动贩卖机那买点吃的。

“嗨,夜来学长。”我转头看见一个留着短发,穿着亚麻色衣服的少女笑着向我招手。

“丽贝卡,你怎么在这里。”我有些不解,丽贝卡和我一样属于被人工智能选中的平民学生,只是比我晚了一届,由于毕业考,学校别的年级的学生应该都放假了。

“会场的公差勤务啦,反正也没什么事,提前熟悉一下流程也好。”

“也是,能够学到一些战斗技巧的话还是很有用的。

“主要是有工资的啦,不然谁来受这罪。”丽贝卡撇撇嘴,看向我面前的自动贩卖机说。“买东西?”

“是啊,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请你。”

“呀,那多不好意思,我请你吧。”丽贝卡狡黠一笑,看了眼四周并没有什么人。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叠锡箔纸,绕到自动贩卖机前摸索了好一会,然后用力踹了两脚。两瓶可乐便出现在了取物处。再次警惕的观察眼四周,便像小猫一样跑了过来,拉着我就要逃离“犯罪”现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是惯犯。

“喂,你干什么。”我小声的问。“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的,这台机器出了点小毛病。只要用锡箔纸挡住它的信号源,就不会发出警报啦。”丽贝卡看我不放心,又补充了一句。“相信我,我试过很多次了。”说着像贿赂一样的,硬把一瓶可乐塞到我手中。

“好吧,以后还是不要干这种事了。”

“嗯,嗯,下不为例。”丽贝卡信誓旦旦的说道,可我看着她那表情就知道绝对还会有下次。

“学长,我帮你算一卦吧。”丽贝卡突然提到。“你知道的,我奶奶曾经是吉卜赛的预言女巫呢,虽然到我这一代不那么灵验了,不过还是有些效果的。”

丽贝卡是吉卜赛人,我这才回想起来她确实和我说过这件事。那时候的丽贝卡刚入学没多久,她虽然性格开朗,可她那一身显眼的怪异服饰和性格让她很难融入到集体中。有人在背后叫她“吉卜赛小骗子”,可她本人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仍旧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

有一次她跟我闲谈时说:“如果你去过苏格兰,曾眺望过开满欧石楠的荒野,大概就能体会到欧石楠的寂寥了吧。在E·勃朗宁的小说《咆哮山庄》中那个孤独的主角就葬身在开满欧石楠的荒野上。莎士比亚中的马克佩斯也是在长满欧石楠的荒野上听到了魔女的预言......欧石楠,真是可怜的花啊。”

听到这些话,我总觉得我们是一类人。如果没有若音的话,想必我的处境会比她更加艰难吧。

“算了吧,我还是更希望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看了眼近在眼前的考核场,暗自握紧了拳头。

“那好吧,学长加油,我工作去啦。”

校长办公室,关闭连接会场的虚拟投影后,何塞·阿尔卡蒂奥·布尔迪亚就一直在坐在橡木书桌前,翻阅着眼前的文件。

“为什么不交给AI处理这些文件,事隔那么多年,你还是那么信不过他们吗?”办公桌的尽头,一名穿着红色呢子大衣的男子说完后就起身到一旁的酒柜中拿了一瓶贴着年份标签的红酒喝了起来。

“梅尔,如果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能喝,我的藏酒早就空了。”何塞扔了一份文件在他面前。“人工智能选择适格者那一套只是骗人的,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梅尔基亚德斯瞥了一眼档案,笑了笑说。“那就让我们看看究竟谁才是正确的吧,数据是不会说谎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